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38章 大婚

第138章 大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忙碌间,光阴如电。转眼已是重阳佳节,新皇与皇后许氏的大婚之日。

    按规矩,皇后入宫前要正式册封,册封礼会在侯府举行,时辰定在黄昏。册封之后立刻行奉迎礼,新娘子在子时之前进宫。属于静琳小姑娘在家的时间只剩最后一个白天。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该叮咛的事情也都交待了。等时辰过了正午,内院外院一切的忙乱渐渐止息下来。

    静琳穿好了富丽华贵的龙凤同和袍,开了脸,修了鬓,描青眉,涂红唇,再在两个脸蛋子上,鼓捣出两块“颊红”来。梳头的嬷嬷是宫里指派的,照说见过世面的,偏偏紧张得直哆嗦。皇后的后冠是要在册封礼之后才能戴的,这时候只梳好髻子,插几朵绒花即可。就这点活也让嬷嬷忙了半天,左看右看再也没有半点不妥当处,这才松了一口气。新娘子一手握着苹果,一手握着一柄金如意,宁静地端坐在自己的卧室里,等待迎亲凤舆的到来。

    侯府正堂前宽广的庭院上搭起了高高的喜台,大红的礼绸和繁盛的菊花将台子四周装点得喜气洋洋,侯府子孙及家眷们这会儿乌压压地站满了一院,前头是有职分的男人们,一个个穿着官服,站得笔直。国丈许萱河,老侯爷,忠勤侯许萱海站在最前面。以老太太和二太太为首的内眷们整整齐齐地立在男人们身后。院子四周,大门之外,挤满了前来观礼的好友宾朋。

    独生子女夏夕站在侯府的方阵里,被眼前这数量惊人的子孙队伍震得头晕。一直听说忠勤侯府声威赫赫,是顶尖豪门,直到这一刻,她才对这所谓豪门的势力隐隐有了一些真实感。

    别的且不说,人实在是多啊。

    自开牙建府到捷哥这一辈,侯府已经历了五代传承,侯府规矩,庶子成亲之后就分家别居,所以家里常住的只是嫡子许萱海兄弟,他二人共生了十一个儿子,不算死去的二爷静珏,共有七个儿子成亲,生有十六个孙子。人数虽然不少,却也不算多么惊人。此番为了发嫁静琳,分家出去的庶子纷纷回家探亲,公务实在走不开的,也把家眷打发了回来,嫁出去的姑太太姑奶奶们也约齐了人数,带着孩子归宁,大略一数,院子里姓许的男男女女足有三四百号人,吓得夏夕倒吸气,心里大叫:“买嘎的。”

    且不说重权在握,称雄各方,就是打架,这么多人也没个输得道理吧?

    忽然想到老七。

    当初被牺牲了娶四儿貌似很不公平,但是真把他放在这么大数量的庶子庶孙当中,他也就比路人甲强了那么一丁丁。侯府大局中,区区一个六品员外郎算得了什么?这里的大小将军足有好几十位,人人穿得花花绿绿,纵然她眼拙认不出品级,但也实在觉得他没啥可稀罕的。

    想在这样的家族里崭露头角,压力真的好大!

    老太太腿脚不大好,站了一会儿,大约是觉得吃力,两个粗使媳妇抬着一张沉重的太师椅,走进了队伍。待她们放稳当之后,大奶奶搀扶着老太太笑眯眯地坐了上去。夏夕远远望着老太太慈祥的笑容,试着想象自己跟她一样,拥有如此海量的儿孙,身上立时麻麻地起了一身疹子。

    靠她一个肯定生不过来。

    完全不行。

    四五代子孙,娶妻纳妾收通房,多少女人共同努力才成就了这昌盛强大的簪缨世家。

    这也是老七的梦想吧?

    立身在这么大的家族中,他不算什么,自己作为女人的那点委屈怨念更是渺小得不值一提。在这里,重要的唯有祖宗,传统,法度,规矩。个人的理想和价值,小家庭的幸福与权益与百年世家至高无上的家族利益相比,那是轻如鸿毛。

    有了这样的感知,夏夕顿觉心上沉甸甸地,压了巨石一般。

    她终究是个异类。

    终于,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吉时快到了。

    鼓乐声从侯府之外远远地传来,云中飘缈,很不真切,但是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立直了身子。

    老太太也撤了座,在大奶奶的搀扶下,站在女眷们的最前头。

    鼓乐声越来越近,又过了一会儿,侯府门前旗卷苍云,万红千翠,迎亲的队伍到了。透过重重帘幕,但见御炉飘香,金虬篆袅,笙箫旖旎,丝簧婉转,风起城西,香过城东。宫灯数百对儿,“对马”数百匹逶迤行过之后,两位迎亲使持着赤金的节杖,神色庄重,迈进了侯府洞开的大门。紧随其后的是供放着皇后金宝与金册的龙亭。一架明黄缎子盘金绣凤的大礼舆也由十六个銮仪卫校尉抬进了大门。

