69书吧 > 凤回 > 第八十章 新年的脚步

第八十章 新年的脚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冬日阳光总是格外吝啬,舍不得太多施舍。

    这天夜里就气温骤降,跟着飘起了绵绵细雨,凤翎冷得直往甘氏怀里缩。半睡半醒时候,就听见屋檐下什么东西敲得“滴滴答答”响。

    凤翎惊得一下子睁开眼,竖起耳朵听,那是雪子儿跳舞声音。

    要下雪了。

    跟着甘氏起床时候,外面雨己经停了,映入眼帘都是漫天飞舞小雪花。

    外面冻得呵气成冰,凤翎不自觉缩了缩脖子。

    “这雪来得真,”甘氏却不以为意,用力拍落身上雪花,喜孜孜说,“瑞雪兆丰年,明年会有好收成。”

    往年每逢下雪,甘氏都会说这样话。

    和甘氏一样,凤翎朝半空中微仰起脸,看着雪花飘扬而落,想象着是哪个不食人间烟火仙女天上撕着纸片玩儿,然后随手洒落人间。

    凤翎伸指出去,一朵雪花落她指尖,渐渐消失不见。

    “很美吧?”甘氏笑问。

    凤翎却叹了口气,收回指尖往身上擦。

    美是美得,她却高兴不起来。

    每逢下雪,甘氏就不让她轻易出门,只让她院里院外玩耍,还非得跟着哪个哥哥。

    因为这种天气,村里孩子滑入水塘,池沟淹死很多,甘氏这点上就特别小心,尤其还有之前教训;秦乐文不用去田里,秦守文也放假了,她想找理由独自出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就算出门,山路湿滑,她也未必上得了南山。

    她有些后悔,早知昨日就带着本书下来。

    这时院里传来秦乐文尖叫。

    他正踩着石阶用棍子拨拉着瓦上积雪,一边还挥手大喊叫她过去。说要帮她弄个雪球,再堆个小雪人。

    秦守文边上用手托着,等着秦乐文一点一点从瓦上拨下雪来,却总是被雪泼得满脸。

    “二子就爱瞎闹,”甘氏笑着摇头,“只有瓦上那点雪,弄什么雪人?这雪看着就得下几天,等明后天,院里就能堆个大雪人。”

    “来啊,凤丫。你不是喜欢雪人,我这就给你弄一个!”看着她不动,秦乐文用力冲她招手。

    秦守文也笑着转过脸。冲她扬扬只有薄薄一层白色手掌,无奈吐舌,然后被秦守文头顶上敲了一下。

    这两张笑脸温暖得犹如冬日里阳光,凤翎心跟着暖和起来。

    甘氏松开牵她手,笑着往秦乐文方向扬扬手。“去吧去吧,玩会去,记得别出门啊,”说完,甘氏又冲秦乐文喊,“二子。带着弟妹玩啊,可不许走远。”

    听得秦乐文大声应了,甘氏才转身去厨房。

    秦乐文又冲她招手。

    秦守文跟着咳了几声。

    凤翎忙跑过去。将他拉到檐下,猛拍他头上身上雪,“弄得一身湿,病了可怎么好?”

    “哎呀,我雪。咳咳,”秦守文边咳。边看着手心懊恼,“二子弄了半天呢。”

    “还不擦擦,”凤翎拍落秦守文手心里薄雪,抬起袖子擦干,再把他手自己掌心里捂着,一边哈气,边道,“瞧这冷,捂捂……二哥是铁打身子,几年都不病一回,你能跟他比么?”

    “咦,没事没事,我不冷。”秦守文红着脸要从她手里抽出手来,被凤翎一眼瞪了回去。

    “别动!”

    秦守文果然乖乖不敢动,只是一张脸红得跟块红布一般。

    秦乐文一手抓着竹棍,满面春风跑过来,红扑扑,一脸水,也不知是雪水还是汗水,向凤翎伸出手掌,“给!”

    凤翎接过来,一个只有拇指盖大小雪球。

    她有些哭笑不得,“就这啊,你带着三哥忙乎半天?还惹得三哥咳嗽。”

    “不怪二哥,我自己要来。”秦守文忙解释,神情就像做错事孩子。

    “冯先生说,多运动,身子才会好呢。”秦乐文不服气冲她瘪嘴,目光落屋檐上时候,又不免有些遗憾,“只可惜这雪实太小,弄了半天了,也只这么点儿……”

    说着,秦乐文往凤翎手里努努嘴,说她手里小雪球。

    那雪球虽小,却捏得很结实,外面又湿又滑,几欲透明。

    凤翎用两指拈着放到秦乐文眼前,笑得很开怀,“多漂亮啊,瞧,像珍珠,谢谢哥。”

    秦乐文又高兴起来,连连点头,“是像,是像!凤丫,你甭急,照这么下去,明儿个,迟后儿个,我铁定给你堆个大雪人出来!”

