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15章 案首

第115章 案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侯爷躺在炕上听俩儿子禀告,觉得听不懂。扶起来之后,觉得比躺着的时候更糊涂。捷哥参加了府试,考了个案首?他认识案首这俩字吗?

    许萱河失笑着回道:“您忘了,从德州回来的时候老八就说过,捷哥在念书上天分过人,德州家学的孔师傅是曲阜请来的名师,对捷哥爱如掌珍,专门为他一人授业解惑。”

    老侯爷点点头,有这回事,但是老八说的那个意思和他老人家心里想的完全是两回事好不好?他以为捷哥不过是比同龄孩子多认了三五八个字而已,怎么这就居然童生了?

    “现在的童生好考了么?不用做文章了?”

    许萱河哭笑不得:“哪里好考了?帖经墨义时文样样都要过,上榜的个个都是百里挑一。”

    老头子疑惑道:“那捷哥怎么能考上呢?他也会写文章?”

    许萱河忍俊不禁,“不会写文章的童生,不说见了,您听说过没有?”

    老侯爷点点头,那倒是。再想想又摇头,还是没有真实感:“不对,捷哥才六岁,话都说不利索,都是老七媳妇在教他。”

    一屋里人都乐了。

    有个丫头伶俐,跪倒在地,脆生生地说:“恭喜老侯爷,您别不信了,这消息肯定是真的,侯爷和二老爷还能诳您不成?咱家里一口气多了两个生员,简直就像书香门第了。”

    老侯爷最喜欢听这种话,笑眯了眼,“好好,书香门第好,我就喜欢子弟读书上进。传话给你大太太,人家赌个棋都唱十五天戏,咱家里出了这等喜事,也唱上十五天戏。“

    屋里的丫头嬷嬷们轰然叫好,立刻就有人要出去传话,许萱河赶紧拦住了。

    “父亲三思。“

    老侯爷问:“怎么了?”

    “父亲,琳丫头秋天就要进宫,前两日刚闹过纳聘,满城轰动,现在再为子弟进学唱起大戏来,张扬太过了啊。”

    “我六岁的童生谁家有?静琇也才将将十四,这样的俩孩子,北京城里少有的,还不兴我夸一夸?”老侯爷眼睛一瞪,很不服气。

    “您还怕北京城里没人夸他们吗?子孙出息,羡慕您老人家有福的人也同样车载斗量啊。这时候咱们要是不知韬晦,当面不说,背过身,别人会指责我们轻狂不知所谓。真的不妥当。”

    老侯爷不禁叹了口气:“这一阵为了庆哥,我心上像压了块大石头似的,短精神啊。不过想借此闹腾闹腾,你还拦在头里。“

    “您老人家的心事我们懂,但是您得看开一点。只要咱们家风清气正,子孙们不走歪道,这个家就堕不下去。大家族想要长久兴旺,得要子孙人人争气才行,独独的一个嫡长孙哪里够?反过来,有几个精明强干的叔伯和兄弟帮衬着,嫡长孙身上的担子也轻得多,就是他本人弱一点也无大患。”

    许萱海也说:“没错,静琇、捷哥都是侯府子孙,不管长房二房,嫡生庶生,走出门去都是姓许的。将来长大了,家里有事,或者见谁不学好,他们俩还能袖手不管?”

    老侯爷摇摇头,长吁一口气:“唉,也只好如此了。”

    眼睛一转,旁边一群丫头还是眼巴巴的看着,虽然不敢说什么,心里怕是有些失望。

    老侯爷说:“这么的吧,戏既然不能唱,每人多发两个月的月银。全家上下都在内,主子奴才,人人有份。”

    闻讯而来恭贺的主子奴才们一齐跪倒谢恩,恭喜声笑闹声响成一片。别说奴才高兴,主子们这会儿也盘算着用这钱干什么,天上落下几十两银子,正好花在平日舍不得的事情上。

    喜气洋洋的氛围感染了老侯爷,他叫人服侍着穿上见客的衣服,跟着两个儿子一起向正堂走去。

    还未散尽的十几位大臣迎上来齐声道喜,奉承老侯爷年高德劭,侯府积善之家,福泽深厚,荫及子孙。静琳入主后宫母仪天下已是人间至福俗世祥瑞闺阁榜样,谁知子弟也不遑多让,今日垂髫生员,明日少年阁臣,侯府钟灵毓秀,兴旺祥和,实乃熙朝一等一的世家。

    老侯爷肚子里没多少墨水,文邹邹的话他听不懂,能听懂的这些已然让他乐得合不拢嘴。老头子万分虚荣,想献宝,吩咐赶紧把捷哥和静琇带来,向众位爷爷叔伯行礼。

    豁着门齿的捷哥一露面,屋子里大臣们就轰地一声笑了起来。一上午辛苦包着上嘴唇的小男孩这会儿也顾不得维持形象了,嘴咧得跟开花石榴似的,让人一眼能看见后槽牙。大家逗他豁豁露气,他嘴巴勉强闭上,不到十秒钟又笑开花了。案首这个成绩太意外了,无论如何也耐不住心里的高兴,明知道人前有点不堪,脸上不自觉就带上了几分窘迫,更是憨态可掬。

