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回门

回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一次站老太太寿萱堂前,世子妃徳雅再无当初从软轿上下来,迎着她走来微笑。

    台阶下,姐妹俩高挑身子彼此相对,目光相接时,一种彼此意会默契电闪而过。她们之间战争还远未结束。

    徳雅心缩了一下。

    以前德闵总是佝偻着身躯沉默,也有不甘不满时候,那点情绪全脸上,是处处受制。而现,她学会掩藏情绪了。自己笑不出,可笑意倒她脸上淡淡漾开,眼底里是只有她才能读懂嘲弄。

    易嫁之后,好像什么都变了,现德闵让她感到惊惧。娘为德闵嫁进侯府而日夜难眠忧心,她这会儿似乎明白了一点。

    以往,如果谁说德闵是她对手,她只会觉得可笑。现,她承认这个对手资格时,却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弱点和漏洞。德闵可以什么都不做,她不做就不行。

    姊妹俩并肩踏上了台阶,丫头帮着掀起门帘,两个人双双绕过屏风,出现堂内众人面前。徳雅想直接走到老夫人跟前,但是距离老夫人三米远地方,德闵站住了,她揭起裙袂轻轻地跪老夫人面前,“德闵请老太太安。”

    “起来吧。”老太太说,“你们姊妹缘分还真深。姊妹妯娌,一辈子都分不开。定南侯派了马车来接闺女回门,也是双双去双双回,要好好珍惜你们情谊。”

    “是。”姊妹俩齐齐应声。

    “我叫账房和厨房备了两份年礼,回去之后好好给老夫人和定南侯夫妇磕头道歉。前几日闹得不成话,让他们笑话了。我们两家既是至亲,请他们多多原谅几分。”

    徳雅笑着走过来挽着她胳臂,对着老太太,“老太太,您太客气了。我祖母和爹娘怎么会笑话咱们家呢?把我们姊妹俩都没教养好,他们只有惭愧份啊。说不定我回来时候,祖母也会捎话,要请您多原谅几分呢。”

    面对着周围打量眼睛,夏夕有几分局促窘迫,白皙脸上泛出淡淡红晕,静静地垂手站堂前,越发显得尔雅柔美,十分文静。

    老太太自是偏疼嫡孙媳妇。这孩子嫁进府里一直不顺当,可是老面前承欢孝,与许静瑜举案齐眉,样样都是十分可心可意。老太太心底里有点后悔了,易嫁就易嫁,要是不多出德闵这件婚事就好了。徳雅抢了德闵世子妃,那孩子连死都不惧,又怎么可能淡忘了这份仇怨。是她想得不周啊。

    堂前所有人不由得仔细打量这对姐妹。如果说妹妹明媚娇艳如庭院玫瑰,姐姐则含蓄洁净如枝头玉兰。徳雅一向喜欢华丽风,衣饰和头饰都奢美缛丽,色彩斑斓,加上容貌鲜妍,神采飞扬,整个人便恰似一个发光体。而德闵妆扮显然有着低调精心。一件合身云霏妆花缎织海棠锦袄勾勒出玲珑腰线,下面是散花水雾月白色百褶长裙,头上也只简简单单一根白玉钗,却显得身姿袅娜,轻盈飘逸。问过安之后束手再无一言,显得文静大方。

    相比才知道,徳雅话有点太多了。

    大夫人不禁暗自皱了皱眉头。气质上说,糊涂四儿竟是半点不弱,那张脸蛋也同样耐看。好娶妻以德,世子妃是未来侯府主母,糊涂心肠可绝对不行。

    拜别长辈,姐妹俩跟随着自己丈夫分别上了两辆车,一路微微颠簸着出了侯府大门。

    身畔许静璋不说话,但是他太过鲜明存感逼得夏夕缩角落里。跟他对着沉默需要同样强大精神,她没有,只好拉开窗口帘子,透过缝隙往外看。

    正月里北京年味正浓。东城多豪门,高门大户门口无一例外地挂上了楹联和灯笼,行人们穿着簇衣服,互相行礼拜年,满嘴吉利话,个个看上去都是喜盈盈。一路行来,店铺不多,路边多是高高灰砖墙,墙后层层叠叠府邸里上演着不一样豪门故事,每件说出来都让人叹息。女人这个时代里何其无力,幸与不幸全凭运气。

    马车直接进了定南侯府正门,停正堂前。徳雅弟弟们站堂前迎客,三个孩子分别是13岁,11岁,7岁,一色枣红菖蒲纹杭绸直裰,衬得面目白皙如玉。大约受了定南侯教导,几个人动作神情都格外彬彬有礼。

    徳雅把小德恒搂怀里,一行人绕过正堂,向后角门走去。定南侯府虽然没有忠勤侯府规模宏大,却也东绕西行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老太太所住乐寿堂。

    老太太丫头碧玉为他们掀开帘子,笑着说:“等了姑娘姑爷们半天了,老太太刚刚还问咋还没到呢。”

    进到室内,老太太和侯爷夫妇端坐房内聊天等候,几个人按例跪倒问安,顺便说了几句年好运寿共天长之类吉利话儿。

    站起身之后,徳雅就明显欢脱起来,她笑着偎周氏身边,娇滴滴地开始撒娇。

    周氏笑着看了看女儿气色,“这两天可还安逸?”

