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诀别

诀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宴饯行福荫轩里气氛怪异。打牛嬷嬷,送丫头也就是一两个小时事情,福荫轩里诸人看她眼光明晃晃地告诉夏夕,我们全都知道了耶。

    可见八卦越墙传播速度之,如果她想折腾,即使分了府也挡不住声气相闻,技术上难度不大。

    夏夕拉着捷哥儿手朝上行礼,像以往一样彬彬有礼。这样淡定反倒让几个老摸不着头脑。

    那四个丫头玄机不是亲眼目睹,一时能参透人不多,但是打牛嬷嬷这件事实出圈子得厉害。孝比天大,连长辈赏猫猫狗狗都要善待,牛婆子再不好,总是母亲赏,纵是犯了错,申斥两句打发了就完了,又为什么婆子回家前后一刻毛糙起来?

    大家看着安静温柔夏夕跟捷哥低低说笑,只觉这糊涂四儿越来越难懂。侯府媳妇多了,前几分钟还打人,转脸就没事媳妇还真少有。既这么会控制情绪,打婆子又是抽什么疯?

    许萱河远远看着夏夕,眼底浮现一抹笑意。他相信自己判断,眼前是个绝顶聪明女子,此番胡作必有用意。两三天之内如此之大反差,不妨静静地观察。他还是第一次对女人产生了好奇心。

    老侯爷和老太太互相看了一眼,很茫然。要是别媳妇少不得要申斥她几句浮躁。这一个嘛算了吧。可怜自幼没娘教导,难免骄纵不知礼,大庭广众之下给她留面子也是疼她了。

    大太太是正经婆婆,于情于理教导媳妇都是她责任。但是这位好像完全不记得自己身份。四儿糊涂名声都被大家忘记了,这下故态复萌正好正好。

    许静璋和大爷静琛是赶着饭点儿进门,马上要走,16个亲兵家里边事情非得弄得稳稳妥妥才行,两个人忙了足足半天。上午影影绰绰就听到谁打了婆子,临进府门才知道居然是他自己媳妇。这闹是哪一出啊。

    满腹狐疑许静璋进到福荫轩,第一眼就看见了夏夕。自己也觉得神奇。满屋人怎么就她显眼?

    其他人都全了,就等他们俩。所以菜虽然已经上齐了,家人们都坐各自位置上,轻松地聊天等候。夏夕旁边是捷哥儿,捷哥儿扒着她胳膊耳语着什么,夏夕点头,只看背影都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一种相亲相爱气场。

    只一眼,他就觉得心里柔软而踏实。他生死存亡只对这两人意义格外重大,而这两个人现是他全部,舍不得放不下牵挂与依恋,几乎还没走就已经开始了思念。

    他想坐到他们身边去,可是老侯爷发话了,“过来,老七,你兄弟们给你预备着敬酒呢。”

    夏夕听见这话回头,这个人站她身后。因为祖父命令而面现迟疑。众目睽睽又不好表现出和媳妇亲昵,只能冲捷哥笑了笑,朝着首席位置走去。

    他几个兄弟果然拿起酒杯向他示意。他落座之后,首席上敬酒声,祝愿声声声入耳,祖父、父亲看着兄弟们闹酒,知道彼此都有数,也不出来阻止,满脸宠溺与纵容笑。

    夏夕只能看见许静璋后背,想象他表情,再想象他心情,只觉百感交集。也许穷其一生,他也只能有所保留地去爱他家人了吧?

    吃罢饭,侯爷嘱咐老七回去收拾东西,半个时辰之后府门外头会齐,全家人为他们送行。许静璋抱起捷哥儿,和夏夕一道穿过后花园,抄角门近路回春芜院。

    他不想过问牛嬷嬷事,随她。没娘教导孩子学着管家,威信不足,掌握不了分寸,慢慢就好了。除夕那丫头明明出卖了她,她依然护着。这样心地,打几鞭子而已,出不了大乱子。

    捷哥抱着他脖子,小小软软骨肉,让他万分怜惜。一路走来,絮絮地嘱咐着他要注意事项,捷哥频频点头。

    回到自己屋,奶妈很机灵,把捷哥抱走了。眼看没别人,许静璋抱了夏夕,问起她身体,“昨夜走得那么早,很不舒服吗?现觉得怎么样?”

    夏夕再次感觉到自己对他怀抱排斥。到底是这个男人奇怪,还是她自己奇怪呢?

    “没事。小日子来了。”

    男人深沉地吸气,“等我打上几仗,有机会回来探亲时候,我们可以生个小闺女。”

    夏夕失笑,还有这么离谱话呢。“您不怕我生闺女跟我一样糊涂。”

    他大笑,“糊涂也是我宝贝呢。”他她嫣红嘴唇上亲了一口,滋味很好,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这个吻。他忘了洞房之后那碗避子汤,忘了不肯吃子孙饽饽事,忘了女人小心眼爱记仇。

    夏夕拒绝很无力,就是这种吻才让她产生错觉吧?偷偷地期待,再狠狠地失望。

    “我昨天王府听了一些很有意思议论,回来反复想了一整夜,我觉得我理解了七爷心意。真对不起,我太笨了,这么久才明白过来。”

    他笑了,“你明白什么了?”

    “您从一开始就想休了我是吧?娶我那天这么想,初一那天也这么想。之所以拒绝休妻,是不乐意让长辈们再来安排你命运。我猜得对吗?”