    许静瑜站在子孙们的最前面,当起了司礼。随着他的一声号令,侯府子孙及内眷们齐刷刷地跪倒在地,连宾客们无一例外,侯府正堂偌大的庭院里,顷刻间鸦雀无声。

    迎亲使绕过庭前密集的人群,登上了高高的喜台。迎亲正使向皇后之父宣读了迎娶皇后的制文,然后把御笔亲书的皇后金册以及皇后专用的金宝从龙亭中请出,供放在喜案上。一名引礼女官引导新皇后莲步姗姗行到拜位前跪倒,由侍仪女官向皇后宣读册文宝文。聆宣完毕,皇后接过金册金宝,并在女官的帮助下戴上了九龙四凤冠,行过三跪三拜礼,册立大礼即告完成。

    册立结束后,尚需等待吉时举行奉迎礼,这点时间,供新皇后与父母家人做最后的话别。

    宾客云集,老侯爷、侯爷及所有儿孙们大都在前头招呼迎亲使,唯有许萱河被支了回来,与女儿共度这最后的时光。

    老太太口拙朴实,此时更不多话,只嘱咐她成亲后好好过日子,倒像是静琳不过嫁了隔壁秀才的儿子似的。二太太慈母心肠,鼻酸泪流,止也止不住,又怕勾起女儿的伤心,弄花了妆容,只是拼命忍耐。

    静琳眼圈立时红了上来,她用丝帕帮母亲擦拭了泪水,强笑着说,“娘既舍不得我,当初干吗要把我许人嘛。”

    二太太嘴唇微微哆嗦,强作出一脸笑容,说:“嫁闺女从来都是摘娘的心肝,也没见谁家的娘怕疼不许的。”

    老侯爷的长女,大姑太太闻言笑道:“你这不挺明白么,干嘛还是一副割舍不下的神气?琳丫头此去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当娘的就该开开心心送她上轿才是。”

    二太太的泪水再次流淌下来,她握着女儿的手道:“娘只求你平安适意,若能快快活活地过日子,娘这一辈子就再无奢求了。”

    许萱河难得在众人眼前显露温柔,他托着夫人的手臂,示意她控制情绪,转脸对静琳道:“成亲之后就是大人了,你身份贵重,身上的责任也重,后宫和睦大半系于你一人之身,遇事不可毛糙任性,记得平和宽厚四字。”

    静琳屈膝应了。

    接下来又与其他家人依依惜别,到夏夕的时候,静琳笑着说:“跟七嫂相处时日虽短,却学到了好多东西,我这就要走了,七嫂有什么嘱咐我的话吗?”

    夏夕认真地想了想,不敢造次乱说话,只道:“爱惜自己,珍重!”

    静琳笑了,回头对母亲说:“娘,七嫂果然不同。全家都教导我敬上怜下,依顺丈夫,唯独七嫂要我爱惜自己。”

    一屋子异样地眼神中,夏夕窘得不轻,讪讪地说:“惭愧,我是个自私的,只瞧见自个鼻子底下那片天地。”

    老太太却道:“这才是娘家人说的心里话。你们给琳丫头教的那些话我连嘴都插不上,依我看,拢共加起来,都不如老七媳妇来得心眼实在。”

    九姑太太纳罕道:“老太太,大家嘱咐琳丫头的那些道理微言大义,句句都是金玉良言,怎么就不如老七媳妇了?”

    四奶奶沈氏嗤地笑了起来,对夏夕道:“明明鬼心眼最多,这会儿反倒成了心眼最实的,老太太的心如今都偏到胳肢窝里去了。”

    从高碑店回来的三奶奶李氏笑道:“果然是这样。”

    夏夕笑着对老太太行礼,“谢谢老太太,您老才是慧眼如炬。”转眼白了沈氏一眼:“我的实在只有实在人才能了解。”

    大家一起笑了,静琳眼睛一转,对大家说:“我有几句体己话想问问七嫂,大家容谅,我们去里屋说。”

    屋子里的人笑着说:“你早干嘛去了?上轿现扎耳朵眼,这会儿才火急火燎想起体己话了。”

    静琳笑道:“前几天就想问来着,觉得不好意思,再要不问真就没时间了。”

    二太太急急地催她道:“要问什么就赶紧,长话短说,时辰说话就到了。”

    静琳向大家陪个礼,拉着夏夕进了里屋,推着她坐在炕上。夏夕也不虚客气,顺势坐了。

    静琳道:“七嫂,何止前几天,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来着,就是觉得不好措辞,一直没开口。”

    “有话直说。”

    “你成亲那会儿,七哥的脸足足黑了几个月,我那时虽不认识你,也为你捏把汗。还没过门呢,七哥就恼恨成这样子,你的日子可怎么熬啊。”

