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八八章 解毒少年(二)

第八八章 解毒少年(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弄了半个小时上不了网,以为网线又出了问题,找来搞电脑妹妹一弄,发现重启下机子就好了,电脑白痴果真伤不起~

    …………

    凤翎这时想起少年刚才往王大夫肩上动作来,难道……?

    凤翎精神一振,不管他怎么为难王大夫都好,看样子小白花毒却是要解,她可以亲眼一看!

    王大夫慌忙抖动左肩,脸色变得煞白,一手指着少年,“你,你这……”

    “教教你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少年推开他手,说话时候仍是一脸笑眯眯,配上那张圆脸,就如笑弥勒一般。

    “当我不会解么?”王大夫一声冷哼,飞往柜后坐下,转身就去柜里抓药。

    “我还忘记说了,我家小白花从小就用七星草喂大,普通法子,怕是救不了哇!”

    少年扬了扬手,袖中蓦扬起一条吐着通红蛇信小白花来!露出袖口半截身子黑白相间,引得众人尖叫后退。

    那小白花却像只是出来伸个懒腰似,很又缩回少年袖中。

    众人这才又平静看热闹。

    《毒术》上载,七星草是小白花之毒特效解药,若是以七星草喂食小白花,又何以解毒?

    王大夫停了动作,面色灰白跌坐椅中,半晌,才忽然从椅中站起来,拨开人群走到少年面前,冲少年做了个长辑,“老夫有眼不识金香玉,请少侠勿怪,还请少侠大人不计小人过,替老夫解毒,好让老夫苟延残喘此生。老夫担保。日后,日后定如少侠一般以慈悲为怀,悬壶济世。”

    少年笑着摆手,“哎,医者父母心,不过就是要残喘么,好说好说。”

    王大夫眼睛一亮,往柜后伸手做了个请手势,“少侠真乃仁心,请!”

    “少侠仁心不敢当。小子我也不稀罕,”少年手掌一翻,王大夫面前摊开来。“承惠,十两银!”

    “什么,”王大夫先是一愣,继而冲着少年咆哮如雷,“十两。你不如去抢!”

    “哎,”少年摇头,似笑非笑看着王大夫,“王大夫命贵,又岂只值十两银,小子收费一向公道。算给你听。”

    少年真不急不慢掰起手指来,“候诊金二两,药金六两。诊费二两,整十两!”

    少年又冲着王大夫一咧嘴,露出洁白牙来,“麻烦给成色好银坨子,小子爱银子那亮闪闪颜色。”

    “你。你,”王大夫指着少年一阵颤抖。

    少年拨开他手指。又笑,“我也只路过贵地,呆一晚哈,王大夫是明白人,咱家小白花,毒性是普通野养十倍,您老斟酌。小子告退,哎,”

    少年往门外瞧了瞧,叹了口气,“今晚落脚地儿还得找找。”

    言下之意,你一会儿再找我,就未必找得到啦!

    王大夫岂有不明之理,肩头亦传来一阵接一阵刺痛,忙跨过一步,拦住少年去向,“好,十两就十两!”转头向目瞪口呆伙计,“取十两银来。”

    伙计飞往柜后捧了两个银饼子出来,递给少年。

    少年接过,对着大门,不慌不忙一一瞧过成色,又放牙边咬咬,点头,然后收入褡裢里,再从里面掏出一把铜钱来,“一二三……”数起铜子儿来。

    “少侠,先救人吧!”王大夫急得一头汗。

    少年摇头,“不行,我不喜欠账,刚才欠了七包药钱,一包七钱,共七七四十九钱,你等等哈,我就数好。哎,数哪儿来了?”

    少年自言自语,又从头开始数,“一,二,三……”

    “嗐,那钱不要了!”王大夫跺脚。

    “那小子就不客气了哈,先谢过大爷。”少年装模作样拱了拱手,将手中铜钱飞放入褡裢中,留了一枚掌心,一甩手就朝刚才戴酒壶老者飞过去,“大爷,酒钱!”

    老者手一抬,便正将那钱接住,老者抬手笑嘻嘻冲他晃晃,便将钱纳入怀中。

    “还够了没啦?我这肩……”

    “够了够了,”少年心满意足拍拍胸前褡裢。

    接下来凤翎却是有些失望,少年并没有当众替王大夫解毒,而是随王大夫一起到了后堂,片刻工夫出来,冲着众人挥挥手,即扬长而去!

    凤翎拉起秦乐文就跑,挤开人群冲少年离开方向追过去,可等二人挤到门前,哪里再见到少年身影?

    凤翎不觉一阵失望。

    不过继而想想,少年运刀手法她己了然于胸,那么,可以按照《毒术》中法子寻七星草来配,解小白花之毒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今天也算不虚此行。

    只是那少年,凤翎往人海中又搜寻了一眼。她隐约知道,江湖中各家解毒之术各不相同,这少年解毒手法与《常氏毒术》中也太相近了一些。

    莫非,那少年姓常?

