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20章 商户

第120章 商户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汾河湾》的锣鼓点子敲得正急,喧闹声裹在微风中,穿过重重院落,扑扑地叩响窗帷。

    旁人都去看戏了,夏夕独自在五太太住的月桂苑里坐客,听五太太陈氏将过去的事情娓娓道来。

    “这么说,那枚凤凰珮是我外祖母的东西了。”难怪去年正月回门,樊老太太会说那番话。

    “是你外祖母的传家之物,据说是一位曾姑祖母传下来的,非常稀有名贵,值好几万两银子呢。”

    “哦。听起来她的娘家是很有钱的商户?”

    “没错。查伯母说过,别人家鼓励孩子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她家子孙太少,祖上留下家规,无论谁家皇朝,绿杨荫里陈氏子弟永远不得入仕投军,就安心做个团团富家翁即可。”

    “绿杨荫里?”

    “是他们家住的地方,在杭州城外。査伯母的祖父买了一座山,把家修在了山脚下,住下之后在山上山下遍植杨树,村子就取名叫绿杨荫里。听着就觉得很有诗意,很美。”

    “照说这样的人家不会没亲戚。不投军不入仕,没有政治风险,没有战场死伤,家里有钱,不愁养不起,几十年下来就会繁衍不少子孙的。会不会只是凑巧你们住的那段时间没有来往?”

    五太太笑了,“不是的,后来我才知道,你的外祖母家里竟是绝了嗣,只留下你外祖母一个孤女,你的外祖父是这家招的上门女婿。“

    夏夕想了想,摇头,”不对啊,我外祖父分明也是查家的独子,怎么可能去做上门女婿?我还听说我舅舅叫查继良。外祖若是上门女婿,舅舅就不该姓查,而是应该姓陈才对。”

    五太太说:“你舅舅是婢生子,并非你外祖母亲生。”

    夏夕很意外,八爷帮她打听过情况,没有说过他是庶出。但是即使庶出,也该姓母姓的。外祖父既然同意倒插门,就已经放弃了延续自家香火的大任。

    “说起来心酸,世上的事就没有谁能占全的。査伯父査伯母分明是一对恩爱好夫妻,活得样样称心,唯独没儿子是块心病。査伯母一直劝査伯父收个通房,还指了丫头给他,可査伯父始终不点头。

    “有回嬷嬷又吓唬樱姐吃胖了不好找婆家,査伯父忽然不爱听了,说不好找就不找了,我们招婿。爹会给樱姐招一个温存良善的好女婿。

    “査伯母说:你想让我们两家都当绝户么?

    “査伯父说:谁让你不生呢?或许天意如此吧。

    “天意要绝也是绝我们家,你一个读书人,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善得跟佛爷似的,你有什么错处?”

    “你又有什么错处?要讲因果,讲报应,你陈氏一门死得剩了你一个,报也报的可以了吧?或许老天就是要我们夫妇守着樱姐过日子。一家人和美就好,儿子什么的,命里若是没有,不必强求。“

    査伯母无法说服他。她后来腿上的风湿越来越厉害,下腹部整日感觉冰凉,这种身体再想生孩子那是万万不能。娘家香火肯定是断了,她不忍心查伯父死了也没个摔盆守灵的人。查伯父体恤她,她更是事事为他考虑。纳妾这个事后来查伯母常常提,查伯父一直不允。那年兰芝的爹升了从三品,别人送了个妾给他。查伯母背过兰芝娘,还让秦伯父帮着劝劝查伯父来着。

    我们在你家西跨院住了两年半,后来爹爹外放福州,我们举家南迁,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两位。

    过了几年,爹爹回京述职,和査伯父聚了数日,回来后告诉全家,査伯父终于有儿子了,年过四十之后,总算想通了,收了个通房丫头,不满一年就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子,査伯父爱若至宝。査伯母的身体更不好了,冰凉的感觉升到了胸口,估计熬不到樱姐出嫁。樱姐当时才十岁出头,很疼爱小弟弟。她小小年纪就开始帮娘管家,懂事得让人心疼。

