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10章 纳征

第110章 纳征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县试悄悄地进行,悄悄地结束。成绩在五天之后张榜公布,捷哥帖经、墨义和制艺均考出了甲等的成绩,县试没有排出名次,但是甲等的成绩已经进入了前100名之内,加上乙等204人,共304人进入第二阶段的府试。以石仙耕的标准,捷哥只要不是丁等的成绩,就算过关,眼下捷哥以甲等成绩上榜,收徒是绝无二话。大喜之下,石仙耕跑去学政衙门,调阅了捷哥的卷纸,亲眼看过之后,对这位小弟子更多了几分信心,断言他通过府试相当乐观。许静瑜把石先耕的话传给夏夕,几个人高兴之余,约好保密,待捷哥通过府试,正式成为童生再禀报长辈。

    又过了几天,府试在府台衙门举行,这一次考期三天。侯府参加府试的还有十四岁的十爷静琇。府衙门外,俩人遇个正着,许静琇看着豆丁大的捷哥一本正经地穿成一副书生样,居然同场应试,讶异得脑子里乱成一团。因为考生在贡院里不得随意行动,许静瑜照样把捷哥交给内场号军照应。当这叔侄俩在贡院里被人翻来翻去烤的时候,其他人一时顾不得关心他们了。

    四月初九,是侯府纳征的吉日,全北京万人空巷,观赏红妆十里耀京华的富丽图景。

    这天,侯府四门洞开,阖府老少按品级大妆,依次排队,恭恭敬敬地迎接皇家送聘礼。像夏夕这种尚未取得封诰的女眷们也都装扮得清清楚楚,站在队伍的最后面。

    皇室联姻同样按照三书六礼的传统习俗进行。“三书”指在“六礼”过程中所用的文书,包括聘书、礼书和迎书。“六礼”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个结婚过程,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纳征是六礼中的第四礼,也称纳成。此前的纳采问名纳吉都是准备工作,纳征之后,婚约方正式成立。

    一架金镶玉嵌的彩舆打头,全套的宫廷仪仗,彩旗飞舞,宫乐悠扬,满目喧嚣,声震四城。送聘礼的车马绵延拖了好几里路,所有的聘礼都用红绸扎成喜带,禁军身披彩绶一路护持,场面之浩大绝非一般的世家联姻可比。像静琳这样养在闺中就封后的情形熙朝历史上并不多见。先头几任太后都是先当太子妃妾,然后在皇帝驾崩,太子登基后改封皇后的。这样的皇后母家没有机会办纳征礼,因此,沿街的老百姓觉得格外稀罕,一边张大眼睛看热闹,羡慕侯府福气熏天,一边议论着秋天的大婚之礼还不知会是怎样的风光。

    按《大熙会典》,这次送来的礼单上写着:黄金二百两、白银万两、金茶筒一、银茶筒二、银盆二、缎千匹、文马二十匹、闲马四十匹、驮甲二十副。另有赐后父后母黄金百两、金茶筒一具、银五千两、银茶筒一具、银盆一具、缎五百匹、布千匹、马六匹鞍辔具、甲胄一副、弓一张、矢一菔、朝服各二袭、衣各二称皆冬一夏一、貂裘各一领、上等玲珑带一束;赐后弟缎四十匹、布百匹、马二匹鞍辔二副;赐从人银四百两。给皇后的为礼物,给皇后家人的为赐物。给皇后家人的赐物,真正成为皇后母家所纳的聘礼,给皇后的礼物在婚礼之时仍要回到宫中。

    在给静琳的后礼当中,玄纁、六马、谷珪等寓意吉祥尊贵的礼物格外瞩目,这是民间嫁娶绝对见不到的物事。玄纁是古代用来聘请贤士的礼品,是红黑色与浅红色制作的帛垫。六马是指种马、戎马、齐马、道马、田马、驽马,寓意太平年丰;谷珪是古代礼玉之一种,是天子、诸侯作为媾和或聘女之礼器,也可叫做信物。还有一顶九龙四凤冠,是少年皇帝专为新皇后定做的珠冠,贵重奢华,足有好几斤重。聘礼当中,还包括了许多祎衣,专门用在皇后受册、朝会大事等时候穿着,其用色,款式,材质,花纹都相当有讲究,舄加金饰,是规范严格的宫廷礼服。

    纳采礼之后,皇帝赐纳采宴。自老侯爷以下,侯府子弟内眷咸与盛宴,捞了一顿御膳吃。不过御宴的气氛庄重肃穆,跟上朝似的,不停地要颂圣谢恩,一顿饭没吃出什么味道,只怕错了礼仪,紧张得大家都没了胃口。

    申时二刻,宴毕,整个纳采仪式宣告结束。皇室送聘礼的队伍依次退出,回宫覆命,忠勤侯府几个当家人这才放松精神,吁了一口气。夏夕叼空赶紧回春芜院,看捷哥考场发挥如何。三天应考,这天下午结束。

    侯府正堂宾客还未散尽,吏部堂官又打马前来传旨,擢升四品忠武将军许静璋为上将军,从三品衔,领大同蕃兵事并辖制山西、宁夏、河北谙路乡兵20万人,配合部族军修城运粮,捕盗靖边,保境安民。

    谢恩毕,堂官告辞而去。二叔许萱河方才笑了笑,“皇上选今日颁旨,给老七升官,用意很深啊。”

    忠勤侯不以为意,说:“臣子效忠乃是本分,皇上何时宣旨,还用挑拣日子?你事事都喜欢翻来覆去想个三五遭,累不累?不管怎么说,老七升官,从此更要卖命就是了。”

    许萱河不禁失笑,“哥你倒比我透彻。”

    “我根本就不想,没你那么多学问,也不费那个脑子。”

    老侯爷说,“老七自小是个近武的性子,这一从军,才一年多功夫,从六品昭武副尉升到了从三品上将军,升得倒是飞快。”

    许萱河说:“去年春天北京城下,老七凭着响当当的战功官升三级,谁都没话说。去年后半年他忙着在青海新疆那边募兵,回来之后一直在训练新军,打了几场小仗,严格说起来还算是练兵,就这样皇上也升他的官,这是要大用老七啊。”

    忠勤侯说,“四丫头秋天就进宫,有个哥哥在外头打仗立功,她说话也有底气,不是挺好吗?”

