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38章 硝烟弥漫

第38章 硝烟弥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们常说,商场如战场,四处弥漫着看不见的硝烟。

    时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似乎是要把搜索引擎出来的结果都要看出个洞才罢休的架势。

    “你别在家自己凹造型,出去做造型,你现在可是个富婆,要大气,不要那么小家子气。”许半夏在电话那头嚷着,如果说时苑以前凭借冠军奖金算是个小富婆,那她现在真的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大富婆了。

    应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是多少人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把你的保时捷卡宴借我开开,我的宝马总感觉有点儿弱了。”好马得配好鞍,时苑到此刻才觉得,许半夏当时吵着闹着要买骚气的保时捷不是没有道理。

    “行行行,随便用,反正擦花了我正好坑你一笔换辆法拉利。”许半夏又开着没有营养的玩笑,但时苑偏偏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了。

    “你试试,都说人越有钱越抠,我现在这么有钱你觉得我还会给你坑我一笔的机会?”时苑一边笑着,一边套了条意大利定制的黑色的连衣裙,突出了看似分离的剪裁实则内里是连接在一起的设计感,脚下则搭了双正红色的细跟高跟鞋就准备出门。“那我在世贸那儿等你,我直接去那儿做个造型,走的时候把车一换就行。”

    “好,你记得我跟你说的,穿黑色,正式场合穿黑色总没错。”时苑笑了笑,一边开门一边扫了扫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不能算无懈可击,但至少还是落落得体。

    刚一开门,时苑微微向下的视线便扫到门口放置了一个不大的包裹,紧紧的包裹了几层,让人没有办法窥视到里面是什么,但是上面的“时苑收”却清晰无比。

    应廷给时苑住的这公寓面积虽然不大,但是胜在安保措施做的好,而且处于市区交通也便利,所也非常受到一些有钱人的青睐,毕竟狡兔三窟,谁都不嫌地方多。

    故而能在清晨七点半,悄无声息地把东西送进这个连送快递都要被盘问半小时的小区,送东西的人的能力可见一斑。

    时苑的心不由地提起来了。

    肯定不是伤害人身的东西,现在应家的人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下手害她,她要真的挂了,自己手上的股份也会作为遗产被她的丈夫第一继承人应廷继承,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层?

    所以时苑一推就知道包裹里的东西大概就是些离间她和应廷的东西。

    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时苑装作若无其事地锁上门,然后抱着那个包裹就下楼了。

    从碧海小区到世贸需要30分钟的路程,期间时苑有无数次按捺不住想停车打开放在副驾驶座的包裹上,最终还是忍过去了。

    车开到世贸的停车场,时苑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地把包裹扔到了后备箱里,不再去理会它,等董事会结束后一块处理。

    刚锁上车门走出去没几步,时苑就又折返回来了,打开了后备箱拿出了那个包裹,一层接着一层……

    等到许半夏气喘吁吁地赶到世贸的时候,时苑已然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原来的长直发变成了干脆利落的短发,连发梢都带有两分凌厉。

    “你疯了吗?”许半夏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是受什么刺激才想起来把头发剪了??”她怎么一会儿不在就出这么大的事儿,时苑的脸很小,不适合长卷发和短发,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黑长直,这又闹出了什么事儿,突然都想不开了?

    时苑扫了许半夏一眼,上身白色的衬衣,穿了件短的黑白相间格子半裙,一双简单的白色帆布鞋,脑袋上扣了个牛仔帽子,帽檐被压的很低,可能是跑得太快的缘故,额头上都渗出汗来了。

    “不要一脸惊诧的看着我,我现在真的知道和明星谈恋爱还公开是种什么感受了,麻烦麻烦麻烦,你知道要甩掉狗仔有多难吗?”许半夏一边抱怨着,一边再次打量着时苑,精致的妆容,耀眼的耳坠,连头上的发饰都美的恰到好处,就是这短发着实太碍眼了。

    “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从小到大第一次见你剪短发。”

    时苑无奈地扯起一抹勉强的笑容,“不好看吗?我觉得挺好看的,虽然实在太像个被背叛又不得假装坚强的怨妇?”

