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二四章 看戏

第二二四章 看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琳琅边想边道,“小姐,你记得么,那晚上绑在竹棍上的破布,带着油味儿的,后来我去大厨房细瞧了,灶台上的布都是那味儿,而且,府里厨房的配给都是有定制的,那料子花色是只有大厨房用的,所以当时奴婢就想,装神弄鬼的八成就是大厨房的人。”

    “不过后来风平浪静的没什么事儿,再一忙我也将这茬忘了,现在说起来,真有可能就是蔓儿那丫头!真是,”琳琅现在说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这丫头搞得哪桩,当时差点把我吓死!莫非是与玉嬷嬷有仇?复仇的……会不会是那边?”

    琥珀便有些忿忿的,“小姐,要不我把那丫头抓来问问?”

    “问什么?”凤翎慢吞吞的将茶面上的浮叶吹了,饮一口,摇着头笑,“那时咱们还没进府呢,仇人肯定不是咱们。事不关己,咱们就静静的看戏不好么?”放了手中的杯,凤翎转眸瞧着琳琅笑,“等她们闹得开了,咱们再趁机坐收渔翁利便好。”

    “说得也是!”琳琅琥珀便一齐笑出声来。

    凤翎想了想,叮嘱琳琅,“不过府里的燕窝是真有问题的,你记得再去嘱咐我娘一回,府里的燕窝切不可用,要用时便临时着人去府外买来,炖煮时辰问清楚。还有,你替我去查查,玉嬷嬷往各屋送燕窝都在什么时辰,是在哪里炖煮的,谁煮的,里面可加了什么,哦,还有炖煮时辰可确实都是三刻,一桩桩的打听清楚再来回我。”

    琳琅应下,凤翎再叮嘱琥珀,“蔓儿的事情。你还是辛苦盯着些,我瞧着今儿日子特殊,若真是和陶姨娘有关的,今天就会出什么幺蛾子也不定。”

    前世她从来没有注意过那早夭孩子的忌日,只隐约记得府里总有闹鬼一说,于是每隔一段时间,陆氏会就请道士来做法事,也不知是不是和这场事情有关?

    春天的夜里暖和些,心里又搁着事儿,这天夜里。凤翎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披衣起身找了本书随意翻着,一边和琳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不知不觉就近了半夜。

    打了个哈欠,终于有了些困意,凤翎合上书,看看外面,问琳琅。“琥珀没回来?”

    琳琅才要答话,就听得外面琥珀说话的声音,急急的问小姐可有歇下?

    凤翎听了,便在里间唤了琥珀一声。

    琥珀应了,匆匆进来掩上门,转头压低声音道。“小姐,可要随我去看戏?闹鬼的戏。”

    凤翎笑,“这么有趣的戏。当然不能错过。”

    和琳琅一起跟着琥珀出了园子。

    这个时候院里本就没什么人,琥珀夜里来往过几回,熟门熟路的,这时往北院的门又虚掩着,三人几乎没费什么气力就到了北院。

    琥珀带着凤翎、琳琅躲在墙边的一个大石瓮的后面。三人背靠着墙。不远处搭着葡萄架,身后不远便是转角。对着院门。

    确实是很好的藏身之处。

    琥珀在凤翎身边蹲下,往远处的屋子指了指。

    凤翎顺着她的手瞧去:北院正房,陆氏的屋子。

    记得白天听秦天河说过,明儿要和陆氏一起去一趟候府,所以按照秦天河的习惯,凤翎知道,这天夜里,秦天河铁定是歇在陆氏屋里。

    这时只有正屋的外间隐约闪着昏暗的灯光,说明陆氏和秦天河己经歇下。

    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虫鸣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鬼在哪儿?”琳琅压低了声音,小声问琥珀。

    琥珀将食指比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一指往上,指了指陆氏的屋顶。

    凤翎抬眼,差点儿惊得跳了起来,不由一手捂嘴,阻止自己尖叫出声。

    屋顶上悬着一个通身雪白的人影,高不过两尺,发分两髻,背对着凤翎这边。就着屋顶上方那轮圆月洒下的白光,凤翎能清晰的瞧见挽髻之下两股尾髯随风轻摇。

    身高,发型,皆是一未成年的男童!

    惨白的身影飘浮在屋顶之上,风吹即倒似的,显得虚弱瘦小却惊悚得骇人。

    蓦地起了阵风,男童的白衣便随着树影摇摆,隐隐约约的。这时不知何处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一声紧过一声。

    “哇啊,哇啊,哇啊……”

    在寂静冷峭的夜里,这种哭声显得凄惨突兀。

    即便知道这种哭声应是人为,凤翎还是不自觉寒毛倒竖,惊出一身冷汗。再看身旁,除了琥珀神态自若之外,琳琅早吓得一手捂嘴,跌坐在地上,瞪着惊恐的大眼发颤。

    “莫怕,莫怕。”琥珀轻轻拍琳琅的肩头,又指着屋顶上的白衣人影小声对凤翎道,“小姐,那儿有机关的,我回去再跟你们解释,你们只当看戏就好。”

    琳琅这才点点头,两手抓着石瓮边上,勉强支撑着身体半蹲着往屋顶上看。

    紧接着,娃娃的哭声中夹杂着凄惨的叫喊声,“冤哪,冤哪……爹爹,我死得冤!爹爹,爹爹……为儿子申冤!”