    许萱河微微摇头,“静琳封后,我们如今是外戚之首,人人盯着。但凡有点疏漏,针尖大的窟窿就能透出斗大的风,要更加韬晦才是。”

    老侯爷说:“说得对,给老七的家书上格外叮咛几句,要他知道轻重,谨慎当差。”

    许萱海应承了。

    许萱河说,“这个信我来写吧。家里的子弟和下人也要勤加约束,不可仗势欺人,免得招人非议。”

    老侯爷说:“这个有我,咱家里出不来戏里唱的那种国舅爷,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给我上街去强抢个民女什么的。”

    许萱河说:“这阵子,人人羡慕侯府风光无限,我夜静更深却时时觉得栗栗危惧,我们自己不可忘形啊。照我的本意,我是宁可四丫头嫁个普通的官宦子弟,富足安乐过一辈子。太后有意让她进宫,形势格禁,又不能不为她争取。这一封后,她的祸福牵着全家的祸福,我是越想越觉得惊心。”

    忠勤侯劝慰说:“没事吧?老姑太太过得不比谁好?”

    许萱河叹息一声:“老姑太太毕竟不是皇后啊。”

    正说话间,门房小厮飞跑来报:纯亲王陪着老姑太太过府,这会儿正朝寿萱堂而去。几个大男人连忙从议事的书房往寿萱堂而来,未进前院,就听见老姑太太清亮亮的笑声,老侯爷微笑道,“我每回听到你姑姑的笑声就觉得烦恼全消。也40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丫头似的没半点心事。”

    徐萱海说,“老姑太太是个大而化子的性子,从来不犯小心眼,纯王又事事容谅,王府里的大小事务都随老姑太太处置,她是真没什么烦心事。”

    “都说你姑姑天生的好命,不过早年为她择婿也考较了一番祖父母识人的眼光。你姑姑晚生女,比我小了21岁,你祖父母对她千娇万宠,恨不得含在嘴里头养。她13岁上,齐国公府最早流露了联姻的意思,想定你姑姑做齐国公世子媳妇。我当时很满意这门亲事,齐国公世子勤勉刚毅,国公府嫡支四兄弟一向和睦,两家门第也相当,国公夫人去世早,续弦的老伴是个省事的,儿媳妇伺候这种婆婆相对也省心。但是你祖母不乐意,说早年她见过齐国公世子,五六岁的年纪爱放炮仗,炮仗点着了居然往狗笼子里扔,炸得狗满笼子乱跳。虽说是顽童行径,但你祖母看在眼里,心里不喜。后来齐国公派继室夫人来探口风,你祖母婉言拒绝了。我说小孩子淘气做不得数,大了自然就好了。咱们家凡上战场的男人哪个手上没几条人命?都妇人之仁还怎么打仗?可你祖母说,打仗另当别论,平日里好端端的连个猫狗都不能善待的男人,骨子里就不是个温厚疼人的。你姑姑自幼受宠,心思单纯,嫁这种丈夫,没事的时候或许大家都好,万一你姑姑捅点什么漏子出来,他会怎么对待她?有这种担心,这个亲就结不得。果然,过了几年就传出风声,说齐国公世子残忍刻毒,一言不合就对妾室下人上家法,连正房夫人也时常挨他耳光。那时你祖母已经去世,我私下里好生庆幸。亏她老人家主意拿得正,不然岂不让我害了妹子一生?真的好险。”

    “纯王年轻时风流自许,也算不得好女婿吧?”许萱河问。

    许萱海说:“纯王可不是咱们家自己选的女婿,老皇爷直接下了圣旨,哪有我们挑三拣四的份?”

    老侯爷点点头:“可不?他们成亲头一两年也不消停,你姑姑一气就回娘家,回来就不愿意回去。我也懊恼过,不过纯王虽然风流多情,可是你姑姑一赌气回娘家,他从来都是做小伏低赶过来哄,遇上丫头丧声谤气发脾气,他也从来不愠不火,这份尊重怜惜是难得的。换个人,大帽子一扣,说她一声妒忌,娘家人别说给她撑腰了,怕是先得落下一身不是。”

    许萱河点点头,“说得也是。纯王素来温润,我看惯了他谦逊礼让的样子,几乎忘记了他身上也有血性。去年他亲自跑去守城,宁死不退半步,格外让我震撼。这么硬铮铮的铁血男儿,居然让了老姑太太一辈子,我自愧不如,更不敢期望皇帝女婿也这么对待四丫头,能有个三分尊重我就知足了。”

    徐萱海拍拍他的肩膀,也觉得无从安慰起。侯府嫁出去的姑娘不少,纯王这样的女婿也只有一个而已,拿他当标尺就是自寻烦恼了。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摸摸更,不敢见人的赶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