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54章

第154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微曦,一抹鱼肚白出现在天际边,整个世界光线昏昧。

    温彦平突然从梦中惊醒,冷汗涔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涣散的双目呆呆地看着前方,脑海里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梦里的一切,突然忍不住哽咽一声,两行泪落了下来。

    “爹……娘……”她呜咽着,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泣音,绝望又悲痛。

    这时,一道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在床前停了下来。来人没有冒然地掀开帐幔,只是有些迟疑地问道:“温少爷,您可是醒了?”

    陌生的声音让她浑沌的脑子清醒了许多,这时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些陌生。赶紧用袖子擦去脸上的痕迹,温彦平打开床幔,就着晨曦的光看向床前肃手而立的婢女,恍然想起这是季府里的丫头。她经常来季府,有时候跟着师父学武得累了,在季府歇下也是常有的事情,自然对季府的丫环都能认个脸。

    她在季府……蓦地,温彦平想起了昨夜之事,脸色顿时煞白。

    昨晚,将项清春送到季府后,又是一翻忙乱,已经歇下的季太医夫妻被叫了起来为项清春医治。项清春中箭的地方太惊险了,稍一不小心就可能撕扯到心脏,如此才让那些侍卫不敢为他拨箭。她当时呆呆的,只是看着众人忙碌,直到季太医亲自为项清春拨箭,那喷涌而出的血再一次沾到她脸上,然后……没有然后了。

    记忆是一片空白,让她惊恐起来,忙抓住床前的丫环的手,问道:“我项师兄呢?他怎么样了?”

    丫环被她的大力弄得手臂一阵生疼,面容扭曲,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温少爷,你、你……”

    温彦平此时只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根本没耐心听她吞吞吐吐,甩开她的手,抓起挂在屏风上的外袍随便一披,就冲了出去。

    晨光中,季府里早起的仆人正在悄声干活,然后就被一阵风似的刮过的人给撞到一旁,原本以为是哪个冒失的下人欲骂几句,发现撞了他们的人直冲向客院,背影还挺熟悉的,便体谅几分,这也得益于温彦平在季府里的好人缘。

    呯的一声,门被大声推开,温彦平冲了进去,直扑床前,看到床里面色苍白、毫无生气的人,颤抖地伸出手放在他鼻子下面,然后哇的一声扑到他身上大哭道:“狐狸精,你别死啊,快点活过来吧,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

    外边正在打磕睡的丫环被开门声惊醒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等听到这声大哭,顿时懵了,同时也有些惊恐。怎么会死了呢?他们家老爷不是说已无大碍么?只要预防伤口感染发热,人就没事了……

    就在丫环六神无主、温彦平大哭中,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痛死了,我还活着啊……”

    “……”

    温彦平猛地抬头,泪眼模糊中,看到睁开眼的男人一脸痛苦的表情,脸庞扭曲,满脸冷汗,眼眶赤红地瞪着她,咬挤出一句话:“你压着我的伤口了,是不是真的想我死?”

    温彦平啊的叫了声,赶紧跳开,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你真的没死”的表情。

    项清春无法起身,瞪着赤红的眼睛,心说自己就算没死,也要被这熊孩子给气死。可是,当她又扑过来,将脑袋拱到他肩窝中哭泣时,只能勉强抬起右手摸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别哭了,我没事……”

    温彦平哭了很久,哭得项清春原本的怜惜变得了暴躁。心爱的人哭得这般委屈,是男人都要心疼得要死,但是他好说歹说她仍是在哭,哭得他心疼得要命后,也气了,她是要害他心疼到死么?

