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29章 退妆

第129章 退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定南侯只觉得背上刷地一下冒出来一层白毛汗。

    一个侯爵爵位抵多少银子?最简单的帐,值另一座侯府。但仔细追究起来,即使拿定南侯府的全部家当来抵,也只补偿了财物,仍亏欠着荣耀与权势。

    定南侯深知长女受屈,一直想的是待到自己掌家之后好好补偿她,德闵有300万两的巨额嫁妆,公主都不及她有钱,哪里看得上父亲那点家底?他料想不及的是,补偿的话题一路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引出一个无法承受的后果,越想越是心慌。

    夏夕冷冷地盯着定南侯,心底是满是不屑。贪财忘义,硬生生逼死亲女,给点银子就想抹去罪孽?你做梦!

    德闵所失去的,倾尽家财你赔不起!

    忠勤侯是一等侯,三代侯爷均战功赫赫,威震全朝。许萱海16岁从军,战场拼杀30年,自身的功劳之大已足以为自己再赚一个爵位,只不过祖宗基业在先,他是嫡长子,不得不优先延续家族的传统。许静瑜是太平袭爵的第一代世子,按例他下面还可以传承两代。没大的变故,德闵的长孙都是稳稳当当的一位忠勤侯。百年忠勤侯府累积的家世财力均非人单势孤的定南侯府可以比拟。真要赔,定南侯赔光赔净都不够。

    忠勤侯也愕然,他瞠着一双大眼瞪着夏夕看,虽恼恨定南侯行事无稽带累自家,这时也觉得问题严重了。

    老七媳妇这是要把娘家一锅端了不成?

    他一直不喜欢这个媳妇,也很不理解老侯爷和许萱河对她的赞赏。女人嘛,还是简简单单,羞羞怯怯比较好,德闵未免太过厉害,一回就把公公婆婆整治得颜面扫地,让他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抽痛。定南侯也是个不知深浅的傻货,半辈子胡作非为,心偏得出奇,临了却说什么补偿的废话,这下被她顶得下不来台了吧?话是你自己说的,闺女句句都是尊重你,依着你。只跟你讨要三笔银子就破了你的家底,我倒看你怎么驳回?

    眼见定南侯低头擦汗窘迫无措,不免有几分幸灾乐祸。

    丫丫站在夏夕后面,低着头忍气忍得肚子痛。德闵冤深似海,易嫁直接逼得她香消玉殒,可这位渣爹却在言之凿凿地说什么补偿的废话。德闵一线温暖安慰也无,哪里能够撑到父亲补偿的一日夏夕果然给力,给他划出这么一道难题,够他难为了。定南侯无耻之尤,母子合谋贪昧德闵娘的嫁妆,如今事机败露,必定心如刀割。要了他的命他也舍不得再破家嫁女!

    果然,定南侯沉默了。

    忠勤侯觉得自己要不开口,就等于默许德闵的行为,传出去成什么话?他清清嗓子道:“哪有这样办事的?家业全给了你,一家老小不用吃饭了?”

    德雅连定南侯也恨上了,你们父女俩尽管去争个头破血流吧。她提着嫁妆单子站起身来,“侯爷,容我先行告退,这就去整理嫁妆,该是姐姐的,一样不少地归还。”

    定南侯点点头,赞道:“好孩子,难得你明白事理。”

    德雅再次看了正堂的屏风,微微轻叹,转身姗姗地去了。夏夕趁机回头,看了丫丫一眼,丫丫向她偷偷竖起拇指,示意继续。夏夕脸上浮现了笑容。

    定南侯想了半天,干干地说,“其实你娘给你的嫁妆实在已经很不少了。”

    夏夕说:“不争多少,那都是娘的心意。娘不能亲自抚养德闵长大,只能用钱财来表达她的母爱。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万万想不到侯爷也会这样。打从懂事起,我就把现实温暖的渴望全部寄托在您身上,可您让我的感情世界一片荒芜。我不是孤儿啊,真是太委屈了。所以侯爷,我要您的补偿,您欠了德闵十八年的父爱,无论用什么方式,都请您一定给我。”

    定南侯语塞了,无奈地看了一眼忠勤侯。

    忠勤侯抬眼望天,他也想不出辙来。反正眼前的任务就是叫德雅退还嫁妆。德雅虽哭闹了一场,却也还懂事,这一出就算顺利过去了。只恨自己眼拙,跟定南侯这么个糊涂东西结了亲家。他这会儿被闺女刁难,叫作报应活该,说出口的话再怎么收回去,自己慢慢头疼去吧。

    许萱河惦着家里,下午找了个借口,提前回府了。别处没去,直奔春晖堂而来。一见面,忠勤侯就把面见定南侯的经过述说了一遍,定南侯慨然承诺全数退还査氏家产的态度让许萱河大大松了口气。然后忠勤侯又将中午定南侯父女三人见面的情形绘声绘色地学了一遍,许萱河忍不住哈哈大笑。

    忠勤侯怪责地瞪了兄弟一眼:“你还笑?老七媳妇真敢这么干,还不轰翻了全北京?你别忘了,她还有个糊涂四儿的名声呢。“

    “那又怎样?是他定南侯自己提出补偿的,老七媳妇哪里错了?“

    忠勤侯摇头道:“我看定南侯的意思,就是想等老太太过世之后把德闵娘的财产全部归还给她。不少了,300万两银子呢。可老七媳妇不知足,说娘给是娘的心意,爹给是爹的。再三要求定南侯给她补偿。我也不能说她全无道理,但是这么赔下来,定南侯府还过不过日子了?为她也破家不成?传扬出去她还不得个大不孝的罪名?连我们也得受牵连。“

