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炮灰扮演游戏 > 大周王朝之天命女皇(二)

大周王朝之天命女皇(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宫的日子实在是很苦,季娆穿越的其他世界不是千金小姐就是家境富裕,她还从没受过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真让她叫苦不迭。于是季娆决定了,一定要改善这种日子,看来还是要从周明帝那里开始攻略了。

    “母妃,你这是怎么了”

    季娆看到正走进小院子里的谦妃一副狼狈的样子,她的眼眶通红像是哭过,发髻上簪着的唯一的银簪子也莫名失去了踪影。

    谦妃一见到季娆连忙抹抹未干的泪痕,蹲下身子搂住了她。

    “没事的娆儿,母妃刚从管事房的赫姑姑那里借来些面粉,今天可是娆儿10岁的生辰,母妃给你下长寿面好不好”

    “母妃你明知那赫姑姑不是是个好的,你是把银簪子抵给了她是不是?不,是她强行占了去吧!”

    季娆这一席话却让谦妃哭地更伤感了“娆儿,母妃知道你聪慧可是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是冷宫啊,母妃只要娆儿好好的,其余的母妃也无力招惹!”

    “母妃莫怕,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婢姑姑,娆儿岂能让她欺负在咱们头上!”

    “娆儿你......”谦妃止住了流水,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母妃信我”季娆淡淡地说道,却奇迹地安抚了谦妃的不安。

    “傻娆儿,母妃不信你的话,那谁才信啊”

    季娆搀起谦妃,给她理了理凌乱的鬓角,好声安慰了几句,扶着她去房里休息。

    (母妃,至多给我一个月,我要我们母女俩重新回到那荣华富贵的金银殿!)

    这句话季娆在心里说,没有告诉谦妃,生怕她胆小的性子又被吓到了。

    季娆记得周明帝最爱享乐,独独喜欢那风景绮丽无双的御花园。

    季娆身上穿了一件交领的淡青色襦裙,若不看那裙子曳地宽袖的款式正是公主的样式,这太过朴素的还会被错认为是哪个殿的粗使宫女。

    不用抹什么粉,季娆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有多么虚弱,整整两天没有进食的脸色能好到那里去,当然这都是瞒着那爱女如命的谦妃的。

    自从佩戴了【妖孽的假面】,周司娆那张原来只是素净漂亮的外貌是越来越精致,由于它的变化十分缓慢,就连谦妃一直觉得是女儿渐渐长大变得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怀疑。加上这虚弱病娇的面容,季娆就不信周明帝他堂堂一个皇帝,他的自尊还能让卑贱的婢女去虐待他亲女!

    去往御花园的路上季娆一直低着头,生怕还没遇上周明帝就惹上什么麻烦,好还今日宫里是要举办什么秀女大选,一些平日里无事的贵人妃嫔们都去凑凑热闹,顺便提早看看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倒是让季娆在这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什么人。

    快到时,季娆把谦妃给扎好的包子头松散了些,使自己那备受欺凌的模样更甚。

    早在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季娆就给自己定位,一个随母妃久居冷宫,孤僻清冷又分外坚强的失宠公主。

    一霎那,季娆冷硬了眉眼,端的是气质冰冷,但又是年岁稚幼,一副精致的包子脸做出这种表情倒是不让人觉得讨厌。

    透过丛丛的奇花异草,季娆慢慢步入,隔着许多枝叶的遮挡,听见一群女子的娇言柔语,个个都是如珍珠落玉盘般的悦耳动听。

    季娆想,看来这些妙龄女子就是待选的秀女了。

    那么是不是马上就能见到周明帝了?

    周明帝虽然碌碌无为但是这挑选美女的眼光倒是不错的。

    在一湾浅浅的月牙小池边,亭亭玉立地站着一位穿着浅红色小袄,下身是繁花团簇及踝裙的艳丽佳人,她的容颜明媚却不艳俗,眉眼间内又带着些许英气,衬着那双上挑的丹凤眼贵气非常。

    季娆从那群莺莺燕燕的秀女里第一眼倒是注意到了她,说实话这个女子的容貌并非是这群秀女里最为出挑的,可季娆总觉得这女子的气质倒是独一份的。

    这时又听到边上手里捧着卷册的太监,尖细如女子的话音:“王丞相之女王诗鹊御前见驾!”

