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一零九章 再相遇

第一零九章 再相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零九章 再相遇

    三人走得平常走顺路。远远就见得冯娟小河边树根处坐着,无聊往里面掷着石子儿,再盯着溅起水花发着呆。

    “阿娟!”凤翎喊了一声,许多天未见冯娟,这会子看见,凤翎说不出高兴,早把齐氏什么嘱托丢到九霄云外。

    冯娟跳起来转身,飞奔着扑过去把她抱住,然后又放开拉起她手,道,“阿凤,你不知道,你不,我多没趣啊!你想我吧?”

    “当然想呢。”凤翎笑眯眯,“可现不是先生上课么?你怎么一人外面?阿伦哥呢?”

    “上什么课?我爹没空,都自修呢。”冯娟冲她皱皱鼻子,故意苦着脸道,“果然和以前不同了,你就惦着我哥,我是不是该改口叫你嫂子?比我还小呢……”

    凤翎红着脸轻轻拧她手臂,“说什么呢,我不过随口一问。不信你问我哥,我可不总念着你来,总想来书院。可我娘不让我出门,我也没法子。”

    “我信你。”冯娟这才转悲为喜,又笑着冲秦乐文微福了身子,行礼,“二哥好。”

    对常欢却置若罔闻。

    “冯姑娘好。”秦乐文与冯娟并不太熟,很郑重回了礼。

    “还有个大活人,看不见么?”常欢翻着白眼,冲着冯娟阴阳怪气。

    冯娟白他一眼,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铁公鸡。”也不再理他,冯娟话题又回到凤翎身上,“不是不让出门么,怎来这里?来念书?”扫了一眼秦乐文和常欢,“不像啊。”

    凤翎摇头。往南山方向指指,“我要去山里,替三婶找些制胭脂花草……我娘担心,让哥哥陪我去。”

    “我也去!”冯娟拽紧她手,表情很兴奋,“我都闷出病来了,一起走走也好。”

    凤翎盯着她脸,摇头,“那可不行,冯先生……”

    自从上次南山遇见黑衣人之后。冯先生就再明令禁止冯伦冯娟再上南山。

    “我爹爹没时间理我,他只顾盯着阿伦呢,你可不知道。阿凤,兰先生这些天,阿伦可惨了,”冯娟往书院方向望望,又神神秘秘道。“你知道,阿伦怕下棋,他哪里坐得住?可我爹非得教他,说兰先生棋艺超群,让他多看多学。我爹与兰先生对弈,非逼着阿伦坐着观棋……这会子。怕还因为画不出昨儿个棋局闭门苦思呢。”

    “兰先生没走?”

    “兰叔还?”

    凤翎与常欢异口同声。

    常欢是兴奋两眼放光,跳起来就要往书院里跑。

    冯娟伸臂拦住他,瞪他一眼。“死脑筋!你不知道我爹和兰先生下棋,怕打扰?你这会子去了也没人会理你,白白挨骂。不如等从南山回来再去,就该下完了。”

    常欢想想也是。

    “走吧走吧,采什么花儿。做什么胭脂?”冯娟边说,边拉起凤翎就走。

    冯娟执意要去。凤翎也就没再反对,两人手拉手,边走边聊。

    “兰先生说要云游,我以为早离开了呢。” 凤翎说。

    正好也是常欢想问问题,于是将脑袋往前凑了凑。

    “本来是要走,我爹把他留住,说是要等到你们订亲,”冯娟笑着瞥一眼凤翎,“昨儿得了六月初三日子,还有些时日。”

    “兰叔真是,也不跟我说声,我好常来瞧他。”常欢不满嘟嚷。

    “跟你说做什么?”冯娟回过头来白他一眼,:“你就是个长不大,兰叔还不是怕你定不下心么?好不容易说服让你留秦家。”

    常欢看了秦乐文一眼,有些失落缩回脖子,不再说话。

    几人一路闲话往南山去。

    冯娟也是闷得久了,话匣子一打开就合不上。

    她全然没有想到,几年后第一次上南山,会遇上同样人,同样事。

    依靠墙头上小窗透进来微弱光线,萧云正专心研究床前石马。

    洛十一双手叉腰,一脸惑色站屋子中央,问萧云:“云云,你真确定这是隋风生前住地方?这也太简陋些。”

    箫云没理他。

    他左手提剑压左膝上,右膝跪地,微侧了头,右手伸石马下腹处摸索着、拨弄着什么。侧面看来,萧云浅入鬓角眉尾微扬,唇角紧绷,似是咬紧了牙;双唇微嘟,则形成一个很优美弧度。

    看似俊俏。

    洛十一却冲他无声挤挤唇,识相没有再喊。

    他太了解箫云:表里如一?说得就不是这号人!