    许萱河笑着说:“老七媳妇委屈了十几年,故意难为他爹呢。她不会当真把娘家掏空的。当爹的不是说要给补偿么?那我就列个一二三出来,你给我补吧。定南侯受这场难堪那叫一个活该。哥你不用替他操心,给不起的时候,他才会认真思考他当爹的过失。我想这才是老七媳妇真正想要的。“

    忠勤侯呆愣愣地说:“这不成了闺女教训爹了?造反不成?“

    许萱河叹了一口气:“是谁说的,天下无不是的父母?那府里上下两辈,一屋子混账东西,老七媳妇着实可怜啊。定南侯还有三个儿子呢,既没长辈指点,有闺女的点拨几句算他造化。总不能一辈子糊涂到死吧。”

    “你这种话我听不懂。长幼有序,小辈以下犯上就是不孝。”

    许萱河说:“就算你对,但是你能挑出老七媳妇的半点越礼之处吗?赔偿是他自己说的,闺女说了,娘死了,原本指着他疼爱自己,是他不疼,要给银子,闺女只好顺着他的意思来,哪有半点错处?呵呵,定南侯居然能生出这么个玲珑剔透的聪明丫头,真是奇事一桩。“

    忠勤侯摇摇头:“我看不是什么好事。今儿下午我忽然想起老七了。侯府从来没有过这么厉害的媳妇,你说老七降得住她么?这个德闵外表礼多恭顺,骨子里胆大得出奇,就没个她惧怕不敢的。这样的脾性,再有几百万两身家,老七的日子只怕不好过啊。”

    许萱河笑得更厉害了,“那我不管,世上的便宜都被他一人占了,有没有那么大福气去享,让他自己掂量着办。”

    话音刚落,丫头进来禀报,“八奶奶想求见大太太一面,请侯爷恩准。”

    许萱河本能地留意起来,这边忠勤侯直接了当地说:“让她到这儿来。”

    德雅进屋,看见许萱河在座,暗暗吃了一惊,后悔来得莽撞,少问了一句。这位二叔恬淡谦和,却是侯府中她最怕的人。果然,两人目光一对,他眼睛里就有一道冷电般的寒芒闪过,让人心中栗栗。

    忠勤侯问道:“你大太太身子不适,闭门谢客,你有什么要紧事么”

    德雅迟疑片刻,回道:“晌午拿到父亲给的嫁妆单子,德雅回去就把单子上列的东西全都找出来了。唯独一件血玉玉珮早先不知情被我孝敬了大太太。德雅好生为难,因此想见大太太讨个主意。”

    许萱河冷电般的目光落在他哥的脸上。忠勤侯却有些疑惑,道:“血玉?好像老八跟我提起过。这东西有什么来历吗?”

    “爹娘未提过,德雅一无所知。“

    “那你为什么会单单把这东西孝敬你婆婆?“

    “禀侯爷,这真是巧合。我当日孝敬大太太还有几件玩器,觉得不够精美,血玉奢华罕见,配得上侯夫人的身份,一时起意就一并孝敬了。那几件玩器不在嫁妆单子上,所以我略过不提。“

    忠勤侯点点头。

    “刚才德雅有个冲动,想把血玉已经孝敬了婆婆的事情直言告诉姐姐,看能不能求得她的谅解。但是姐姐做事神鬼难测,她要是不乐意叫喊出去,反教大太太蒙羞。思前想后不敢自专,能否请侯爷、二老爷一并指点。“

    许萱河垂了眼皮,低头饮茶。忠勤侯想了想,“没啥可指点的,趁人都不知,让丫头悄悄取了,你给一起退回去就是。“

    “我整理了一下,东西装了好几个箱子,还有店铺田庄的文契与账簿,交接时需得有个见证人才行。“

    忠勤侯一听有理:“你都清理出来了?“

    德雅道:“只缺那块血玉。“

    忠勤侯对兄弟说:“这么办你看行不行?等会儿我就派车去接查继良过府,一来把定南侯的意思转达给他,二来当面把德闵娘的东西物归原主,让他当场做个见证。咱们大家都在场,看情形再说几句好听的,只要能把查继良安抚下来,琳丫头就能安安生生进宫了。“

    许萱河想了想,点点头,“那就到寿萱堂吧,让查继良也见见老侯爷。他老人家慷慨豪迈,正气凛然,哪里像个贪财的鄙夫?老八别躲着,也参加了吧。他这辈子太顺了,还没遇到过真正严重的危机。你等会私下慰勉几句,让他丢开顾虑,越是难堪越要当成磨炼。告诉他我说的,叫他尽管放心,他的人品全家人心里都有数,不会因着他娘的拖累就失了公允的态度。“

    忠勤侯一听连忙去布置。这边贴身丫头静悄悄地见了大太太,讨出一只锦盒来,德雅带着它不动声色地回了自己屋。

    戌时前后,查继良被侯府马车接到了府外,忠勤侯兄弟亲自迎引他进了寿萱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