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物限 > 第610章 物质限制(大结局)

第610章 物质限制(大结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螺神女带着她的女儿和儿子,跟着陶子云他们,来到了两江总督衙门,调整心情,努力过着各自的生活。当然,白螺神女作为起义军的重要人物,她是不能公开露面的,因为,官兵们还在追查赵金龙起义军的“余孽”。

    象起义军中的一些愿意留在这个相对“苦难”的世界里的人,比如蔡会心的爹——蔡有月,还有三耳秀才张落等人,就进了物序,秘密地生活在里面。

    吴尺中和曾点狼,在这风雨飘摇的日子,安然无恙地挺过来了,他们没有参加攻打起义军的战争。

    不过,吴尺中和曾点狼两个强悍的人,两人有许多相近似的地方,重要的是,都有非常利害的功夫,他们的同时存在,似乎并不是好事,所谓“既生瑜,何生亮”,就是他们的心情写照。

    后来,吴尺中和曾点狼又发生了争占田地的矛盾,这一次矛盾的结果,是曾点狼和吴尺中各自带了一大帮的人,在争执的田地附近,展开血腥的械斗,最终吴尺中被曾点狼的人打死了!

    当前的官府,经历了和起义军的消耗战,官府的各种司法、行政能力还没有恢复过来,吴尺中又是在和许多人的混战中死掉的,难以找到谁是真正的凶手,大家都认为是许多人都有打死人的责任,这事也就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这样一来,吴尺中的爹,在气急交加之中,没过多久也去世了,那个吴府于是就没了主心骨。

    嫁给吴尺中的黄小姐。虽然生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但是还在幼年,无法应对面临的各种难题。当地吴氏家族,欺负吴府的衰弱,把吴府现有的田产全部瓜分了。

    黄小姐和年幼的儿女。没过多久就陷入了困境。因为黄小姐当初不听父母的劝,执意另嫁她自己才喜欢的人,跟娘家恩断义绝了,所以她不好向娘家求助。黄府知道女儿落难了,也懒得理她,让她自生自灭。

    后来。陶子云与妻儿老小回家乡休假,听说了这件事。他鼓起勇气,来到了吴府。黄小姐看着身穿官服,已经是宫保尚书、两江总督、太子太保的陶子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陶子云看到吴府家徒四壁的情形。什么都明白了,他什么都没有说,在黄小姐和她儿女面前的饭桌上,放下五十两金子,就默默地出去了。

    黄小姐觉得既惭愧又后悔,抱着那五十两金子舍不得用,只是成天伤心的哭泣。她年幼的儿女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呆呆地陪在黄小姐身边。

    几天后的深夜。有个窃贼潜进了吴府,将黄小姐手上的金子偷走了!黄小姐自己都舍不得用的金子被偷走了,黄小姐再也咽不下这口气。再也顾不上年幼的儿女,趁儿女不备,套上一条白绫,上吊自杀了!

    黄小姐年幼的女儿、儿子发现后,号啕大哭,不顾一切地跑出吴府。根据他们的娘,在活着的时候。告诉他们的少许线索,来到了陶子云所在的物序。

    还好陶子云还在物序。大家聚在厨房里,一起听了黄小姐两个孩子的哭诉,一时作声不得。

    后来还是黄小姐在黄府时,最后的那个丫环——丫丫,恳求陶子云说:“陶公子!你是会仙术的人,我求你啦!不管以后怎么样,你先去把黄小姐及时的救活!她受的教训,已经够多的了,你就饶了她了吧?不要让她的这两个孩子留下终生的遗憾!他们离不开他们的娘!”

    秦吉了也学着丫丫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丫丫的那些话。

    陶子云环视着大家,沉声问道:“你们说,该怎么办?”

    大家只是对陶子云默默地点了点头。

    陶子云抱起黄小姐的两个孩子,瞬间不见了踪影。

    在吴府里,陶子云施展仙术,将黄小姐救醒了过来。黄小姐挣开眼睛,摸了摸脖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她的儿女,把刚过去的经历告诉了她。

    黄小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地哭叫道:“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你还救我做什么?你让我去死!”

    “我没有逼你,不想你走投无路,你好好地活下去吧。丢失的金子,我去给你找回来。”陶子云平静地说道。

    黄小姐停止了哭闹,还问了一句:“金子还能找回来?你怎么去找?”

