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七十九章 雪夜

第七十九章 雪夜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很快黑了下来,夜色如漆,空中的月亮呈现出一种惨淡朦胧的氛围。雪还在下着,地上早已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积雪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为这漆黑的夜增添了一丝活泼与透亮。

    车夫将他们送到这里的时候,天就已经全黑了。这是盛歌最南部的一个小村子,村中寥寥几口人家,这户姓赵的人家便是魏大哥口中的下一个地点,也是邹黎安排的第二个接应点。过了这个不算驿站的驿站,他们再往南走,不出几天便可到达凉禹。

    车夫收了银子走后,赵老汉便从马厩中牵出了三匹马,这马鬃毛柔顺,色泽鲜亮,皆是马中的良品。三匹马两棕一白,唐谷溪率先选了个棕色的,林落站在一旁不作声,林寻由于下午的话还在自责因此也不动手。最后,林落把剩下那匹棕色的牵走了,留下了那个一身雪白剔透的给林寻。

    三人在赵老汉家中各往身上添了些衣物以保暖,唐谷溪的红色长袍已换下,转而替换为一身妃色便装,干练中尚存大家闺秀的一丝温婉,却又不失轻便。茶余饭后,赵家老汉和老妇已经睡下歇息了,而今日方才重聚到一起的三人,此刻却毫无困意,皆不约而同走出了屋子。

    雪已停歇,天上皎月如玉,那层朦胧模糊已然褪去,此时陡峭地挂于夜幕中,更显冷清孤傲。星辰寥寥无几,皆发着暗光,犹如黑夜的眸,一闪一闪。下雪之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冷峭,在这寒夜中使得那三人更加精神抖擞、了无困意了。

    赵家的院子简单整洁,残缺的篱笆围成的院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院中摆放着一辆木推车,以及角落里的一口井,地上散落着些繁琐简单的农具,绕过干枯的枝藤后面,便是狭小的马厩。所有的一切包括屋顶,皆被白雪覆盖着,月光下布,莹莹生辉,仿若一位静默无言、温婉敦厚的女子。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划破了这寂静的夜空。

    “林落,林寻,你们怎么也出来了?”唐谷溪身上披着件披风,手里挑着盏灯笼走了出来。

    林寻瞧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两人,惊道:“我正想问你们呢!我……我是睡不着,没想到你二人也出来了。”

    “林寻,今天……”唐谷溪想要说出口,可却不知该如何往下说了。

    “你是想说,今天对我有愧疚之意?”

    唐谷溪本来心怀歉疚,结果被他这么一问,反而理直气壮了,不禁道:“那还不是被你们逼的!”

    林寻听罢,轻轻笑了声,道:“我说唐大小姐,让你道个歉有那么难吗?何况我林寻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你就服个软怎么了,难不成还会少块肉?”

    “哼,”唐谷溪冷哼一声,“让我服软,下辈子吧!”

    “你……”

    “行了,你别故意气她了。”林落发话了,看了看四周道,“我们在院中谈话难免影响赵老伯休息,不如去前面原野处走走,如何?”

    “嗯,好啊!”林寻这半天对林落格外得殷勤,她话刚一出口,他便应声同意,接着斜眼瞟了瞟唐谷溪,饶有精神地怪笑道,“不过,我可没气她呀,堂堂大小姐,谁敢招惹呢?”

    唐谷溪气喘吁吁瞪着林寻,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见他洋洋得意地正往门前走,便计上心来。接着,她诡谲一笑,直冲着林寻走了过去,走至他身边时故意抬起了右脚,狠狠往下一踩。

    接着,只听林寻惨叫一声,忙弯下腰去捂着左脚,他五官纠结在一起,咿咿呀呀呻吟着。唐谷溪毫不理会,一脸风轻云淡地走了过去,逃脱了林寻可能追上来的范围。其实林寻哪还顾得上反击呢?他呲牙咧嘴地捏着左脚,看起来似乎疼痛无比。

    在后面的林落先是微微愕然,接下来便淡淡地笑了,她缓缓走至林寻身边,驻足道:“行了,别装了。”

    一听这话,林寻的哎呀声乍然停止。他慢慢舒展了眉眼,直起身来,手也从脚上拿了起来,对林落讪讪地笑道:“什么也逃不过姐姐的……”

    可话还没说完,就见林落从他面前飘了过去,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曾滞留。林寻呆了一下,即刻明白林落还在为下午的事而耿耿于怀。他自知无理,因此便也心服口服,却又在心底暗暗笑起了师姐的小女子性情。在原地滞留片刻后,他方跟着前方的二人走出去了。

