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66章

第6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过了几天,温彦平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这一走动,便走出了些许事儿来了。

    温彦平终于可以下床走动后,温良和如翠便带她去给老太太请安,也好让老人家瞧瞧曾孙女儿。

    清早起来洗漱过后,如翠和温良便去了隔壁房。此时丫环正绞了毛干给坐床边小丫头擦脸,如翠走过来,拿过梳子为她梳那头因为没有营养而显得枯黄头发,心里琢磨着,得去寻些滋补养发食物给她食用,将头发养起来,女孩子要有一头乌黑秀发才好看。

    “爹,娘,早安。”看到他们,温彦平努力振作起精神,滑下床来给他们请安。心里有些懊恼,以前她可不会这般睡懒觉,一定是因为近来睡多了养成了惰性,以后得注意。

    温良笑了笑,关切问道:“你伤还未好,怎地不多睡点?”

    小孩拍了拍自己脸让自己精神点儿,朝他笑得甜甜,“爹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拜见曾祖母么?彦平可不能偷懒教曾祖母久等了。”这可是她第一次见养父母长辈,要给他们个好印象。

    温良微笑,倒是个倔脾气儿。

    画箳很便帮小孩收拾妥当,小孩儿穿着一身女童衣物,红袄小折裙,上面绣着花鸟之类喜色东西,脑袋梳了两个童髻,分别缠了两根五色线勾色缎带,缎带下头缀着两颗珍珠,垂落耳旁,看起来俏皮可爱,让小孩忍不住摸了又摸,倒不是因为对自己打扮可爱而欢喜,而是一副珍珠都是钱模样,让人不禁莞尔失笑。

    如翠见她精神不错,心里十分满意。温良也细细打量她,两年强盗窝中生活,吃住没保证,使得身体亏损严重,补了十天也不见长些肉来,脸色仍是腊黄腊黄,一张脸瘦得可怕,唯一出彩便是那对英气眉及晶亮杏眼。若不是穿着女童衣物,看起来就像是个营养不良五六左右岁男孩子。

    随便吃了点早点,温良便开口道:“好了,去给外祖母请安吧。”

    温彦平马上挪过去拉着如翠手,抬头朝她笑得很高兴,露出一口小米牙,惹得如翠姑娘再次母爱泛滥,将她抱起来,亲了下她脸蛋。

    “娘,我重,放我下来吧。”温彦平涨红了脸,虽然她看起来像是五岁孩子,但已经八岁了,哪能让大人抱?不过眼里却透露着喜悦,极是喜欢如翠这般亲昵举动。

    如翠姑娘听罢,点点头,将她递给温良,说道:“那温大人抱着,彦平伤还没好呢。别让她走太累。”

    温良笑着应了声,抱住小孩时候发现她僵硬得厉害,虽然脸上也笑着,却没有面对如翠开心喜悦。温良当作不知,带着如翠往老太太瑞香院行去。

    知道温良注重这义女,几位舅父舅母今儿都来了,同时已经主事表哥也都到达,还有他们媳妇,一屋子人坐那里,让被如翠牵着进门小丫头紧张起来,手心里都泌出了汗渍。温良能感觉到她紧张,不由得笑了下,看来再怎么早慧稳重,还是个孩子呢。

    “外祖母,子修带女儿过来给您请安了。”温良走进来,笑着对上首老太太说。

    如翠带着上任义女给长辈们请安,自然得到了一大堆见面礼,然后又带着她去认识一些表弟表妹们。小彦平此时容貌虽然不好看,但胜嘴巴甜,笑脸灿烂,长辈们看温良面子上也诚心诚心地夸奖了下。

    正热闹着,突然外头响起了急促脚步声,隐隐有哭腔传来,等近了,便听到小孩子软嫩哭声,一路叫着外祖母。

    “哎,这是寄溪声音么?”老太太有些耳背了,但对宝贝孙子声音却是敏感。

    三舅父三舅母也听出了这是宝贝儿子声音,两人面色微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谭寄溪因为自幼身子病弱,所以一般比较嗜睡,早上要睡到巳时方会醒来,大家都知道他毛病,所以向来不会吵他,由着他睡。可今儿未到巳时,他怎地醒来了?难道身体不适?

    就三舅母挨不住要起身时,却见嬷嬷抱着一个哭花脸小人儿进来,然后将他放下后,小人儿迈着短腿往老太太那儿扑去,一头扎进老太太怀里又哭了起来。

    “哎哟哎哟,我寄溪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老太太心疼得紧,赶紧抱着哄起来。

    小正太虽然哭得凶,但也不过是想老太太那里颇疼爱,好让老太太为他作主,得到老太太安慰后,慢慢收了声,然后将怀里东西捧高,委屈地对老太太道:“祖母,小花毛被剃了,而且只剃它尾巴和屁股毛,太难看了,小花说它不想活了……”

    听到小家伙话,所有人目光都盯着小正太手中那团松鼠,原本毛茸茸尾巴不见了,露出一条光突突尾巴不说,连着尾巴到屁股周边毛也同样没了,而且剃人还极有创意地以屁屁为轴心剃了一个圆,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加上谭寄溪这一路过来,冷风将那没毛屁股吹得红通通,倒让人联想到猴子屁股,顿时脸色都有些微妙。

    不、不、不能笑!千万不能笑!得忍住!

