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二十五章 寻骆(一)

第二十五章 寻骆(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场比试下来,唐谷溪早已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全凭着骨子里的那股气,一再忍了下来。

    她心中纠结万分,一方面全力打斗,只为将那些前来应招但看不上眼的莽夫一一击退,从而给爹一个下马威,也好使自己不被这么轻易嫁人。而另一方面,她又心里赌气,想着,既然秉风哥哥对她的终身大事如此置身事外,那她就偏要做给他看,草草嫁一个人,让他后悔去!

    两种意念在她体内犹如万马齐喑,轰轰一团乱,搅得她浑身焦躁,出手也比平常迅猛了一些,因此今日的擂台之上,她才屡战屡胜,也是情有可原的。

    虽说心里赌气,可是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的,更何况,那些走上来的武夫,竟没一个她稍微看得上眼的,因此,她也无须手下留情,故作退让。

    那唐员外看得是心神不宁,眉间的疙瘩久久没有下去,身子坐得笔直用力,仿若全身的筋骨都在用着力。半个时辰过去,唐谷溪只休息了一次,其他再无间断。

    他凝望着台下还剩着的那七五个人,只见他们与之前的人略有不同,大多身着华服,眉目清秀,想必是几位贵公子。他心中舒展了片刻,虽说早已应承下诺言,无论对方家世门第如何,皆由自己出钱出力操办亲事。但眼看着有几个入眼之人,心里还是宽慰了不少的。

    可是女儿又体力不支,如此比下去自然极不公平,所得结果也并不准确。就在这时,他脑中灵光闪现,突然心生一计,暗骂自己怎么如此之笨!

    为何要女儿去和他们一一对打呢?既然是在这些人中挑选最骁勇强势之人,那么叫他们几个一一比试不就可以了?最后胜出的人,无论武力高下,皆是最合适之人,倘若到时女儿还不甚满意,那就让他们两个再比试一场也就可以了。

    即想即做。趁着休息间隔,他站起身来,扬声对众人说:“各位,老夫对今日前来参加比试的勇士都分外欣赏,对来为小女招亲捧场的乡亲,也身为感激。如今比武已到一半,所剩之人也不足为多,小女虽然一直略占上风,但也体力大失,筋疲力尽。所以,老夫决定,接下来的比斗时间,将改为勇士之间的对打,败者退,赢者出,以此轮换,得出最终胜者。众人觉得如何?”

    底下顿时哗声四起,议论纷纷,叫好者为多。台下的那几个勇士们也看来看去,显然不知这个改变对自己是好是坏。

    唐谷溪听到此话,抬起头去看那头的父亲,只见他正眯着眼睛,凝神注目着自己。玉茗在一旁不停地为她摇着扇子,擦拭额头。唐谷溪虽然面色微红,但脸颊脖颈之上却只有薄薄的一层轻汗。而另一旁的几位比武之后的男子,早已大汗淋漓,败兴而去。

    两人坐在阴凉处休整歇息,玉茗一边为她扇风一边轻轻说道:“小姐,老爷是为您好呢。”

    唐谷溪还在抬头和父亲对望着,一时没有言语。片刻之后,她站了起来,面向台下众人,扬声道:“父亲此言不妥。我今日比武,为的是招来打得过我的良人,若他只是打得过旁人,而未曾与我比试,那我也是万万不可的。”说着,她转过身来向父亲欠身行礼,“还请父亲再三思量,考虑女儿此次招亲的目的。”

    唐员外面色平静,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又看向了台下众人,朗声道:“小女所说有理,老夫也早已考虑的到。那就再补充一点:最后所胜之人,再和小女作最后的比较。如果他赢了,那么立即举办亲事,定不迟缓半分。若是小女赢了,那么……此次的武,就延迟到明日,再行继续。倘若两日都未招来满意之人,那便是上天的意旨了,老夫也只能感叹时运不济,缘分未到了。溪儿,你看如何呢?”

    唐谷溪愣了愣,似乎有些晃神,良久,她看着父亲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唐员外定定地凝视着女儿,眉目全部舒展开来,嘴角挂起笑容,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

    “玉茗,你说,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唐谷溪皱眉道。

    玉茗声音带了些欣喜,道:“能是什么意思呢,老爷自然是心疼小姐,不想小姐再次劳累罢了。更何况,这么比下去也不公平啊,还不如让他们先比试,再由您定夺呢。依我看来,老爷此计真妙,既省了您的力气,又加快了比武进度。”

    “真是这样?”