    十爷静琇是许萱河的嫡幼子,长得肖似乃父,仪容修洁,到底大着几岁,勋贵之家自幼的教养,不像捷哥这么乐不可支。

    “你们叔侄俩是一个师傅教的么?”潘朝闻好奇不已。

    “回大人的话,学生六年前在侯府学馆开蒙,一直随着席先生读书,三年前过的县试。捷哥比我进步快,他是去年逃难去了德州老家才开始念书的。我们二人从未同窗。”

    “你们德州有好先生?”潘朝闻问。

    许静瑜打发了府台衙门报喜的仆役,回到正堂,听到这句话正好接上:“德州许氏家学有位孔先生是族长从曲阜延请的大儒,学问扎实,循循善诱,确实当得起好师傅的赞誉。不过捷哥此前在七奶奶的教导下也念了几百字在肚子里,所以念起书来进展神速。”

    “有趣,一年多点时间,过了县试过府试,这让别人还怎么活啊。”

    捷哥学着静琇的样子抱拳道:“其实这回完全是我的运气好。哦不,是学生的运气好。学生年幼无知,要是遇上不会写的题目,真有可能一字不写交白卷了。”

    “府试时文考的什么题目?"

    静琇答:“《尚书盘庚》中的一句:若农服田力穑,乃亦有秋。”

    捷哥说:“如果没去德州,碰到这篇文,我只能袖手了。亏得去年德州大旱,八叔几乎天天带着我在佃户家里做客,听他们说话聊天想办法,我对农事才有基本了解。”

    众臣点头,没有经历就没有思考,时下多少读书人只会在故纸堆里打滚,行文空洞无物,难怪会败在一个小小幼童的手里。

    许萱河也对捷哥好奇:“捷哥,你的时文是怎么写的还记得吗?”

    “记得。”

    “默出来让大家帮你品鉴品鉴。”许萱河笑着对纯王等人说:“我也好奇,六岁孩子写出的案首文章,究竟说了些什么。”

    大家都点头。

    “静琇也去默出来,这里不乏本朝诗文大家,听他们点拨你几句,你受用无穷。”

    叔侄俩退下去书房默写考卷,许静瑜趁机把石仙耕要收捷哥为徒的事情禀告了长辈,老侯爷和许萱海兄弟都是又惊又喜。

    “县试石博士就要收徒,你怎么到现在才禀报?磨蹭个什么,他要改了主意可怎么办?”

    许静瑜严守着石仙耕的秘密,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大概不要紧,石仙耕难得看上一个学生,心思不会变得那么快。捷哥仰慕名师,一心也想当个名徒给他看。”

    纯王皱皱眉:“这等仰慕法有点奇怪,不是五体投地,心悦诚服,反倒像憋口气互相叫板的意思?”

    马识途笑着对许萱海说:“名师名徒,相得益彰。孙少爷才名满京华那是指日可待,未来的成就亦不可限量。“

    许萱海道:“果真如此,必定令捷哥登门叩谢大人今日之言。”

    老侯爷精神大振,这会儿觉得什么病都没了:“赶紧张罗拜师的礼,明日就下帖子,看石博士什么时候有空,带捷哥去正式拜师,万万不可再拖延了,迟恐生变。老大,你带着捷哥老八一起去。”

    忠勤侯点头应是。

    捷哥和静琇各自拿着一份卷纸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递上来,大家轮流看了一遍,连声称赞。

    静琇的制艺端整大气,思路平和清晰,有许萱河的好熏陶。与捷哥的文章一比,立刻就显出视野不足的缺点,文章脱离现实,只在圣人言论里反复,因而论据说理都有点浮泛,明显不够厚实。

    马识途只看文字,无法相信这样的文章居然是这个豁牙小子写出来的,由衷地赞道:“理尽一言,语无重出,明晰简练,清真雅正,果然好文章。捷哥只学了一年就有这等文笔,堪称异数。”

    “说得是,用词准确,表达清晰,竟像是写了十几年文的。后面这几句: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借虚拟的桃源寄言,平实当中透出隽永妩媚,好灵性,好文思。“中介大夫孙大人很是溢美。

    许萱河说:“文笔尚可,我倒觉得捷哥生于富贵,长于富贵,居然有如此恳切的悯农情怀,殊为不易。“

    “二爷爷,这个没什么的,您到农户家里走过几回就知道了。他们平日里省吃俭用,万一遇上荒年,打的粮食不够交租,全家都要饿肚子,极端的时候还要饿死人。我其实觉得仅仅同情是远远不够的,就算地主肯减租,一家一户的力量也微不足道。朝廷应该拿出办法,让耕者有其田贫者有衣食,但是我不知怎么做.就是因为想不出来具体措施,只能写成这样,我还觉得写虚了。”

    “等你能写得实了,就可能是一篇有见地的奏折。”太师焦世俊拍拍他的脑袋,难得地也开口了:“小小年纪胸怀苍生,捷哥他日必为良臣,今日诸君,咱们大伙儿拭目以待吧。”

    老侯爷两手扶着拐杖坐在八仙椅里,笑得一对眼睛都眯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四点半写完,这会才修文完毕。劳诸君久等,歉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