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23章 破家嫁女

第123章 破家嫁女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静瑜目送着查继良和夏夕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心里异常地难受。受夏夕的影响,他对这位舅舅的下落十分关心,因为他是德闵最牵挂的唯一血亲,他不止一次地暗暗祈祷他的平安。可是来不及祝贺他们的重逢,这位年轻的舅舅就摆出了决一死战的姿态。

    在疼爱她的人眼里,自己和母亲当然都是敌人。无论怎样弥补,都无法抹去德闵被迫易嫁的羞辱与伤痛,几乎逼死她的事实,更使舅舅与他们之间的仇怨永远不可能化解。

    她呢?

    全朝轰传棋夫人才智卓绝,技能入神,她与糊涂四儿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被精心保护着,只想为静琳入宫粉饰出清正祥和、无可指责的家风。蒙冤含垢的女子还要为了侯府大局噤口不言,只要想到她的委屈与不屑,他就觉得整个侯府在她面前都矮了一截。

    他们辜负了这么好的女孩,并且还在继续辜负着她。身为舅舅,查继良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地接受这样的对待?要闹出多大的动静才能让这位舅舅觉得心意稍平?

    许静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转身回到春晖堂里,母亲坐在官帽椅里,窝着身子似乎在饮泣。他吃了一惊,连忙走上几步。

    半蹲下身子,才发现母亲泪流满面,大热天气,她像得了疟疾一般瑟瑟发抖。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大太太模糊的泪眼望出去,儿子俊秀的面容惊慌失措,他眸子漆黑,藏不住的温润与天真。所有的阴暗与恶行他都不知情,反衬得自己格外地孤单,她禁不住呜呜地哭出声来。

    “娘要毁了,娘活不下去了。”

    许静瑜吃了一惊,母亲向来冷静恬淡,这般失态是从来未有的。

    “娘,是有关易嫁的事吗?您做了什么?”

    大太太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许静瑜只觉得那双手浸湿冰凉,更是惶恐。

    “传说他死了,周氏当初亲口告诉我,说他们侯府打听到确切的消息,他已经死了,怎么想到会有今天?他若铁了心要为德闵出头,娘死无葬身之地。”

    许静瑜闻言大惊:“您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可这世上的事,不是你做了才会错,有时候不做也会错,我怎么能想得到,不做也会错?”

    “娘,求您别这么含含糊糊地说话,到底怎么了?”

    “我再也活下去了,这可怎么办?”

    “娘?娘?”许静瑜见大太太方寸大乱,慌忙跪了下来。大太太把左手撑在他的肩上,整个人的分量都压了下来,一副行将崩溃的样子。

    “娘,您别慌,我会帮您的,还有侯爷呢。即使您做了错事,我们诚心诚意地认错,诚心诚意地弥补,舅舅并不想逼死您吧?那对他有什么好处呢?我觉得他是个讲理的读书人,您别这么怕。”

    “我怕,我怕得恨不得现在就死掉。”

    许静瑜大叫:“娘!”

    大太太浑身一震,看了一眼许静瑜,忽然失声痛哭。

    许静瑜的心在一瞬间变得冰冷冰冷的,这样的母亲不是无辜的,她的良心就预先判了自己的罪。易嫁的前前后后确实有不少疑团,周氏想要德雅易嫁,用心直白并不掩饰,但樊老太太何以纵容她养废德闵?对祖母而言,两个都是嫡亲的孙女,没娘的更该多得几分慈爱,她为什么厚此薄彼,几乎到了不顾德闵生死的地步?德闵明明才智卓绝,定南侯却罔顾事实,一口咬定她糊涂不堪,难当大任,以致两座侯府不顾千夫所指,慨然易嫁,招致后来种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样的定南侯府透着蹊跷。母亲,您又隐瞒了什么?

