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11章

第111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项清春到来的时候,发现除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小豆丁,其余的人正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目光盯着他,让他不禁想要低首自省是否自己今天的穿着不得体之类的。

    项清春很快便克制住自省的念头,视线若无其事地在厢房里的人身上溜了一圈,触及那坐在窗边的小少年时,眼神黯了黯,面上却无丝毫异样地走进来,低沉温磁的声音说道,“抱歉,我来迟了,刚才有点事耽搁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没有来多久。”莫潜哈哈笑着,怎么看都有点心虚的样子。

    小包子阿雪挥着嫩嫩的小爪子,露出一个灿烂到傻气的笑容,奶声奶气地说:“狐狸师兄,表姨父和师兄们正说狐狸师兄为什么这把年纪了还没有成亲哩。”

    几个少年木无表情地看着笑得纯真无瑕的小包子,心中抽搐不能:温大人的儿子不可能这么蠢真,真是太不科学了啊有木有!

    项清春的脸色有些僵硬,眯着眼睛一一看过去,连素来喜欢和他作对的卫朝浥都有些吃不住他那种狐狸似的眼神,眼神飘啊飘的,心里已经将天然黑的小包子拎起来打屁屁了,哪管你是不是恩师的儿子。

    项清春哼了一声,施施然地坐到温彦平旁边的位置上,拉了拉衣服下摆将之抚平,端坐的模样说不出的冷艳高贵,配上那副狐狸一般妖精似的美丽容颜,还真有几分范儿。

    旁人吃不住魅力四射的狐狸精,但温彦平却是个迟钝的,饶有兴趣地凑过来,兴奋地问道:“狐狸精,你要成亲了么?你娘子是哪家的贵女?长得美么?”

    项清春睨向她,唇角翘起,似嘲非嘲,问道:“我的妻子,美不美与你何干?”

    也不知道哪一句话踩到他的痛脚了,温彦平只觉得这只狐狸表面看起来平静,但暗地里却是炸毛了,那眼神好恐怖哦。虽然猜不透,但小姑娘仍是兴致勃勃地搓着手道:“当然与我关了,我想瞧瞧能让狐狸精你这种眼毒嘴毒的人相中的姑娘是什么样的,以后我要娶娘子时,也可以做下借鉴嘛~~”

    听到这话,卫朝浥等人却笑了出来:“哟,小师弟这是想姑娘了?”

    周拯煦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项清春,也接着笑道:“你才十五岁,其实并不急。”他是在场所有人中心思最细腻之人,虽然心里总有种怪异感,奈何项清春藏得实在深,也猜不出那怪异感是什么,只让他下意识地多关注罢了。

    莫潜一胳膊过来勒住她的脖子,笑道:“小师弟,你毛都没长齐,就想姑娘了,小心长不大啊。”

    项清春见两人腻到一起,手指微动,却见温彦平已经将脖子上勒着的胖胳膊甩下,生气道:“谁说我毛没长齐,不是已经很长了么?你们的头发都没我长呢!”说着,一脸气愤地指着自己的用玉冠高高束着的头发。

    “……”

    四个刚过弱冠之年的男人囧囧有神地看着她,再一次佩服温良,到底肿么将他家“义子”保护得这般纯洁的?都十五岁的少年了,竟然还这般不谙世事,害他们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哎呀,小师弟肿么能这般无知呢?怨不得一直想要买个胭脂红胡同的姑娘回家当丫环伺候她呢。

    “对,大哥的毛好长~~”小包子阿雪攀到凳子上,摸摸温彦平垂在背后的乌黑长发,然后朝一干男人萌萌地笑着,“阿雪的毛也很长~~”

    温彦平挺了挺胸膛,骄傲地说道:“那是,我的头发可长了,哪是毛没长齐。”

    “阿雪的毛也长齐了~~”小包子奶声奶气地说。

    于是一大一小的两只笑得特别欢脱,充满了一种“我们已经长大了”的自豪感。

    “……”

    简直不堪忍睹,表在他们这些成熟的大男人面前说这种笑死人的话啊好不好!!四个男人瞬间无力,反应不能,再一次对温良拜服:温大人您这般聪明绝顶的男人,为何会有这般单蠢的义子和儿子呢?

    项清春心中无力叹息,生怕教坏了两个小师弟让温良生气,忙转移了话题,问道:“好了,你们叫我出来做什么?”

