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一七零章 教母(三)

第一七零章 教母(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谢格格mm的粉红票票,谢谢鼓励~不过千万别再这么体贴了,万一我要坚持不下来,那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了啊!

    …………

    甘氏微扬嘴角,“狠一点儿的,在我屋里也放两通房丫头。”

    “只要娘狠得下心,冷得下心,通房算什么,姨娘又算什么?”凤翎带着鄙夷的笑。

    两个姨娘算什么,只要娘愿意,十个八个也没问题。

    秦天河的两个姨娘都是陆氏的陪房,给陆氏攥在手里一辈子。姨娘们学的陆氏听的陆氏,言行举止便与陆氏有几分相像。

    哪个男人不图个新鲜?秦天河嘴里不说,心里怕早就腻了。

    若换作是她,狠一点的,秦天河不是自诩俊俏风流,端的才子佳人么,她就投其所好,找个会琴棋书画的来,让他俩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去!

    秦天河能记得姨娘的屋子往哪儿走才怪!

    一如当年她买了个丽娘,赵翦瑜就整整半年没有登过瑞瑶的门。

    要不是后来她放了丽娘一条生路,瑞瑶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怀上赵翦瑜的骨肉,再让她狠狠的一尸两命!

    什么最爱的女人?那是狗屁!

    不过,凤翎把这些话压在了嘴里。

    自因为毁容进门第一天便受赵翦瑜羞辱开始,到她知道娘因为瑞瑶而死,再到赵翦瑜害死三哥,她对赵翦瑜就只有愈来愈浓烈的恨。

    娘却不同。

    只要娘对爹还存有半分想法,这就是伤人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

    真的这样做了,娘心里的痛不会比那些姨娘少。

    甘氏沉默。

    翠英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有感而发,“这大户人家的名堂还真多,要我说,还不如咱们小门小户的来得舒畅。”

    甘氏微哂。“谁说小门小户舒畅了?以前村头的老秦头,知道吧?六十几了,不过是年头收成好了,年底就买了个小妾回来,把老妻气得投河,小小的农户都这样,别说……哎,照理我也不该跟你们说这个,特别凤丫,小姑娘家家的……给人知道……”

    甘氏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勾起了翠英的好奇心,“是啊,凤丫。你打哪儿知道这么多?你不是也一直在乡下?”

    “这个……”

    甘氏误会了凤翎的愣怔,对着翠英黯然,“也是为了我,她总让阿伦找些闲书给她看……”

    “哦。”翠英叹了一声,怜惜的看着凤翎。“可惜了的了。”

    甘氏知道翠英所谓“可惜”的是什么,心里也是矛盾,长长的叹口气,便没有再说。

    蓦地提起冯伦,凤翎的心里有些纠着的痛。

    凭冯先生的身手,那场大火绝对不可能要了他们的命。她虽然没问常欢。但大火过后常欢跟没事人似的,对这事避口不提,说明常欢是知情的。所以最大的可能。那场大火就是冯先生蓄意放的。

    为了避开她们,冯先生故意造成失火的假像,再带着冯伦冯娟远走他乡。

    对于冯先生和冯伦的感情,凤翎心里十分矛盾。

    冯先生于她亦师亦友,冯伦于她青梅竹马。还有前世的那段她曾急着想要弥补的遗憾,说恨。她真的恨不起来;但是冯先生杀死了她一直心怀感激的爷爷,她也不能原谅。

    或许这种避而不见才是最好的办法。

    见甘氏和凤翎都是一脸的愁云惨雾,翠英后悔自己选错了话题,忙笑道,“娘,刚才凤丫跟我说,咱们可以先放下以前的账慢慢儿对,把时下的结了,找几个人画押见证便是。我觉得是挺好的法子,娘,您说呢?”

    甘氏回过神, “你说来我听听?”

    翠英于是把刚才凤翎在路上跟她说的说甘氏听。

    甘氏点头,“就这么做吧,一会我让锦绣把下人的月钱结了。”

    凤翎接着她的话道,“娘,您目前最要做的,是要把您身边的人理一理,不能什么事儿都依着锦绣,忙中便容易出乱。她们各屋有自己的丫环婆子,各自用着便是,您甭管。依府里的定制,您该有一名管事婆子,朱嬷嬷不能再用,看遣到哪儿去好了,哦,管浆洗的李嬷嬷,是个实称人,也机灵,我看娘调到屋里来做管事嬷嬷好了。”

