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36章 穷究

第136章 穷究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侯爷说:“查,前前后后,始末根由弄个一清二楚,摔了这么大的跟头总得知道是从哪里摔的。”

    忠勤侯黑着脸看兄弟,这事只能他干了。

    许萱河点点头,从捷哥手里要过了那封信,仔仔细细又读了一遍。德雅忐忑不安地垂首站在一旁,大太太迟疑了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

    许萱河脸色严峻,拧眉思索一会儿,向大太太说:“大嫂,眼下的丑闻把侯府逼到了悬崖边上,想摆脱困局,必须把事情的发端根苗弄个一清二楚。所以,我是替老侯爷向你发问,希望你老老实实回答,再不要欺哄大家了。”

    大太太眼泪就流了下来,跪在了老侯爷和老太太面前,道:“媳妇决不说一句假话,请老侯爷老太太明鉴。”

    许萱河点点头,问:“易嫁是前年春上定南侯在这间屋子里正式提出来的。在此之前,你跟他私下有什么交易不成?”

    “二叔问出这种话,自己觉得荒唐不?我一个妇道人家,来来去去只在后堂出入,定南侯府更是十几年没有踏足一步,这辈子跟定南侯面也没见几回,话都搭不上,怎么可能有甚交易?”

    “这个无须狡辩,面见定南侯固然不易,会晤定南侯继室周氏却是不难。她是否替定南侯传话给你?”

    “从来没有。”

    “按常理推测,你定下的儿媳妇有巨量家产,你是唯一的知情人,定南侯想易嫁,最大的障碍就是你。所以他们会首先打通你这一关。要说服你同意,办法倒也简单,一方面到处散布糊涂四儿的丑名,再就是私下许以厚利,难道这四样礼物……”

    大太太道:“绝无此事。这几样礼物价值大约十万金吧,比起樱娘的家当来那是九牛一毛啊。我若真贪财就不会不算帐,哪里有因小失大的道理?周氏若是这么建议,别说我会点头,只怕适得其反,更勾起我的贪心。”

    老太太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大太太受到了鼓励,又道:“这辈子,我就是犯了那一回糊涂,当日两家行纳征礼,咱家的聘礼送过府,定南侯那边将德雅的嫁妆单子和回礼一起送了过来。我认出好些物品是樱娘的。定南侯贪墨了樱娘的家产,想瞒天过海却哄骗不了我,这么行事的目的也还是想封住我的嘴。我不该欺心之下瞒着这件事不说,到现在真是悔不当初。”

    “你当真不曾与她私下授受?”

    “真的没有。我深厌樊氏老太太的为人,担心德闵学她的样儿,所以老早就有点想悔婚。后来糊涂四儿的名声满天飞,我为此烦恼了几年,定南侯以次女易嫁德闵,我这时只求老八能娶个好媳妇,哪里还能顾得上嫁妆不嫁妆的问题。”

    “你想悔婚,那边想易嫁,主意都打得挺早。谁先给谁透风的?”

    大太太回忆着说:“没有长辈许可,我哪里敢自作主张提悔婚二字?万一那边倒咬一口闹将起来,我怎么交代?所以真的不是我。老八七八岁上,我偶尔见到周氏,她都很热情地接近我们,言语夸张地赞扬老八,再淡淡贬抑德闵几句,说委屈了老八。我以为她不过是在自谦,但是继母这般自谦实在也是不合人情,我并不喜欢。再后来她开始跟我提起她的闺女。几回之后,我听懂了她潜在的意思,装听不懂。她说得越来越明白露骨,我一直是淡淡地听着,从来不曾应承过。”

    忠勤侯插口道:“那你拒绝过吗?!”

    大太太哑然,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拒绝?”

    “瑜儿虽是次子,他的婚事却不是姊妹说笑两句,糊里糊涂当真了的,德闵若配不上,她闺女更不行。继室也敢肖想我儿子,哼哼。”大太太鼻子里冷笑两声,不屑表现得那么明显,刺痛了德雅的心。“珏哥殇了以后,瑜儿成了世子,周氏更加热切奉承。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我懒得理她。我做梦也没有料到她会使出手段中伤德闵,四儿糊涂的名传出来以后,德雅出身低似乎就变得不是那么刺眼了。”

    许萱河问:“周氏有没有暗示或者索性明白告诉你,德雅也会携带海量嫁妆出嫁?”

