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8章 这不是我的家

第8章 这不是我的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家原本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但是在a市奋斗了多年,又有应氏集团的支持,倒也是把事业做得不错,再加上出了时苑这么个世界冠军,这两年也算是声名鹊起。

    时家的房子虽然比不上应家极尽奢靡,但是古朴自然的风格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院子里种了各式各样的月季,需要穿过花丛走小径才能到走到正厅。

    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道,应廷走在前面,时苑慢慢地跟在后面,悠悠地飘了一句,“看你这驾轻就熟的样子来得比我都勤。”

    时苑平时比赛要各地飞,本来就没时间对家里费心,另外她也不愿意耗费那么多心力去管时家的事,她欠时家的早就在和纪然分开的时候就还清了。但应廷不一样,平日里即使再忙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定会抽时间到时家拜访一下。

    就连时苑有时候也说,“应廷,你意思意思得了。”但是应廷只要是时家那边有人让他帮忙什么的,他一定一句话都不会推辞。

    就连时苑都和疑惑应廷为什么要这样。

    “我这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大伯这么喜欢月季?”

    “这哪有什么理由?从我有记忆起大伯就喜欢月季。”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应廷没有再说话,他今天穿了一件银灰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浅灰色的修身裤,端端地走在前面,时苑看着他直挺挺的背和宽厚的肩也一时失神了。

    等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儿被应廷的“美色”诱惑了,时苑笑着摇了摇头,想着最近是不是过分寂寞了?怎么看着应廷都会愣愣失神?

    走到正门前,应廷熟稔的按了门铃,剩下时苑站在他的后面讲头微微低着,看不清神色。“怎么了?这儿是你家,怎么每次回来都紧张?”应廷隐隐的能感受到时苑的情绪,但是具体原由他大概能猜得出来,却又知道的不那么全面。

    “这不是我家。”

    时苑的话音还没落,这个家真正的主人正笑意盈盈地从门后探头出来,“姐,姐夫好久不见。”

    站在门口的时苑和应廷都是一愣,显然出来开门的是他们两都没有意想到的人。

    应廷的余光往后一扫,时苑的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松动,但是她右手的拇指在微微的发颤,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时苑终究还是理性的,这里是大伯家,她知道自己不能把时歆怎么样,也不能怎么样。

    时苑是时家的人,碍着面子不好说什么,但是应廷姓应,看着时苑被欺负了,他倒是没那么好的脾气。“回来的比想象中早,我以为你会一辈子待在美国,以后直接让人把骨灰搬回来就行。”

    时歆的定力倒是比想象中好,装作什么没听见一样,但实际上却刚刚的笑意收敛了一些,“都别站这儿了,爸妈都还在里面等着呢。”

    时苑看着时歆的那种笑容,没来由的觉得讨厌,心中浮起一阵恶寒,心里只能咒骂,虚伪,做作。

    “要不要我帮你收拾收拾你这个妹妹?我听说她以前可没少欺负你啊。”

    应廷靠近时苑压低声音询问一下时苑的意见,这件事儿他不能主动插手,毕竟是时家,他不能太放肆不是,但要是时苑开个口,那时歆在国内的日子就不会太好过。

    “你不用管,我没事儿。”时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慢慢地想着,“没事儿的,没事儿的,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们总是喜欢自欺欺人,用暗示来麻痹自己,事情如果真的过去,是根本就不需要这种无谓的暗示。

    真的推开门以后看到里面的景象,时苑就知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还真的过不去了。

    因为客厅里面,除了大伯时瑞大伯母蒋鑫,还有一个男人。

    没办法,世界这么小,更小的是他们之间的圈子的交集。

    “时苑,又见面了。应廷,好久不见。”纪然见到他们过来便从沙发座上站了起来,起身迎了一下。

    “别这么客气,你不是还没进时家的门吗?这么急就想认我这个姐夫啊?”

