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化冻

化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刚进街口,老侯爷派人候侯府牌楼之下等车,传话叫许静璋回来立刻去见他,有关府兵马匹盔甲等事项需要赶紧讨论个章程出来。

    许静璋连家都没回,直接跟着传话人去上房了。

    夏夕回了自己院子。

    备战气氛也笼罩了小小春芜院,丫头们按照蔡嬷嬷吩咐步履匆匆地前后院各房里穿梭,无端端地显出几分紧张肃穆。西厢进门大炕上放着一套擦得亮晶晶盔甲,钱姨娘送两套棉衣也用包袱包得整整齐齐地放一边。许静璋奶妈张氏和蔡嬷嬷两个人已经着手准备其他必须品,内衣内裤以及开春之后换季夹袄夹裤之类也陆陆续续地往正房这边集中。

    夏夕很饭桶地坐炕边上,听着两个婆子一件一件地安排,她完全插不上嘴,却心里涌起了一股离愁别绪。这个沉默强大男人刚刚给了她一点真实感,现就要远行到战场上去跟人刀兵相见地搏命。

    如果不娶她,他可能依然是一位声名不显刑部左厅员外郎,纵然窝囊点,却是油皮都难得擦伤一回。易嫁完整了扭转了这个男人人生走向,他赌着一口气地想为自己挣一份尊严回来,却不知前面等着是荣耀还是死亡。

    再想到他留下了每年四万两巨额财富,保自己一生无恙,夏夕觉得异样地揪心难过起来。刚刚才知道,有个沉默男人站身后是多么踏实依靠,转眼之间他即将远行。

    张氏叫侍画赶紧跑一趟上房,问问大太太上好金疮药那边有没有准备,如果没有,得赶紧去药房买回来。

    听了这个话,夏夕觉得实撑不住了。她站起来,对蔡嬷嬷说,“我想躺一躺。”

    蔡嬷嬷这才想起来,赶紧过来摸摸她额头,“哎哟奶奶,怎么还烧着呢?您到您屋里躺着,我马上叫人给您热药,再喝一大碗,捂着厚被子睡一觉。”

    夏夕说,“我没有弄过这些,蔡嬷嬷,您和张嬷嬷多费心,想全一点,别到时需要时用不凑手。”

    “您放心,奴婢们肯定操着心呢。还有几天功夫呢,想起一样就添一样。”

    “东西全了之后,让丫丫把单子抄下来留个底,万一将来再需要,我们就不这么乱了。对了,让侍画顺便问问上房,她们那边有没有当年为老侯爷、侯爷出征准备物品单子,有话借来看看。”

    “奶奶想得周到,奴婢这就安排。您别劳心了,躺着歇歇。真是运气不好,赶上爷要出征,您又病了。”

    “我没事。”这是假话,说不出是因为病体还是心情,真是难受极了。“捷哥儿呢?”

    “吃罢饭自己屋里睡午觉呢。”

    “府里头这两天事多人乱,注意让丫头照顾好他,一点点问题都不能出,别让七爷揪心。”

    蔡嬷嬷回答:“是,奶奶,我知道。上午他和丫丫堆了个雪人,没出院子。真要出去我让人跟着。张氏忙完这点活我就让她回去了。”

    “得弄几本书来,让他屋里看书,别乱跑才是。”

    蔡嬷嬷笑不可仰,“捷哥小呢,这会儿怕不知道爱惜,小心再给撕坏了。”

    “这个我有数。”

    中药送上来了,夏夕捏着鼻子又喝一大碗。好怀念糖衣小药片,挂吊瓶也行,这种恶心巴拉苦汤子喝了怎么也不见好呢。

    许静璋一走就是大半天,晚饭前才回来。夏夕躺了一下午,似睡非睡,感觉精神略松一点。三口人一起吃了晚饭。

    如今春芜院饭是由自己小厨房做,小厨房里配了一个厨师和两个打下手婆子。除了逢年过节吃团圆饭要去上房之外,七房所有主仆,伙食自己解决,开支也是自己。

    因为心情不好,夏夕胃口很糟糕,只是清清淡淡地喝了一碗粥,略吃了两口菜蔬就放下了筷子。

    捷哥儿胃口不错,埋头吃饭并不多话。许静璋时不时给他夹一筷子菜递到碗里,看着他目光里慈爱难舍。夏夕难受了。

    “七爷,我有个想法。”

    许静璋抬头看她。

    “我想明天晚上我们自己小厨房做一桌酒席,请你那16个弟兄一起来家里喝顿酒。”

    许静璋很意外,夏夕低着头说:“以后这些人跟你生死相随,我和捷哥儿请他们吃一顿饭,算是拜托他们多照顾您。”

    他目光温暖地看着她,“谢谢你有这样心。你身子行吗?别过累了。”

    “没事,伤风小毛病。您要觉得可以,那请客任务就是您,我明天早上就让厨房准备。我再亲自做个菜,好吃不好吃,总是表示一下尊重和诚意。”

    捷哥说:“你又要做辣子鸡吗?”

    夏夕想起来,上次辣子鸡他连碰都没碰,心里忽然就觉得特别遗憾。

    许静璋就像看穿她想什么,摸摸鼻子说,“要可以话,辣子鸡明天倒真是可以再做一次,名声都传到宫里去了。”

    夏夕苦笑,“对不起七爷,番椒不够了。春暖以后我多种几盆,等你们打了胜仗回来,我再给你们做。”

    两个人目光相对,夏夕眼睛立刻红了。

    许静璋反倒笑了,“委屈什么呀,我总能吃上一顿你辣子鸡,可没那么容易就死了。”

    夏夕看着他眼睛,“嗯,七爷,你一定要好好。”

    这样温柔、这样话让许静璋心里一疼,如果他死了,她是比原来有钱了,可是关心她人还是没有一个。难道让她把希望寄托到另外一批不靠谱亲戚身上?一颗伤痕累累心还能经得起几次失望?