    落雪后的原野广阔而宁静,远处是青黛色的山峦,在月光下露出依稀隐约的边缘。山的那边,便是凉禹的疆域,凉禹虽不如盛歌地域辽阔,但也算是东方五国中较为强大厉害的一国了。盛歌、凉禹和乔疆一直以来和睦共处,不曾有过纠纷和战乱,可自从三四年前起,乔疆便和凉禹有了纷争,近两年来也是战乱未歇。至于究竟如何,待他们到达凉禹之后,一切大概才可知晓吧。

    “这地方紧挨绵山,大概就是蕲州吧。”唐谷溪拽紧了肩上的披风,遥遥望着远处的山峦道,缓缓道,“这里群山环绕,郊野辽阔,确是个好地方。可不知为何,我娘却从来不允许我来此地。”

    “这是为何?”林寻问道。

    唐谷溪摇了摇头,视线还停留在远处的黛色虚无上,手中的灯笼发出昏黄的光,将她的脸映照出一种特别的柔和。“从小到大,爹和娘便不允许我往南走,更不允许我靠近蕲州、绵山等地。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一向不喜我出家门,只是我哪……自己耐不住性子,整天带着玉茗胡乱跑罢了。”

    “那你就那么信任我们,愿意跟我们走?万一我们是骗子呢?”

    唐谷溪淡淡笑了一下,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有一点我敢确定,那便是……即使你二人是骗子,即使你二人另有企图,你们也不会害我。”说完,她又觉得没什么把握,便回过头来望着他俩,“是吗?”

    林寻脸色略微一怔,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林落,见她神色平静,不言不语,他便又回过头去了。恰好碰上了唐谷溪清澈透亮的眸子,正认真无比地注视着他,林寻笑了笑,道:“那可说不一定,你可是临清城有名富商唐员外的女儿啊!有你在我们手上,啧啧,说不定以后还可以……”

    唐谷溪知道他又来这一套了,便冷笑了一下,撇过头去不再理他了。

    林落和林寻来自南域,因此对这冰雪天地并不常见,尤其林寻,一看无事了便随意玩耍起来,蹲在地上撮起白莹莹的积雪,玩得不亦乐乎。林落立在那里静默了片刻,朝唐谷溪走了过去,手中拿着一封薄薄的信。

    “你看看吧,这是陈公子的。”

    唐谷溪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瞥见林落手上的信,愕然道:“陈公子?”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你是说,秉风哥哥?”

    林落点了点头,将信递到了她的手里。

    唐谷溪低下头,方才平静的眸子顷刻间又凌乱了起来,她慌里慌张地拆开了信,将灯笼放在旁边一块石头上,便蹲下身去,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起来。

    林寻看到林落拿出信,方才想起前些日子他们在邹宅发生的事。他今天在唐谷溪执意回去时,总觉得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可一直没有猜测到,此刻方才醒悟过来——原来陈秉风的那封信,林落一直没有拿出来。

    林落交给唐谷溪信后,便转身朝另一方走了过去,站在夜色中背对着他们。林寻意识到这一点后,忙起身跟了过去,站在林落身后,咬了咬牙问:“姐,其实那封信,在车上让她看了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林落微微侧了侧头,没有看他,轻轻道:“可是,如果单凭那封信,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若真找不到陈公子的药,她会是何反应吗?”

    林寻垂下了头,思考了良久,又道:“可是现在你给她看,岂不是又多此一举了?”

    林落闻言,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转过身来,在墨色中注视着林寻:“那封信只不过是一剂药,让她坚定了跟我们走的决心,不至于第二天就后悔。可它也是一剂危险万分的药,倘若她完全因这个跟我们走,那今后发生的变数就全由这封信决定了。可换一种说法,若是她自己想明白的,那以后无论发生何事,她都会自己说服自己。”

    “你的意思是……”林寻若有所思,“这封信不能作为决定她离开的筹码,更不能在此事上占据太重要的地位。否则今后一旦发生变故,她便会全凭这封信作为驳斥自己的理由,甚至照她的性子,会反悔离开我们……是这样吗?”

    林落轻轻笑了笑,点点头,“大致就是这意思。”

    “可是,姐,你怎么就敢肯定她会自己想明白?”林落想起下午时的情景,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万一那时她没想通,就是返回临清了呢?我们现在……岂不是一无所获了。”

    林落听罢,眸光颤了颤,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望着远处点点灯火下看信的唐谷溪,静默不语。

    林寻笑了笑,瞬间心情明朗起来,“姐,我傍晚时真的错怪你了,没想到你的招数更为管用……这叫什么来着,对了,欲拒还迎,还有激将法!”

    林寻的声音在一旁雀跃着,飞入林落耳朵后却不再欢欣,反而使她心里沉重了许多。林落想到,既然他这么想,那就顺其自然吧。只是自己当时真正的心境,恐怕并非他所说的“激将法”。彼时彼刻,对于放手将唐谷溪送回去的决定,究竟是来自何种心绪呢?她自己也说不清。

    “她像是看完了,我们回去吧。”林寻望了一眼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