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一六八章 教母(一)

第一六八章 教母(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谢格格MM的粉红票以及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我非常非常的感动以及羞愧~十一月想双更,不过也不知能不能做得到,请亲,亲们,监,监督吧……(紧张得话都说不顺了~)

    …………

    不等瑞瑶多想,琳琅一个趔趄便扑到了凤翎脚下,哭得梨花带雨,“小姐,小姐……”

    凤翎大惊,双手将她搀起,“这是怎么了,琳琅?谁,谁敢打你?”

    锦绣琉璃亦一拥而上。

    尤其脾气火爆的琉璃,杏目圆瞪,扫一眼蜂涌而来的婆子们,咬牙握拳,似乎等着凤翎一声令下就要大打出手。

    “回小姐,奴婢奉小姐的命带人去将怠惰的婆子绑来问罪,谁知那些婆子说,厨房是给太太小姐们备的,”琳琅抹一把泪就看一眼瑞瑶,“说小姐只能每日赶早。”

    前面的小姐自然指的是瑞瑶姐妹,后面的小姐指的凤翎。

    瑞瑶听得心头称快,瘪嘴道,“果然是没规矩的乡下丫头,还生得这般懒,早起请安做不到,连早饭也赶不上么?”

    “二小姐,二小姐,事情不是这样的……”

    “二小姐,奴婢们只是……”

    跟在琳琅与若秀身后的丫头婆子们慌忙向瑞瑶行礼,哭着求情。

    若秀便趁机添油加醋的将琳琅被打的过程向甘氏叙述了一遍,还指着丫头们脸上的伤口给凤翎看。

    自己屋里的丫头伤势全在脸上。

    凤翎对于丫头们的表现非常满意。

    瑞瑶当然也明白,正犹豫着她该不该淌这趟混水。换作是别人,她很乐意在中间搅一把,闹得甘氏在府里怨声载道才好。可牵扯到琳琅,却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琳琅是娘娘赐给凤翎的,说是丫头,别人却碰不得。

    闹得不好。爹爹那里还得责骂一顿。

    “好了。”甘氏站起身来,沉声道,“闹完了的就回去吧,我自有主张。”

    甘氏的话正好给了瑞瑶下台阶,“哼”一声便甩手要走。

    “等等。”甘氏唤住她。

    “什么?”瑞瑶转身傲然斜睨着甘氏,问。

    甘氏道,“三小姐同是这府里的嫡出小姐,即便不用唤我母亲,也该尊我一声夫人,进出问礼。一次两次我或许可以体谅你年幼。但次次如此,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尚书府欠缺管教。为了尚书府的脸面。三小姐或还是如此不懂礼数,我只好去询过你母亲,需如何再教导;再不行,我便作主请个先生回来教你。”

    “凭……什么?”瑞瑶嘴上不让,口气却己经缓上许多。

    她从小便受先生礼仪教化。如何不知道甘氏口中所说的道理?不过一口气咽不下,又从来不将这个乡下女人放在眼里罢了。

    这时甘氏不罢休的模样,还真让她有些心怵。

    指责娘,再向爹爹告状,绝对是这个女人能做出来的。

    瑞璇说得对,得忍一时之气。再伺机而动。

    瑞瑶想着,便胡乱的冲甘氏福了身子,“夫人。瑞瑶告退。”

    “恩,”甘氏也不过多指责,点头,“去吧,且好生照顾你娘。”

    猫哭耗子假慈悲。

    这句话瑞瑶却没敢说出来。现今的状况,她己经处于弱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胡乱的应了一声,瑞瑶转身出去。

    瑞瑶一转身,婆子们便皆是一声失望的哀嚎,只得转而向甘氏哭诉。

    “夫人,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

    凤翎退向一边。

    她该表演的己经表演完了,该让甘氏实际操练一下。

    “住嘴!”甘氏厉声将为首的两婆子厉声喝住, “其余姑且不论,琳琅的身份,岂是你们这些婆子随意动得的?罚你们各打十下板子,以后若敢再犯,一律发卖!你们可以异议?”

    原本这些婆子还是气势汹汹的来,以为新主母好欺。谁知路上就遇见了被捆着拉着出去的几个丫环婆子,还有牙婆在一旁,婆子们的气焰便被打消了几分。

    加上琳琅和若秀一唱一和左一个卖,又一个卖字,婆子们的心慌便又多了几分。

    这时见甘氏柳眉倒竖,并非传说中软弱好欺的乡下女人。琥珀又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这时哪里还敢有异议?

