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16章 钦点代言人

第16章 钦点代言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看是拿身份说话了?你妈在嫁给我之前就有了你,你把这些错都归到你沈姨头上,那你大哥二哥是不是都应该找你算?”应启明看着应廷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一开口就往他最痛的地方捅去。

    “爸,你还好意思提我妈?我妈在有我的时候知道你结婚了吗?现在来追究我的身份了?”应廷仍是坐着,面上不显露任何情绪。

    应廷的母亲原来也是书香名门,到死后竟然还能被人“小三”化。

    应启明一听应廷提到这茬,后面就不知道怎么接了,只觉得刚才失言了,但面上又不能驳了自己的话。

    “不管怎么样,对你沈姨都好点儿。”应启明的语气明显柔和了一点。

    “好点儿?她也配?”应廷冷笑,“一个秘书而已,还每天盼着当我的后妈。”

    此言一出,沈安慈整个人都绷不住了,豪门恩怨,拼的就是身份,即使应启明对她再好,也终究不愿意越过身份这一层。对,整个应家,真正身份低的人,不是时苑,而是她。

    “我有点儿不舒服,先回房间了。”沈安慈慢慢放下了筷子,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挂着和煦的笑。

    “坐着,这个家还有没有王法了,到底谁说了算?”

    应启明的怒火中烧,面色铁青,让沈安慈才准备起身的状态又紧紧地贴着凳子,不敢动了。

    应廷随即也把筷子一扔,“这个饭吃不下去了,时苑我们走。”他牵起时苑的手就要把她往外拽。

    “放着,你自己滚就行,不用拉着小苑。”

    应廷回身望着应启明一张脸早已沧桑不却依然刻薄。“我的妻子,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小苑不是我让你娶回来的?你把她娶回来好好对她了吗?天天跟你公司里的女明星鬼混上头条,这时候跑来说她是你的妻子了?”

    时苑安静地站在一旁听着,不发表任评论,只是微微垂头在思考些什么。

    这样一来,应启明就更认为是时苑受了委屈,心中的怜意更甚。

    “我们夫妻的事情您未免也管得太多了,我们怎么样都是我们的事,和您无关。”应廷没有正面话,只是又拽了一下时苑的手,示意她和他走。

    应启明一眼就扫到了应廷的小动作,“小苑,你让他自己滚,你留下,我有事儿和你说。”

    时苑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边是老公,一边是公公。

    “应廷,你先回去吧,我自己看着回去就行。”时苑权衡了一下,还是不想要矛盾更激化。

    “那个你先回去吧。”时苑又说了一遍,视线来回扫,最后轻轻地拂开了应廷拽着他的手。

    应廷见状,倒也没多坚持,应启明对时苑向来偏爱,放她一个人在这儿她也吃不了什么亏,只是自己不想呆这儿了而已。

    “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不想让家里的司机送,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应廷盯着时苑的眼神温柔的不像话,像是故意给应启明看的一般。

    应廷走后,饭桌上的气氛明显缓和了不少,应启明又是张罗着时苑吃菜,“怎么吃这么少,都是按照你喜欢的菜做的啊?想吃什么,和爸说,爸马上让人给你做。”

    “不用了,我今天身体不舒服,爸,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

    不管应启明对时苑怎么好,时苑都认为那是一种愧疚心在作祟,所以时苑对应启明给她的善意有些“受宠若惊”,她觉得自己担不下。

    “那好吧,和我去书房谈吧。”应启明见时苑确实没有什么胃口,也就不再坚持了,起身以后转头对沈安慈道,“你接着吃点儿吧,我和小苑说点儿事儿,等会儿再陪你吃点。”

    沈安慈很浅地点了点头,只是眉梢染上了与刚刚阴郁情绪完全不同的暖意。

    应启明的书房很大,三个大书柜上摆了慢慢的书,有些书像是被翻过很多遍,时苑第一次进应启明的书房,就随意扫了几眼,鎏金滚边的限量版英国原装书籍,和古代原版手抄著作都有不少,随随便便放去拍卖行都要上六位数。

    时苑盯着这么多门类的书,不禁想到了一句话:不怕商人爱使诈,就怕商人有文化。

    “小苑,坐吧,我就找你随便聊聊。”

    “额?要聊什么呢?”时苑盯着应启明“慈祥”的笑容,心里突然升腾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要谈——?

    ——要谈赶快生个小继承人这件事?