    一向清冷的大太太,情绪紧张到了极处,她旁若无人地痛哭到全身无力才逐渐收声,丫头们轻手轻脚地端来脸盆毛巾为她洗脸,许静瑜跪得膝盖都没了知觉。大太太稍稍平静之后才惊觉儿子的姿态,伸手拉他起来,他在她身边的椅子里慢慢坐下。

    母子相对沉默。

    良久。

    许静瑜终于开口了:“娘,有什么事是连儿子都不能知道的吗?”

    大太太从心底最深处发出一声叹息:“娘错了,娘害苦你了。”

    “说一说吧,怎么回事?”

    大太太再次默然,似乎在回想往事,泪水再次止不住地潸潸而下。

    许静瑜觉得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沉得透不过气来。他挥手让丫头们全部退下,大丫头春燕出门时体贴地关上了房门,屋子里暗了下来。

    “我自幼喜欢舅舅家,你的外祖父性子孤拐,对子女的态度唯有严格严厉四字,我们兄弟姊妹都喜欢舅舅,连带的,也喜欢樱娘。那时候我们亲的就像一母同胞,我和樱娘更是格外地投缘,舅舅老来得子,我和樱娘都从心坎里疼继良。樱娘要是不死,我相信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姊妹。

    “我十七岁嫁给侯爷,生了你哥哥。过了几年,樱娘嫁了定南侯。舅母已逝,那年舅舅也五十多岁了,身体变得很不好,良哥却仍在孩提。舅舅生恐自己一死,良哥年幼,既掌管不了家业,还怕跟着坏人学成纨绔。査家人丁不旺,姐姐就是良哥最亲的亲人。为此在议亲之时,舅舅与定南侯府商定,査府破家嫁女,将全部家产作为嫁妆陪送定南侯府,其中一半属于樱娘,另外一半属于良哥儿,暂时委托女婿定南侯掌管,良哥亦由姐夫姐姐代为照顾。待到良哥儿成年,再将一半财产交付于他,任他自立。樱娘是带着庞大的财产和弟弟一起进了定南侯府。他们商谈这些事情时侯爷在外打仗,他没有参与,后来钱姨娘带着老七进门,我彻底没了跟他闲话这些家常的心思。”

    许静瑜皱了眉头,认真凝听。

    “樱娘与我一向交好,她婚后半年多怀孕,正好我也有了你。我们俩曾指腹为婚,洗三礼当日,我以侯府家传的一柄玉如意作为信物下聘,将德闵定成了你的媳妇。

    “万万想不到,樱娘得了产褥风,产后二十多天上竟然死了。舅舅最是疼爱这两个孩子,樱娘之死,像摘了他的心肺,当即一病不起,很快也死了。定南侯在灵前发誓一定妥善照顾继良德闵,我除了信他又能怎样?他是继良的亲姐夫,是德闵的亲爹,我想他与樱娘那般恩爱,一定不会亏待了她的兄弟和闺女。

    樱娘初去那段日子,我时常过府去探视这两个孩子,定南侯以礼相待,可是背过他的面,尚老夫人渐渐出言不逊,明里暗里讥刺于我贪图樱姐的钱财。为了这俩孩子,我装听不见。尚老夫人愈发荤素不计地乱加指责,话越说越难听,脸色也一次比一次更难看。照说上门是客,可尚老夫人对我,几乎要失了体统。娘多次受辱,一狠心,从此再不上他家的门,十八年里任由德闵自生自灭。

    又过了没多久,继良就被打发回了杭州,说是让他扶灵还乡安葬。这时候定南侯想要侵吞继良家产的面目已经暴露无遗,为娘一个女人家,力不从心,只能送了200两程仪,任他去了。”

    “那么,娘定德闵给我真是因为她娘的嫁妆丰厚么?”