    “安逸安逸,娘别揪心了。老侯爷不过说句气话,你还当真了?”

    周氏戳戳她额头,白了一眼,“等你当了娘你就知道了。你不能有一点风吹草动,不然我这心提起来就放不下。”

    许静瑜笑着说,“岳母望安,没事。一点小摩擦而已,往后亲近。”

    这边定南侯抓着许静璋叙话,休妻事件落幕,显然需要对这个女婿多几分热情。定南侯关心着女婿要从军事,也难免打听一下他们分府进展和未来打算。

    唯有德闵,一向存感弱,坐下首一个放着半旧云龙捧蝠坐垫黄花梨透雕鸾纹玫瑰椅上,悄悄端起一只半旧豁了沿天青茶盅喝茶。

    “世子,徳雅被我纵坏了,家一直也没受什么委屈。到你们家长辈多妯娌多,规矩也完全不一样。你费心多指点,纵犯了错也多容谅着些。”

    夏夕想,德闵就没有娘来帮她说这种客气话。许静瑜性子温和绵软,徳雅找到这种女婿活得已经很省力了。偏偏身边还有这么得力帮手。

    “娘,你放心。世子性格好人厚道,我敬他他敬我,我不会受委屈。”徳雅笑很开朗。

    “哪有那么简单哟。你也仔细着点,步步小心。”周氏意有所指,屋里人都听出来了。

    “四丫头,到我这里来。”老太太樊氏忽然伸手招夏夕,夏夕放下杯子,坐到老太太身边。

    “身子怎么样?都好了吗?”

    “谢老太太,都好了。”啼笑皆非啊。两个月了才问。

    “委屈了你了。”老太太眼睛里诚意毋庸置疑,可惜,这句话同样也迟了。

    夏夕看看许静璋,他和定海侯尚公权正低头聊着什么,收了刻意摆出来冷酷,他恬淡内敛,形容稳重。眉眼虽不似钱姨娘,却多个细节上都显出几分精致。如何不是一个谦谦君子?而这个人很就要去戍边。边境上虽无大战事,却一年到头摩擦不断。年前朝廷汇总,戍边战士死伤3多人。他要去大同,去年伤亡23,明显是两家争执战略要冲。

    夏夕叹口气,“老太太,这话再也休提。”

    老太太白了一眼周氏,恨恨地说,“你这厢不提,人家说什么呢?步步小心。”

    周氏似乎听见了,瞄了一眼。

    老太太气势一点不弱,鼻子冷哼一声,“小心要有用,当初就不会姊妹易嫁了。”

    夏夕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太太就是来捅马蜂窝。

    “七爷挺好。”夏夕放低了声音,“一分府,我就当家了,纵然笨些,总能慢慢学。婆婆不盯着,我也少受气。”

    这样善解人意终于触痛了老太太心底深一点柔软,老太太摩挲着夏夕手,老泪横流,“我可怜四丫头,背一辈子糊涂名儿,你输哪儿你知道么?你就输没娘啊。”

    老太太这一哭,引得许静璋抬头张望。定海侯满心想笼络这一位,连忙说,“老太太心疼孙女,体己话多着呢。我那里有一份兵选司写一个草折,分析山西战事,他们让我帮着建言。年底下我忙得不堪,还没动笔呢,一起去看看聊聊?”

    许静璋应允,两人双双离去。这边老太太哭得无顾忌,声音都变大了。

    周氏气得脸色都变了,一方面气老太太借机寻衅,气定海侯脑子不清。许静璋有什么值得你下功夫?马上就上战场人,她看起来已经是个死人。这里坐着许静瑜才要命,老太太因为嫁妆事心里不爽,拉着德闵挑唆,绕着圈子出自己怨气。他只拉着许静璋走了,是想让这女婿了解侯府□不成?

    她脑子里迅速地转,想找个合理借口把许静瑜也支出去。长子德忻尚幼不足以陪客。她总不能说女婿你和三个小舅子出去玩玩吧?成何体统。

    “瑜哥你过来。”樊氏和周氏交手多年,自是知己知彼。这时你想把女婿支出去,做梦。

    许静瑜只好坐到老太太跟前。

    “我跟你说,我拢共两个孙女,你以为你换了个好那你就当你换了个好。”

    不三不四话说得许静瑜心里咯噔一下。

    “你们家亏了我四丫头。易嫁?有尚功权那种傻子爹,就有许萱海许侯爷那种傻公公。做买卖呢?这个不好换一个。”

    夏夕忍不住想笑,老太太,您早干嘛去了?

    “你太太,哼哼,了不起侯夫人,多么金尊玉贵,慈善厚道,孰不知我竟完全看错了。早年跟我们樱娘亲跟亲姊妹似,成了亲都整天一起撕掳不开。她要指腹为婚,我不乐意她先不答应。结果好了,樱娘死了,情分也跟着死了?一点念想也没留下就多嫌我可怜四丫头,一辈子情谊比不上一块血玉?”</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