    我爹说,查伯父一直对岳家心存愧疚,反倒是査伯母通透看得开,一直劝解,说他们夫妇20年里烧香拜佛,修路架桥,扶贫济困,满心虔诚地积德行善,这样都没儿子,说明她们陈家命数该绝,强求无益。如今通房丫头既然生了儿子,就让他姓查,或许孩子能无病无灾地平安长大。

    我爹说,从他们俩的话风里听得出来,査伯母的娘家人一定做过什么大坏事,手上染过血、杀过人似的。所以査伯母认为天理昭昭,他们全家都因此受了报应。她不肯让樱姐再招婿,也是怕她一辈子守不出个结果,反倒误了终身。

    査伯父却感念岳父对他恩重,一路资助他读书上进,他背信弃义,良心难安。但是查伯母所说并非全无道理,眼看着白生生的胖儿子,也舍不得他有半点危险。

    又过了十年,楚生回北京科举考试,专门去登科胡同看望査伯父,也看看记忆里的老房子。査伯父还健在,守着儿子过日子,査伯母已经去世**年了。樱姐已经嫁了定南侯。定南侯的父亲是当年朝里数得着的猛将之一,血里火里厮杀,赚了这个爵位。长子也是军中的猛将,可惜来不及娶妻就早早死了,只留下三个婢生女,没有儿子。樱姐女婿被祖母和母亲凤凰蛋似的养大,自幼也是千娇万宠,17岁就袭了爵。

    査伯父告诉楚生,定南侯出身武将世家,却是富贵里养成,性子温存有余,刚劲不足。要他上战场是万万不行的,远没有父兄建功立业的胆气和血性,但是家常过日子倒是个懂得体贴的男人。樱姐跟着这么个太平侯爷,这辈子安逸度日还是有保障的。

    楚生想,査伯父到底还是按照温存良善四字给樱姐找了女婿。

    他很想再见一见樱姐的,但侯门如海,那个在炕上拿他当个猪崽喂的胖丫头如今是皇朝尊贵的侯夫人,他只是个来京应试的普通举子,两个人的距离天堑鸿沟一般遥远,这一生再也不得相见。

    戏散之后,夏夕奉上十六样礼品,当堂拜了三拜,与陈氏正式结了谊亲。陈氏回赠了夏夕一副琏沐兰亭御茫簪。告诉夏夕,这一年她都会呆在北京,为儿子操办婚事。让她得空就过府来玩,娘们在一起多聊聊。夏夕答应了。裘知北蹭了个干爷爷的名分,又见夏夕答应时常过府,得意之下,把自己最宝贝的一副棋盘送了夏夕当了认亲见面礼。

    夏夕不以为意,谢过收了。回去才发现这副棋盘居然是榧木的。榧木棋盘的名贵夏夕在前世都听说过,这种棋盘色金悦目,音醇悦耳,质坚纹净,味道芬芳。棋子敲上去,棋盘面会微微下凹,决不晃动。一盘终了,热毛巾一擦,棋盘面平整如初,实在是一种很神奇的棋具。

    夏夕不敢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派人给送了回去。裘老怪坚称这副棋盘至今方找到了真正主人,希望它能见证夏夕走上高不可攀的入神之位。

    过了些时日,许静瑜闻讯,派丫头将他的那副汉玉棋子送给了夏夕。

    丫头传话说:不必如裘大人所说,非拿入神做目标压迫自己,玩得高兴就好。她现在的成就已经让家人们倍感自豪和荣耀了。

    夏夕摸着莹润光滑的棋子,在棋盘上泠泠琅琅地敲击,不免百感交集。她不知这副棋价值几何,但无疑是非常贵的,或许不次于血玉,也必定是他的心爱之物,可他举手之间慨然惠赠,想表达还是易嫁亏欠她的内疚吧?

    有关易嫁的底细,许静瑜知道多少?他轻财重义的贵公子脾性,能不能接受真正的理由?

