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五七章 真相(一)

第二五七章 真相(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声一声敲得葛大川心里直发怵,忍不住又磕头,伏地不起,“求大人明鉴,小人绝无半句虚言。小人以性命担保,小人,小人只想领回女儿的尸身,好好安葬而己,求大人成全,求大人成全!”

    葛大川一边哭,一边一下接一下的磕头。

    “咚咚”的磕头声便盖过了“梆梆”的敲击声。

    秦天河收了手指,微眯眼看着葛大川,冷笑,“好刁钻的贱民!你说,我府里可是有你的内应?昨天夜里的事情,呵,你倒是知道的快!”

    “回大人,小人有个远房亲戚,与安乐候府的门房相熟,他替小人打听来的,说昨儿个尚书府死了个叫蔓儿的丫头,小人想想前事,这才猜得,八成是我的蔓儿,蔓儿……”

    葛大川泣不成声。

    秦天河微微挑眉,“哦“了一声,点头“好。你且说说,那方子……你如何得来,又是做什么用的?又是为何,知道我在找这方子?哼,你若敢有半句虚言,本官,”

    秦天河顿顿,更沉了声音,“会让你和那丫头一起,死无葬身之地。”

    葛大川抬袖抹把泪,却是明显的松了口气,磕头,“谢大人恩典,小人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小人与女儿将死无葬身之地。”

    “说!”

    葛大川略顿,理了理思路,道,“小人略知候府与尚书府前事,所以昨儿个一听到蔓儿的消息,又见到尚书府如嬷嬷离去的神色,小人就想着送方子来试试,只求以此换回蔓儿的性命。而大人若是听完小人所说,便不会觉是奇怪。”

    “哈,”秦天河禁不住一声冷笑,“小小布衣,好大口气!候府与尚书府前事?什么前事,你倒说来本官听听!”

    “是,大人。”葛大川磕头应下,道,“这还得从小人与湘红说起。小人后来打听得,湘红在安乐候府伺候薜姨奶奶。薜姨奶奶身子不好,而济安堂的吴郎中是薜姨奶奶的姑父,所以也就时常进府去替姨奶奶瞧病,再送些药去。小人使了些钱,往济安堂谋了个差事,又与吴郎中混熟,吴郎中往候府替姨奶奶瞧病的时候,就带着小人替他拎药箱。”

    秦天河又是一声冷笑,“倒是个会钻营的!”

    葛大川没有理他,自顾自说道,“小人也就这样见过湘红几次。后来是小人打听来得,夫人出阁,薜姨奶奶说湘红生得伶俐,把湘红送给夫人陪嫁,湘红这才跟着夫人来了尚书府,没过多久……”

    说到伤心处,葛大川停顿了好一会儿,强压下眼中的眼泪,再说话时,却依旧不免哽咽,没说完便转了话题。

    “小人的爹,曾是个赤脚郎中,小人也跟着认识几味草药,湘红知道,小人的爹最大的心大愿开个医馆,湘红知道,所以……”

    说到这里,葛大川停下来深吸口气,双手在身前交搓了一阵,直到秦天河开声催他,他才又再说话,声音便比开始低了许多。

    “有一次小人跟着吴郎中再去替薜姨奶奶送药的时候,湘红偷偷的塞了一个方子给我,说是无意中得来的,是候府秘不外传的生男方子,让小人偷偷的拿回去,凭着这方子,小人的爹也能把医馆开起来,赚钱,再替她赎身。”

    秦天河将搁在桌上的手轻握成拳,微微蹙了眉。

    “这么说来,这方子便是……那丫头从候府偷出来的?哼,候府偷来的东西,你当送回候府,凭什么要拿来与本官做交换?”

    嘴上说得狠,秦天河的心里却在打鼓。

    生男秘方?

    不知为什么,凭直觉,他总感到此事并不那么简单。

    曾经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生男,就像是他心底的一个梦,盼了许久,最终还是盼成了空。

    三个儿子来京之后,他便再也没想过这等事情。

    这时再从葛大川的嘴里说出来,却怎么听得恁般怪异?

    葛大川居然微仰起脸,对着他露出一个参杂着苦涩的奇怪笑容:“大人容禀。大人,小人的兄弟就在门外候着,求大人把蔓儿的尸身先让小人的爹带回,小人再与大人慢慢细说,小人要说的故事还在后面,大人听完自然会明白。”

    秦天河右眉轻挑,盯着葛大川看了一会儿,扬眸冲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一丫环应声而入。

    “你去吩咐管家,把蔓儿那丫头的尸身发还其家人安葬。”

    丫环应下离去。

    “谢大人,谢大人!”葛大川恭敬的往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面上现出喜色。

    “继续说,那方子……如何?”