    被应廷突然的抢白,纪然在某个瞬间是有着内心起火的感受,但是片刻间又平静下来了,依旧笑着看着时苑和应廷这对夫妇。

    “姐夫你今天是怎么了?像吃了枪药一样?”时歆的面上有点儿绷不住了,应廷说自己没关系,刻意针对纪然让她心里就有点儿不舒服了。

    时瑞和蒋鑫看大这总局面面上也是有点发白,两边都算是女儿,可是这碗水要怎么端平?她们原来也没有安排时歆和时苑见面的,但是不知道时歆是从哪儿听得消息,特意扯着纪然回家里吃饭。

    “今天我公司里的一个比较红的艺人跳槽了,心情有点儿糟,不好意思。”应廷信手拈来地扯了个理由,再这样僵持下去,这顿饭就可以不用吃了,掀桌子走人了。

    “行了,行了,都回家了,就少说两句,吃饭吧,吃饭吧。”最后还是蒋鑫出来打的圆场。

    长桌不算大,上面摆满了菜,时苑抬眼一扫,大多数都是自己喜欢的菜,特别是自己喜欢吃海鲜的,而时歆是对海鲜过敏的,这样一来谁是不请自来的就很显而易见的了。不过,时苑倒是不喜欢这样的优待,怎么自己就成了一个重要的“客人。”

    “小苑,这是你喜欢的虾,这个这个你喜欢的茼蒿,快吃啊,你大伯妈今天亲自做的饭,现在也就是每次你回来吃饭我才能尝尝她的手艺。”

    “爸妈,你们真偏心,从小到大都偏心我姐。”时歆想撒个娇,却得到了她爸时瑞的一个白眼,示意她别多说话。

    时苑看到这对父女的交流也没多说话,只是埋头吃菜。

    “对了,应廷啊,听说你的公司要筹备上市了。”正吃着饭呢,不知道时瑞怎么又谈到生意方面去了。

    “就是我也想把我的制药公司推一下,你看——”

    时苑听到这话,默默地把筷子放下了,饭还用得着吃吗?都被恶心饱了。她以前也知道大伯会有一些拜托应廷的事儿,但是像现在摆在明面上说,还是当着她的面,这还是第一次。

    她和应廷快要离婚了,她不希望时家去指着应家什么,这样让她连最后一点尊严都守不住了。

    “大伯,有什么事儿别去麻烦应家了,我快要和应廷离婚了。”时苑原本不打算这么快的说的,大伯的心脏不太好,不想给他添堵,但是今天这种局面已经把她逼到了这个地步了。

    一直默默无言的纪然在听到离婚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时苑,带着晦涩的目光。

    现在轮到时瑞和蒋鑫不好做人了,他们两个一来是担心应家会从时家的制药公司里撤资,但是让他们最担心的是,时苑离婚的理由是因为纪然回来了。

    “我会等应廷的公司上市以后和他离婚,提前告诉你们一声。”

    “好好儿的,怎么离婚呢?应廷对你多好,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蒋鑫一边说着一边又往时苑的碗里布了几道菜。

    “时苑,你早不提离婚,晚不提离婚,偏偏今天提,你是故意的吗?”自打时歆看到纪然的视线都没离开过时苑,她就知道情况不好。

    “随便你怎么想,今天谢谢大伯,大伯母了,应廷,我们走吧。”

    “小苑,你先站住。”时瑞受到的冲击有点儿大,坐在椅子上想起身去拦住时苑,却又怎么都起不来。

    “时苑,你是想把我爸妈逼死吗?你都结婚了,离婚的话你就成了个破鞋,怎么还这么不知廉耻呢?”时歆今天是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腾地站起来像浴火凤凰一样有着极其高傲的美艳,但是面上的表情却过分狰狞。

    “我逼死他们?难道不是他们要把我逼死了吗?我为什么不能离婚,我是被你们卖给应家了吗?另外,现在我的监护人是应廷,不是你们了,你们没有权利干涉我的自由。”

    终于说出来了,看着大伯父大伯母交错变幻的脸色,时苑像在经历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对伯父伯母的愧疚,一边是久压情绪的抒发的畅快。

    时苑不想理会后续结果会怎么样了,她总是思虑太多,思虑得多了,最后受委屈的竟然完全只有她一个人。

    “怎么了?想哭?”

    应廷看着时苑眼睛里闪烁着潋滟泪光,却坚持着没有眼泪滚落下来。

    “哦,我怕妆花了,今天的妆我画了快两个小时呢。”时苑仰头一笑,生生地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应廷只是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就你这妆,花了也就花了吧,化了还不如没化好看。”

    “那是你在娱乐圈里美女看太多了,偶尔看到我这样的你的审美标准还不习惯而已。多看看就好了。”

    应廷和时苑有说有笑的,离开了饭桌,准备走出门。

    突然,时苑听到了背后传了一句时歆的咒骂,“哼,久负大恩必成仇。”

    时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意,是么?她负的大恩早就还清了,至于成仇?那也是不是因为身上担着恩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