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受惊

受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张页眉位上清晰地标明了抄写日期,时辰和天气,每一份右上角都仔细地缝了两针,独立成册。数一数,不多不少正好3册。字迹清晰工整,抄得不急不躁。这些字纸整整齐齐地摆放食盒里面,平整又干净,连一点多余皱褶都没有。

    许静璋字是自幼下过苦功,因此他看得出来,她一开始拙劣笔迹没有半点掩藏和伪装,那时是真不会写。短短2天时间,她字进步颇大,大小匀了,笔画顺了,排列整齐了,后几页居然有了几分法度,不像个初学乍练手。

    如果不知道,他难免会猜测这手稿出自一个细致缜密女子之手。有名糊涂四儿,粗心又邋遢,如果认真起来,还是不错。

    那女人一反常态地做水磨功夫,大约想挽回一点印象,只可惜他打不起精神来体会。四儿是满城女眷笑料,从被迫娶四儿那天起,他从别人眼里看到了太多同情和戏谑。他算是什么?活到23岁,娶过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儿子,还有刑部一份功名,每日里复核各州府报上来大案,找出疑点让冤屈者得到救赎,如今这一切好像是一个不真实梦,让他恍惚,忽然就看不清楚自己了。

    自幼就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从来没有过争竞之心。他努力按照长辈们期望成长,恭顺勤谨,循规蹈矩,自律严,不愿任何方面落于人后。但是做梦也想不到,四儿婚事会这时候冒出来,人人都说她配不上他世子弟弟,命运一转,却成了他良配。长到这么大,没给家里做过什么贡献,只有他娶了四儿,兄弟才能拥有金玉良缘。责任就这样山一样地压了下来。

    他无法拒绝,侯府需要他牺牲来平息众议,而他得到通知时候,事情已是定局,拒绝就是不孝。

    庶子大约有一种共性,就是气短。张扬而自我不是他们特色。怕被人指责不孝,怕娶四儿这样女人进门。两种恐惧内心交战,哪一样胜了都让他难受。

    他逃了,逃到了通州。找个借口那里呆了一个多月,但是他今生已经逃不脱四儿,作为拜过堂妻子,她婚当日就住进了他芷兰苑。哪怕他到天涯海角,四儿都是她明媒正娶嫡妻。

    比四儿进门沉重打击是亲情幻灭。他一向知道嫡子比庶子受重视,却没有料到庶子被轻蔑随意到这种程度。四儿因为自身不足被易嫁,他却完败于出身,输没有托生太太肚子里。

    这是宿命,接着又是一段孽缘。他无力改变,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深思了一个月,痛苦了一个月,军队成了他选择意解气地方。把这满腹无法言说不平与怨愤发泄到战场上去,大丈夫马革裹尸也罢,至少落个痛淋漓。

    禁足令解除是老太太跟前伺候申嬷嬷来转达。许静璋转交了她写《女诫》,向老太爷老太太请安之后又径直回了他书斋。他根本不想看见她。

    夏夕很无语。

    继德闵服毒抗婚之后,许静璋玩起了暴力不合作。他明明可以利利索索休了她,目前不见动静,大概是等她继续闯祸。都到现了,难道他还是觉得休妻理由不足?这个男人要么太善良,要么太软弱。要是前者话,德闵运气还真坏。连善良人都苛待她。易嫁了一回,好处都是徳雅,倒霉全让她一人包了。

    申嬷嬷说,“老太太让我来转告七奶奶一句话。”

    夏夕客客气气道:“请申嬷嬷示下。”

    “前日老太太屋里闲坐,八奶奶提了一个建议,今年年夜饭不要厨房整治,各房奶奶姑娘们每家准备一荤一素两道鲜菜式,像穷人家一样,全家人挤一起会餐,又亲香又有趣。老太太一听就应了,当场说,谁拿了第一名,2两银子做彩头。”

    夏夕沉默了,德闵没有下过厨房。徳雅想全府抖机灵赚表现,不会专门难为她,客观地说,这是个搞活气氛好主意,但是势必会让德闵当众出洋相。

    申嬷嬷道:“府里以前没有这么弄过,大家伙儿都很兴奋。各房这几天都千方百计地研究自己菜单子。七奶奶你也赶紧准备一下吧。要是不会做,这两天紧着学还来得及。”

    夏夕说,“七爷怎么说?”

