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52章

第52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入乌云,夜风呼啸,世界是一片沉凝暗色。

    模模糊糊地被热醒时,发现罪魁祸首便是搂着自己人,他身上散发一种得不可思议热度,伸手一摸,那人灼烫肌肤让她神智立时清醒得不得了。

    被人搂得死紧,仿佛她成了救命浮木一样,腰都被掐得疼痛。不过却顾不得这些疼痛了,如翠姑娘凑近男人脖颈间,刚睡醒嗓音还有些暗哑,叫唤着:“温大人,你生病了,放开我……”

    旁边人睡得极不安稳,感觉被自己抱着取暖人不安份,越发收紧了手,勒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大抵是她挣扎得厉害让他烦了,大手拍了下她屁股,模糊地说:“……别闹。”

    如翠姑娘沉默了下,体谅他现是病人,清了清嗓子,客客气气地说道:“温大人,麻烦你放开我,我要去如厕!”

    “……”

    如翠姑娘纠结着翻身下床,趿上鞋摸索着去将桌上灯点亮,就着灯光查看床上男人,橘色灯火中,绯红色玉颜透着一种妖艳之感,有别于平时高华优雅风姿,让人不由得心脏悸动。不过如翠姑娘此时显然没有心情欣赏病态妖男,心中忧心忡忡,赶紧将床帘放下掩住外头冷空气,跑了出去。

    “青衣、青衣,温大人生病了,让人去叫太医来。”

    府里男主人生病了,整个温府人都被吵起来。

    管家明叔披着衣服匆匆而来,站内室门口求见,得到允许方小心地走进来,见到坐床前为床上病人敷冷毛巾女子,急促地问道:“夫人,少爷怎么样了?”

    “高热不退。”如翠姑娘抿着唇说,眉宇间染上些许愁绪。

    闻言明叔焦躁了,“夫人,唤太医来了么?”

    如翠看了他一眼,心知管家急糊涂了,耐着心道:“现皇宫已经下钥了,无法进宫唤太医。我让人去找城里大夫了。”

    一旁清洗着毛巾青衣看了她一眼,刚才某人也是急糊涂一员。

    床上男子睡得极不安稳,眉头皱得死紧,时不时地半睁眼睛,眼眸完全没有焦距。这时如翠姑娘会探过脑袋朝他微笑,柔和地唤他,等他发现床前人是谁后,会露出一个有些孩子气笑容,扯着她手继续闭上眼睛。

    明管家看得莫名有些心酸。

    大夫来得很,去请大夫侍卫几乎是将老大夫给扛来了。那大夫被折腾得十分难受,原本是想要发怒,不过还未松口气,又被人一把给推到床前,一个女声急促地说:“大夫您就别拖沓了,瞧瞧我家夫君怎么样了。”

    老大夫看了一眼,没好声气道:“只是个风寒罢了,有什么好紧张。”

    如翠姑娘却不放心,“大夫,小病若是不仔细也会酿成大病!就算只是感染风寒对我家夫君来说也很严重,他可不比那些随随便便男人女人,生来贵气,一点小伤也是大事啊,难道大夫你不是这样认为么。”毕竟她家温大人可是很娇贵。“哎,大夫,我们今天还去了你药堂包扎伤口呢,你那时明明说没什么大碍,为什么会感染风寒啊?”

    被她一连串问话弄得有点傻大夫这才瞧清楚床上病人容貌,可不是今天那个一出现就让他药堂差点被年轻姑娘挤破门槛男人么?男人生得这般花容月貌可真是遭罪,就算已娶了媳妇仍是祸害一个,害得他药堂一团乱,那些路上遇见他们小姑娘都厚着脸皮挤到药堂来,没有需要也胡乱地买药,只是为了多留一段时间多看这男人一眼。而这男人今日顶着额头伤上门,那白净如玉额际上伤口虽然没有破坏他美感,但却仍是让小姑娘们愤怒不已,咒骂起那个敢伤他人,听得大夫当时只能摇头叹气不已。

    “小夫人别急,让老杇先瞧瞧。”