    大太太转头,看着许静瑜的眼睛,“今日瞒谁也不能瞒你,是的,没有这一点好处,娘不会那么心切。我自幼清贫,深羡樱娘珠围翠绕,一呼百诺,意会到钱财真是好东西。樱娘的性子像舅母,从来看轻这些东西,手里历来散漫。德闵是她的长女,我又一直跟她交好,从哪一点来说,德闵嫁人都不会跟你娘一样寒酸。更何况,樱娘当了十多年的独生爱女,舅舅舅母在她的教养上花费无穷心力,其容貌才华德行无不胜我十倍,她的女儿经她调理,必是琼闺秀玉,贤妻良母,堪为你的良配。没有这点好处,她再有钱,娘也不会动心。可叹樱娘命短无寿,竟早早死了。之前我没有跟尚老夫人多做接触,感觉也还好,谁知樱娘一去,她露了本来面目。刁蛮粗鲁,贪吝无度,简直是恶形恶相。这样的祖母能教出什么好孙女?要是像了她,那实在就是你的灾难。何况以尚老夫人的泼恶霸道,德闵想带走娘的嫁妆那更是万万不可能。你娘是个要脸面的女人,我无法跟她争多争少?这两方面的考虑,德闵再是樱娘的骨肉,也无法唤起我的爱怜了。她总亲不过我自己的儿子。我若果早知道德闵是这般才智品行,纵然没有嫁妆,我也乐意为你求娶,但是哪里去找后悔药呢?”

    许静瑜眼睛有点发潮:“如此说来,娘其实也喜欢德闵?”

    大太太默然半天,点了点头:“她终究是樱娘的闺女,胎里生就的善德善心。就算恨我,行事也透着大气,德雅如何能比?会些个小心小技,就自以为是才女,跟她娘一般,上不得台盘。”

    许静瑜心里苦涩难言,摇摇头,不想也罢,徒乱人意。

    “娘,这些个想头是您体贴儿子,没有大错啊,怎么会说您活不下去了?”

    大太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德雅带着樱娘的一部分财产进了侯府。”

    许静瑜顿时想了起来:“那块血玉?”

    大太太脸红了:“不止。还有好些。”

    许静瑜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娘!”

    大太太烦乱地站了起来,“都是周氏作祟,她定是用了什么手段,从尚老夫人那里诈了出来,却贴在她女儿的嫁妆里。我恨不得撕了这个贱人。”

    许静瑜无力了:“您明明白白知道她做这种事,当初却什么都不说?娘,您疯了吗?”

    大太太更是悔不当初:“我一定是被鬼跟上了。德闵嫁过来,只有三十六抬嫁妆,还样样不堪,估计都是定南侯给拼凑的。我就知道,依尚老夫人的为人,石头里也想榨油的主儿,绝不会告诉德闵她娘是破家而嫁的。德雅嫁妆来时,我看着里面有樱娘好些东西,心里又惊又怕。转念一想,我只要装个糊涂,这事能瞒过去了。德雅嫁给你,周氏无论如何都不会泄露这个秘密。定南侯明知德雅的嫁妆如此,依然沉默,他自然也不会多嘴。我糊涂油蒙了心思,如今真是百死难辞其咎。”

    许静瑜掉下了眼泪,“娘,您让儿子说什么好?这下舅舅来了,嫁妆的秘密明天就敢闹得街知巷闻,我们这是干了什么?贪财易嫁?娘啊,传出去怎么得了?世人怎么看我们?还有,四丫头五日之后就要进宫,这消息传进宫里,皇上又怎么看待我们家?您让静琳如何自处啊娘满门的羞辱,我们以后怎么出门?”

    大太太再次掩面痛哭,“我死可以吗?我这就去死!”

    许静瑜也扛不住这样的设想,母子一起痛哭起来。

    死要是能解决,大太太情愿死上几千万次。但是她心底里清清楚楚地知道,一场风暴马上要将整个侯府吞噬,这无妄之灾会带来什么恶果谁也无法预测。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她最钟爱的儿子,品行高贵的侯府世子,因财易嫁的当事人许静瑜,从此之后再也没脸见人。

    作者有话要说:  定个时间算了,早8点,晚十点。这个时间没有,大家就别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