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三十二章 姜月公主

第三十二章 姜月公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父亲渐渐走远的轿子,唐谷溪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父亲向来刀子嘴豆腐心,倒是我平日惹了不少麻烦,让他操心了不少。 容公子,你可别见怪。”她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怎么会?”公孙容轻轻一笑,“伯父爱女心切,所做所说皆是为了小姐着想,在下看得明白。正所谓责之深爱之切,我看唐伯父倒是极宠小姐呢。”

    唐谷溪笑笑,便和公孙容并排着沿着长街往回走。公孙容想起昨日后花园初见之事,只觉得天意弄人,缘分使然,便笑问道:“不知小姐昨日,去了哪个地方玩耍?”

    唐谷溪心中一惊,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淡然道:“我说出来,公子恐怕不信。”

    公孙容长笑道:“我信,小姐所说,我当然信。”

    “无论说什么你都信?”

    “都信。”

    “那好。”唐谷溪转过头来看了看他,面色平静,随后回过头来继续走路,深吸了一口气,挑眉道,“我去鸳绣阁了!”

    “啊……什么?”公孙容大惊,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个花柳场所,呆呆地望着她平静的侧脸哑口无言,喘气道,“唐小姐果真特立独行,在下更为佩服了……”

    哪只唐谷溪冷笑一声,道:“你佩服这个佩服那个,天下任你佩服的人可真多。不过你可别多想,我去那里,是干正事儿去了。”

    “小姐此言差矣,我的确佩服仰慕许多人,但大都是些能人贤士,还有就是诸如小姐般善解风情、爽朗不已的人……至于其他,倒真没有多少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去鸳绣阁干嘛了?”唐谷溪斜睨着他,眸光灵动。

    公孙容淡淡笑道:“小姐做事,自有小姐的道理,我如果过多询问,倒显得多事无礼了。你说呢?”

    唐谷溪轻轻一笑,道:“你还真是和那些纨绔子弟有所不同呢……”

    公孙容大喜,兴致瞬间高涨,正当他欲回话时,却见面前出现了两个熟悉不已的脸庞。身着华服锦裙,一身珠光宝气的姜月公主傲然立于两人面前,娇小的脸盘上一双斜飞的眸子紧紧锁着唐谷溪和公孙容。而兢兢业业站在她旁边的,便是自己的弟弟公孙涵。

    “你……你们……”公孙容大惊,待反应过来后,心中不禁生起一丝被跟踪和被窥视的怒火和羞愤。但眼前所站之人毕竟是堂堂公主,因此他一腔忧愤无处可,只得甩了甩袖子,垂下头来,道:“微臣拜见公主。”

    唐谷溪一听“公主”二字,不禁瞠目结舌地望向公孙容,一时脸色大变,却不知该作如何动作了。幸得公孙容体察到了唐谷溪的窘态,忙向她使了个眼色,唐谷溪才反应过来,急忙深深行了礼,慌张道:“小女……拜见……公主殿下。”

    姜月公主移动眸光瞟了她一眼,却未在她身上停留片刻,便厌恶似的收回了目光,继续盯住了公孙容,不一言。

    公孙涵见状,干笑了两声,慌忙解释道:“哥,昨日公主听闻你今天要来看比武招亲,因此兴致大,便也催促我过来了。刚才我们看得实在入神,因此便忘了告诉你,不知哥哥刚才打斗得……怎么样?”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还问我做什么?”公孙容微垂着头,抬眼冷冷瞥了他一眼,便不作声了。

    “我……”公孙涵吃力不讨好,败兴地望了一眼公主,便面有不悦地看向了别处。

    “容哥哥,你既知道今日有如此盛事,怎的不叫我来?我要不是听你弟弟说起,还不知道你今日要来看这位唐小姐的招亲大会呢……”姜月公主面若桃花地笑着,眼角又轻瞥了一眼旁边的唐谷溪。

    公孙容轻笑了一声,眼睛还是不去看她,平静道:“涵儿一向口无遮拦,公主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我素来人无定所,喜爱广结贤士,因此……区区一个招亲大会,便不劳烦公主大驾了。”

    闻言,姜月公主嘴角的笑意顷刻间便不见了,脸色也变得铁青,紧咬着嘴唇抖动片刻,便尖着声音怒道:“公孙容!你还要在我面前装多久?我一早便在巷口观察你们了,你哪里是单单地观看比武,分明急不可耐上了场要和她比试!你把我姜月放在哪里了?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

    公孙容缓缓抬起了头,凝眉注视着姜月公主激动的脸颊,痛心问道:“公主何来此言呢?微臣知道,公主一向待我不薄,因此微臣早就承诺过,无论公主生了什么事,微臣必定全力相助,在所不辞!尽好臣子应尽的本分,忠心不二……”

    “够了!”姜月公主闭着眼嚷道,睁开眼后深情注目着他,一字一句道,“你左一个微臣右一个微臣,在你眼里,我终究只是一个高高在上、不懂你心意的公主,是么?”