    众人也很识趣地跟着转移话题,卫朝浥懒洋洋地端着茶杯喝了口茶,指着温彦平说道:“是小师弟叫咱们出来的。”

    温彦平环视在场的人,周拯煦抚袖为在场的人斟茶,脸上挂着文雅的微笑,通身气派斯文优雅;卫朝浥手执茶杯,慵懒的模样像一匹暂时蛰伏的狼,看起来就是一名意气风发的世家清贵公子;项清春唇角含笑,气质斯文如书生,越发妖美的面容几乎模糊了性别,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奇特的韵律格调,让人一见难忘;身形微胖的莫潜一身锦衣如华,憨厚的笑容,透着一股憨实的气息,也自有一翻气度。

    温彦平暗暗点头,对自家的小伙伴们的外在条件都挺满意的,觉得他们拿得出手,可以将他们介绍给小表叔认识。

    将一碟盐水煮花生放到阿雪面前让他自己剥着吃后,温彦平方说道:“其实今天叫你们出来有两件事,一是咱们师兄弟几个好久没有坐下来说话了,叫你们出来聚聚。二是我家表叔要来京城,想让你们给我拿个主意,到时好好招待他在京城里玩,让他宾至如归。”

    虽然温彦平在京城呆了好几年了,不过温良管得紧,她也没有多少时间了解京城,自是比不得这些土生土长的京城世家子弟。

    原来是表叔……项清春看着小少年明媚的笑脸,明明长相平凡,偏偏一双眼睛格外漂亮,如一副山水墨画的点晴之笔,让整个五官都变得格外有味道,越发的耐看。或者这只是他自己生了妄想,才会这般认为罢了?明明只是个长相平平的丑小子罢了。

    想罢,项清春心中有些僵硬,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小师弟,你说的表叔就是谭家的那个谭寄溪么?”莫潜倒是听说过这个人,毕竟谭家可是自家妻子的外祖母娘家,虽然这亲戚关系扯得挺远的,但也是门亲戚不是,对谭寄溪这个谭家的宝贝疙瘩有些印象,忙问道:“听说他与温表哥长得十分相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温表哥的儿子呢。”

    “对~~”温彦平有些自豪地说。谭寄溪名义上虽然是表叔,但年纪比自己小,又长得这般像温大人,她在心里是当弟弟看待的,与谭寄溪的感情十分好,所以才会这般重视谭寄溪的京城之行,也想将他介绍给自己的这些师兄们认识。

    见她这模样,在场的几个少年如何看不出她对谭寄溪的在意,索性近来无事,便答应了她到时会好好招待谭寄溪。

    说了目的后,温彦平又想起之前的话题,捂着嘴笑着凑到项清春那里八卦,“狐狸精,你娘近来真的要给你选妻么?”

    项清春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确实如此。”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温彦平搓搓手,兴奋道:“那你看中了哪家的小娘子?”

    不知为何,看到她这般兴奋,心里止不住地涌起一股怒意。心里已经阴暗得不行,语气却没什么变化:“没有。”

    “诶?”温彦平双目圆瞪,“你都看不上眼?”

    这时,卫朝浥哼笑一声,说道:“以狐狸精苛刻的眼光,他能瞧得上眼才怪。”然后将一手撑在项清春的肩膀上,又道:“狐狸精,我觉得你还是死心吧,随便凑和着找个贵女娶了算了,这世界上能长得比你还要出众的女子实在是太少了。”

    闻言,在场的人看向项清春那张脸,不约而同地点头同意此话。项清春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一副清雅的贵公子模样,其实性格极为偏执极端,追求美丽的皮相,皮相不出众的人从来无法入他的眼。他在少年时期便说过,将来要娶的妻子绝对要比自己长得还要出色的女子。而少年时的项清春已经是个美少年,不过眉眼稚嫩,看起来只是让人觉得漂亮罢了。等年纪渐长,那种奇特的风骨形成后,容貌也往妖异上发展,眯起眼睛的时候,活脱脱就是只狐狸精在世,怨不得大伙都跟着改口叫他狐狸精了。

    所以说,若真的要娶个比他长得还要美丽的姑娘,他们觉得项清春这辈子可能娶不到老婆了,若不能凑和着,还是打光棍吧。

    莫潜点头道:“卫少说得极是。而且……”已经称不上胖子的莫潜鬼鬼祟祟地凑近他,小声说:“狐狸精啊,我听说你房里挺多貌美的丫环的,不过都没有留久,你……真的因为她们没你长得漂亮,所以不屑于碰她们么?”