    凤翎点头,“恩,日子还长着呢,我不急。”

    是啊,日子还长呢,就让她随遇而安,趁机好好享受一下等了一世才回来温暖吧。

    雪越下越大,第二日天上就飘起满天鹅毛来。

    秦乐文没有食言,第三日早起凤翎屋前堆了个大雪人,差不多有她人高,黑炭为眼萝卜为鼻,还戴着个布条当围巾,把秦巧玉羡慕得不行,磨着秦乐文也要一个。

    秦乐文只好也替她堆了一个,个头就比凤翎雪人小上许多,也不如那个精致。

    秦知文扁嘴说着怪话,巧玉还是很高兴,哥哥、哥哥谢了半天。

    孩子们玩成了一块。

    秦乐文从来就是孩子王,又带着他们往门外打雪仗,堆雪堡,挖雪沟,玩得不亦乐乎。

    所有这些,都是凤翎记忆里儿时美好回忆。

    凤翎心里幸福满得要溢了出来。

    这场雪,飘飘洒洒下了七八天。

    齐氏己经不再教她针线女红,而是把教学重点都放了制妆上。

    凤翎学得,悟性高,齐氏也颇为自豪,还特意替她做了件崭小花袄,胸前绣了只小兔子。一耳立一耳折,瞪着双赤红大眼睛,可爱到不行。

    秦巧玉又羡慕了许久,总跟她后面屁颠屁颠,只为了央求她再摸一下那小兔子。

    闲暇时候,凤翎就试着将脑中那幅图大略画出来,按照《随笔》上法子分析解读,虽然大致能懂,却没有多进展,只是愈发确定这是某个地方地形图。

    再将临下来《常氏毒术》读过数遍。己经了然于胸。

    凤翎开始十分期待雪过天晴以及春天到来。

    而甘氏越来越精于驾驭和利用之道。

    几个媳妇中,秦铁柱本来就比较中意甘氏,是甘氏坚强后盾;而以前为罗氏左右李氏。发现自甘氏管家以后,菜食方面比以前好了不少,她自己也省心不少,再没有什么哭闹要做主事儿来烦她,于是她乐得无条件支持甘氏。逢人便夸甘氏有多好多好,多孝顺多孝顺,自己脸上也有光。

    渐渐地,罗氏发现,她越是闹腾,吃亏倒霉机会越大。过后她要做事儿越多,有时还会影响到她宝贝疙瘩秦知文。

    她装病,甘氏就十分热情替她请大夫。吩咐秦知文守着她吃下那让她苦得直吐中药之后才能出去玩耍,还让乐文守着,惹得秦知文对她怨恨不己,恨不得扒开她嘴,把药直接灌下载去;

    然后甘氏会一丝不苟扣她月钱。这月不够扣下月,下月不够再扣下下月。若不是她奇迹般好了起来。一年月钱都会被扣光。

    再然后,她生病这段期间甘氏替下活儿,她病好以后,甘氏便一一还给她,差点没把她累趴下。

    她再闹,以前所有一切就会再循环一遍,有几次,她真差点儿被赶回娘家去。

    她想分家,给秦铁柱一句话吼了回去:要分,你一家人滚出去!

    接着甘氏就会抱着账本来收她屋子,拨拉着算盘珠子像是给她敲丧钟。

    罗氏从此不敢再提分家。

    她每闹一回,秦天江就跟着被责骂一回。

    闹多几次,连秦天江都烦了她,她一哭,秦天江就躲出去,喝得大醉才回,回来就往床一躺,又叫又吐,还得她服侍得半死。

    弄得她连哭都不敢。

    所有一切,归根于甘氏对她寸步不让。

    罗氏十分苦恼加困惑,这天又是怎么变成这样?以前柔顺好说话甘氏哪儿去了?

    再后来,罗氏发现,只要她好好做她该做事情,她就能过得比较舒心一些,而甘氏自己,其实也做得不比她少。

    于是,发现这点罗氏暂时消停了。

    用甘氏话来说,罗氏这叫:恶人还需恶人磨。

    秦家小院显示出从未有过平静,详和,乐融融。

    熬饴糖,祭灶神,扫房掸尘,洗洗涮涮,发面蒸馒头……甘氏和罗氏变得异常忙碌。

    齐氏给凤翎停了制妆课,带着她裁纸写对子。

    齐氏写对子是远近闻名。

    亲戚邻里都知道秦家有个会写字媳妇儿,写出来对子又漂亮又喜庆,于是年年排了队来讨。

    秦铁柱也总趁机得瑟几下,来者不拒,于是过年写对子就变成了齐氏苦差。

    之前齐氏就一直教凤翎写字,这时便趁机会教凤翎写对子。

    她原本只想着凤翎来打打下手,裁纸磨墨之类,却没想到她领悟力奇高,出口成章过目不忘。齐氏惊讶同时,便试着将对子意境、衔接、音韵等等一股脑儿教给她。

    一天下来,凤翎开始分担她一半工作。

    第二日开始,齐氏第一次可以腾出手来剪窗花。

    凤翎这才发现,齐氏窗花剪得又精美又细致,绝不是甘氏罗氏手艺可以相提并论。

    带着凤翎贴窗花,笑容齐氏脸上绽放得如春花一般灿烂。

    就秦家小院里,年带着欢脚步,近了。

    …………

    下午要陪家人出去逛街吃饭,没有第二了,亲们别等哈,抱歉~明天补上

    D*^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