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回 > 第二六二章 引铁认主

第二六二章 引铁认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箫云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拿起项圈与戒指,放在手中细看,又掂量几回轻重,再学着凤翎将项圈与戒指轮番丢入水中。

    奇怪的是,当他将项圈戒指放入水中,静等之后,项圈戒指在盆中竟未发生任何变化!

    如石头一般的沉在盆底。

    箫云莫名的看了凤翎一眼,一手提袖,另一手自盆底捞出项圈戒指,再小心的依次放入盆中。

    项圈戒指再一次沉入盆底。

    再调换放入顺序、方法,项圈和戒指依旧一放入便沉入盆底。

    试了几次,皆是如此。

    凤翎也是大为惊奇,自他手中接过项圈戒指,“我试试。”

    她是第一次将项圈戒指的秘密示人,是以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凤翎轻轻地将项圈戒指依次置于水中。

    项圈沉入水底,而戒指在触及盆底的一霎那,就像有什么在盆底推了一把,项圈与戒指同时往上一跳,一齐跳出水面,在水面上滴溜溜的直转,最后停在了水面上!

    箫云更加愕然,伸手取出水中的项圈戒指,擦了擦,再依顺序放入水中。

    和刚才一样,项圈戒指直接落在了盆底,没有变化。

    几次之后,箫云终于放弃尝试,发出一声惊叹,“怎么可能!”

    虽然很奇怪,事实却摆在眼前:只有凤翎亲手将项圈戒指放在水中,项圈戒指才会出现这种指示方向的性能!

    箫云拈起戒指,放在眼前细细的瞧,一边道,“不像是银的……”

    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凤翎。

    “认主!这就是引铁认主!”

    “什么……认主?”箫云抬起眸来看她。

    凤翎自水中取出项圈,袖中取出帕子来抹干水,握在左手,再接过箫云水中的戒指,右手二指拈着托往手中,一并递到箫云面前,道:“引铁,天外之石,性坚,认主。”

    “引铁?什么意思?”

    “恩,引铁,这材质非银非铁,为天外之石,名引铁。外公曾留下这样的提示:引铁,天外之石,性坚,认主,我原不知其意。不过这样看来,我猜想,是有名引铁的天外之石,外公得之,以石制成这两样东西。”

    “制法虽不得而知,而却留下这两样特性,一为坚,而为认主。外公将这两样东西留给了我,自然只认我为主人。外公留下这两样,必然有其深意,有此特性,万一不慎落入他人之手,也是毫无用处的石头。”

    “哦……”箫云听得似懂非懂,“天外之石倒不奇怪,性坚也能理解,”转眸瞧了一眼自己横在桌上的墨剑,箫云又道,“墨剑亦来自天外飞石,其性极坚,削铁如泥,不过认主么,”

    箫云摇摇头,“墨剑自师傅传至我的手中,可见并无此种特性。”

    箫云说着,抓过墨剑,拔出剑鞘横在身前,再示意凤翎将项圈戒指并排列在墨剑旁边。

    墨剑剑身漆黑如墨,剑身细长,刃处银光流转,透着杀气,让人不敢逼视;而项圈戒指色银若星光,如少女的双瞳,看似不经意的一瞥,亦柔情似水。

    一黑一白,极刚极柔,矛盾的组合。可这样摆在一起,却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极为神秘的协调。

    箫云转眸看凤翎,用着疑惑的语气,“奇怪,会不会……有什么……”

    “有什么”只是感觉,他无法用语言表达,希望凤翎能给解他困惑的解释。

    凤翎只是摇了摇头。

    项圈戒指,她还只是半知半解;墨剑,除了那句“墨剑启天相”,她更是一无所知。

    不过,凤翎的脑中忽的灵光一闪,目光在墨剑与项圈戒指上盘旋。

    联系起来的意思,是不是说,以她的项圈戒指来寻找天相,再以墨剑启之?

    项圈戒指与墨剑之间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都来自天外飞石,性坚无比。

    项圈戒指曾为外公所有,而墨剑曾被墨方借给外公很长一段时间,不知用处。

    二者之间还有着莫名的协调感。

    外公藉由她的重生将项圈戒指送到她的手中;而箫云亦是藉由箫蓉的重生而重生,才成为墨剑的主人。

    她和箫云,将是夫妻。

    不能不说,仿佛是谁在冥冥之中画下了一个圈,兜兜转转的,似乎在一步步的接近原点。

    “怎么?”

    看着她若有所思,箫云问。

    凤翎起身去取出当初墨方送给他的锦囊来递给箫云,“这是你的师尊墨方前辈送给我的,说是外公所托,外公请他边城大捷之后,将锦囊送到我的手中。”

    “我师傅?”凤翎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与墨方见面之事,令得箫云再一次动容。

    箫云自锦囊中取出纸条来看,更是惊愕,“这是……什么意思?我师傅怎么会给你……你外公是……?”

