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01章 创业

第101章 创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大早,夏夕派外院套车,自己带着捷哥和丫丫出门。

    在熙朝,秀才是朝廷认可的最低文凭。读十来年的四书五经,学会写八股文,方具备参加秀才考试的资格。而要考中秀才,远不像21世纪小升初那么简单,要经过县考、府考、院考三个等级,其中通过前两次考试的,头上能多一顶荣誉帽,叫童生,终生有效,成为市井坊间认可的读书人。通过第三等级院考的正式称作秀才。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脱掉童生的身份,有人考据,秀才的录取率之低,跟现代的考研差相仿佛。

    秀才考试也叫小考,乡试与会试被人称作“大考”,三年一轮回。今年赶上招秀才,所以也称小考之年。如果捷哥这次不第,就要等三年之后再来复试。眼见到夏夕称霸棋坛,大有登顶之势。丫丫领着“□□特殊津贴”,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捷哥也有几分急躁起来。论高考成绩,医学院是有名的难考,可是穿越了一回过来,才艺不如别人,他落在了后面,心里和面子上都有点过不去。捷哥在学堂里了解到,考秀才,成绩列为一等者,称廪生,每月朝廷给六斗米补助,也算是一种荣誉津贴。比丫丫的俸禄低些,可是他也找不到更好的目标了。

    马车带着她们仨先奔了县衙,去看县官张贴的招考文书。夏夕和丫丫没下车,三个小厮陪着捷哥一起看过文书,又进到县衙署理房当面咨询了半天,才泱泱地出来了。

    捷哥爬上车,夏夕和丫丫就急忙问:“怎么样?名报了吗?”

    “没有,很复杂的,要出示户籍,填写履历,还要同考的五个人互相联保的文约,还有本乡老秀才的证明文件。”

    夏夕说,“这应该是为了预防冒名顶替。”

    捷哥点点头,“咱们家宗亲或者街坊还得出证明,说我身世清白,不是倡优皂隶的直系子孙,现在也不在服丧期,这样才能报名。”

    丫丫性子急,“还有几天?”

    “时间还有十来天呢,县试是三月十二,考两天,中间阅卷张榜隔六天,然后考第二场府试。府试不在这里,在知府衙门。府试成绩下来之后,合格的童生接着考院试,学政衙门出题,在贡院考。成绩全部下来就到五月初了。”

    “那么现在就是要这些证明文件了。”

    “嗯。”捷哥点头。

    “去找你八叔吧,让他给你办齐了。”夏夕说。

    丫丫说:“不是说好要对家里保密呢?”

    “这么多的证明文件,凭我们几个,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办下来。找谁都会惊动大家,找八爷反倒好些。捷哥你就说考着玩的。万一考不上,怕大家笑话,让他给你保密。他也乐得看个结果,谁没点好奇心呀。”

    “那我最近去府里的学堂吗?”

    “考前这十来天要不算了?自己在家练习,多看看范文,写了文章直接送到学堂里让师傅点评点评就是了。别忘了跟八爷说,回北京了,让他有机会还要多带你见识历练去。”

    捷哥小嘴巴一嘟,红润润的煞是可爱:“八叔也要去衙门销假了,怕也要忙起来了。”

    “没事,有空就去。你要考上秀才,就有同年了。他们年纪都比你大,跟他们混也一样增长见识。”

    “咦,对了,你现在还怕见人吗?”丫丫忽然想起来了,问。

    捷哥笑着摇头,不怕了。很神奇,一年时间,把前世根深蒂固的顽症基本给治好了。当年连问路都不敢,生怕别人露出敌意和轻蔑的神气。那种畏惧无奈折磨得他不轻,就像独自困守在幽暗的山洞里一般自苦。十七八岁的年纪,明明那么渴望与人交流,却到处给人留下阴沉自闭的印象。

    “这就好这就好。”丫丫松了一口气。进了考场可没人陪着,县试要关两天,万一临时头疼肚子疼,又不敢跟人说,那麻烦就大了。

    “现在我的榜样是八叔。他待人接物,言谈举止又尊贵又透着和蔼亲近,德州谁不喜欢他。”

    丫丫呵呵地笑,“八爷是侯府里最显贵族范儿的人了。拿他跟侯爷一比,谁能相信这是一对父子?”

