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10章

第110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项清春这伤是要安份地宅着一百天左右了,温彦平和莫潜同时表示同情,对于这两个闲不下来的家伙来说,被拘在家里一百天真是太闹心了,所以离开时,两人纷纷拍拍秀美的少年的肩膀以示安慰。

    项清春容色淡然,目光淡淡地掠过两人的脸,在那张平凡的小脸上多停留了几秒,然后垂下眼睑。他想,自己并不无聊,有些事情他需要好好想想,例如他的未来,例如……这个少年的笑脸为何让他开始变得在意起来……

    对于项清春的伤,温彦平探望过后,很快便抛在脑后了,又开始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苦逼的学习的日子。

    中秋过后,她变得更忙了,很多事情一下子被提上了日常课程,例如管家理事、礼仪规矩、主持中馈……甚至是女红!!万恶的女红啊!!

    为毛她必须得关在房里拿这根没有丁点重量的小铁针戳块布不可?她想拿刀拿剑来戳不知道行不行?

    三个教养嬷嬷之一的桂嬷嬷很淡定地表示不行,然后义正辞严地告诉她,如果她能用刀和剑这等凶器绣出朵小野花,那她便没有意见了。话还没说话,就见穿着打扮都很精神气的小少年袖子一抖,一把小短剑在手,然后对着绣架唰唰唰几下,那块布被戳了朵十分漂亮的花儿——还是镂空的呢,都可以看到地面了。

    看着小少年抬起下巴的得意劲儿,教养嬷嬷们沉默了。虽然说,这个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精神气儿看起来都十分男孩子气丝毫看不出“他”是“她”,但是,这是货真价实的姑娘家啊!!当初被上面吩咐到温府的时候,她们是听说要来教导温府的姑娘,初时以为要教导的温府姑娘是才刚出生的三胞胎之一的女孩儿,哪知道来到后才知道温府的姑娘是那传闻中的“义子”。

    好吧,接受现实后,看到这除了礼仪规矩外各种不合格的姑娘,她们确实觉得未来任重而道远,决定要尽职将这不像姑娘的姑娘教导成一名各种兼优的合格优秀的贵女。

    可是现在,嬷嬷们又有一种压力山大的感觉。

    幸好,这些嬷嬷都是宫里有几十年老资历的深宫嬷嬷了,受到过太后和崇德皇帝肯定的,只不过沉默了下,很快便恢复正常,十分有职业精神地纠正某人这种拿刀拿剑不符合淑女的行为,顺便告诉她作为一名合格的贵女该这样那样再这样再那样……喋喋不休几个时辰后,温彦平阵亡了。

    果然,深宫老嬷这种东西,连女汉纸也不是对手啊!

    ******

    冬去春来,几载寒暑。

    春日阳光明媚的院子里,一名少年在舞剑。

    少年的动作不算快,甚至一招一式宛若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可能连个眼睛不好使的老太太都能看清楚那招式。然而,那样慢节拍中,似乎又蕴藏着无法估量的气势,剑气扫过,院子里的树影翩飞,从中间被整齐削断的叶子纷纷扬扬,在风中滑过,那一抹青翠更衬得院子里的少年姿态优美,柔韧如竹。

    一套剑法舞毕,少年收剑而立,缓缓抬头望去,对上那双乌黑如墨的灵眸时,整个画面都鲜活起来,也让旁观的人憋着的一口气舒散开来。

    “大哥真厉害~~”

    三名相长相似的孩子纷纷拍着小手叫着,漂亮可爱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激动的晕红,其中一个看起来很精灵活泼的孩子兴奋得直接蹦到院子里,扯着少年的衣摆叫道:“大哥,阿雪也要学剑,大哥教阿雪好不好~~”

    少年的身条儿瘦长,虽然在同龄人中算是比较矮小的个子,但对于三个孩子来说,大哥是十分高大威武厉害的。

    温彦平小心地将剑收好,方弯腰抱起小家伙,在他漂亮的小脸蛋上亲了会儿,笑道:“教你也可以,不过要等你长大一点才行,现在大哥教你们拳法好不好?”

    长长和贵贵没有意见,阿雪啜着小爪子有些依依不舍,见温彦平实在不肯改变主意,方扁着嘴答应了。

    当如翠来到大女儿的院子时,便看到依旧是一身飒爽男装的大女儿带着三个小娃娃正在打拳。身姿纤长的少年拳法利索,招招生风,看着威力刚猛,颇有风骨。反观三只小娃娃,哎哟喂,这歪歪扭扭的小身板,软绵绵的拳头,整就是个花拳绣腿啊。

    如翠摇头,也没有出声打扰,见几个丫环站在廊前伺候着,便走了过去,招来伺候温彦平的大丫环绯衣过来问话。

    “彦平今天没有功课?嬷嬷怎么说?”