    “没有没有,那家老太太又泼又恶,可不是好对付的。老实说,德雅居然能带出这些个樱娘的产业,连我都觉得意外。也不知周氏是怎么做到的?缠了我几年,她从来不曾给我什么承诺,只是拼命想说服我,她给我换的一定是个好媳妇罢了。”

    许萱河叹口气,转眼问德雅:“你把你知道的情况也说一说吧。”

    德雅跪在大太太下首,讷讷道:“我十二岁上下知道娘想易嫁,后来娘买了那个丫头做假,娘也没有瞒我。但直到出嫁,我都不知嫁妆里的那些事,更是连做梦也想不到,血玉居然是姐姐的东西。”

    许萱河思索着问:“你是什么时候把血玉孝敬你婆婆的?”

    许静瑜愕然回头,德雅不敢正视他,低头回道:“是从德州回来之后。大太太要亲自抚养庆哥,我舍不得。那一日苦求了几个时辰,哭到晕过去,心里一直不托底。第二天去戒心庵探望娘,娘指示我把血玉封了送上去就是,说大太太必不留难于我。我回来之后就悄悄把血玉孝敬了,果然,大太太再没有提起抚养庆哥。”

    满屋人都皱眉。

    “那日你孝敬的,除了血玉,还有别的吗?”

    “血玉之外就是八爷在德州置办的土仪,我捡好的一起送过去的。”

    “另外三件你娘没有提起么?”

    “提了,”德雅怯生生道:“娘说这是她专门准备了让我孝敬婆婆的。易嫁败露,婆婆对我诸多不满,一定会常常挑眼。下次遇上难题,就再封一件送上去,四样礼大约也能保我四五年安生。”

    许静瑜脸色难看得连大太太都不敢正视他了,老太太不停地摇头叹气。

    “你娘没有向你交待这些东西的来历么?”

    “没有,真的没有。娘让我不要多问,依计行事就是了。礼物贵重,博了婆婆喜欢,我再多陪一点小心,会有好日子过的。”实际上德雅撒了谎,周氏冷笑着说:贴赔了这么多贵重东西,无形中也捏住了她的把柄,等闲不发作,发作就要她惧怕,总不能一辈子被她捏死在手心里。她算哪门子的好人了?装得事儿事儿的,彼此半斤八两罢了。

    许萱河将围绕礼物的不解之处细细盘查清楚,又仔细地询问了大太太对夏夕的不满,大太太原原本本地讲述了及笄之日,舅母以血玉打扮自己的往事。

    “她拜了樊家做谊亲,陈家二丫头跟她叙旧,少不得告诉她这些事情。她知道了我与血玉的渊源,故意当着全家的面扫我的脸面。老七媳妇看似温顺柔弱,实际上心狠手硬,只为了气我这一下,几万两银子眼都不眨就赏了丫头,行事如此极端,绝非老七之福。侯府一直顺她的意也还罢了,万一不慎触怒了她,只怕会祸起萧墙。”

    忠勤侯简直不爱听,喝止道:“住口,都这会儿了,你还七歪八倒地中伤媳妇,依你又待如何?把她撵出去你就称心了?”

    老侯爷冷冷道:“刚争了半天,一时没想到,老七在打仗,为稳定军心,将士之家不得以任何缘故休弃其妻,其妻亦不能在夫离家之时借故求去。这可是军法。”

    大太太道:“老侯爷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就事论事,老七媳妇胆大妄为,这种媳妇,哪家婆婆也喜欢不起来。”

    忠勤侯道:“哪家婆婆也丢不了你这么大的脸。”

    大太太眼里落下泪来:“侯爷,我错有错在,要杀要剐,任凭你处置。可德闵这贱婢以为捉住我的短处,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羞辱践踏婆婆,你是一家之主,可要为我做主啊。”

