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五十一章 新舟上路

第五十一章 新舟上路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落和林寻互相看了一眼,皆有些莫名其妙,但这老人的举止仪态都使他二人再无防心,虽然一身褴褛不堪,但那一派不怒自威的神态使得众人都心生敬意,不敢多言了。黄江笑道:“既然恩人督促,那我们还是赶快上船吧!早早动身也好。”

    说罢,众人都随他收拾行李,搬动木箱向船头走去了。

    见唐谷溪在前边站着,低头看着什么东西,林寻便走了过去,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唐小姐,请吧,到船上好好歇息会儿去!”说罢,他咧开嘴轻笑一声,大步走向前去。

    唐谷溪微凝着眉,抬头看了一眼林寻,又低头看看那片血迹,转过身来正欲走,忽看见刚擦身走过去的林落,想了一想,便在身后叫住了她:“女侠?”

    林落脚步轻轻站住,没了声响。

    “今日来这河边的盗匪,一共有几人?”

    唐谷溪说完,便静静等待她的回答。前方渔火初上,星星点点,水面上光影交错,这一片灯火映照着林落静默的脸庞,煞有些虚幻空无,她面无表情,眸子晶莹透亮,注视着前方微微摇动的船头,不喜不怒,一言不发。

    唐谷溪知道自己猜对了,沉默片刻后,便从后面慢慢走了过来,走至林落身侧时停顿了一下,轻声道:“是你亲手杀死的?”

    林落不再沉默,转过头来睨着她,平静道:“是我杀死的。”

    唐谷溪心中一惊,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眸光闪烁片刻,而后又抬眼道:“可你为何今日不早说?”

    “我说或不说,有何异同吗?”林落抬眼反问道,“小姐是觉得我的做法太过残忍,还是觉得那人死有余辜?”

    唐谷溪摇摇头,双唇微动:“当时你们危在旦夕,他自然是死有余辜。只是……只是我越来越不懂,女侠的所思所想了。”

    “我的所思所想,你自不必懂。”

    “是……我是不必懂……”唐谷溪眸光移到地上,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小姐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唐谷溪抬起头来,“我今日给你剑,你为何不接?”

    哪想林落却冷笑一声,不再答话,转身向船上走去了。林寻站在船头之上看到了这一切,可是却未听到她们说什么,只看到二人神色庄重。见林落走过来,他急忙问道:“姐,她又在说什么?不会是念家了吧?”

    林落没有答话,径直走进了船篷之内。这只船虽说同样破旧,可是明显宽敞了不少,几个人倒在地上没之前那么拥挤了。篷口的人见他们走进来,都自觉让出了位置,向那处挤了挤。林落进来之后,没有说一句话,直接坐了下来,靠着船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林寻见她这样,也不好多话,只得掀起帘子喊了一声唐谷溪,把她叫到了船上。众人坐好之后,那船夫从船尾掀开了帘子,目光远远地瞥了一眼林落和林寻,然后睨了一眼船上的渔灯,对黄江道:“熄了灯罢,外面有灯就足够了。”说完,便放下帘子走了出去。

    紧接着,渔火熄灭,一片漆黑。船身摆动,开始轻轻摇晃起来,船底下传来了潺潺的水声。

    从临清的渡口到这里,走了整整一个黑夜,约莫四个时辰,若要返回,又是逆流而上,因此自然不会少于四个时辰。几人估计了一下,从此处走到平州的话,估计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那么在次日黄昏,几人便可在平州靠岸,转行马车。

    唐谷溪进入船篷之后,找了个位置靠了下来,对面便坐着林落和林寻。刘五冈本来和他们隔着几人,见唐谷溪进来后,便起身挪了地方,来到唐谷溪身边,冲她旁边的人指了指他的地方。待那人过去之后,刘五冈顺势坐了下来。

    “唐小姐,饿了吗?我这里还有两个烧饼,要不要充充饥?”刘五冈在黑暗中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把它递到唐谷溪面前示好。

    借着外面帘子缝隙中透来的光线,唐谷溪低头看到了两个皱皱巴巴的烧饼,虽然已经硬邦邦的,但还是飘散出来淡淡的香味。她走了一天,肚子早就饿了,况且林寻的那点果子也顶不上事,因此看着这两个烧饼,她有些动心。

    “这是、这是你昨夜带来的?”她问。

    “正是,完好无损呢,我可一口都没动。”

    “那……”唐谷溪吞咽了一口唾液,正要伸手去拿,可又忽然想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林落和林寻,今日也是一口粮食都没吃。再者,人家是为了救自己的,于情于理,她都不能独吞这两个烧饼。

    想到这里,她拿起烧饼,用脚轻轻踢了踢林寻,“少侠?”

    林寻像是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挪了挪地方,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唐谷溪以为他没察觉,因此又踢了踢,叫道:“林少侠?”

    “你踢我作甚呀,大小姐?”黑暗中终于说了话。

    “刘大哥给了我两个烧饼,我……我不想吃了,你们吃吗?”

    “既是人家给你的,你又给我俩是何意?”