    有太多的问题,箫云己经不知道要如何发问,索性停下来,重新整理过思路,才看着凤翎再说道,“所以说,墨剑之中,或许藏着什么可以启动天相的秘密,而你的这两样东西,或许能找到这种天相?”

    “我想也是,这两样应该能找到外公留下的东西,而墨剑,墨前辈说过,外公曾借它一用,或许,外公在某个地方留下机关,墨剑会是启动机关的钥匙。”

    “我师傅的至交,你外公是……”箫云略作沉吟,声音陡然一提,“隋风!”

    凤翎点点头, “外公虽未留下关于他自己的只字片语,却在许多地方藏有痕迹,我想,外公应当就是当年的第一方士,隋风。”

    “隋风留下的东西,当是龙脉!”

    箫云的眼中闪现出一种奇异的光芒,欣喜与惊诧。

    “当年那小屋的主人……”

    凤翎笑,“外公。”

    箫云神色一凛,“果然。只不过我未在那小屋之中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不过,当初我也安然,既然是隋风藏身之处,找不到痕迹也是自然。”

    凤翎又将当时与墨方见面之事说与箫云知道。

    箫云频频点头,“难怪。我听师傅说过,他与隋风曾是莫逆,师傅不曾细说,我也不便多问。我总以为隋风是逝去的传奇,却没想到竟与阿凤你血脉相连。所以……”

    箫云拈起戒指,以指尖绕着戒指一圈,最终停留在衔口处,“这是一支凤翎?”

    “是,凤翎,所以才有我的名字。”

    箫云点点头,将戒指放回原处,又拿起项圈来看,“一模一样。”

    “恩。”

    箫云放下项圈,又盯着桌上的东西看了好一会儿,看看她,摇头,“我实在瞧不出什么来。会藏着什么?”

    凤翎抓起项圈戒指又扔出水中,看着它们浮上水面,道,“我不知道。但是既然外公将我的名字嵌入其中,我想总有其用意,我该是那个可以找出秘密的人。”

    “所以你把它许给十一换了……”

    凤翎点头,“我的自由。”

    “难怪……”

    箫云只说了两个字,便垂下眸子,一边擦拭墨剑,再将其收回鞘中。

    沉思。

    多年的习惯,若有所思的时候,他总喜欢这样轻抚墨剑,光滑而厚重的感觉,能让他的心头清澄若明镜。

    他是知道洛十一对凤翎的心意的,也是因为凤翎,洛十一对他心生芥蒂,疏远了许多。

    也因为怕洛十一在其中左右,他才将自己的心意向父亲汝阳候合盘托出,汝阳候才会亲自来京,向皇上请旨赐婚。

    却没想到洛十一居然保持着异乎寻常的沉默,甚至说动皇后在皇上面前替他与凤翎作伐,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原来如此!

    箫云想清前后,将手中的墨剑放于桌上,牵她的手,“好,咱们就用它换你的自由,换我对阿凤一生的承诺。”

    感受到他掌间的温暖,凤翎冁然而笑,“好。”

    箫云笑笑,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一阵,仍然眉心紧锁,道,“十一……并非池中之物,若能得到隋风遗传,势必如有神助,如此一来,他暂且顾不得儿女情长,然而,他亦从来不是个会轻言放弃的人,你还是要小心为上。若逼不得己非见十一不可,切记时刻小心,话不可一次说尽,事不可一次做绝。”

    “半年之内,我必迎阿凤过门。不然,我心中难安。”

    凤翎微红着点,轻轻点头,“好。”

    “还有,隋风之事非同小可,切不可让别人知道,以免惹祸上身。”

    “我知道。外公身后只留下许多疑问,并未有留有任何存于世间的痕迹,外人即便想寻,也无从下手。”

    “这就好,你记得,不管什么时候,放弃所有也罢,我只要阿凤无恙。”箫云浅笑着,带着一丝宠溺的表情轻抚她的额发。

    见她笑着点头,便也笑笑,转眸往那盆中的项圈戒指,轻摇头,“不过我实在瞧不出什么。看似倒像什么罗盘似的,不过世界之大,没有地形图,没有参照,光有罗盘也枉然。

    “地形图?”凤翎想了想,站起身往柜中翻了几下,取出一个长约五六尺的大卷轴来,展开铺于地上,向箫云道,“我猜想,该是这个。”

    箫云面色一变,表情错愕的看了她一眼,在地形图之前蹲下身细细查看地形图,边看,边啧啧称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雪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雪心并收藏凤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