    忠勤侯冷笑一声,大声拒绝:“为你做主?就因为你丢了脸?你活该!你妹子把闺女托付给你,拿你当孩子的靠山,她信你,感激你,临死嘱咐闺女孝敬你,一出手就是四件宝物,她把你看得何等亲近高贵。你呢?你配么不羞愧么妹子刚死,你就撇了没娘的孩子,二百两银子又打发了继良,把舅家的恩义忘得干干净净。你这样无情无义,还想要别人依礼敬你?我还是那句话,你配么?老七媳妇看不起你,你以为周氏母女就看得起她们把偷来的东西一件一件零零碎碎地赏你,你就把你坚持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卖掉。头里口口声声跟我说不放心儿媳妇的人品,得一件血玉就连孙子也不养了,狗一样地对着人家摇尾巴。你这样下贱无耻,我骂你都嫌脏了舌头,你居然还敢妄想我来维护你?”

    许静瑜一轱辘从椅子里滚落在地,跪着向父亲苦苦哀求:“侯爷,别说了,求您别再说了。”

    德雅抽抽噎噎地也在一边哭泣起来,大太太盯着忠勤侯的嘴巴,脸上全无血色。

    忠勤侯依然怒不可遏,他抓住许静瑜的一只手,逼他站直了腰杆:“以后不要当她是你的娘,这个贱人所作所为无不丧德败行,她哪里配做你娘?你再也不要护着她。”

    许静瑜嘴唇颤抖,说:“我也不想护,却是不能不护。侯爷,我替大太太说句公道话,让德雅养庆哥是琳丫头倡议,老侯爷老太太都点了头的,并非是她见利忘义。”

    许萱河冷冷插口道:“既是大伙同意,何不明明白白告诉你媳妇,以安其心,以鼓其气?德雅每日里战战兢兢地活着,只恨没机会表现自新求恕的诚意。把庆哥给她,正是长辈的宽厚与信任,德雅胆气一正,必会诚心正意地教导孩子。可惜,大家的好意德雅领略不到,她认定只有贿赂婆婆才能保住儿子。剩下三样礼,她做了五年的打算。当娘的在歪道上越跑越偏,你要她如何教导庆哥走正路?”

    德雅听得感激,忍不住了哭出声来,爬起来一溜烟地跑了。

    忠勤侯对着她离去的背影看了半天,转眼瞪着大太太道:“区区一块血玉,竟比你孙子的人品都重要,你这娘们当真疯了不成?”

    许萱河叹了口气,转脸对老侯爷老太太说:“基本上查清楚了。大嫂倒不至于为了贪财,跟定南侯继室私下勾连交易,但是她辜恩忘义铁证如山,品行着实有差啊。老七媳妇易嫁之后得知婆婆竟是姨妈,感情上接受不了,自然不会亲近她。婆婆不思己过,上回想借着打丫头立威,闹了那一场轩然大波。老七媳妇赏玉给丫头行事突兀,不合情理,我倒是倾向于相信大嫂所说的结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用这种行为向大太太挑衅,当然同时也向德雅母女俩表示了轻蔑。大嫂若是理智些,也许后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继良原本对她不满,但我猜他来的时候,对大嫂也存了宽容之心。她是婆婆,得罪了她,德闵就会受屈。继良心疼外甥女,应该是这样打算的。可惜,大嫂不堪受辱,咬牙切齿地说自己多恨多恨她,旁观者伤心落泪之余,索性不再给她留余地。父亲,娘,哥哥,继良甩手一走,这是给我们出了难题了。婆媳俩公开交恶,今后如何相处?若是婆婆挟嫌报复,老七媳妇真就有受不完的气了。长辈们要不要主持公道?长时期压制婆婆,会不会娇纵了老七媳妇,带坏了侯府家风?这都是接踵而来地问题啊。”

    三个人默然点头,忠勤侯说:“眼下且顾不得这些个,继良捏着易嫁的秘密,得罪不起。你大嫂犯下如此重罪,闭门思过不得一两年功夫?”