    “你们二人今日比我劳累得多,我好歹还在那贼船上睡了半晌呢,所以,烧饼还是给你们吧!”说着,她便把烧饼丢了过来,砸在林寻腿上。

    “我不要!”林寻又扔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清高?给你的你就吃不就得了!”唐谷溪有些怒气,拿起烧饼又丢给了他。

    刘五冈在一旁看着倒是急了:“哎我说,你二人不想吃给我呀,别扔来扔去,好好一个烧饼都给扔碎了!”

    “听见没有,不许再扔!”唐谷溪冲对面的人影喝道,强制命令林寻接受。

    林寻笑了一声,把两个烧饼拿起来,仔细闻了一番,幽幽道:“真香哪!”说完再去看唐谷溪,只是四周一片黑黝黝的,也看不清对方表情。“这样吧,”他说道,“我们一人一个如何?”

    “那……那林女侠呢?算了,还是你二人一人一个吧,别再给我了。”

    “我的当然是给我师姐呀!我才不饿。”

    “那也不行,你今天在洞里那么久,而且还……”

    “嘘!”林寻急忙打住,压低声音道,“我说大小姐,能不能别提这事儿啦?你想让那些人笑死我?”

    唐谷溪才反应过来,不禁面红耳赤,“这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嘛。好了好了,你们快吃吧,我说不吃就不吃。”

    林寻拿在手里不知如何是好了,就在这时,林落忽然伸出手来,拿出一个油纸包裹着的就扔给了唐谷溪,轻声道:“小姐初次随行,自然劳累,不必再作推脱,莫要让我们过意不去。至于这个,寻儿你吃。”

    “那你呢?”

    林落在黑暗里轻轻笑了一声:“你忘了,当初在九秦红山练功之时,我可是绝食七日呢,你担心我作甚。”

    林寻听罢,不再说话。他自然是想把烧饼给林落吃,可心中又十分明白,师姐肯定是要让给自己的,而且劝说不得。因此他也不再做摇摆,翻开油纸大口吃了起来。

    “绝食七日?”唐谷溪惊问道,“你练什么功需要绝食七日?”

    听闻此言,林寻骤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呆呆地望了一眼林落,只见她的眸子在黑暗中轻轻地闭上了,似乎没想着回答这个问题。因此他便回过头来笑笑,口中含糊不清道:“没什么。”

    唐谷溪见对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此便也不好再问,低下头去吃手中粮食了。这才又注意起旁边的刘五冈来,想着手中的烧饼甚是感动,因此说道:“刘大哥,真是谢谢你了。”

    “小姐莫要跟老夫客气。”刘五冈道,“今日你被那乱贼劫走,可真是吓坏我们了,若要你爹娘知道,恐怕要吓得病倒呢!”

    说到爹娘,唐谷溪忽然觉得嗓中干涩,眼眶发酸,嘴里咬着烧饼也缓慢了,低头不语。

    “唐小姐,”刘五冈继续说道,声音降低了些,“要是你改了主意,想回家去了,那大可以告诉我们。到时这船经过临清渡口时,他们自会靠岸将你放下来的。你看如何?”

    唐谷溪摇了摇头,“不必了,我既然说定要跟着去,就不会退缩。再者,今日的事也让我长了个心眼,算是历练一次,也不完全是坏事。”

    “呵呵,”刘五冈笑道,“小姐还真是豁达呢。”

    唐谷溪放下烧饼,不想再讨论这败兴之事,因此便挑起声音道:“刘五爷啊刘五爷,你今儿个怎的倒贴过来了?往常不都是见了我都来不及跑吗,难不成,押个镖也把您押得顺了气儿了?”

    “哎哟唐小姐,您可别再取笑我了。不过话说回来,”刘五冈扭头看了看黑压压的人群,神叨叨地低声道,“咱们出门在外,您又是我故交,还是我家大恩人,何况你又是头一回出远门,你说,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呢?”

    唐谷溪轻笑一声:“看来我唐谷溪真是福大命大呀,不止林家二位姐弟说要保护我呢,就连你也要照顾我了……”说着便睨向林落和林寻,语气中不无自嘲和讽意。

    “嘿!”林寻扬起声音来,“你可别不知好歹呀,我们那可都好意,对吧,师姐?”

    林落闭着眼,没吱声,像是睡着。

    “对呀,我们可都是好意呢!”刘五冈附和道。

    “哎,”林寻打住他,“我可没说你。”

    “你……”

    “好啦,五爷,今儿的烧饼谢你啦!非常之美味!我可要休息会儿啦,别打扰我,嗯?”说完,林寻舒展了一下双腿,双手抱着剑香香地睡去了。

    闲聊至此,黄江他们早已响起了响亮的喊声,沉沉地睡去了。刘五冈掀开帘子的一角,望了一眼乌青色的夜空,清凉的江风吹了进来,令人清醒了几分。天上星辰寥寥无几,一钩弯月摇晃在树影深处,随着船的游荡漂移着路径。

    他放下帘子,坐回来看着脚下,忽然心生怅惘,哀叹道:“近日总觉得,像是要出什么事似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