    “七爷说随便您。依我看,他当然希望您不落人褒贬。前头七奶奶可是很要强。”

    夏夕笑笑说,“我怕是心有余力不足。但是既然大家都参与,我少不得拼命努力,不给七爷丢脸。”

    申嬷嬷笑着说,“这就对了。我来时老太太特意嘱咐我说,您要是实不会,找个会代做也行。这又不是朝廷考状元,规矩没那么严。”

    “请申嬷嬷替我拜谢老太太。我禁足既然解了,我明日去当面谢恩。”

    申嬷嬷留下一份侯府传统年夜饭菜单。夏夕仔细地研究,二十多道冷热菜肴食材名贵,脍炙方法明显是北地风格,调料应该很重。老侯爷和太夫人都是山东人,要想投其所好,饭菜口味似乎不宜太清淡。

    夏夕想,离除夕只剩三四天,得去一趟府里大厨房,看看有什么鲜可用东西。还得了解一下其他人菜单,免得撞车。自己厨艺没多好,好她另一个时代学到几样菜肴,放这里意是足够,没道理输得很难看。

    第二天是个晴和温暖天气,大早起来,阳光就明晃晃,无端让人有了几分好心情。

    大丫头青羽精心地为夏夕梳了一个堕马髻,头顶用一支赤金镶宝凤头钗固定好。她嫁妆里说是有48件珠宝金器,但看上眼实不多。好她也没想过和其他人斗富,精致低调就好。

    打发了青羽,夏夕又自己动手化妆。再穿上一件修身淡紫色镶边云锦对襟小棉袄,月白色暗花杭绸八幅罗裙,对着镜子照一照,衣着淡雅,身段窈窕,眉如远山,目含秋水,端是优柔动人。夏夕不禁叹息一声,真是没有比德闵像大家闺秀人了,真不知她倒是干了什么愚不可及勾当,被人家欺负蔑视到这种程度?

    她到达寿萱堂前时,已经有几个人先她一步到了。二太太带着自己女儿,四小姐静琳站前面。静琳刚刚及笄,大概是从小娇养缘故,小姑娘天真可喜,有一副单纯温暖笑容。见到夏夕,静琳居然主动地跟她打招呼。

    静琳身后站着徳雅和世子许静瑜,徳雅用一袭孔雀纹大红羽缎披风把身子包裹得严严,容光焕发脸上有掩藏不住柔情与笑意,她头式是一种高雅复杂抛家髻,浓密头发挽头顶,形成一个花朵一般高髻,顶心正中位置戴着一朵凤凰展翅六面镶珠宝花点翠赤金步摇,华丽眩目,文采辉煌。她旁边许静瑜穿着一件蜜合色百蝶传花缎纱茧绸长袍,腰间系一条玄色绣金双环四合如意绦,肌凝冰雪,俊逸清。仅从外貌上看,就是一对莺俦燕侣才子佳人。看到她进门,两人分别叫了一声“四姐”“七嫂”,然后徳雅娇柔地向自己夫君认错,“是我叫错了,现再叫四姐就不妥当了,就该跟你一起叫七嫂才对。”

    许静瑜微笑着点点头,望着夏夕说,“虽然天晴,七嫂出来也该加件大毛衣裳。要是受了凉,大过年可是自己受罪哦。”

    夏夕谢过他好意。话音未落,身后又进来一个人,徳雅屈膝福了一福,唤了一声“七哥好!”

    夏夕闻声回头,身后站着一个全身着黑高大男子。他鼻梁高挺,眼神深邃,顾盼之间带着拒人千里森冷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惧。

    他好像很不耐烦地拿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了徳雅,然后用那双幽深难测眼睛冷冷地打量了一眼夏夕,夏夕觉得全身血流被当场冻成了冰渣子。

    活了两世,第一次见到气势这么森严可怕男人。这样外貌男人怎么可能有一颗柔软心?强而又强刚而又刚,锋锐无匹,再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任人拨弄角色,他怎么会同意娶了德闵?

    如果说一直以来夏夕还对许静璋心怀幻想话,这时候她一切幻想全碎了。这男人眼神像钉子一样扎痛了她。那样冰冷眼底传递着不容错认轻蔑与愤恨。如果眼神能杀得死人,那么夏夕会选择一声不吭地倒地死去,绝不会发出一星半点异常声音引得他再看自己一回。

    死真不是可怕事,她惊惧地想,活这样眼光和仇恨里才生不如死。

    “七爷!”她听见自己惊慌声音,然后拼命让膝盖打弯好完成一个福礼。她真好怕,头一次真切地感到这个异世里,自己只是一片飘零落叶。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她再无一丝指望。

    老太太丫头从房里走出来,宣告老侯爷老太太已经起身。问安时,那个男人随众行礼,一句话也不多说。行罢礼,他交代一句有事,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背影都写着傲兀不驯。

    对夏夕,他连鼻子哼一声都欠奉。

    一直拼命要活下去夏夕第一次怀疑起自己选择。</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