    就在项清春忍受着身心都在疼时,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走了进来,早已看呆了的丫环见到,忙过去请安,“夫人,小姐。”

    季夫人冷淡地点头,端着托盘的药走过来,摸摸仍将头埋在床上哭的人的脑袋,对项清春道:“项公子,该吃药了。”

    项清春伤势过重,实在无法自己起身,只能躺在床上对季夫人道:“季夫人,辛苦您了。”

    温彦平抬起脸,双眼哭得红肿,见是季夫人,扁了扁嘴叫了一声:“师父。”

    季夫人看了眼她身上胡乱套上的衣服,那外袍下的女子玲珑曲线一览无余,眼角余光瞄见床上的青年显然也发现这点,心里摇头,将她拎开,换自己上。

    丫环醒觉地去打来水给她洗脸,跟着季夫人前来的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儿有些腼腆地拉着她的手说道:“哥哥不哭,爹说项哥哥没事。”

    温彦平抽了抽鼻子,对可爱的小女孩勉强笑了笑,说道:“嗯,我知道,谢谢布布。”接着丫环递来的热毛巾擦脸后,回头便看到项清春已经被扶坐起身,身后垫着个大迎枕,端着药碗慢慢地喝药。

    温彦平拉着小师妹蹭到床前,小声地问道:“师父,他会没事的,对吧?”

    季夫人淡淡地点头,清冷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不过就是这种淡然清冷,永远处事不惊的态度,才让温彦平安心下来。

    在项清春喝完药时,就见那个跟着季夫人前来的小女孩捧着一个小罐子过来,腼腆地说:“项哥哥,吃糖糖~~”小女孩的声音绵绵软软的,十分可爱,听得人心里都软酥了。

    “谢谢布布。”

    项清春含笑地应了一声,没有怫了小家伙的好意。小家伙名季白芍,小名布布,是季府的掌上明珠,却是个与其父一般性格腼腆的小家伙,十分惹人疼爱。至于有没有继承其父的不着调,京城的人都在观望着。

    等项清春吃完了药,季夫人叮嘱几句需要注意的,又端着药碗带着女儿走了。昨晚季太医一宿没休息,季夫人因为帮不上忙,倒是带着女儿先去歇息了,早上起来便接替了季太医的活,亲自照料病人。

    季夫人离开后,温彦平又蹭坐在床前。项清春躺回床上,脑袋有些昏沉,见她双目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怪有些不好意思的,忍不住问道:“你看什么?”

    “看你死了没。”她十分诚实地说。

    青筋暴跳,项清春差点气得呕血,这丫头真是太不会说话了,好想揍她一顿。不过听到她接下来的话,只剩下满心怜惜。

    “我、我要盯着你,像不要像我爹那样,他就是被山贼射中一箭,没有人给他医治,就这样……”

    项清春脸色稍缓,他心思细腻脑袋灵活,很快便明白了她昨日到今天的种种异样行为,心里叹了口气,将她拉过来,摸着她红肿的眼皮,说道:“昨晚很害怕吧?你……”他斟酌着说,“他们胆敢行刺,死不足惜,莫往心里去。”

    昨晚,他的视线一直未离开她,自然也看到她杀人后,面对那些尸体时,她恍惚的神色,第一次杀人,心里恐怕过不了那关,就怕等她缓过神来时,想起那一幕,心中不知是如何的惊惧难过。

    谁知,她却低下头,半晌说道:“我不难受,我七岁的时候,就杀过人了。”

    “……”

    项清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又摸了摸她的脑袋,叹息一声。

    “我杀的那人,他不只杀了我爹,还玷辱了我娘。为了报仇,我一直小心地陪着他们,他们以为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做事情从来不会瞒着我,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做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伤害过很多无辜。直到有一天,他们去劫杀一支商队,却不想那商队的侍卫武功十分了得,让他们铩羽而归,同时也死了很多人。那个人受伤了,原本可以逃走的,是我趁机杀了他……”

    她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却一脸快哭的表情。

    她八岁时被温良夫妻收养,八岁之前听说是个山中猎户的女儿,除此之外,她还经历过什么,没有人知道,她八岁之前的事情,都被温良抹去了。他原本也只以为她先前是个山中猎户之女,祖上烧高香才得到名满天下的智士收为义子,身价大涨,不可不谓令人羡慕。虽然猜想到其中有因果,可是却不知道原来会这般惨烈。

    她说的那个人,应该是当年在荣华寺里劫杀温良一行的山贼中的一伙吧。

    如此,项清春很快将关于她的所有的事情想明白了,也有些明白她为何会这般抗拒嫁人。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对于男人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对武艺十分执着,因为那样可以保护自己,只愿做个男人游历四方,自由自在,不愿意女子的身份再经历自己母亲的苦难。虽然有些矫枉过正,却也是她的心结之一。