    德闵为人所弃,表面上是继母暗算的结果,而实际上更有可能是婆婆嫌贫爱富。

    指腹为婚的时候大太太很中意樱姐的女儿。樱姐作为陈氏唯一的血脉,本就是外祖母家根基最正的继承人,外祖父又爱若掌珍,一定会尽其可能地厚嫁她。姜云姬说过,母亲的嫁妆里有江南最大的连锁绸缎庄,五太太也说外祖母豪阔无比,随便打开一个黑酸枝木官皮箱,花花绿绿一大堆的珍珠猫眼祖母绿,可见陈氏几代经商,家世一定不是普通的小商小户。大太太与她姊妹情深,两个侯府门当户对,德闵又是长女,娘拿自己的嫁妆发嫁闺女手笔就小不了,何况定南侯也有产业,要是樱娘不死,他嫁长女肯定也不会一毛不拔。大太太不动声色,却深谋远虑地为许静瑜结了一门好亲事。

    可惜这番算计在樱娘早逝后成了空中楼阁。

    以大太太的心性为人,绝不可能在德闵出嫁时,拿樱娘的嫁妆跟樊老太太丁是丁卯是卯地争个长短,侯夫人最讲究体统脸面,断断丢不起这种人。德闵没娘后,无论由继母还是祖母教养,大太太都不会满意,再被樊老太太胡乱塞上仨瓜俩枣打发她出门子,作为婆婆的大太太一定相当地憋屈难受。既无才也无财,这样的媳妇娶来干嘛呢?

    她一定为德闵洗三之日急着下聘的举动而悔青了肠子。

    易嫁换了德雅进门,大太太做了对她来说识大体的选择,也果断地斩断了与樱娘德闵的骨肉亲情。德雅虽不可能像原先预料的德闵一样妆奁丰厚,但是她有亲娘的仔细教导,有掌家理事的严格训练,修养,学问,性情,见识,经验,阅历各方面均要好于德闵。这是作为世子媳妇必不可缺的素质。没钱娶个好媳妇也罢,这应该是大太太心底里的声音。至于德雅终于将大太太热爱至深的血玉带进了忠勤侯府,一定很让大太太感到意外。除夕那一夜,她的脸一阵一阵地红,这会儿似乎有个解释了。

    大太太与周氏,这俩女人不发一言,已默契于心。

    裘府十五天大戏唱过,七奶奶的名声响动全朝。这时候娱乐项目有限,爱下棋的人格外地多。朝臣中的棋迷们行动起来,翻箱倒柜地攀亲戚拉关系,千方百计想跟七奶奶走得近乎一点,跟这位绝顶女高手对弈一局。朝里怨声载道的是,下棋好的为什么不是七爷而是七奶奶?就算攀了亲戚,朝臣想随意地接近一名内眷,难度依然不小。裘老怪胡子花白,年近古稀反倒成了优势,中青年的大臣们纷纷表示很羡慕啊有木有。

    远在大同的老七也得知了老婆儿子在北京大出风头的消息,不免万分得意,专门写了一封家书回来,给老婆儿子泼冷水,提醒这娘俩莫要得意忘形。

    丫丫只觉这位爷情商欠费,不可理喻。你媳妇在北京被你的一群上司追捧不已,你一个小小边塞将军,拿棋圣老婆跟顽童儿子一样地教导,真让人无语。会说句好听的不?不知道老婆是用来疼的吗?

    连捷哥都白着眼仁看老七的信,看完之后更是坚决反对丫丫的说法。凭什么我就得让他训斥着长?小爷我现在是北京神童,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就连石仙耕当了我师傅也喜滋滋的,每天和颜悦色。他把小爷扔给后娘就跑了,我的死活不管,自己的死活也不管,缺席我最关键的成长期,我考童生夺案首他也寸功未立,不该觉得歉疚么?几千里地通一封信,一句好听的没有,兜头一桶冷水,让人拔凉拔凉的。小爷是缺爱的孩纸,这会儿能念书也不想成才了,小心我哪天不高兴,就芒鞋破钵,浪迹天涯去了。

    丫丫大为激动,说:支持支持!要不是我得守着珠宝铺子等钟言,真想跟你一起去。不然你等我三个月?说不定用不了三个月,他就找来了。咱三个一起流浪去。侯府的世界太小,我早呆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想调时差,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