    大夫只能先安慰急得就要扯他衣服大声质问姑娘,然后去为病人看病。

    确实只是感染了风寒,再由风寒引起高热,只要让他退热就好。

    “你们注意别让病人温度再上升,给他退热时也要注意不能让他吹到风,免得高热不退。我现先开副药让人去煎好让病人喝下,再看看情况。”

    大夫边说着边开药,如翠姑娘认真地听着注意事项,由于府里没有齐全药房,只能让侍卫跟着大夫回药堂抓药。

    “大夫啊,我很担心我家夫君,您今天就府里歇下吧,明天我会让人送您回去。就这么说定了,大夫您去回啊。”

    “……”

    老大夫嘴角抽搐地看着某人自顾自地说完,然后又急急忙忙地扑到床前为床上病人换敷头毛巾,自己亲力亲为并不让丫环接手。老大夫无奈,只能木着脸跟着先前扛着自己来侍卫一起回药堂去抓药。

    “真是,年轻人做事就是毛毛躁躁,一个风寒根本不必这般紧张……”老大夫嘀嘀咕咕。

    侍卫听到老大夫抱怨,赶紧为自己家夫人澄清一下事情,说道:“大夫,我家夫人平时待人挺好,只是事关大人时就会急了些。这也是我家夫人敬重大人表现。而且大人真不能生病,不然……”太后、皇帝、肃王、镇国公都要跟着急了……这些大人物随便一个拿出来都能压死人啊。

    大夫吓了一跳,眯着老眼问道:“你们家大人是谁?”先前侍卫过府来请人时,只说他们家大人生病了,也没有说是谁。由于天黑,又被侍卫直接拎进温府,是以大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自然也不知道生病人身份,还以为是某个权贵家族里少爷之类,而且看那模样这般年轻,心里猜测或许是出仕不久小官员。

    侍卫朝大夫一笑,憨厚脸上露出了骄傲神情,“我家大人正是当朝太师温良温大人,也是皇上御用军师。”

    ********

    如翠姑娘照着大夫吩咐给温良退温,看他睡得不安稳神色,心里泛起一种麻麻疼。

    她觉得,温良会感染风寒都是镇国公错,若不是他今天拿茶杯砸温良,又泼湿了他衣服,也不会因为没有及时换衣服而着凉。可是镇国公又是自家夫君亲生父亲,也是她要孝顺公公,又不能表现出不满及迁怒,不然要被人说不孝了。

    可是,她真觉得温大人现会睡得如此不安稳,绝对是今日父子俩吵架。或者也要怪引起他们吵架自己?可是她再怎么大度,也无法认同公公要让自己夫君休了自己。

    正这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急促脚步声,只穿着一件单薄外袍玉笙扶着一位老妇人过来,两人皆是焦急地询问情况,青衣代为一一答了。

    “好好,三少爷怎么会生病?”老妇人伤心地抹着眼泪问道。老妇人是镇国公府里玉嬷嬷,是玉笙亲生母亲,她原是温良娘亲身边丫环,后来温良出生时,恰巧生了孩子,便由前镇国公夫人安排做了温良奶娘,使得温良十分敬重她,将她当成了自己长辈一般。温良成亲后,便将玉嬷嬷接到府里来照顾她。

    如翠姑娘回答道,“玉嬷嬷,可能是夫君今日受了伤时,又被泼湿了衣服,后来出门时吹了冷风,所以才会生病。都怪我,没有注意到夫君生病。”声音里也有几分自责。

    白天时,他们没有参加镇国公府席宴就离开了,如翠姑娘当时不放心,便拖着他到一间药堂让大夫看伤,大夫说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加上温良也没意,直到晚上睡觉时都好好,可谁知睡到半夜会发起了高烧。

    温良镇国公府受伤之事管家是知道,玉嬷嬷和玉笙却不清楚这事情,此时听到她叙说,便知道她们家少爷估计又和镇国公吵起来了,而这次镇国公竟然直接动手伤了自己儿子,皆让她们有些吃惊,虽然温良小时候顽劣时,镇国公也动过家法,可是自从温良去了边境后很少有发生了。

    玉嬷嬷眼泪流得凶了,呜咽道:“老爷怎么能这样……三少爷是他孩子啊……呜呜呜……夫人,您错了,您死了三少爷只会可怜……”说着捂着嘴抽泣起来,似乎是想到了死去前任镇国公夫人了,心中是悲伤。

    听着玉嬷嬷哭声场人心里都不好受,如翠姑娘怕她年纪大了哭伤了身子,赶紧安慰。

    “为什么三少爷会受伤?三少夫人,您当时为什么不阻止他们?”玉笙红着眼睛,忍不住问道。

    玉嬷嬷吓了一跳,厉声道:“玉笙!”