    只得乖乖的领罚。

    甘氏于是着人唤了婆子来,就在院里架张凳子,看着两婆子被打得皮开肉绽,听着她们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甘氏端坐着,连眼皮子都不曾眨一下。

    直到两婆子被打完十下板子拖下去以后,甘氏才站了起来,缓缓的扫了一眼还剩在院里的七八个婆子。

    婆子们皆是一颤,接着噤若寒蝉。

    “在其位而不司其职,论理你们理当同样受罚。不过,念及你们初犯,罚月银一月,打碎的碗具都从你们月钱里平摊,扣完为止。”

    甘氏的话让婆子们小小的松了口气。

    虽然有些心疼,但好过肉疼。

    甘氏清清嗓子,“今儿的事就到这儿吧,你们且都回去。月钱的事情,是我没来得及说明白,这两日我会把库房点算清楚,两日后一定准时发月银。”

    “是,夫人。”

    “多谢夫人。”

    ……

    一院子的人居然一会子便散了个干净。

    看着空空的院子,甘氏舒口气,揉揉额头,冲着凤翎苦笑:“还真是个累人的活儿。”

    “锦绣,让人把院里收收,”凤翎吩咐完锦绣,便笑着一手挽住甘氏,一手挽住翠英往屋里去,“走,娘,嫂子,咱们屋里说。”

    在桌前坐下,甘氏叹道,“这事儿怕还没完。等你爹爹回来,那边还不知怎么编排呢。”

    凤翎双手捧着递上一杯茶,问,“娘担心?”

    甘氏接过,却不往嘴边送,在手里一直转着摩挲。一脸的苦意,却是摇头,“事实在摆在眼前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如今我想的,咱们。”甘氏放下手中的杯子,一手握凤翎的手,一手握住翠英的手。坚定的道,“还有你哥哥,咱们是一家的,我好,你们才好。所以。我只想守住这个位子,别的也不多想了。”

    甘氏能这么想,凤翎感到无比欣慰。

    看清身边的男人,才能让自己尽可能少受伤害。

    关于秦天河,凤翎实在不愿多说。既然甘氏心里明白,她也就顺势转了个话题。“娘,您是怎么想的,拖月银的事儿?”

    甘氏叹口气。“咳,现在想想,我还真是糊涂。听朱嬷嬷说府里也总有晚发月银的时候,晚几天不要紧。”

    “朱嬷嬷?”凤翎挑眉。

    甘氏院里临时分来的管事嬷嬷。

    甘氏笑笑,对凤翎话中的意思心领神会。

    “是我疏忽。以后要更防着些。”

    凤翎点头,“不能一味只是防着。娘应该先把府里的人理顺了再说。特别是咱们院里还有哥哥们院里的。不合用的丫头婆子,随便找个理由要么撵了要配了,让锦绣挑些放心的人用。”

    “万物人为上,人顺了,物自然就顺了。

    “是啊……”甘氏长叹一声,“就是一时不知道从哪儿着手,有些事情,不似我想的那般简单。”

    “娘,姨娘和庶妹们早上没来问安吧?”

    凤翎环视一眼屋内,忽然转了个话题。

    “哦?”甘氏愣了一瞬,苦笑,“说是病了。问不问的,我无所谓,见着更闹心,随她们吧。”

    “那可不成,娘,该有的规矩不能少。除了陆氏,府里的姨娘都是婢妾,身份比那些婢子好不了多少,娘若连这样的几个姨娘都管不住,日后,随意谁挑唆一下,隔三岔五的,光是处置这些下人就会让娘无暇分身。”

    甘氏叹道,“你说的道理我如何不懂?但那些姨娘都是那边抬的,亲近也是自然。再说,一个二个都说病了,我总不能让人去把病里的人抬过来请安吧?那得又闹一番动静,就算你爹不说什么,我自己也乏。”

    看着甘氏脸上说不出的疲惫,凤翎心头也是一阵心疼。

    虽说在来京之前,她就旁敲侧击的让娘做好心理准备,京里的生活决不可能如乡里一般简单,她还告诉过娘,这些人的心思手段,也绝非当初一个罗氏可比。

    可是怎么办呢,人己经陷在泥潭里了,如何还能点泥不沾身?

    凤翎想安慰甘氏,动动唇,还是忍住。

    安慰于她有害无益。

    这种生活,前生是命,今世是甘氏自己的选择。

    甘氏低眸沉默了一阵,抬眼看着拧眉不语的凤翎,再看看迷茫而一筹莫展的翠英,拍拍二人的手,笑笑,“甭担心,我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实在不行……”

    甘氏的眼里闪过一抹痛楚,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转了个话题,“这几日我见你三叔三婶忙得脚不沾地的,也不好意思去打搅,等她闲下来,我去问问可有什么法子。该请安,还让她们请安便是。”

    凤翎如何不知甘氏那句“实在不行”的意思?然而那不过是下下之策,而甘氏在府里尚未站稳脚根,下下策也未必可行。

    凤翎的嘴角漾起一番笑意,带着些无奈,“娘啊,当家主母,不过请安这么点儿小事,哪里用得着问三婶。记得我跟您说过么,”

    凤翎向甘氏伸出左手,摊开,“要想以咱们如此柔弱的手打倒对方,必须揪住她的弱点,”在将自己的手掌在甘氏面前紧紧握成拳,凤翎微微咬牙,“再,一击致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