    关于萧云,身边人圈子里谈论多是箫云暴躁易怒,天不怕地不怕性格反而让人淡忘了他如女子一般美艳容貌。

    也就是他,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才能与箫云成为朋友。

    得意抚抚自己鬓角,洛十一不忘心里将自己称赞一番。

    这时,箫云换了个姿式,抬起握剑手至额边,伸出拇指轻轻揉搓自己眉心,然后很自然将手中剑转了个方向,仍是撑地上。

    剑鞘发出“嗒”一声闷响,空荡安静屋子里,显得有些刺耳。

    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

    幸亏这家伙眼高于顶,除了阿蓉,就没有女子能入他法眼。

    洛十一顿时有些泄气,抬起手身边比划了一下,并不确定这个动人如果由自己来做,是否能如此令人赏心悦目。

    柔美与刚毅箫云身上奇妙而矛盾结合,完美得让他都有些忌妒。

    洛十一对着箫云一边腹诽,一边暗自庆幸。

    箫云却又是个极有耐性,光马肚子下面就摸索了起码一盏茶工夫。

    “就是个破马,有什么好看。”

    洛十一嘟嚷了一句,不想箫云这时却收回手来,像是回答他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

    “这马不对,却找不出哪里怪来。”

    洛十一松了口气,走几步往石马边,微弓着身子拍拍石马头,发出“啪啪”响声。

    “我瞧你多心了啊,就是个玩具,村野孩童玩,哪儿不对?”

    箫云往马腹指指,“你看看?”

    洛十一蹲下身子,往马腹下摸索了一番。收回手来冲箫云蹙眉点头,正色,“是不对。”

    “马背本是孩童坐得多地方。却粗糙不堪,”箫云马背上摸了几下,又依次摩挲几次握把和踏脚处,微点头,“磨损程度是差不多。唯肚子底下却光滑无比。拉环处也磨损厉害。说明……”

    “说明马腹处或有机关!”洛十一接上话。

    箫云给了他一个赞同目光,接着又蹙紧了眉,“可我找了许久,除了这铁环……”说着,箫云忽然心念一动,抽出墨剑小心地往马腹下探去。小臂微振。

    那马做得矮小,箫云低下身子亦不能看清底部,只能伸手去摸。脸色跟着微变

    “怎么?”

    洛十一见状,也伸手向马腹,脸色也是一变。

    “这是什么东西?”洛十一问。

    箫云摇头。

    这柄墨剑历史是江湖中人皆知事情。

    传说当年,铸剑名师偶得天外飞石,铸其成剑。以为墨吟,后为南宫世家传家之宝。从不现世。后南宫家道中落,遭仇人追杀欲夺墨剑,几于灭族,游侠方赫子路过,杀其人救南宫全门。南宫家便以墨剑相赠,那位方赫子,便是箫云师祖。

    墨剑夜能生光,削铁如泥,杀人不沾血。

    洛十一都亲眼见过。

    而马腹处铁环粗不过三分,墨剑之下却能完好无损!

    洛十一与箫云对望一眼,眼中均有异色。

    “我去让人进来,索性把这石马连根刨了!”洛十一说着就要起身。

    萧云蹙眉摇头,冲他摆手,“传说隋风精于雷火神器,若是不小心触及机关,恐毛骨无存。”

    洛十一抬起脚落半空,很便收了回来。

    箫云话不无道理。

    无影他们之前就己经来过这里许多次,这屋子却平安无事,肯定不会只是侥幸。

    两人前前后后又那石马上搜索一番,仍旧一无所获。

    洛十一开始不耐烦,揉揉自己脖子,起身,“你自己找吧,我门口走会去,闷死了。”

    萧云只伸出手随意挥了挥,示意他走自己,连头都没抬。

    洛十一带了数十名暗卫,只要不走远,不会有安全问题。

    洛十一冲着他脊背挤眉弄眼腹诽一番才转身三步一晃往门前走。

    谁知,他才将走近门前,“吱—”大门被小心翼翼推开半边。

    门外凤翎只愣了一瞬,即刻认出眼前男子,她转身就跑。

    突如其来强烈光线灼得洛十一睁不开眼,只是下意识大步往外跟去。

    情急之中,他没有发现一件奇怪事情,有人靠近屋子,门外暗卫怎会如此安静,竟没有一人出声示警?

    白色阳光之下,疏影之中,是一个女子慌忙奔逃身影。

    洛十一轻笑,朝林中追去。

    凤翎一边飞奔,一边不住懊恼,不该抵制不住内心诱惑哄开大家;不该明明感觉到门有异样还进去察看,不该不做防备就出门……

    这些年过得太顺,她实是太大意了。

    她出来匆忙,身上没有带任何防身东西。袖中小青,还是条无毒小蛇。真正遇着高手,完全不能做御敌之用。

    只有靠近常欢,她才能躲开可能伤害。

    幸亏他们就林中等她,离得并不远。 :>_<:</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