    “你最近的比赛——”

    一提起比赛时苑心里的抵触情绪又上来了,刚刚还端着笑的脸顿时就有点儿僵住了。“爸,您平时这么忙,还去关心我的比赛真的是辛苦您了。”时苑的语气里浸着不满,稍稍听听就能领会。

    应启明的面上也有点儿挂不住了,他没想到时苑会面对这个话题这么敏感。

    “我不是关心你的比赛,我是想,应氏最近和以前的代言人合约到期了,现在想要挑一个新的代言人,懂我的意思吗?”应启明见着时苑的不耐,也不再周旋,直接引正题。他已经对时苑有着无限的宽容了,但时苑如果总是这么无谓,这么任性,也会惹得他心焦。

    代言人?我?

    时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爸,怎么突然想到要让我当代言人?我的风评最近一落千丈。”时苑明显对代言人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关心,视线飘远地落在书架上的《全球通史》上。

    “那有什么关系,风评这种事情稍微操作一下就会回来的,这个社会还是没有那么多人懂围棋的。”应启明一点一点劝导着时苑,仿佛是生意场上的一场对弈谈判。

    时苑深谙人情世故,默默地把自己的视线从《全球通史》上收回来了,“爸,我知道你想补偿我,可是您认为的补偿我不一定想要,另外,每当我快要忘记我爸是因为您死得时候您就又突然跳出来提醒我,对我百般地好,这样太残忍了,不是吗?”

    时苑很平静,甚至还是带着笑的。

    但是应启明知道,时苑始终是迈不过这个坎儿的。

    他是个商人,白居易说,“商人重利轻别离。”,他也希望自己对时苑不管不顾,但一个人越老越迟疑,他年轻时的说一不二,杀伐决断到老却全都用不到时苑的身上。

    他能做的,只有好言相劝。

    或者再辅以一点儿特别手段?

    “小苑,应廷是个什么样子你也大概清楚,他比较偏激,但是对你还不错,可是难保有一天他不会抛弃你,所以我想尽可能地给你的生活一个保障。”时苑依旧无动于衷,应启明的脸色开始沉下来了,说出了生逼时苑就范的一句话,“小苑,那个男人是叫纪然吧?”

    只“纪然”两个字就让时苑瞬间方寸大乱。

    “爸——”时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好像是浮在海面上的人拼命的想要在冰凉的海水中抓住什么的感觉,到头来除了多吞了几口咸苦的海水,什么也抓不到。

    时苑由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恐慌,应家的人是这样的,应启明更是这样的,他们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事是时苑所无法想象的。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爱过纪然,现在又一次次把这件事情当成她的软肋来攻击。

    “爸,说吧,我要怎么样听您的话,您才能满意。”时苑权当是破罐子破摔了,她知道这些人的套路,他们在他们划定的圈里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除此以外,你不能越矩;他们对你好也是可以的,但前提是你不能忤逆。

    现代社会的阶级依旧存在,这件事情是迈不过去的。

    当然这样做只是让时苑更加对应家反感而已,老的小的,一家子,全是一个德行。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我也没想把他怎么样,我要真把他怎么样,你不又得记恨我吗?”应启明由刚刚的胁迫状转成了苦口婆心。

    时苑没说话,只是在心里冷笑。

    一个代言人而已,她去或者不去有什么区别吗?何必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呢?

    时苑突然意识到,她和应廷这个婚,如果不使用一些非常手段,可能还真离不成。

    “五年的合约,做应氏集团的代言人。”应启明开出的价码足够让时苑接下来三辈子都衣食无忧。

    应启明深知时苑现在窝着一股火在,但他没有别的办法,时苑现在下围棋已经出现了走下坡路的趋势,万一应廷以后真的完全背弃时苑,或者时苑背叛应启明,他就算想迁怒时苑不给她分家产也来不及了。

    应启明只是想现在给时苑一个保障。

    他默默地摇了摇头,从抽屉拿出了已经拟好的合同推到了时苑的面前。

    时苑大略扫了一眼,便爽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已经抗拒不了的事儿,还不如一刀切来得痛快一些。

    “爸,我们棋院不允许我们私下签约的,但您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我知道的。”一句“我知道的”说的别有意味,让应启明的脸有些细碎灼烧的疼。

    “虽然有应家在,但你凡事还是多注意。”应启明忍不住开口提醒,这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应启明就是想要逼得时苑“身不由己”。

    到那时候,时苑就会知道,围棋算什么人生?

    真正的人生大着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