    凤翎不自觉浑身一颤,再次感到自己紧握的手心变得湿漉漉的。

    前世她就知道府里闹鬼一说,亲眼所见,却还是第一次。

    而且,与她想像的,仍有几分偏差。

    她以为会如上次一样见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鬼。

    若是见到女鬼,知道是故弄玄虚,她也就不会那么吃惊。没想到竟是那个从不曾谋面的早夭的孩子。一个“冤”字,从一个只会哇哇大哭的婴孩嘴里喊出来,听着却更为渗人。

    见就得陆氏屋里“蹭”的火光一跳,亮堂起来,不一会儿,窗格子上便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推开伺候穿衣的丫环,随便披了件衣裳在身上。

    接着屋门开了半边,一个掌灯的丫头畏畏缩缩的探出头来,秦天河推她一把,跟着跨出一步四下张望。身后两个丫头扶着陆氏颤颤巍巍的跟着出来,在门边站定,陆氏便不敢再往前走。

    丫环们大约也是十分害怕,掌灯的手晃动的厉害,灯光便在周围的树影上一跳一跳的,和着若有若无的凄惨哭声,更恍若鬼影。

    凤翎冲着琳琅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几人往石瓮后的阴影里缩了缩身子。

    “爹……爹!麒儿冤哪!” 蓦地,平空响起一声尖利而清晰的惨叫,“爹爹救我,爹爹救我!”

    “鬼啊!”一声尖叫,紧接着“砰”的一声,大约是提灯的丫环摔了手里的灯,院里变得一片黑暗。

    眼睛瞧不清,耳边孩子的哭声就变得更为清晰。

    “啊,又来了!回去,快回去!”这声尖叫,凤翎听得出来,来自于陆氏。

    又来了?说明并不止一次。

    凤翎从瓮边小心的探出头去,见秦天河正全身颤抖着对着屋顶上的白影发愣。

    那白影此时己不是悬在屋顶,而是挂在屋边的一棵松树的枝桠上,一边哭,一边还在缓缓地,缓缓地飘往远处的黑暗,时不时的还晃晃脑袋,顶上的双髻便跟着摇摇欲坠。

    秦天河背对着这边,凤翎瞧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就他身体颤动的样子来看,估计他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哇啊!”

    那白影倏地跳动了一下,跟着没入了无边的黑暗,凄厉的哭声亦跟着渐渐远去,紧接着,周围竟响起了若有若无的人声,有女人,有孩子,有叫声,有哭声,让人觉得像身处关满犯人的牢笼,听了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当!”一个东西落在秦天河脚下,月光下闪着金光。

    秦天河吓得往后跳开,犹豫了一会儿才弯腰拾起,轻“啊”了一声,才抬头冲着白影远去的地方颤声道,“麒儿,你……有何冤?”

    周围只有风声飒飒,无人作答。

    人声也渐渐停歇,小院中重新归入沉寂。

    凤翎瞧不见秦天河手中捧着的是何物,但是并不难猜。

    麒儿来到这世上的时间并不久,娘亲是姨娘,他拥有的东西不可能太多,而从陆氏手中只得到过一把金制长命锁。

    换作是她,也会把那把金锁扔回给秦天河,暗示秦天河,麒儿的死与陆氏脱不了干系!

    可奇怪的是,麒儿己经死了许多年,怎么到今天才把金锁扔回去?装神弄鬼,也不过只能吓吓人而己,离复仇的目标实在远了些。

    凤翎缩回头,兀自沉思,蓦地,又传来一声尖叫,“啊!”

    声音惊恐尖锐,却不再像刚才那般阴森。

    再探出头去,竟见着一人披头散发的在院内飞奔,挥舞着双手大声喊叫,“不是我,不是我……小公子,奴婢没有害你啊!奴婢……呜呜……奴婢也是不得己!啊,啊,”

    那人一边哭,一边双手乱打乱跳,“哎哟,别扎,别扎我啊,疼啊,疼啊!有鬼啊!我招,我招!”

    身形声音,凤翎都不陌生。

    玉嬷嬷。

    凤翎就见得秦天河将那把金锁紧紧的攥在手里,转了个方向,冲着玉嬷嬷疯跑的方向猛踢一脚,狠狠的将那人踢倒在地,厉声喝道,“狗奴才,招什么!”

    玉嬷嬷自上次被针扎的事情以来,身子和精神状况就差了许多。秦天河这一脚,竟将她踢得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