    前世,甘氏死的时候,李嬷嬷是府里唯一真心替甘氏哭了几声的,还责骂了她几句不孝。那模样一直刻在她心里。

    原因仅仅是因为,李嬷嬷儿子生病要银子却求告无门的时候,甘氏偶然知了,偷偷的将手里唯一的金镯子摘下来塞给她,让她给儿子瞧病。

    最后李嬷嬷的儿子还是死了。但那以后,甘氏和他们的衣裳都洗得特别干净,折着整整齐齐,送来的时候还带着淡淡的花香。

    李嬷嬷的话不多,但知恩图报的人不会是坏人。

    凤翎吩咐外面的丫头取来纸笔,将自己记忆中的名字写下来,一一说给甘氏听。

    “李氏,就让她做娘屋里以及整个后院的管事。依照定制,娘屋里当有管事嬷嬷两人,大丫头四人,二等丫头八人,其余各等若干。除了锦绣、琉璃,娘还需再添两名大丫头,唔,云香、水莲可用;其余么,宝瓶、玉钏……”

    前世她记得丫环不多,算来算去也不太够。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府里挑不着,府外找些身世清白的补便是。

    凤翎便将府里各人该有的丫环定制说给甘氏,各屋当有婆子几人,丫环几人并哥哥屋里当小厮几人等等。

    而李氏屋里定制又多些,齐氏屋里亦有定制,然而齐氏在这方面有自己的主见,可征询过齐氏意见再过定夺,红玉屋里又比照自己屋里即可。

    “当家主母不必事必躬亲,”凤翎随手在纸上绘出一张关系图,边道,“像这样,管事婆子管全局,大丫头又管小丫头,咱们只要挑选分配好各屋各房管事,再将管事或大丫头握在手里,再大的府里也能井然有序。”

    甘氏听得两眼发光,啧啧称奇,直说原来府里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一直到琉璃来问,是不是该摆饭了,三人不觉相对失笑,一说便说了一个多时辰。

    锦绣来回,说礼物送到,两个姨娘脸都绿了,再把当时的情形绘声绘色的表演了一番,惹得三人哈哈笑了一阵。

    刚摆好饭,兄弟几人便说说笑笑的来,陪着甘氏用饭。

    想必兄弟几个也是听见了早上的动静的,秦守文瞟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笑着打趣道,“这些婆子的动作挺快啊,我还以为今儿中午要饿肚子呢,八菜一汤的定制却一样不少,时辰也刚好。”

    凤翎白他一眼,“我会笨到把自己的口粮也砸了么?”

    显文伸指戳戳凤翎的额头,“听说今儿咱们凤丫生气了啊?”

    秦乐文则往桌前转了一圈,两指拈起一块鸡肉,在甘氏伸手往他手臂上拍落之前,飞快把鸡肉扔进了自己嘴里,边嚼边孩子般的“哈哈”大笑,“还是娘屋里的饭菜好吃。”

    用力咽下去,才大声向凤翎笑道,“听说你今儿大闹了一回呢,这么好玩的事儿也不叫我。这两日呆家里快闷死我了,好在娘屋里饭菜好吃,不然我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出个门还跟一堆人,这边问,公子去哪,那边问,公子要什么?”

    秦乐文学着丫环们的语气,“烦都烦死,要我说,娘,咱哥几个屋里真不用摆那么多丫环,咱又不是手脚残废的,自己不会动么?”

    甘氏便笑着点头,“是呢,我也在跟凤丫说,你们屋里摆两个平日收拾的丫环便成,重要的是找个信得过的小厮。”

    秦乐文应是。

    “我来我来,这样闲得我难受。”秦乐文挥开锦绣,一边接过锦绣递上的饭菜,就像在秦家村时的那样,双手捧着端着递给甘氏,又接过往兄妹几人面前一一放下。

    对这般大大咧咧的秦乐文,锦绣早就习惯了,也就笑着由他,将自己手里的饭递给乐文,再由乐文一一摆放。

    “还敢说,”凤翎接过饭,对甘氏笑道,“娘,您该说说他。屋里的事情一个大男人瞎掺和什么?难得在家里歇两天,二哥要么来陪娘说说话儿,要么在屋里看看书不成么?什么闲,你跟欢哥哪儿疯玩去了吧?”

    “哪有。”秦乐文像给人看穿了心思似的红了脸,又笑道,“看书就免了,我又不是三儿,看书考状元么?我难得歇歇,还看啥劳什子书?陪娘说话还成,是吧,娘?”秦乐文冲甘氏挤眼,故意又做出付苦脸来,“十一爷只给我三日的假呢,还不容我到处玩玩?明儿一早得回府里当值。”

    “明儿就走啊?”甘氏有些不舍,“好容易见着了,这才几日呢,又要走。”

    “娘,您甭听他的。”凤翎夹起一块鸡腿塞进秦乐文碗里,道,“快吃吧,二哥!少在娘跟前装可怜。十一爷的府邸离咱们这儿不远,你又骑着马,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再有,十一爷府里是轮值,这月紧下月松的,哥要想回随时能回。”

    秦乐文用筷子头指她,一边不服的叫嚷,“听听,娘,这丫头咋啥都知道!想懒几天都不成。”

    众人便跟着呵呵笑,气氛融洽得让凤翎都产生了错觉,以为回到了秦家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