    “是呀。”

    “可是,听父亲的话,他似乎没那么心急要把我嫁出去了。”

    玉茗听后,收起扇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蹲下身子来,凝视着唐谷溪,道:“小姐,老爷再怎么说也是您的父亲,即使再教训您再禁您的足,他也是心疼您的呀。天下哪有父母不为自己儿女着想的,老爷自然也想让您再多陪他几年。”

    玉茗说得温婉轻柔,却也句句在理,唐谷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却又听见玉茗喃喃道:“只有我爹娘,从来不管我的死活……”

    唐谷溪低下头来,看见玉茗微垂着眼眸,面色略有神伤,不禁宽慰道:“你这说的哪里的话,你爹你娘怎么不管你死活了?”

    “他们在我五岁就把我送了出来,后来只见过一次面,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听以前的邻居说,他们早就带着哥哥离开临清城了,还不是嫌我是个累赘?”

    “可是,你父母当初也是见你在唐家有了着落,才安心离开的啊。”

    “可他们也不能不声不响就丢下我走了呀,那时候您又不是没见过,我哭得眼睛都要瞎了呢……”玉茗声音略有哽咽,眼圈微微发红。

    唐谷溪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味地握紧她的双手,微微用着力。

    玉茗虽说也是性情中人,心头的那一股潮热过去之后,她瞬间开朗起来,抽了抽鼻子,笑道:“今儿是小姐的好日子,我怎么说起了这个……”她有些难为情地傻笑了两声,手掌拍着自己的嘴巴,继续道,“呸呸呸,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小姐什么也没听见!”

    唐谷溪不禁笑了出来,点着她的头,嗔骂道:“你说没听见就没听见呀,耳朵长在我头上!”

    玉茗咧着嘴巴笑了,齿白如雪,红唇如梅。这个稚嫩俏丽的脸庞,如今似乎也长大了许多,早已不是多年以前不知人情世故,只知放声大哭的无名丫头了。唐夫人在众多小丫头中,偏偏选中了最爱哭的她,只因相貌上长得和唐谷溪有几分想象,便觉得这丫头有眼缘,于是挑来送到了女儿的房间。

    如今五年已过去,玉茗从初来时才十一岁的小丫头,转眼间变成一个明媚如雪的碧玉姑娘。而唐谷溪也从豆蔻年华,逐渐长至桃李。

    “小姐,快看,开始了!”玉茗提醒道。

    唐谷溪回过神来,抬头望向擂台之上。只见对立而站的两个男子,皆与之前大为不同,身上不见半分鲁莽,只见彬彬谦逊。这倒吸引了唐谷溪的目光,令她也凝神观望起来。

    此时,林落三人也来到了台下的人群当中,好不容易挤到前边来后,却不见唐小姐的影子,只看到台上两个男子在欠身行礼,作开打之势。刘五冈稍稍安了安心,指着台上坐着的那个老爷,对林落林寻解释道:“那台上坐着的,便是唐员外。”

    林落林寻抬起头去,望向那台上后面坐着的人,点了点头。林落注意到唐员外身旁的年轻公子,便问刘五冈:“那唐员外身边坐着的,可是唐家公子了?”

    “唐家公子?”刘五冈吃惊地问道,又回过头去,重新望向座位上的人。刚才他并没有注意到唐员外身旁还有他人,此时定睛一看,发现那位形貌昳丽的公子自己并不认识,于是疑惑道:“这位是谁呀,我怎未见过……”

    “看来不是唐公子了。”

    “老头儿,你方才说的那唐小姐,怎么见不到影子了?”林寻绕着口问道。

    “我也正纳闷儿呢,毕竟挑选自己的夫婿,她哪有不看的道理?”正说着,刘五冈忽然眼睛一亮,指着一个角落里的两人,对林寻林落道:“找到了,找到了,你们看,那墙角里阴凉下坐着的,就是唐小姐!”

    林落林寻听罢,皆抬起头来,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擂台边角上,坐着一个身着一身水红衫子的明眸女子,她脸色平静,目光炯炯地凝望着台上的比武之人,一动不动,看得极其入神和紧张。

    “看样子,她倒紧张得很呢。”林寻睨了一会儿,便笑道。

    刘五冈呵呵笑道:“那是,毕竟自己的婚嫁之日,这台上武人的一招一式,都关系到她余生的命运,哪有不紧张的道理?”

    林落淡淡说道:“看她的穿着,想必刚才已经比试过了,现在换成了应招者先比试,等到最后胜出者,再和她进行切磋。如此一来,既省了力气,又看清了对方的武艺,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她点着头表示赞赏。

    “师姐,你怎了解得如此透彻?”林寻不禁问道。

    林落看了他一眼,笑笑,道:“我并非了解得多么透彻,而是比武之事向来如此。唯独唐员外家的是这种形式,再加上那小姐的一身飒爽武装,令我不这么推断也难了。”

    说完,她又将目光移到台上,专心观看比斗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