    男人笑容闪电般地消失了。夏夕看着他,执拗地等他答案。

    面对这么温软澄澈眼睛,他心软得简直要融化。婚礼礼堂上第一眼见到她,那么悲愤情绪中,还注意到这双眼睛美,现看来是明眸动人。喜欢她,越来越喜欢,多看一眼就喜欢,喜欢得不忍心对着她撒谎。而她温柔宁静样子也让他没有危险将至警觉,点点头,承认了。

    夏夕胸口有什么东西融化了,直直地向眼眶顶上来,忍下去好生辛苦。“那么我这个糊涂蛋果然还是金不换了。”

    “那当然”,迟钝男人不知死活还调笑。她话弯子转得有点急,但是这两天他脑子里反复绕就是这一句,他糊涂媳妇确然是个金不换。

    夏夕垂了眼睛,“七爷,谢谢您对我好,我会回报。”

    他吻吻她脸,哪里舍得要她做什么?他只想疼她,加倍补上她从小到大缺失那份爱。“不用,你只要好好就行。我走了以后,你要爱惜身子,每天都开开心心地过。”

    夏夕轻轻挣开了,“嗯,就照您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脸色也不看。谁惹我我就惹回去,绝不让她消停。”

    他楞了。

    “这是您期待吧?自己走远远,家里有我闹腾,长辈们烦恼了您也就解气了。他们合该承受易嫁后果,是这样想吧?”

    无法否认,这就像是看着他脑子读出来。但是现他不一样了,她感觉不到吗?他急忙为自己辩解,“开始时候我是这样想过,但是现不是了。”

    夏夕眼泪流了下来,“七爷,从嫁你第一天起,我只觉得抱歉。我名声那么差,被人顶了世子妃,这是我自己失败。我也没想到终会委屈你这样男人来娶我,我是真觉得抱歉。”

    他想起婚礼大堂上,她痛得皱眉,却不住口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再看怀里她,流泪又克制样子,他心缩一起。是他错,那时候他被怨和恨蒙了眼睛,没有给她多少体谅。他是个男人,却小心眼地憎恨厌恶她。

    “我们成亲本来就是个错误,又有那么难堪开始,我不敢有半分期待。就是被休妻我也不会怨您。这原本不是你错,我也本不该是你媳妇。”

    他急切地说:“不是,我们已经成亲了,你别这么想,你当然是我,这辈子你就是我媳妇。”

    夏夕头摇得头发都要散了,“您不用再骗我了。我到昨晚才明白,我糊涂才是你看中东西,是吧?长辈们胡乱许婚,你不能埋怨不能不孝,所以利用我来报复。你远远地从军去了,四儿家无论闯什么祸丢什么人,谁又能怪到你头上呢?我们都是自作自受对吧?”

    许静璋被她说得无地自容,还是不能否认,这都是他想法。但是被她看穿痛苦却是始料不及,心里乱成一团。“唉,我承认这些我都想过,可是我现不这么想,我变了你感觉不到吗?我心疼你了你感觉不到吗?”

    “您用一年四万两银子心疼我,还真是昂贵心意。我谢谢您。七爷,今天打牛嬷嬷就是给您看。我会努力折腾。我还送了四个漂亮丫头给徳雅,她没收,可是我努力了。”

    把许静璋给气着了,“你冷静一点,没人要你这样胡闹。我不需要你这样。”

    “啊是,这不是您要我做,您从来没有说过这样话,是我自己想做就做了。四儿原本就糊涂,以后继续犯糊涂当然不是您指使。这点您可以放心,我不会让别人误会你。”

    许静璋气得恨不能摇散了她,但是力量所到之处,只摇落了一脸泪水,她泪水又像刀一样割痛了他心。是他错,他让她受了这么大委屈,可是现她这些话也开始让他觉得委屈了。

    蔡嬷嬷隔着窗户门外催促,“七爷,时候到了,老侯爷已经叫人过来催了。”

    夏夕抹一把泪水,朝外答应了一声,转头催他上路。

    “七爷,不管怎样,您这一去千万珍重,一定要好好地活着。等您百战功成,回来给德闵一个热闹又隆重休妻盛典吧。”

    一句话终于把大男人泪水催出来了,这傻瓜女人把他心踩脚下肆意地践踏,他疯了。他流着泪水吻她,他歉疚、他说不出口辩解、他心里怜惜不安都想借这个吻表达给她。她挣扎着,却被他死死地扣胸前,结实胳臂和胸膛困住她不得脱身,她用挥苍蝇一样手势挥他,脸上满是羞恼与厌恶。

    他怔了,手上一松,她立刻退到了三尺以外。这三尺距离让许静璋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人拒绝。虽柔情似水彬彬有礼,四儿心底里却是个骄傲女人,这种骄傲被伤害之后反弹相当强烈。

    “七爷,临别容我说句心里话吧。”她忍不住了,不说几句伤他话她会憋屈死。

    “你说。”他声音低沉。“我不会休妻。”

    她摇摇头,笑容里现出嘲讽,“也许这个世界亏欠了你。你堂堂丈夫,徒有万千壮志,终也不过欺负了一个女人。”

    许静璋呆原地。

    那天下午,许静璋等17人骑马告别家人,长长送行队伍里没有夏夕。</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