    大太太闻言,身子颤了一下,强自稳住了。

    许萱河点点头:“也只好如此。我倒不觉得老七媳妇会对侯府心怀恶念。但是她内心极为骄傲,真的是全家脾气最硬的媳妇,骨子里跟老七非常相似。以往她迫不得已低头迁就,要是追回了几百万两陪嫁,又有舅舅撑腰不怕和离,她跟老七的日子,还真的让我有点担心了。”

    老侯爷长长地吁了口气,可不是吗?一对最倔强的凑一起了,要是彼此学不会谦让,打破头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易嫁的脉络,定南侯那边我大致也猜出了眉目。定南侯母子在樱娘病逝之后起了贪念,想霸占全部家产,因为大嫂是知情人,德闵与老八的婚事就成了赔本买卖。定南侯的娘多次刺激大嫂,大嫂一怒之下跟他们断了来往。因为牵扯巨量财产,双方都有心病,谁也不提退婚二字。但是事情不解决,拖到最后就要履约成亲,对定南侯母子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后果。从定南侯易嫁败露时的反应推断,易嫁是周氏一手策划的。定南侯母子想不出更周全的办法,自然乐见其成。定南侯做事还有点底线,虽舍不得给长女嫁妆,但也不会故意抹黑丑化她,他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但是周氏为了易嫁成功,私下里瞒着定南侯做了很多手脚,我们未能及时查清真相,中了他们的计。备嫁的时候,周氏心疼闺女,特意把这四件礼品找了出来,贴在德雅的嫁妆里,大嫂虽然发现不妥,但一念贪财,选择了沉默。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事实上她已经被周氏抓住了弱点。老太太,您还记得当日商议休妻时周氏不停地要求见大嫂吗?”

    老太太说:“记得,当时不是没见吗”

    “是没见,但是当时周氏的态度软中带硬,让我很是疑惑。现在想一想,为保女儿不被休妻,周氏或许那时就会拿着这些**去威胁大嫂。女儿都要被休了,她还有什么顾忌?以周氏一惯的人品,这种事情完全干得出来。”

    老太太点头:“说得很是。”

    “易嫁前后的问题基本已经全部弄清楚了,过失主要还是在定南侯那边,这样给继良交待,我觉得心上好像不是那么沉重了。大嫂一错再错,错上加错,昨晚甚至起了杀人灭口的恶念,无论如何,侯府容不得这种事。父亲哥哥你二人商量个处置之法吧。”

    老侯爷说:“还商量什么?不能姑息养奸。老大刚说了,关上一年半载,让她安安静静地闭门思过。就这么办吧。”

    老太太说:“她那个院子是正院,后日就要发嫁琳丫头,亲戚越来越多,人来人往,路过她门前,请安还是不请安?明儿个白天索性把她搬到祠堂北面的院子去,那边僻静。对外就说病了,要静养。管家的事以后老二媳妇担起来吧。”

    许静瑜明知这样处理已是轻而又轻,但是心底里伤痛难忍。

    母亲就此告别尊荣高贵,成了别院另居的囚犯。她的一念之差毁了自己,也逆转了他和德闵的命运。

    他护送母亲最后一次回春晖堂。大约是为了告别,大太太选择了一条弯路,想再看一看夜幕下的府第。

    夜已深,丫头们打着灯笼照亮,杂沓的脚步声沙沙地响着,衬得侯府宁静而凄凉。许静瑜低头陪着母亲,走过十字,穿过一条窄窄的甬道,又拐弯走上了一条岔道,他忽然想起夏夕昨夜说的一句话:这世上纵有千百条路,没有一条可以让她走向你。

    利刃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扎在心上,这一生,这样的痛才刚刚开始。

    泪水无声地奔流,又无声落地。做母亲的好像觉察到什么,伸手握住了他。

    这是一双温暖的手,对他而言,从来都是。谁都可以鄙夷她嘲笑她,唯独他不能。她的种种算计只是为了爱他,这种偏狭崎岖的爱是一个母亲给予儿子的真心。

    他不能告诉她,那个被她切齿痛恨的女孩子,拥有感动他灵魂的力量。

    他同样不能告诉她,钱财什么的全都是浮云,他在她的笑容里找到了他的天堂。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想要大战拖延症,却一直被拖延症打败。谁来救救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