    夏夕笑了。

    小姑娘诚意地说:“是真的。”

    “我信。”

    “我好奇的是,你们成亲没多少日子,七哥的脸色就好转过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夕微微一愣,小姑娘眼含热望盯着自己,好像真觉得自己有什么扭转乾坤的绝密武器似的。

    夏夕摇了摇头,“有时候亲眼看到的偏偏就不是真相,我和你七哥远远谈不上恩爱夫妻。”

    静琳不信:“怎么会?他很护着你的,撒盐闹开之后,我看连你都放弃了,可他不肯休妻,老侯爷再怎么发脾气,他都寸步不让,后来又请老姑太太送你进祠堂,在全家人面前给你争脸面。才几天功夫,他的变化天差地别……”

    夏夕笑了,“我明白你的心思,可我帮不了你。如果我真有什么改善夫妻关系的秘方,不会不告诉你的。”

    静琳恳求道:“七嫂?!”

    静琳的神色竟似完全不信。

    夏夕叹了口气:“好吧,索性告诉你真相。其实你看到的那些事是你七哥特意表演给大家伙看的,他留下我的目的就是向长辈们报复。以他的烈性,被迫跟我成亲,憋屈愤怒可想而知,但是孝字压在头上,他不能不屈服。苦闷了很久,终于被他想出了反击的办法。千里从军,远离是非之地,家里有个糊涂媳妇可劲折腾,不是挺好么?家人烦恼,他才解气。易嫁既是长辈们定的,他无条件接受,可最终,谁酿的苦酒谁饮,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静琳倒吸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夏夕淡淡一笑,“很不可思议是吧?”

    静琳点点头。

    “你还记得我为他宴请家丁吧?我那时是一心一意回报他,等明白了他的算计之后,觉得又丢人又难过,真心被人践踏的滋味真不好受。”

    静琳脸上浮现出恻然的神情:“抱歉,七嫂,碰了你的疮疤,七哥真不像话。祖父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有禀告。将心比心,他有他的道理。如果我真的糊涂胡闹,应该算是自食其果,并不是他的错。他不过是利用了我的短处,精心地设了一个局。仅此而已。”

    “你怨他吗?”

    “当然不会不怨,但是我也明白,怨没有用,既改变不了他的想法,也改变不了我的命运。”

    “那怎么办呢?”

    夏夕摊开两手,“凉拌。我下棋,读书,开铺子,过得很不错哦。他离家那么远,没道理千里迢迢去怄气。我只把逢迎他的心思大多数转到了自己身上。男人这么自私,如果连自己都学不会疼自己的话,我还能指望谁呢?”

    静琳眨了眨清灵的眼睛,陷入了思索。

    夏夕笑道:“我这个笨郎中医不了别家的病,你别太当真。不过这会儿没人,说几句体己话给你,你若觉得不对,就当我没说,好不好?”

    静琳点点头,认真地倾听。

    “书本上的好皇后都是没有自我的,柔到最柔,顺到最顺,事君如天,不怨不妒。血肉之躯想要修到这等境界,谈何容易?何况,修到了又如何?君心难测,你再德高于众,行高于人,也得他欣赏他识货才行。班婕妤妇德化身,人人称贤,还不照样输给了赵飞燕!跳舞的女子后来居上做了皇后,而她先去长信宫侍奉太后,成帝死后又去守皇陵,以秋凉之后的团扇自比,郁郁终老,一败涂地。”

    静琳睁大了眼,又点了点头。

    “做皇后是门大学问,我指点不了你,但是我想,每个女子在出嫁第一天所期待的无非是幸福二字,怎么能幸福?不要太过相信《女诫》,你得自己悟。”

    入宫吉时到了。

    侯府内外笙箫大作,鼓乐齐鸣,一位引礼女官跪请新人上轿。二太太亲手为女儿搭上红盖头,然后无声地退下。

    侯府陪送的四个丫头走上前,搀扶着新娘子走出内堂。宫里派出的喜娘,女官和宫女排成两列,身后随行,一路红毯来到内堂门外,新人款款上轿,明黄色的轿帘当众落下,迎亲使一声高亢的“吉时已到,新人起驾——”,立时,侯府大门之外,礼炮声鞭炮声响震寰宇。

    凤舆颤巍巍地离地,提炉侍卫手持凤头提炉引导,太监左右扶舆,内大臣侍卫在后乘骑护从,迎亲队伍逶迤走出侯府。静琳的嫁妆以及纳征礼上皇帝赏赐皇后的礼物装在74座龙亭中,随着凤舆和迎亲使一起发动,与门外等候的仪仗队伍会合,在一路绵延不绝的鞭炮与鼓乐丝竹声中,向皇宫进发。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终于把教唆皇后学坏的话写粗来了。等不及的亲们拜拜了,么办法,就是这么笨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