    只可惜不管她怎么询问,冯伦冯娟对《常氏毒术》主人都是讳莫如深。而凤翎也不愿太为难冯伦,她知道能借到这本书本身己是不易。

    凑了这样一回热闹,凤翎和秦乐文回到秦家时候天都黑了。

    甘氏替他俩留了饭,凤翎吃过以后,去瞧了齐氏,将收回钱和代买绢布交给她,说了会话便回屋歇下不提。

    第二日开始,齐氏又开始恢复制妆课,而且春色己近,齐氏己经开始策划着要带她出去寻花进行制妆实践。

    一个时辰制妆课后,齐氏回屋稍歇,凤翎便回屋里忙着剪裁前日带回布料。

    三尺来长水红丝料,正好可以裁制成三件肚兜。

    不眠不休两天,凤翎完成了三件,款式各不相同。

    一件曰“抱腹”,胸前一片菱形。绣缠枝海棠,上头两边以同色绸布绳套脖上,两侧以带系身后。

    一件曰“合欢襟”,绣鸳鸯戏水,由后往前系带,胸前束扣。

    一件曰“主腰”,前后两片,绣三色牡丹,当年京城流行却是这件。腰侧系带,可收紧放松。有明显收紧腰腹作用,身材稍为丰满女子喜这种,因可随意收放。

    主腰两侧再绞以扣眼。束链装饰。富贵人家女子喜用金链或银链,凤翎则以铜链代之,一样明闪闪,效果倒是不差。

    又花了几日完成香囊,凤翎缠着甘氏让乐文又陪着她去了一趟镇上。

    除去上次。香囊倒是换回一百二十个钱来。

    而肚兜款式太为大胆颖,冯掌柜不敢收,只答应代卖,每件收三分代卖金。

    三日后再去,冯掌柜居然笑眯眯亲自出来,说是要以每件五十钱价格再收每月再收三十件。凤翎暗嗤了句无商不奸,终将价钱谈到了一百五十钱一件。

    从绣庄出来,凤翎手中便多了五吊钱。捂背囊里沉甸甸,惊得秦乐文咋舌,愈发觉得这个妹妹不得了。

    二人一番风云采购之后,又是满载而归。

    除去成本一吊半,秦乐文合谋下。凤翎瞒报了两吊,上交了一吊半。

    凤翎初出茅庐。这己经是不可小觑财富了,连李氏看她眼光都不同了起来。

    罗氏是各种羡慕忌妒恨,没事就把秦巧玉往她屋里推,指望着也能学些一招半式,赚些银两回来。

    秦巧玉所生辰腊月,所以过年就虚满七岁,很安静乖巧,前世凤翎于她也没什么特别恶意,忙不过来时候,也教她拿针钱绞绞线脚之类。

    一来二去,秦巧玉跟她倒是比前世熟稔许多,总是姐姐前、姐姐后,比对秦知文还热情。

    凤翎倒是一笑置之,仍旧不冷不热。她不讨厌秦巧玉,可对于罗氏孩子,她感情上就不可能太亲近。

    天气一日暖过一日,春色愈发浓烈了。

    齐氏身子好了后,带着她往山里去了几次,就地取了些时令花儿,亦或各处唾手可得迎春、睡香,齐氏随手取处,皆可制妆。再买回朱砂、熬制米粉,香油,教她制各色之妆。

    凤翎学得不亦乐乎,日子便忙碌中平静过去。

    待得这日罗老四领着个簪花媒婆上门时候,秦铁柱紧接着催甘氏早些准备好要往葛家下聘,凤翎知道,秦显文婚事己迫眉睫,得依之前想法早些处理掉。

    虽然秦乐文将那日所见添油加醋告诉给甘氏,甘氏一则对秦乐文浮浮燥燥话不太相信,凤翎又小,未必见得真识;二则,她一直很担心秦显文亲事,担心则乱;再则秦铁柱意志十分坚定,而且据说是亲眼相过葛家姑娘,所以甘氏几番担心话就被他否决下来。

    秦显文亲事开始紧锣密鼓进行当中。

    这是秦家这些年来将要进行第一场喜事。年喜气还未完全过去,秦家小院便又笼上一层浓浓喜悦。

    喜鹊常秦家院头咕咕直叫,连甘氏都喜滋滋相信:日子,似乎真越过越好了。

    对于这门亲事,秦显文并不曾多发一言,只是每日紧拧眉头里带着些许不安,变得加沉默寡言,;秦乐文急得猴跳,却无计可施,要换作成亲是他,怕是早拎着包袱逃家去了。

    而凤翎似乎对这事毫不关心似,只是每日借送饭之机,往南山跑得勤了些。

    她心怀侥幸一直想要寻找那个解毒少年,却从此像人间蒸发了似再没见着踪迹。只是冯伦冯娟偶尔透露出只字片语中,凤翎愈发将那个少年与冯娟口中“铁公鸡”慢慢重叠成了一个人。

    她实很想见见这个奇人,冯伦冯娟却不肯多透露半点。

    转眼便到了四月十九,观音诞。

    D*^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