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七十五章 埋伏

第七十五章 埋伏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申时,临清南郊的马道上空空荡荡,没有半丝声响。偶尔有一两个车夫或行人路过,却都不见迎亲队伍的到来。从唐府到公孙侯府,此路为必经之路,也是人烟稀少之地,从此处向南穿过一片林子和一片荒地,便是通往凉禹国的康庄大道了。

    不远处的草丛中,林落和林寻伺机等待已经多时,林落倒还好,只是林寻在一旁倒忍不住了,时不时发一两句牢骚话,说是牢骚,其实也只是杂谈而已,倒也并没有多心急。林落看看远处的天,思忖道:“今日是他们两家大喜的日子,但是看这天,怕是要风云突变了。”

    林寻挑眉瞄了一眼天,笑道:“这就是天意!天上风云大作,地上人事变动,看来我们待会儿呀,定是要成功的。”说罢,他又长叹一口气,不耐烦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侯府的人马也太慢了吧!那公孙容不是急着把她娶回家么,这么慢腾腾都快……”

    “再慢也是要看吉时的,对待成亲大事他们怎敢乱来?”

    “哎,成个亲都要这样麻烦,要我说啊,这辈子就该不成亲的好!”林寻翻身坐在地上,背靠着一根树干,“一个人潇洒自如,想去何处去何处,想做什么做什么,多自在!”

    “你又在说胡话了。”林落扭头瞥了他一眼,轻轻笑道,“师父师娘可只有你这一个独子,你不成亲,林家可是要绝后了。”

    一说这话,林寻一脸的不痛快,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又拿这话来取笑我了。”

    “我怎是取笑你?”林落说是这样说,但脸上的笑意却未曾消减,反而更深了几分,饶有趣味地睨着他,“你是我们家的唯一男丁,当初师父执意让你留在家里的原因也是这个。谁知哪……你这么不听话,说跑出来就跑出来,害得我也要被他们二老责怪了。”

    “嘿——”林寻不服气地转过身子来,“姐,没想到你平时一本正经啊,必要时候捉弄起人来却比谁都要厉害!我可真是小瞧你了……”

    林落笑了一下,撇过头去继续看前方的道路。

    林寻盯着她的侧脸,不到片刻却嘻嘻笑了笑,突然计上心来,凑过头去在她耳边道:“我记着,我们离开将军府时,齐公子可是给过你一样东西呀……”他挑眉一笑,摊出一只手来,“拿来瞧瞧。”

    林落闻言,神色未动,继续睨着前方,忽然冷笑一声,冷冷道:“林寻,你何时与他走得这样近了?那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林寻怔了一下,神色突变,手也收了回来,急道:“什么好处呀!我、我与齐哥哥向来性情相投,再说,人家帮我们那么多忙,本来就该——”

    “嘘——”林落忽然将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安静。林寻一愣,听到远处有乐声传来,急忙翻过身来,用手拨开眼前的一小丛草叶,向前方望去。

    只见那条弯曲的马道上出现了迎亲的人马,吹唢呐与敲锣的乐手都在前面,后面的一匹骏马上面坐着新郎官,公孙容身穿一袭红色长衫,头戴朱色纱帽,胸前有偌大的红绣球在前,腰间则佩戴着宝剑与玉佩,一派春风满面、意气风发的样子。再后面便是新娘坐的花轿,旁边跟着三两个丫头,其中一个显眼的便是玉茗。花轿后面又跟着几个乐手,以及抬着嫁妆等物的奴仆。

    此时已到郊外,人群稀少,除了后面跟着几个看热闹的小孩和老妇外,其他便再无旁人了。

    “容公子,抱歉了。”林落凝视着公孙容的脸庞,淡淡道。

    “姐,姐。”林寻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迎亲队伍上,“你看后面,是不是还有几个人啊?”他皱眉望着马路那头的一个小丘,不安道。

    林落闻言,也向车队后面望去,确实看到几个武士打扮的人跟在其后,从小山丘上缓缓走了下来,每人脸上皆用粗布蒙着脸,手中各持利剑,鬼鬼祟祟地跟上了前面的迎亲队伍。

    “难道他们还派了侍卫护送?”林寻惊道,“不是吧,成个亲也要舞刀弄剑的?这侯府也太谨慎细微了!”

    林落却微微摇了摇头,“我看不是。”

    “不是?那是为何?”

    “如果他们是侯府或唐府的侍卫,那为何要从土丘上下来呢?而且皆用短布蒙着脸,行为也鬼鬼祟祟。若不是打劫抢钱的,那便是……”

    “便是……”林寻也警惕起来,“便是和我们一样,抢人的?”