    吃完饭,钱姨娘带着静琬过来串门,又带了几样他需要东西。夏夕留她们坐下,又叫了张氏和蔡嬷嬷过来一起聊天,不想让这个晚上变得哀哀戚戚,泪水横流。

    果然,人一多气氛就热闹,关心叮咛话说出来也不那么悲伤沉重。捷哥儿从早晨起就对那套锁子甲感兴趣,屋里女人们跟着撺掇让许静璋穿上看看,许静璋居然二话不说,到隔壁屋子里就把那套锁子甲穿上了。

    等他再次出现众人面前,满屋笑语喧哗女人们忽然一静,许静璋注意到,钱姨娘和静琬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而夏夕一瞬间却有点窘迫地移开了目光。

    捷哥大力地鼓掌,“好神气啊。爹爹你看着很有英雄气概。”

    许静璋笑着说,“谁教你说?还会说英雄气概了。”

    捷哥脖子一缩,躲到祖母身后去了。

    静琬笑着把他拉出来,“你躲什么,这是显摆你学问时候呢,怎么害羞起来了。”

    捷哥奶声奶气地说,“我没有学问。”

    夏夕笑了笑,“我买那个丫头是念过几天书,捷哥聪明,说不定是跟她学。”

    蔡嬷嬷大惊,“啊?那丑丫头居然还念过书?”

    “也不是正经坐学堂里念,大概是跟着哥哥兄弟听了几耳朵。”

    张嬷嬷说,“我想也是,家里穷得都要卖闺女了,还能念得起书?”

    夏夕说,“小丫头还是有些见识,我们临走时候她给爹交代,有钱了继续让哥哥弟弟念书,说不识字不行。”

    许静璋这个晚上变得温和很多,他对夏夕说,“听这话就知是个聪慧。捷哥喜欢话就给捷哥当个贴身丫头吧。”

    “喜欢是喜欢,她脾气不好。”捷哥很认真地说。

    满屋人大笑,连夏夕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捷哥说是,这丫头年纪小,现还有些任性,我带身边调理一阵再看。捷哥贴身服饰丫头还是以稳重细心为好。毛丫头就陪着他玩吧。”

    钱姨娘说,“是早上我见到那个堆雪人小丫头吗?”

    张嬷嬷说,“可不就是她?年纪小,干不了什么活,投了奶奶缘,8两银子买回来。”

    钱姨娘问夏夕,“你丫头不够用怎么还要打发一批出去?”

    “不是不够用,本来就多了。我经过时候听着那丫头娘病了,没钱看病,爹要把她卖进一个不妥当地方去洗衣服。大冷天,又那么小,不忍心,所以就买了。”

    “我们这位奶奶心那是顶顶善。”张嬷嬷说,“不过现街上穷人太多了,只怕您接济不过来。”

    “既然赶上了就帮一把,为捷哥,也为七爷积福。”

    钱姨娘握住她手,美丽脸上全是欣喜感动,夏夕报以微笑。

    夜深人静,夏夕体温又有点升高。但是当许静璋再次把她搂怀里时候,她竟然再也没有不适感觉,他胸膛又暖又厚实,光滑紧实皮肤摸着很舒服。自己脑袋填他肩膀和脖颈之间似乎也刚合适。她觉得脸越来越烫,却完全不是伤风原因。

    他她头顶轻轻地发出笑声,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笑事。这个晚上,他是温和,柔软,可亲可近。他视线那么频繁地落她身上,让她有点不敢看钱姨娘和老嬷嬷们眼光。

    “七爷笑什么?”夏夕舒服地闭着眼睛,他真暖,感觉自己像只偎灶猫,只差呼噜几声表示满足了。

    “我穿盔甲时候就你没说话。”

    为什么没说话呢?一向只觉得他森冷严峻,原以为这样人穿上盔甲肯定会增加十分威仪。可是他带着微笑站众人面前时候,威风只是那套衣服吧?盔甲里年轻军官好看得让她要赶紧移开视线,好像再看一眼就会被灼伤似。

    黑袍银甲没有装扮出一个赫赫武将,却反倒衬得他俊秀儒雅,恍然间竟有几分文弱纤细错觉。她霎时间想到,他原本也是一个诗酒风流读书人,又有那样一位美丽娘,如果走马章台,偎红倚翠,又何尝不是个风仪绝佳花花公子?这样一个人,十几天前第一次见面时候居然吓得她生不如死,想起来竟像隔世一般遥远。

    “说说看啊,”他似乎还笑。

    夏夕觉得羞涩不堪,应付了一句:“很合适。”

    男人显然对这回答很不满意,摸摸她脖颈,觉得热度又上来了,不免拉拉被子,把她包得严实一点。今晚还是什么都不能做,她病得可真不是时候啊。

    “只是合适?”

    夏夕把他手蒙自己脸上,含含糊糊地说,“很帅啊。”

    男人满意地一翻身,把她仰面压床上,因为突兀,她低低地惊呼一声。

    他自上往下地看着她,觉得自己心就像泡了一汪温水里,满满都是柔情。

    嫣红粉唇微张,流波般美目不敢正视自己,羞涩地与自己视线捉迷藏,枕上这张桃花面美得摄人心魂。四儿,他闻名北京糊涂媳妇,只红着眼圈说一句你要好好,就当场让他晕头转向。

    是因为晕得太厉害了吧?他意乱情迷了整个一晚上,这时候再也不想掩饰自己,他伏下身子,深深地吻了她唇上。</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