    夏夕和捷哥听着都乐,夏夕叮了她一句,“不敢胡说。”

    丫丫忽然又说,“你怎么不拿七爷当榜样?他才是你爹哦。”

    “他的铁血果断我也很崇拜的。想想他在战场上挥马刀的雄姿,我心跳就加速。既担心又佩服。了不起的大英雄啊。不过我胆气弱,那种砍砍杀杀的事做不来。这辈子当不了大将军。”

    “那也没什么,你爹原本也是读书人的。”

    捷哥应考的事有了底,车头一转先奔南城,去看丫丫装修的珠宝铺子。

    大老远就看见铺子房顶上巨大的广告板,醒目无比的流星雨图案,中间三个大字尔雅斋写得风流蕴藉,劲力内敛,一问,居然是二老爷的手笔。不得不说,许萱河这一手字着实不寒碜。这时代格外讲究书法,读书必习字,写一笔烂字比长得丑都丢人。

    “二老爷真好,我说你的铺子不大赚钱,南北城要调整一下,他很赞成,说珠宝铺放在北城确实不妥当。我找不到人写招牌,求他帮你写一个,他挺痛快就答应了。”

    进到铺子里头,莹白的雨花锦被别出心裁地当成壁纸贴满墙面,云石的地砖高雅洁净,玻璃货架里暂时还是空的,仿后世珠宝专柜的惯常做法,托盘都用朱红或者深黑的金丝绒包面,以衬托金器珠宝的熠熠光辉。在窗下,一大组转角沙发组营造了不一样的购物环境。丫丫的确很能干,居然把沙发也折腾出来了。

    沙发往上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彩色的《雾灵星雨图》,流光溢彩的流星雨划过长空,照出山间伫立的四人剪影,影影绰绰能看出男女的差别来。一枚脂砚斋的朱印盖在画面的角落里。

    夏夕笑着对丫丫说,“做得好。屋子外的设计很醒目。里面的设计也很有格调。这个图放在这里最点睛不过了。钟言只要踏进来,他就能读懂这幅画的意思。”

    丫丫得意地点头,信心满满地说,“只要他在北京,不可能不来南城。只要来南城,这个店名,这个现代化的风格,加上我的画,他会认出来的。不超过三个月,我一定能够找到他。”

    “但愿如此。不枉你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我多不容易啊。那阵子几乎隔一两天就得跟许管家吵一架,他是老天派下来磨我的耐性的。挤牙膏一样的给我钱,抠得让人发指。我要用点玻璃,他几乎要哭一场。我就奇怪,我明明是用在铺子里的,又不是贴我的窗子上,他怎么就那么放不下心呢?不过吵了几个月,居然吵出点交情了。我监工有时候会晚,他总是派车过来接我。”

    夏夕想起初遇时她跟人贩子爹的那番泼辣计较,不由得微笑。丫丫是活泼开朗的个性,甜言蜜语,做小伏低,六亲不认,蛮不讲理,无差别转换,许树生哪里能扛得住她?

    据老七介绍,许树生是个心里极其有数的人,嘴上不多话,在侯府十个总管事里算是个相当拔尖的人物。因为糊涂四儿大名太响,侯爷怕她败家,把许树生割爱拨给七房,着实算是做父亲的体贴疼爱了老七一回。

    “这条街上有八奶奶的香料铺和一间绸缎庄。四奶奶有间茶庄。都比你这个大一点。二太太也有两间铺子,大太太反倒没有。”

    夏夕失笑:“你倒摸了个清楚。那你说说,哪个铺子效益最好?”

    丫丫一挺胸腹,“当然是咱了。”

    “别吹,装修花了我不少银子,看你什么时候给我赚回来。”

    丫丫嘴一撇,“这话我听了几个月,是许管家教的你,还是你教他?”