    许半夏耸肩,知道时苑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但是现在在一个尴尬的场所,尴尬的时间点,索性就不再追问,等今天她结束以后再细细盘问也不迟。

    “钥匙放这儿,车停在外面,你等会儿弄完开走就行,我不能呆太长时间,一会儿狗仔肯定要追过来了。”许半夏又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心里又把林旸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时苑坐在椅子上等着设计师给她最后定妆,随即从包里摸索出来车钥匙递给了许半夏。“别管我的头发了,你快点撤吧。等会儿这儿要出来一个林旸的迷妹你就要身首异处了。”

    许半夏听着时苑说了这话,不知道怎么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迷妹?我倒真希望他那么多迷妹,谁知道cp粉愈演愈烈,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了,我出书的时候签售会的视频和他演戏或者日常的视频全被拿来剪到一起,简直了。”许半夏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上虽有些忿忿不平,但是语调确实十分的轻快。

    时苑只是默默地笑了笑,没再说话。

    所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古人诚不欺我也。

    董事会的召开被定在了十点钟,踩着点到的时苑被引导进入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满满的人,大多都是应家熟悉的面孔,见着时苑也少不了几句寒暄。

    “咦,小苑你剪了短头发了,好看。”整个应家只有三叔算是没有心眼最好相处的,应启明这一辈兄弟四个,现在还活着的也就只剩应家三叔应启日了。

    老顽童似的应启日让时苑蒙尘的心总算是被擦出了点光亮。

    靠主座的应廷看到时苑的短发也是猛然一怔,时苑的脸本就小,一剪短发就更显得她的脸只剩巴掌大了,只是因为肤色过白又上了个显色的妆,虽然极尽让她面色红润一些,但因为过度憔悴,面上还是显得过分苍白。

    但幸好气势还摆在那儿,一些不痛不痒的问话时苑都一个一个地弹回去了。

    时苑和应廷坐在对面的位置,应廷轻轻喊了她几声却没有得到回应,时苑挂着讽意用右手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应廷不禁皱起了眉头,特别是从来不染指甲的时苑,今天的指尖却是嗜血的鲜红,让应廷更是惊。

    过了一会儿,迟到了两分钟的应斯雲推门而入,微微上挑的丹凤眼一扫便扫到了时苑的位置,看着她旁边还是空的,迈步就朝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苑,二哥给你准备的礼物还满意吗?”应斯雲压低了声音,话语里还噙了笑意。

    时苑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又被应斯雲用一秒的时间给层层激起,身体下意识地向边上挪了挪。“二哥真的是好本事,看着我现在这样你开心了吧。”

    时苑一看到应斯雲即使手上的伤已经好全了也还是会隐隐作痛。

    应斯雲又抬眼扫了一眼时苑,总归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啊。“小苑,你这性子要是不这么倔,二哥倒真的挺喜欢你的。不过——”应斯雲一想到自己的左手算是半废了,眼中就不自觉地填充狠戾。但面上还是笑意吟吟,“小苑,你现在即使放弃应廷还来得及,我保证这件事不会牵扯到你,即使应廷下去你也不会有任何伤害。”

    时苑的面上有些松动。

    “包裹里的录音笔打开听了吧?不过那还只是开胃菜呢,我还有些更香艳的正餐呢,不想看看吗?应廷和宋林溪在床上纠缠的画面,你再想一想,你再想一想应廷和你,不觉得恶心吗?”应斯雲见时苑已然有松动的迹象了,便乘胜追击。

    时苑的瞳孔有了明显的晃动。

    对面的应廷和时苑坐的有些远,应斯雲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也完全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

    只是时苑愈来愈惨败的面色让应廷不禁担心起来了。

    莫非应斯雲又想动时苑?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应廷放在桌下的手就暗自攥起。

    应斯雲?别太着急了。

    那头的时苑倏而婉转一笑,在所有男人中唯一的一个女性的笑显得熠熠生辉。

    “二哥。”她低声喊了应斯雲一声。

    “嗯?”

    “虽然我特别讨厌你,但是正如你所说的我太恶心应廷了,特别是和宋林溪纠缠不清的应廷,你也知道我们本来感情就不和在闹离婚,所以我的要求是十五亿拿走我手上所有的股份,我再和应廷离婚按照老爷子的协议把股份让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应斯雲爽朗地笑了,不似刚刚那样阴鸷。“小苑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不过人总是要为自己留后路才好。”

    “当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很小没有父母,不懂感情,还是觉得握在手里的钱比靠一个男人施舍的爱要靠谱多了。”

    时苑的眼神暗藏了一丝不可见的精光。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