    “闭嘴!”项清春直接一巴掌拍到那脑袋上去,玉面上浮现些许红晕,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可是这模样看在温彦平眼里,越发地肯定了狐狸精有难言之隐,顿时同情无比。她知道男人对自己不行的事情极度在意,所以难得好心地没有拆穿他,甚至决定以后要顾着点他的面子,为他掩饰一二吧。哎,谁让狐狸精虽然一肚子坏水,但也帮了她很多忙呢,这点儿男人的面子,她还是很好心地不挑明,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了。

    项清春刚修理完了胡言乱语的胖子,转头便瞧见某人同情的目光,顿时头皮有些发麻,饶是他一向聪明,也不知道某人的脑洞脑补到哪里去了。

    难得的聚会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中结束了。

    与他们告别后,温彦平带着小弟弟阿雪去味然居买铜锣烧。

    不过项清春询问他们的目的后,眉头微蹙了下,决定跟他们同行。对此,温彦平一阵奇怪,不由问道:“狐狸精,你也喜欢味然居的铜锣烧么?”

    项清春淡然道:“尚可。”

    阿雪听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人喜欢,整张小脸都亮了起来,一手拉着温彦平的手,一只手抓着项清春,在他们中间一蹦一跳地走着,奶奶糯糯的声音叫道:“狐狸师兄,阿雪可喜欢铜锣烧了,吃了铜锣烧会有好运气哦,狐狸师兄也和阿雪一起吃铜锣烧增加运气吧~~”

    项清春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语调轻快的小包子,心中再一次怀疑,这般单蠢傻二的孩子,真的是温大人的儿子么?

    温彦平望天,心说阿雪调皮捣蛋时像温大人,犯蠢卖二时就像如翠姑娘,没啥好奇怪的。

    刚买好了铜锣烧,三人踏出味然居时,恰巧遇到大皇子带着几个随从走过。

    “温彦平!”大皇子有些诧异地看着三人,牵着孩子买铜锣烧什么的,为毛他会觉得这是一家三口的感觉呢?

    “见过大殿下。”温彦平和项清春忙过来行礼请安。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大皇子随意问道,视线扫过项清春,见他恭敬地垂着眼,神色淡然,宠辱不惊,心头不知怎么地有些不是滋味。

    项清春这个人是极为聪明的,自从他跟在自己身边起,他素来极满意他的机智手腕,可是项清春这人的心思难测,又素有野心,稍不留意,被他反咬一口不自知。大皇子虽然一直对他信赖有加,但却经不住身边的人有心挑拨,在几位谋士的暗示下,大皇子对他生出防备之心。所以前段时间,他寻了个由头将他明斥了一顿,最后让他回家反省。虽然没有说明,但大伙心知肚明,他是要放弃项清春了。

    大皇子知道自己与项清春生了间隙,这人自己以后是不能用了,心里颇有些可惜,却没放在心上。现在看到他并不因为自己的放弃他而沮丧难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想到自己身边还有其他才华并不输项清春的谋士,心里的闷气方去了几分。

    温彦平有些诧异地看他,说道:“买铜锣烧啊,大殿下的眼睛不好么?”然后有些忧心地说,“眼睛不好使的话,还是赶紧看太医吧,不然老了时会受罪的。”

    大皇子心中一堵,努力压住不快感,笑道:“我的眼睛自然很好,只是奇怪你们怎么来买这种东西罢了,温府没有厨子会做么?”

    “买来自然是要吃的了。”温彦平不以为意,觉得大皇子脑子可能有病,连这点都不懂。而她这般想着,脸上便显示出来,看得大皇子心中更堵了。他不过是随意问一句罢了,为毛这小子总是能让人这般堵心呢?

    就在大皇子觉得不能与这种人一般见识欲离去时,又见那长相平凡的少年笑嘻嘻地看着他,眼睛一转,问道:“大殿下怎么在这里,听说下个月大殿下就要大婚了,彦平可要恭喜大殿下了。不过大殿下也真是闲呢,不需要做些什么准备么?”

    怎么这人说话句句都不中听呢?

    大皇子实在憋得难受,努力撑起自己皇子的气度,淡淡地说:“自有下人准备,本皇子不需要亲力亲为。”憋得实在难受,大皇子也不想和她废话,寒暄几句后,便带着他的随从离开了。

    温彦平朝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对项清春说道:“我实在不喜欢他,最爱喜欢装模作样,又心胸狭窄。狐狸精,在这种人身边做事,会很难受的,你还是另择明主吧。”

    他早就脱离大皇子了,看大皇子的反应,与他计划的差不多。

    项清春淡淡地笑着,没有说什么,妖异的美颜在春日明媚的阳光中,仿佛发光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上官冰怡、恋介夕颜扔的地雷,大爱你们,挨个么一遍~~=3=

    恋介夕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6 12:32:33

    恋介夕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6 12:30:47

    上官冰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5 20:21:24

    ——————

    长久求而不得后,狐狸精终于扭曲阴暗然后——鬼畜了,哦耶~~\(^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