    红衣女子正是王诗鹊,她向前走去,可能是因为有些紧张的缘故,一不小心脚下踉跄了一下,诺诺地低头很规矩地行了一个礼。

    “臣女王诗鹊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季娆隐在花丛里,倒是没有人注意,只见那王诗鹊拜下的方向正是御座,两个侍女抬着高高的礼扇,明黄色的扇子下坐着刚过而立之年的周明帝。

    周明帝似乎对艳光四射的王诗鹊并没有多大兴趣,他的视线倒是一直黏糊在另一个看似清丽非常的秀女身上。

    周明帝眼角的余光扫了扫王诗鹊,幸好还记得她是王丞相的女儿,懒懒地一抬手,道:“王小姐果真是花容月貌,就先封为才人吧。”

    王诗鹊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但又习惯使然地掩饰了去。

    周围的秀女却是遮不住嘲讽的神色,若不是周明帝还在这里,倒是要忘记自己大家闺秀的身份,忍不住上前讽刺王诗鹊几句了。

    季娆淡淡看着整场选秀结束,周明帝率先离开,剩下入选的秀女集合成几个小团体,细声细语在一块叙旧攀谈起来。她们都或有意无意地避开王诗鹊,仿佛她走在她身边都要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似得。

    季娆正想踏出花丛去赶上周明帝来个巧遇时,倒看见一个脾气泼辣的秀女拦住王诗鹊,对于这个自己给予了几分关注的女子,季娆总觉得她不简单。

    王诗鹊很会掩饰自己的脾气,可也被这泼辣秀女嘲笑的言辞变了变脸色。

    直觉觉得这王诗鹊绝对是不一般的,季娆想到攻略周明帝的任务,与其大家都是陌生人倒不如结个善缘,说不定她还能在以后帮到自己。

    也许杀手的第六感总是灵敏的,季娆倒是赌对了一回。

    “你们这是做什么,后宫内廷怎允许旁人喧哗!”

    冰着一张脸,季娆淡定地走上前去,那泼辣秀女见着季娆是大吃一惊的模样,其余人也是一愣,大概是没想到选秀场地怎来了一个稚□童,而且听着她的语气似乎比她们这些秀女的地位还高,这么一来就排除了是婢女的可能,那她会是什么人?

    王诗鹊眼尖地发现这幼女虽然衣着简朴,甚至在这些姹紫嫣红的秀女们前有些寒酸,但那衣裙的式样却是不普通,宽长的水袖,曳地的裙摆还有那浅青色上绣着的五条暗色的凤尾,分明就是一位公主的常服。

    在大周朝,只有皇后才能穿着绣有七条凤凰羽尾的衣裙,而公主也能穿着五条凤尾,这是祖宗传下的规矩,谁也没有胆子去违逆。

    “才人王氏参见公主殿下”

    王诗鹊首先拜下,而那名不知所谓的秀女也慌慌张张地低头行礼,显然她也注意到了季娆不同寻常的衣饰。

    “常在李氏参见公主殿下”

    接着又是莺莺燕燕们的见礼。

    虽然她们都看到季娆寒酸的衣裙后都知道她不过就是一个失宠的公主罢了,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谁叫人家是公主,天生的金枝玉叶。

    “被父皇看到可怎么好,你们是想被逐出宫去嘛!”

    听到这话,一群秀女们才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散去。

    虽然不知道这位公主为什么要维护自己,王诗鹊觉得自己一个小小才人身上也没什么好图的,于是也是对季娆抱有感激之意。

    “婢妾多谢公主解围,公主今日之助,婢妾自当铭记于心,以后若如有婢妾力所能及的,定然不会推辞!”

    季娆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不多说,只道:“我闺名司娆,是父皇的第四女,帮你不为别的,只要你记着自己今天这番话就好”

    说完,转身就走。

    季娆直接回了冷宫,谦妃虽在冷宫禁足,但是自己身为公主在这冷宫里倒是不受约束,却是时常被贪心的宫人比如那赫姑姑克扣衣食。

    不过相信自己今天的这番举动周明帝是肯定知晓了,自己在御花园闹下这么大的动静,那些想隐瞒自己存在的奸人们也隐瞒不了。他们其实是根本没想到自己一个被皇帝不闻不问五六年的冷宫公主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当见到冷宫外围徘徊这的一个老太监,季娆的心情更是开心了几分,一切如自己所料的没错。

    “啊!司娆公主,奴才总算是等着你了,陛下正要奴才来找您啦!”

    “我才不去!他都忘了我和我母妃这么多年,这会子又来寻我做什么!”季娆把一个对父亲满怀怨念的女儿演绎地惟妙惟肖,就连这个在后宫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太监也没看出端倪来。

    老太监叹气,好言好语地对季娆说“我的公主殿下,这陛下的话谁敢不听,您还是和奴才走一趟吧”

    “我母妃日夜都盼着他来,可他只听那些小人的谗言都忘了我!我不去,他要是想见我让他自己来冷宫!”季娆说着眼泪也淌了下来,衬着张清冷的面容愈发可怜。

    老太监也不好咄咄逼人,他看到周明帝在听见自己还有个被遗忘多年的四女儿时,那副惊讶和惭愧的神情,就知道这位公主在他心里已经有些分量了。

    “那好,公主您先歇着,奴才会给陛下传达您的话的”

    季娆为什么这么有胆子直接说出这种在皇帝听来是大逆不道的话呢,其实也就是瞄准了周明帝他不是个明君,但又不是暴戾的昏君,他偏偏爱好享乐,想来他是听惯了一些大臣的忠言逆耳,自己这些话在他耳里更不就不算回事!</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炮灰扮演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里红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里红庭并收藏炮灰扮演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