    突然间,又有些庆幸自己这些年来陪伴在她身边,让她习惯了自己的存在,没有因为自己是男人而抗拒他的靠近,即便是兄弟之情,也好过一杆子拒绝吧。

    短短一瞬间,项清春想了很多,忍不住对她笑了笑,说道:“我没事,你也累了,再去歇息会儿。”说着,视线在她衣襟上溜了下,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满足,想来她是慌神了,才会这般衣衫不整地跑了过来,连女子的身份被人发现也不管了。

    发泄了一通,温彦平终于平静下来,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在他的柔声劝慰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见他明明已经疲倦之极,仍是强打精神安慰自己,又有些难过起来。

    等项清春完全睡着后,她也悄声离去。

    *****

    到了午时,温良下朝后,和如翠及三胞胎一起过来探望项清春。

    如翠原本一早就想过来了,不过知道自己过来太早反而打扰了他们休息,便按捺下来。到了季府时,听说温彦平还在睡,忍不住又心疼起来,忙过去看她。

    昨晚温彦平突然昏厥,将他们吓得够呛,后来知道是她情绪激动,一时受不住刺激才会昏迷后方放下心来。不过如翠和温良都知道,项清春这伤估计是唤醒了小姑娘幼年时的悲痛记忆,是以反应才会如此大。也因为她昏迷了,便才让她在季府歇下。

    却看了仍在沉睡中的小姑娘,从季府的下人那儿知道她早上醒来过一段时间,便也不叫她。

    温良过来探望时,项清春途中又醒来一次,温良同时也和他说起昨晚事情的后继。那些拐子及同伙,都被安阳王府的侍卫给押解到衙门了,被拐来的孩子今日也在弄清楚他们的身份后,联系他们的父母来认领。除此之外,就是那些在树林前劫杀他们的刺客,经过审查,发现是倭人派来的。

    自大楚建国以来,倭人时不时地在沿海岸一带搔扰,因为倭国与大楚隔海相望,且国土贫瘠产粮有限,大楚皇朝一直瞧不上眼如此贫瘠之地,是以也没想过对倭人出手。直到崇德皇帝上位,默默地关注大楚周边的国家,收拾了百年世敌的北越后,便开始着手对付其他不安份的邻国,派出了封地在南边沿海的安阳王世子处理倭国一事,倭国几次三翻犯在安阳王手里,对安阳王恨之入骨,昨夜他们冒然出手,未尝没有想斩杀安阳王世子报仇的意思。

    明白了来龙去脉后,项清春便不再关注了,开始安心养伤。

    由于伤势过重,项清春在季府呆了五天才回府去养伤。这五天里,很多人到季府来探望他,连大皇子都派了人送礼过来慰问。

    这五天时间,项清春也和季府的人混熟了,同时也在看似冷淡无欲却是惠质兰心的季夫人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温彦平的事情,越是知道得多,他越是难受,也越是让他生出执念,绝对要将小姑娘娶回家不可。

    养伤期间,项清春待温彦平的态度一如平时,也让温彦平心里好受得多。这次项清春英雄了一把,确实让温彦平感动极了,觉得这个兄弟交得十分值,欠了项清春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若是他以后有什么需要,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项清春嘴角抽搐,谁要你赴汤蹈火啊?他更喜欢的是另一种报恩方式。

    对于小姑娘的顽固不化,项清春心里已经有准备,等他的伤好得差不多时,终于对又跑来他家吃吃喝喝顺便看美人的小姑娘道:“温彦平,过几日,我让父母找官媒去向老师提亲。”

    温彦平正剥着一颗柑橘,听到他的话后,柑橘整个都掉到地上,骨碌碌地滚了老远。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mo马蹄、S君、茶香满屋、千禧一一扔的地雷,挨个么一遍~~=3=

    千禧一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7 12:42:38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6 21:14:21

    茶香满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6 10:16:26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6 00:16:00

    mo马蹄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5 23:37:3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