    玉笙却不理会,双眼瞪着如翠,失了平时稳重温婉,愤恨不平,眼里还有浓重伤感悲痛。

    如翠没有注意她,将覆温良头上已经发热湿毛巾拿开,漫不经心道:“你质问我?”

    “我没有质问夫人意思。”玉笙压抑着声音道:“只是……我知道三少爷心里苦楚,老爷是三少爷亲生父亲,三少爷心里也是敬重他,只是一些事情让他们父子无法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话罢了。您作为三少爷妻子,您当时应该劝着三少爷,莫让他与老爷倔,这对三少爷没有好处……”

    如翠将湿毛巾丢给青衣,抬头看她,平静道:“你连他们为何吵架都不知道,又说什么让我劝着夫君?玉笙,别忘记自己身份!”

    玉笙脸色僵了僵,瞪着她眼眶有些眦裂,心中恨道:我就是知道自己身份,这十几年来才会安安份份地呆镇国公府为三少爷暗中打理他事情!而不是像你这般作为一个丫环却不守规矩,勾引了我家少爷,继而成为了这府里女主人!!!我家少爷应该配得上美好姑娘,而不是一个出身低劣女人!!!

    “我……”

    “玉笙,你怎能和夫人这般说话?!”玉嬷嬷惊怒道。

    玉笙脸色越发僵硬,半晌,终于垂下眼帘,遮掩住里面情绪,哑声道:“三少夫人,是奴婢错了。”说着,玉笙跪了下来,低声道:“只是奴婢真担心三少爷,三少爷这些年来过得太苦了,奴婢……只希望三少爷好好。老爷到底是三少爷亲生父亲,再怎么样父子间也无隔夜仇,只希望三少夫人今后多劝劝三少爷。”

    如翠没搭理她,认真地为床上人擦去脸上冷汗,突然对上一双睁开桃花眼不由愣了下,却见他朝自己露出一个柔和笑容,莫名心中溢满了欢喜。

    他执起她搁放自己额头手,放唇边蹭了下,白晰脸蛋透着病态红晕,但眼神很清亮,唇边笑容一直未散。

    如翠努力压抑住心中欢喜,冷淡道:“玉笙,我要如何做不需要旁人教!你做好自己事情便成。这次看你是真心实意地关心夫君份上就算了,下次若也如此越距,别怪我不讲情面。”

    听到这声警告,明管家识趣地站一旁没吱声,而玉嬷嬷被吓了一跳,惶惶地说道:“夫人,玉笙只是一时糊涂,以后绝对不会犯了!玉笙,还不谢谢夫人宽容大量?”

    玉笙木着脸,咬着唇不说话。

    这时,一道沙哑声音响起:“你们都退下吧,让夫人这里伺候就行了。”

    听到这道声音,众人欣喜不已,抬头往床里头看去。这时温良也就着如翠揣扶起身,墨黑长发垂散胸前,苍白病态脸却妖美得惊心动魄,让人不敢直视。

    玉笙看着倚坐床上男子,这样病态已不知多少年前看到了,或许是夫人去逝那年,他哭厥灵堂中,醒来后生了一场大病,几乎形销骨立,心中涌起一阵悲苦疼痛,慢慢地低下头。

    “我好多了,让你们担心了。明管家,玉嬷嬷,你们先去歇息吧,别为我累坏了身体。”声音有些喘,仿佛说这些话十分吃力,然后又道:“玉笙,刚才事情,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了。”

    玉笙脸色瞬间苍白得宛若外头雪花,半晌低下头轻轻地应了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