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五十七章 敛财

第五十七章 敛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收费章节

    第五十七章 敛财

    这一夜,两个人一个内间,一个外间,中间隔着一堵墙和一扇门,安安静静,相安无事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安长埔就率先起床,穿戴整齐,以免秦若男因为尴尬,不方便从内间出来。

    秦若男听到外间响动,从里面走出来时候,两只眼睛下放黑眼圈浓重,整个人精气神儿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或许安长埔看来,这是一夜没有休息好表现,而秦若男自己心里却很清楚,她其实已经整整两个晚上都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起来啦?”安长埔看出秦若男没精打采,他假装没有察觉,若无其事对她说,“昨天晚上出去买方便面时候发现这家宾馆附近有个早点铺子,现时间还早,咱们一会儿先去那儿吃点东西,然后再按照昨天计划,继续去走访排查!”

    说完,他稍作停顿,不等秦若男回应,又加上一句:你可别说不饿,从昨天午饭后到现,你可什么都没吃!”

    秦若男不语,倒也没有拒绝,隔了一夜,她看上去比前一天加显得疲惫,仿佛脸开口力气都懒得拿出来。

    二人收拾好简单随身物品,到大厅去办理了退房手续,按照安长埔计划先到一旁早点铺子去叫了点清粥小菜之类东西果腹。

    早餐端上来,秦若男这回一反之前胃口索然,大口大口吃起来。

    “我估摸着你也该饿了,再说不饿,那可就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得了厌食症了!”安长埔拿她开了句玩笑。

    秦若男咽下嘴里粥,抽了张餐巾纸擦擦嘴角:人是铁饭是钢,案子还没破之前,我不能倒下。”

    “有这种觉悟是好,人就得有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精神,甭管谁给你添了多大堵,先得自己学着看开。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旁人无理要求直接无视就好了!”安长埔若有所指。

    秦若男听出了端倪,脸色一变,戒备瞪着安长埔,不悦问:你昨天晚上鬼鬼祟祟偷听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安长埔一脸无辜竖起三根手指:我可以对太阳发誓,我可没有想要偷听你打电话意思,要是很怕被人听到,以后就适当学会控制自己音量,否则根本不需要谁有心偷听,光明正大就能够听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秦若男闻言,血液顿时涌了上来,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多嘴打听一句,你愿意回答就回答,不愿意回答就当我没问过。昨天晚上是谁把你惹得那么大火气啊?”安长埔好奇而又小心翼翼问,虽然和秦若男共事时间与重案组里其他人相比而言算不上很久,但是这段日子朝夕相处,他倒也觉得这个姑娘除了偶尔略显急躁,冲劲儿不输男人之外,其他方面倒还算豁达,尤其工作期间,绝对算得上心无旁骛,可是昨晚她不自觉拔高声调和怒气冲冲语气,以及今天早上没精打采状态,都是前所未见。

    秦若男听了,没有开口,沉默垂着眼皮。

    安长埔见状,识趣没有再继续追问那个问题,过了一会儿才重开口:昨天T县公安局听了不少你B市时候工作成绩,明明那边已经很有起色了,怎么会突然要求调转到C市来呢?到了这边很多事情都等于要从零开始,不觉得心疼么?”

    “没什么可心疼,我就是想换换环境。”秦若男语气很平淡,没有夹杂太多情绪。

    然而结合她一贯个性,她越是这样,安长埔就越是觉得她刻意压抑、隐藏。

    “其实如果你不愿意讲,我一句都不会再多问。”他认认真真对秦若男说,“我就是觉得,一个人心里能够承受重量始终有限,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应该给自己减减负,我这么讲可能有些交浅言深,假如你有什么苦恼,并且信得过我,我随时给你当听众,假如你不说,我也替你高兴,至少说明你遇到烦恼还心理承受范围内。”

    秦若男没有吭声,安长埔自说自话了半天也有些无趣,两个人安静吃着早餐。

    “是我弟弟。”要吃完时候,秦若男忽然放下手里汤匙,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开了口,“昨晚给我打电话是我弟弟。”

    “想你要钱?你弟弟多大了?”

    “21岁。对了??你银行卡有没有带身上?可不可以先借我一点钱?”秦若男难为情开了口,用恳求目光看着安长埔,“我回到C市就立刻还给你!”

    “银行卡我带着呢,钱也可以借给你,但是你不觉得这样太纵容他了么?”安长埔想起程峰和自己B市工作同学都曾经向自己提到过秦若男家庭情况,结合前一天晚上亲耳听到秦若男对她弟弟说话,不难猜出事情大致情况。

    秦若男叹了口气,除了无奈之外多少也有一些认命意味,轻轻摇了摇头:你不懂,也不可能懂。”

    安长埔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空谈大道理他说起来一点也不费力,但是事实上,确好像秦若男说一样,他不懂她生活状况,自己家境虽然谈不上富足,但是至少衣食无忧,祥和安逸,比起秦若男境况显得优越许多,没有那种设身处地体会,他确没有办法真正懂得她难处。

    于是这个话题到了这里不得不戛然而止,两个人吃完早餐,重开始按照名单上剩下几个人居住位置,对他们逐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