    捷哥扑哧一笑。

    “我要把这个店弄成北京最有名的铺子,我一定要成功。”

    “你好好干,先弄得它盈利再说。赔钱算我的,如果能赚钱,我分你一半的股份,给你大大地攒一笔嫁妆。包子铺配方是捷哥的,亲兄弟明算账,我也跟你分成。”

    丫丫向夏夕汇报了尔雅斋目前的准备情况,原有的匠人基本还算满意。但是她在静琳处看到的一些精细皇宫新款珠宝,这些人做得却不够细致,水平还是有些不足。而这部分是最提升形象和盈利的。她想返聘宫里珍宝司退休的老师傅,但是一时又不得头绪,只能等静琳进宫之后,找机会再去摸底。

    “这条街上有专门的几家皇商,给宫里供货的,卖什么的都有,我去看了珍宝阁,技艺比我们略好些,还是比不上宫里的师傅,看了他们的款式,我更有信心了。”

    “找好师傅的事,你给许管家说了吗?”

    “说了,他说会去打听。”

    “不急,店铺开了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咱们慢慢问,会找到的。”

    丫丫说,“我精心选择,进了一批南方过来的珠宝玉器,都很漂亮的。我们自创的款式能占三分之一就可以了。开店就要囤货,尤其我们要做大店,货多,选择多,才是财大气粗的气势。我要三万两银子囤货,许管家几天就瘦了一圈。哈哈。”

    夏夕和捷哥看着她,无语。

    “这是黄金珠宝,又没有保质期,真不理解他怕什么。卖不掉给奶奶压箱底,它还赔了不成?短见!”

    就你这番话就吓住许管家了好不好?

    “我看了下,有些铺子抠抠索索把好货藏起来,太奇怪了。你是卖货的,又不是搞收藏。我专门做了精品货柜,好货全部上架。消费心里很奇怪,我只要看到好的,差的就买不下去。像我这样的人不会少吧?藏起来,怎么可能刺激消费?现在咱铺子的掌柜带着匠人们都住在槐树胡同,我给了掌柜的十四种新款,他逐个攻关,做了不少。我买的新仪器解决了不少大难题。已经准备了半年了,差不多可以选个日子开张了。”

    “等捷哥考完吧,心定了之后,选个好日子开张,要请客吃饭,大家都得闲才成啊。”

    看完珠宝铺,几个人又打马奔北城包子铺。

    包子铺装修完成之后,按夏夕的安排,府里的厨娘直接调整出来,按捷哥的办法拌馅,卖灌汤包和生煎包。已经开张营业两个月了,这年代没有电视广告,只能靠口碑宣传一点点地打开局面。

    开张时,丫丫精心策划了一个免费品尝十天活动,轰动一时。但是这项营销策划是完全失败了,乞丐流民拉家带口把门堵了个结实,真正想消费的,看了这个阵势,无不躲得远远的。弄得许管家和丫丫哭笑不得。

    但是免费十天的风声已经传出去了,诚信要紧,活动还是硬着头皮搞完了,店铺门口天天打架,全城的乞丐们奔走相告到这家抢肉包子吃,这顿吃完索性就歇在墙根底下等下顿。口碑倒也传得轰轰烈烈,可是乞丐们追捧夸赞的这种口碑,贻笑大方。丫丫窘得几天不敢见许树生。

    丫丫闪着大眼睛心有余悸:“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乞丐。以前在广州街头也就一个半个的拦路乞讨,这边好么,黑压压的,成百上千人,吓死我了。现在周围的人不把我们叫七宝包子,叫乞丐包子。”

    她一路走一路说,把夏夕和捷哥笑破了肚皮,丫丫心里很是歉然,夏夕说,“没事,乞丐包子就乞丐包子,寒冬腊月,那些人无家可归,多可怜,咱们就当行善了。”

    丫丫嘴巴一瘪,“许管家说,皇上也没有这么大手笔,全北京就咱们一家拿肉包子行善,七爷迟早败在咱俩手里。”

    几个人又一起大笑,连赶车的都跟着笑出了声。

    作者有话要说:  想日更,这章算昨天的,请大家勤快点给我打分,我晚上再补一章。算今天的。一年之计在于春,振作精神,好好干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