    “那方子……”葛大川笑笑,才接着说道,“小人喜滋滋的捧了方子回家,以为可以籍此开个小医馆,攒钱,再替湘红赎身。谁知道,小人的爹一见方子就变了脸,小人追问几回,小人的爹才说了个大概,说是小时祖父曾救过一个受了重伤的人,没救活,最后死的时候,那人才说曾是宫里的太医,赠了我祖父半部医典,以谢救命之恩。说是从仇人手里抢下来的,医典里面……就有这道方子。”

    “小人的爹说,医典上载,这方子根本不是什么生男秘方,而是……”葛大川舔舔有些发干的唇,刻意压低了声音,却是异常清晰,“而是,害人的阴方!”

    “什么?”秦天河手臂一缩,差点儿就失态跳起来。

    玉嬷嬷嘴里一直喊着燕窝燕窝,而这方子里,最后的一味也是燕窝,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候府通过玉嬷嬷,传了个害人的偏方到尚书府!

    真的只为了暗害府里的几个姨娘?

    听到葛大川,屏风之后,瑞璇与瑞瑶二人对望一眼,眼里都带着疑问。

    燕窝的事情,二人都是清楚不过的。

    尚书府里、丫环出身的姨娘都是以上等白燕养身,是陆氏常喜欢为外人自夸自己善待姨娘的话题。

    没想到,这燕窝竟会是害人的方子?

    瑞璇更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凤翎。

    发现她也正在意味深长的打量自己,嘴角带着耐心人寻味的笑容,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早己了然于胸似的。

    瑞璇惊得心头一跳,发疼。不知为什么,她竟心虚似的别开目光,不敢看凤翎。

    瑞瑶看到瑞璇的表情,瞪凤翎一眼。

    凤翎笑笑,继续转脸去看葛大川。

    看样子,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她还怕葛大川胆心怕事,在秦天河面前说不清楚。

    却没想到他一句一句的有条不紊,越说越条理清晰。

    看来,为了带回蔓儿,葛大川这次真的是豁出去了。

    就见得秦天河的脸色铁青,两手紧握,显然也是想到了同样的问题而在强自抑制着。

    “什么……阴方?”

    “回大人,小人的爹说,那才不是什么生男秘方,而是……服者不易孕,孕者必生女,再孕者服之,胎儿为女者没有影响,若是男胎,生下来将成为雌雄难辩!”

    和常欢说得一样。

    凤翎再看瑞璇时,见到她的眼里己经充满了骇意,指尖微颤,应该是猜到了葛大川后面想说的话。

    陆氏知不知道且当别论,至少通过玉嬷嬷的手从候府传到尚书府的燕窝方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补身体的,而根本就是要害人的偏方!

    世上最狠的方子,莫过让人绝后!

    绝后?

    即便有了儿子也是怪胎!

    秦天河自然而然的联想到麒儿死前的情形与蔓儿的话。

    难怪那疯婆子一直唤着“夫人,奴婢杀人了,杀人了”,陶姨娘产下正常的儿子,则是玉嬷嬷失职,候爷夫人面前不好交待,玉嬷嬷便起了杀人之心。

    “不对,”秦天河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当年,陶姨娘……是生下儿子的。”话才出口,秦天河自己就己经想到了答案,拧着眉向葛大川,“是你?”

    葛大川点头,“小人的爹说事关重大,咱们做小民的,惹不起官大势大的人,让不人切不可声张。可小人亏欠蔓儿太多,若没有陶姨娘,小人恐怕根本没机会与蔓儿相认……小人找了机会跟蔓儿说,让蔓儿把玉嬷嬷端给陶姨娘的燕窝再悄悄送回去炖煮,只要超过一个时辰,那方子便自然没有药效,再用无妨。”

    葛大川的话再次证实了秦天河的猜想。

    他记得听陆氏提过,宫里传出的方子,燕窝的炖煮时辰很重要。

    这些年来,玉嬷嬷一直把燕窝当作头等大事来办,亲自督促炖煮,亲自送去给姨娘们服用,就连疯了还一直嚷嚷着燕窝,燕窝!

    秦天河记得,他不止一次的听得玉嬷嬷来回陆氏:炖过三刻,己经送去给姨娘服用。

    三刻,三刻!

    秦天河再抑制不住心头的愤怒,“蹭”的站起身来,伸手做了个手势打住葛大川再往下说的话头,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忽的在葛大川面前停住脚步,厉声问,“你说,你说……这方子里所用之燕窝,是仅用白燕,还是……血燕亦可?所谓药效的炖煮时辰,可是……三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