    公孙容眸光微颤,沉默片刻后,再次移开了目光,垂下了头,他面色郁结,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某一处地方,无论如何也不再言语了。

    姜月公主灵动俏丽的眸子里,像是被投入了万千乱石,又像是天雷滚滚后的夜空,一时间阴云密布,狂风肆虐。她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盯进骨子里,然而所有的言语、咆哮、愤怒、伤心,全都涩涩地堵在了喉咙间,不出半点声响来。

    一时间,四人静立无言,两人是因彼此纠葛无语再谈,两人是因尴尬境地无言可说。

    “咳咳……”

    唐谷溪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情形和气氛,因此便捂着嘴角轻声咳嗽了两声,待二人被这声响拉回到现实中后,她忙朗声笑道:“小女向来鲁莽行事,因此与世人结下的误会也是举不胜数。听公主方才所言,我想……公主可能过虑了,冤枉了容公子。我与容公子乃一面之交,因此……公主大可不必担忧。”

    公孙容抬起头,认真听着她说话,只见她有条有理地说着,提到他时并没有多看他一眼,最后,只听她说道:“公主既然专程来找容公子,那容公子可要和公主仔细一谈了!小女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说罢,唐谷溪拱手为礼,向姜月公主和公孙容各投去淡淡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公孙容有些无措,出神地望着唐谷溪,动动嘴唇想要说话,可最终什么也未说出来。

    “你不是想比武么?我陪你去。”姜月挑挑两道月牙眉,唐谷溪的一番话的确使她心里畅快了不少,因此怒气也消减了大半分,饶有兴致地看着公孙容,又补充道,“王兄前两日在凰山上开辟了一个马场,不如我们去看一眼?想比武就比武,想论剑就论剑,累了还可乘马去赏山中美景,你说怎样?放心,无论你公孙容想干什么,我姜月皆奉陪到底!”

    她月眉高高竖起,眼珠空灵剔透,仰着下巴看着他,一脸的傲气和娇蛮,却在嘴角勾起的笑意间增添了几分可爱和率性之意。公孙容只得轻轻笑了笑,叹了口气道:“既然公主执意要去,那便捎带上涵儿一起吧。”

    在一旁许久未说话的公孙涵听到此话,眉间尽显吃惊和受宠的神色,痴愣了片刻便道:“公主如若不嫌弃,那我就……就听了哥哥的便是!”

    姜月公主轻笑一声,也不去看公孙涵,接着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巳时初刻,你俩与我三人相约于凰山脚下,不准延误一刻!否则,我必当好好罚你兄弟二人,本公主说到做到!”

    这一头在谈论马场之事的时候,那唐谷溪早疾步匆匆地向家里走去了,只是刚走出几步,还未到家门时,便见玉茗蹦蹦跳跳从街道的那一头走来了。

    唐谷溪不禁嗔骂道:“好好走路!你什么时候也学的这般不顾仪态了?”

    玉茗听到声音,一抬头,现是小姐站在不远处,先是一惊,随后一喜,便收了步子向唐谷溪跑来,跑到跟前又想起刚才的训话,不禁有些脸红,但还是笑着顶嘴道:“玉茗也不知道何时学了这些性子,想来是跟小姐待一起时间长了,耳濡目染也!”

    “好你个玉茗,越来越伶牙俐齿了!看来我得好好管教你两日,否则他日嫁作人妇,你那当家的可就要怪我了!嗯……说我不做好女儿家的样子,教出了你这样一个脾性的娘子……”

    “小姐!”玉茗急了,刚才的玩笑状态陡然不见了,两颊通红得像是后花园中的千日红,“你为何总拿玉茗开玩笑?”

    唐谷溪偷偷轻笑,故作惊讶道:“天地良心!我怎么敢拿你开玩笑呢?在唐家,你便是第二个我,我便是第一个你,我们不是同根生,却情深似姐妹,因此,我拿谁开玩笑,也绝不会拿你开玩笑啊。”

    玉茗本来心里满是羞愤,为小姐所说的话尴尬万分。可是又听到此番言语,不知不觉竟热了眼眶,她有些无措地垂下了头,鼻子酸酸道:“小姐又在说哪里的胡话……玉茗自知身份卑贱,又怎敢和小姐比作姐妹呢?今生今世能照料小姐,陪小姐左右,便是玉茗最大的福分了……”

    唐谷溪睨了她一眼,脸上笑意渐失,刚想教育她一番却又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了,于是便扬了扬袖子,重重叹了一口气,抬步向前走去了。

    玉茗急忙抹了抹眼角跟了上来,想起比武之事,不禁疑惑问道:“小姐,你怎的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老爷知道吗?”

    “不是我偷偷跑出来,是招亲大会结束了。”

    “啊!什么?”玉茗大惊,急忙又问道,“那……那是哪家公子夺得鳌头了?”说罢,她又扭过头去四处张望,竟不见一个人跟来,更加纳闷地问道,“你怎么不坐轿子呢?招亲的结果到底怎样呢?”

    “你先别来问我,我问你,让你交给人家的银子你给了吗?”

    “这点事玉茗哪会做不好呢,当然给啦!只是人家脸色并不好,一句话也未说,夺了银子就走了。”

    只见唐谷溪轻轻笑道:“那你还想人家怎么着?脸色难看也是应该的,毕竟是我们无理在先……”

    “小姐,你别躲着,刚才那话你还没回答呢!您就别吊着我了,快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玉茗苦巴着脸哀求。

    唐谷溪一脸的平静,慢条斯理道:“你急什么,回去给你慢慢说……今日场上,我可是遇见高人了!而且,还有点奇怪……”

    “遇见……”玉茗刚想问什么高人,可脑中白光一闪,忽然明白了过来,惊喜万分道,“小姐是说,今日比武招亲没有招到如意人选,小姐现在是要回家?”

    唐谷溪眯着眼轻轻一笑,顺着她的话说:“是要回家……”

    “不嫁了?”

    “暂时……不嫁了。”

    玉茗几乎要喜极而泣,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唐谷溪见状,佯装生气道:“我嫁不出去你就这么开心?”

    玉茗咧嘴笑着,露出两排洁白如玉的牙齿,猛地摇摇头,又立马点点头。滑稽的样子让本来故作生气的唐谷溪见了,也忍俊不禁了。两人嘻嘻笑笑,一步一步朝唐府红艳的大门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