    “夫人,公子今天休息。”绯衣抿着唇笑道,“嬷嬷说公子近段时间很努力,所以放她一天假。”

    闻言,如翠明白了,定然是温彦平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谁知道三胞胎却盯上了她,摆明着今天是要跟定她了。小孩子都有一个通性,喜欢跟比自己大的孩子玩,而他们的“大哥”便是他们喜欢跟的对象,特别喜欢让温彦平偷偷带他们到街上玩儿。

    看着院子里四个孩子,如翠微微笑了会儿,然后又蹙起了眉头,颇有些苦恼。

    当了娘的人,要烦恼的事情多了,而她现在最烦恼的便是义女温彦平。看着院子里身姿纤长的少年,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都是个少年样,拎出去说她是姑娘家,谁会相信?而且现在京城里谁人不知道温府的义子温彦平的名号?若是突然说她是个就要及笄的姑娘家,绝对会让人惊悚。

    以前如翠姑娘觉得,反正她是个小孩儿,喜欢男装打扮就男装打扮吧,反正男装也显得精神劲儿十足,也帅气多了,比打扮成女孩儿讨喜。谁知道就是这么一念之差,惹得小姑娘的思想走了岔路,现在想掰也掰不回来不说,活脱脱的以为自己就是个男人了啊。

    原本是想等着时间到了,种种现实摆出来她想要否认也不可能,到时她就会承认自己是个姑娘家,该收心了。可谁知——这小丫头当年损了身子,比平常的姑娘长得慢,连胸部都没肿起来呢!

    说到这,如翠也忧心了一翻,连翻问了几次大夫,大夫都说小姑娘这些年调养得很好,身体情况与平常人差不多,长得虽然慢了些,但也不是不长,只要耐心等待就行了。为了让她安心,大夫也举了一些例子,很多身体不好的姑娘也要到十五六岁才发育,由此来证明小姑娘这情况是正常的,方安下心来。

    不过想想自己当年满十四岁后,胸前已经很有料了,再看看自家小姑娘那一眼平川的胸膛,如翠姑娘很想为她掬一把辛酸泪。

    大抵是某人的眼神太那啥了,温彦平收拳时,就见廊下的如翠姑娘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口看,顿时寒毛炸起,若不是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她都要双手环胸防备地躬起身体来了。

    小包子们打了拳,虽然学得歪歪扭扭,但也十分欢快,皆扑过来抱着温彦平的腿撒娇,奶声奶气的声音听得人心都酥软了。温彦平蹲□来扶住他们,而其中也不知道是不是阿雪扑过来的力道太大了,温彦平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脸色有些变化。

    最近总感觉到胸口刺疼,甚至碰触不得,稍稍用下力,都会传来一股子的疼痛,害她穿衣服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她觉得自己生病了,这情况她没敢告诉别人,连伺候她的绯衣也瞒着。至于隐瞒的原因,以她野性的直觉,觉得这会是一件会让她十分崩溃的事情,难以启齿,于是驼鸟地当作不知道吧。

    “好了,你们都不要黏着你们大哥了,到娘这里来。”如翠在一旁叫道。

    温彦平的脸色变化很细微,没有人发觉到,带着三个小包子一起向如翠走去。

    “就会来烦你们大哥,阿雪,是不是又想让你大哥带你们出去玩?”如翠训道,大儿子只要手里有书,宅在屋子里一个月不出门也没问题,贵贵也乖巧得不像他们家的孩子(温大人和如翠姑娘表示他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乖过),就只有阿雪鬼点子多,常掇撺着哥哥妹妹做坏事。

    阿雪忙搂住如翠,小嘴甜蜜蜜地在她脸上盖香吻儿,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如翠好笑地拍拍他的小屁股,笑道:“好了,厨房刚做了些新鲜的点心,你们一起过来吃。”

    待三只小包子排排坐啃点心时,如翠拿出一封信来递给温彦平,说道:“彦平,这是你的信。”

    温彦平叼着一块糯米糕,看了上面的字迹,不禁笑道:“是寄溪表叔寄来的。”等看了信后,又惊讶了,“娘,寄溪表叔说不日将到京城来看我们。”

    闻言,如翠也挺惊讶的,算算时间,谭寄溪今年也有十三岁了,前些年他们带三胞胎回平津探望老太太时,谭寄溪便一直叫嚷着要来京城玩,可惜身子骨不好,一直被谭家人拘着,生怕舟车劳顿,一个不慎病倒了怎么办,哪里敢让他随便到外头去。