    林落紧紧盯住后面的持剑武士,摇了摇头,眸光微聚,口中轻轻吐出几个字:“杀人的。”

    “杀人!”林寻大惊,喘着气再次看了看前方的人,“是何人派来的刺客,竟敢杀害侯府的公子和唐员外的女儿?不怕惹祸上身么!”

    “既然有胆量杀他们,那自然比他们位高权重。”

    林寻凝眉沉思了一下,扭头看向他们,急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动身!”说罢,他就站起身来,欲跳出草丛冲上去。

    “慢着。”林落却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目光攫取到那些人后面出现的一辆马车。只见车上走下一个女子,她身着华服,头戴凤钗,正远远望着前面的一行车马。前方的几个武士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是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前去。

    “姐,你还耽搁什么!”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林落盯着前方喃喃道,言罢,她忽然起身,“他们必是有备而来,我们不可贸然行动。这样,你去阻拦那些刺客,我去劫花轿,记住,不可留活口。还有,戴上这个!”

    她从腰间扯出两条丝帕,将一条扔给他。

    “你、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为何要学他们……”

    “别问了,只管戴上!”说罢,她将手中的那条系在自己脸上,和林寻对视了一眼,林寻也只好将丝帕围在脸上。二人做好准备后,再次凝眉相看一眼,便跃出草丛,各朝前后两个方向奔去。

    旖旎如霞的花轿中,唐谷溪早已将头上的盖头扯下扔在了一旁,此时正呆呆望着前方,一脸的哀伤和愤懑,却紧闭着一言不发。她的身子随着花轿而轻轻摇晃着,轿帘被风微微掀起了一角,外面阴郁的天色和地上泛黄的秋草映入她的眼帘,耳边的唢呐锣鼓声吵得她心烦意乱,如同狂风骤雨般源源不断涌向她的耳内,使她的脸色越发得难看。

    方才和父母分别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脸上的泪痕也清晰可见,而对于在前方御马的公孙容,她此刻却是一句话也不想与之交谈。眼前挥之不去的是陈秉风,是昨日在师父家中的情景,耳边萦绕不绝的是师父最后跟她说的话,是陈秉风从房内传出的咳声……

    想到这些,她从袖中掏出了那三个锦囊,仔细抚摸了一番,眼中又要掉出泪来。

    就在这时,身下的花轿却动荡起来,她不得不扶住两边的横木,急忙将手中的锦囊放进袖中。紧接着,外面的乐声也猝然停止,丫头们都尖叫了起来,只听玉茗叫道:“小姐,有人来了!拿着剑,好多人!快,快走!”

    “发生了什么?”唐谷溪赶忙掀开一边的帘子向后望去,只见后面有几个蒙面的人追了上来,抬嫁妆的两个奴仆猝不及防被刺伤倒地。众人一看有人被杀顿时混作一团,放下轿子就要逃跑。

    就在他们一片混乱之际,只见从另一旁又出现一个蒙面人,跳到人群中来,不是向着他们大开杀戒,而是反过来和那一群人对打起来。

    “护好花轿!”前面马上的公孙容大喝道,用剑指着那些四散而逃的人,“回去保护唐小姐,谁敢走我要谁的命!”说罢,他调转马头,怒视那些刺客,扬起剑来冲了过去。

    “小、小姐,快下来,他们是冲着花轿来的,快走!”玉茗在另一侧拍打着花轿,急急唤着她。

    唐谷溪听到玉茗喊声,急忙放下帘子收回了头,扭头抓过身边的一把剑,起身就要下花轿。

    她掀起帘子,还未探出头,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吓得她猛然一愣,后退了一步,抬头望向那人。只见她也半蒙着面,面容难分,手中持一把剑,那剑似乎有些眼熟。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唐谷溪来不及想太多,她一把抽出剑来,怒目指向那人,厉声问道。

    “我是林落,快走。”

    “什么,”唐谷溪愕然,手臂软了下来,“你是林落?”

    “小姐,小——”玉茗冲上前来,刚掀起帘子,就见一个蒙面人和小姐对峙着,一时惊得住了口。

    林落扭头瞥了一眼玉茗,没说什么,又转过头来看向她,道:“什么话也别说了,快走。”说着伸出一只手就要来拉她。

    “不,等等!”唐谷溪放下剑,脸上惊魂未定,犹疑不决道,“那些人都是你们的?你们究竟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们的人!”

    “若是我们的人,林寻怎会和他们拼杀?唐小姐,来不及了,快走!”

    唐谷溪喘着气愣了愣,脑中即刻清晰起来,她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林落,见她透亮的眸子在盯着自己等待着,心中仿佛石头落地,一时间轻松无畏起来。她把剑插入鞘中,一手搭上林落伸过来的手,起身就要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