    屋子里所有人努力地憋着脸,警告自己千万别笑,笑了话会让小魔王记恨。要知道这小子年纪小小,但心气儿可高着,是记恨了,而且有老太太护着他,被他盯上话可没有好果子吃。这一家子人中,除了几位长辈,哪个没受过他作弄?对它可是又爱又恨。

    看到那只松鼠模样,温良都意识地看向身边小孩儿,见她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那只松鼠,嘴角翘得老高,眼里得意虽然一闪而过,却瞒不过温良。

    温良低咳一声,想起前几天小孩儿说要剪掉松鼠尾巴,现却只是剃个毛,也算是有分寸,心里对女孩儿行为有些满意,只是给个小教训没有真去剪松鼠尾巴,还算是个好孩子。

    老太太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那只松鼠,等终于看清楚了后,自己第一个绷不住笑了出来,“哎呀,小花毛怎么光啦?寄溪让人剃么?”由于小孩儿前科颇多,老太太第一个认为是谭寄溪自己下狠手了。

    那只松鼠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屁股看,早就羞愤欲绝了,而且疼主人祖母不仅没有安慰主人,取笑它,它不要活啦!

    谭寄溪看到小花一头扎到他怀里一副没气模样,又要飙泪了,哭道:“祖母,寄溪喜欢小花了,才不会剃小花屁股毛呢,一定是有人捉了小花剃毛!呜呜呜……祖母,小花太可怜了……”

    看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三舅母忍不住上前将她搂过来哄,老太太见孙儿哭得伤心,便收了笑也哄起来。谭寄溪边哭边要求祖母要帮他查出是谁剃了小花毛,他要那个人给小花陪罪之类。

    老太太宠孙子可以没原则,但谭家几位老爷却是厚道人,便问伺候谭寄溪嬷嬷情况。

    嬷嬷恭敬道:“回几位老爷,溪少爷宠物这几天一直往外跑,咱们也不知道它去了哪儿,而且它素来有灵性会自己回来,溪少爷还说不必管,所以咱们也没去寻过。谁知道它今儿一早就回来了,回来时就是这模样了,它蹿上床将溪少爷吵醒后,溪少爷见到它模样就哭了。”

    听罢,众人便觉得定然是谭寄溪以往恶作剧时常用这只松鼠去作弄人,于是人家来报复了。

    大表哥谭寄川憨厚道:“寄溪,你小花经常捉弄人,这回是不是惹着了人家,所以被捉住就剃了毛给它个教训?你以后还是看好它,不是人人都这般好脾气。”

    谭寄川为人稳重厚道,兄弟姐妹中极有威信,若是连他都这么说了,众人也认为是小花又贪玩惹着了人才被促去剃毛,只能纷纷安慰小正太。幸好毛是可以长,不过现天气冷,没了毛松鼠也是惧冷,不能再往外跑了,也好留屋子里陪谭寄溪一起有个伴儿。

    因为小松鼠剃毛事件儿,众人注意力很便从温良义女转移到了松鼠上,大伙聚一起陪老太太用了早膳后,便各自忙开了。

    离开瑞香院,几位表嫂原是想邀请如翠姑娘去平津城戏园子看戏,如翠以照顾孩子为由婉拒了,众人也不意,嬉笑一阵后,方各种离开。

    回到飘湘院,如翠第一个绷不住,点着小姑娘鼻子说道:“昨儿夜里我听到你房里有响声,怎么大晚上还没睡?”

    小姑娘看了看如翠,然后瞅向温良,见他安安稳稳地端起丫环沏来热茶抿着,模样俊美,举止优雅,贵气天成,再看自己虽然穿着华丽绸衣襦裙,却是个丑丫头,不由自主地有点儿自卑,不过想起这般风彩男人现是自己爹,又有些高兴。等见他递来一个似笑非笑眼神,顿时不好意思道:“就是你们想那样嘛,谁叫它自个跑来我床上吓我。”

    温良微微一笑,说道:“我可是听丫环说,近来你喜欢吃榛子,可却每每没有吃完收着,想必小花是被你榛子给引来了。”见小姑娘低下头用脚碾着地,又说道:“彦平,等回京后我教你习字读书,你可愿意?”

    温彦平眨了下眼睛,然后露出欢笑容,挺起胸膛道:“爹,我愿意!以后绝对不会给您丢脸。”

    温良笑而不语。

    如翠瞅了瞅这两个人,将小姑娘拉过来,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虽然很想说干得好,不过惹着你表叔哭可不是正当事儿。以后这种事情莫要再做了……嗯,要做也看情况斟酌着尺度。”谭寄溪身子不好,若是哭坏了身子,外祖母可会伤心。不过如翠姑娘眼里,若是换旁个人被温彦平如此捉弄,估计会大声称赞吧。

    听明白她话,温彦平撇了撇嘴说道:“我比他年纪还大,却要叫他表叔,怎么都觉得亏了。爹,娘,不如咱们打个商量,你们收我作妹妹好不好?”小丫头出着主意。

    如翠笑眯眯地摇头,告诉她这事儿已经祭告了祖宗,可不能改了。

    温良越发觉得这丫头性子有点那啥,心里觉得似乎不是多了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