    “他的身体好了么?可是祖母答应的?”如翠询问道。

    温彦平看着信,回答道:“信上说已经没有小时候那般弱了,他磨了很久才让曾外祖母答应的呢。他还说,他来京城后,让我有空就带他去游京城呢。”说着,心里已经在琢磨着等谭寄溪来了,要带他去哪里玩好。哎呀,到时也要叫上小胖子他们,项清春和卫朝浥主意多,也叫他们来出个主意,一定要让小表叔玩个痛快。

    知道谭寄溪要来后,温彦平再也坐不住,倏地起身,对如翠道:“娘,我去找胖哥哥拿个主意,今天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见她就要跑,一个小身子扑了过来,小手抱住她的腿叫道:“大哥,大哥,阿雪也要去玩~~”

    温彦平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弟弟,对上那张像极了温良的漂亮脸蛋,不禁有些心软,用力揉了把他的小脸蛋,说道:“好吧,不过你得乖乖的,不准自己到处跑。”然后转头对剩下的两个小包子道:“长长,贵贵,哥哥今天带阿雪出去,下次再带你们,好不好?”

    长长伸出小手举了五根肉乎乎的手指,奶奶糯糯的声音很严肃:“大哥要给长长带味然居的铜锣烧,五个。”

    味然居的铜锣烧是三胞胎们的最爱,不过怕他们小小年纪吃坏牙齿,或者只吃零食不吃正餐,所以一直被严格限制数量。现在可以宰人,精明的长长小包子自是不客气。

    贵贵也有样学样地伸出五根手指比着,“大哥,五个铜锣烧!”然后可以送两个半给四哥哥~~笑得甜蜜蜜的小包子心里已经着要送好吃的东西给经常上门来陪她玩儿的四皇子了,可喜可贺,四皇子这些年的功夫没有白费。

    “行!”温彦平满口答应,然后在如翠的叮嘱声中,拎着阿雪出了门。

    出了门后,活泼的小包子就像放风的犯人一刻不得停,幸好温彦平体力不错,应付一只精力充沛的小包子绰绰有余,若是三个小孩子一起出来,她非累下趴下不可。

    让人给几个府送了讯儿后,温彦平带着阿雪往城里的凤鸣楼行去。

    凤鸣楼是他们的据点之一,每回有啥事要商议,便给大伙儿传递消息,然后聚集到凤鸣楼里商议。

    很快地,莫潜、卫朝浥、周拯煦都来了,只有项清春姗姗未来。

    卫朝浥见坐在温彦平身边正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周遭的小孩儿,微挑起眉问道:“这是阿雪吧?怎么带阿雪来了?”虽然三胞胎中的两个男孩长得极为相似,但却可以从神态中区分开来,长长沉稳淡然,阿雪活泼精灵,眼珠子一转就知道是哪个了。

    小家伙朝他露齿一笑,笑得卫朝浥等人真心想捂脸。小包子乃表要用温大人那张绝代风华的脸露出这种灿烂过头的笑容啊!好傻气!

    “表姨父、卫师兄、周师兄。”阿雪乖巧地问候。

    “阿雪,好久不见了,表姨父抱抱。”莫潜扑了过来,抱着小包子到一旁玩儿了。

    温彦平探头往窗外瞧了瞧,仍是没有看到项清春的身影,不禁诧异问道:“狐狸精呢?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

    闻言,所有人都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看得温彦平有些莫明其妙,赶忙追问狐狸精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拯煦清咳一声,说道:“咳,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最近清春的娘亲正忙着给他选妻呢。”

    “诶?”

    见她瞪圆了眼睛,卫朝浥意有所指道:“其实并不奇怪,项清春也二十岁了,早该成亲了。”

    然后,项清春的小伙伴们开始眉来眼去地表示对狐狸精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却没有任何原因迟迟未婚表示各种猥琐猜测,三个表面认真内心严重欢脱的男性YY得十分猥琐,一种男人们都懂得的眼神。

    男人们都懂了,只有一个伪少年正瞪着眼睛根本无法接收自家小伙伴们的脑线波,开始感觉到这个世界可能和她想像得不一样,甚至对男人这种生物也是一知半解的小姑娘想起小时候混在强盗堆里得到的经验,不禁猥琐了。

    话说,狐狸精为毛一直没成亲呢?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S君扔的地雷,么么~~=3=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7 20:58:32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7 03:01:50

    ————————

    亲耐滴,咱回来了,让乃们久等了,么么大家~~(╯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