    “你要知道,我身在官府多年,办过的疑难悬案不计其数,熟门熟路的事,你就等我的消息吧。”陶子云回答了黄小姐,转而对她的两个孩子说道:“你们两个轮流守住你们的娘,不要让她再寻死了,我找银子去了。”

    陶子云进到各种场所,打听有谁使用过大锭的金子,很快就打听到了线索。有人告诉陶子云,说有个人在赌场出示过一大锭的金子,可是没人有那么多钱找数,那锭金子用不出去,如今应该还在那个人身上。陶子云依据线索,找到那个窃贼,把那锭金子追索了回来,让当地知县,判了他一个终身监禁。

    陶子云把那锭金交到黄小姐手上,把追索回来的经过告诉了她。

    黄小姐又抱住了那锭金子,良久无言。

    “不要舍不得使用了,再买些田地,就用掉了。”陶子云说着,让黄小姐的儿女,守好她们的娘,就回物序去了。

    物序里面,大家不可避免地向陶子云打听黄小姐的消息。

    陶子云把前后经过跟大家说了一遍,就有人问:“接下来怎么对待黄小姐?”

    “这个不用管她,她有钱就能生活下去了。”陶子云轻描淡写地回答说。

    丫丫大胆地对陶子云说:“陶公子,不是这样吧?当初你那么喜爱黄小姐,如今她一个人了,你会没有想法?丫丫建议你。索性你把黄小姐也娶了,也好了却了当初的心愿。”

    听到丫丫那样说,陶子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丫丫于是转向其他人,逐一问大家,是不是要让陶子云迎娶黄小姐?

    大家也还在思考之中。纷纷表示说:“这事从长计议吧?”

    这时候,秦吉了就对陶子云说了:“陶公子,你是知道的,我是一只公鸟,还能化身为一个男子。你要是不娶黄小姐,我可就要变成一个男子。把黄小姐给娶了!”

    “呵呵,先看看各方面的情况吧,听听黄小姐自己的意见,还有黄小姐爹娘的意见,物序的各位。考虑之后的意见,然后综合大家的意见,你娶也行,我娶也行。”陶子云认真地回答说。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跟着黄小姐那么久,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你要是不娶她,我就不客气了。”秦吉了也回应得很干脆。

    陶子云轻轻笑着。连连地点头。

    后来,已经长大的丫丫跟黄小姐的弟弟成亲了,黄小姐有了回黄府的机会。因为。在物序的人的劝说下,黄小姐的爹娘,原谅黄小姐了。

    在黄公子和丫丫的婚礼之间,苔玉和亲友们,来到了黄府的石磨边,苔玉给大家说着往事。已经是百感交集。她手上的那个伤疤,就是那副石磨的磨柄伤到的。那时候她刚进黄府,受伤之后。黄小姐就让她做贴身丫环了。

    苔玉感慨地说道:“也就是因为我受伤了,黄小姐才怜惜地让我做了她的贴身丫环,这是一个成长过程啊!”

    后来,就有人追问黄小姐,为什么那么看重钱财,从而放弃了陶子云?

    黄小姐回答得很直白:“确实的,我这个人很现实,觉得陶子云是个不争气的人,就会得不到钱财,我跟着他就活不下去。他年轻时就是那样的人,可是以后他有了改变,成为有用的人才了,不仅会挣得钱财,还有安邦定国的才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他确实不好。”

    陶子云在一边搭话道:“唉,其实我早想通了,你要求对方有前途,才会看上他,你也算是人心向上吧。要是一个姑娘,看上的是对方的各种不好,比如,喜欢对方是个赌钱的人、总是做各种坏事的人、总是只顾吃喝的人,等等,那就是人心向恶,更让人无法接受。”

    “你不怪我贪财吗?”黄小姐简单地追问。

    “还是那句话,生活不是无限的,是受物质限制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物限’。全世界地人,都得努力地创造物质,有了足够的物质,生活得才最为完整。让充裕的物质,多承载一点我们的理想,包括男女之情。”陶子云说得也越来越现实了。

    ……

    解烦君趁着陶子云在家乡,给他送来了请帖,那是桑府的桑二一,要迎娶已经还俗的碧苑坛了。

    好象是约定好的,冯乘略也给陶子云送来了请帖,他娶的是还俗后的女青鬼。

    陶子云没有拒绝,都是欣然受邀前去。

    在大家和黄小姐的交谈中,陶子云知道了,吴尺中是在“南原北哲”之一的北哲——官商麻建哲的帮助下,进了国子监读书,还是麻建哲教吴尺中学的功夫,只是,麻建哲没有把最神奇地功夫教给吴尺中,比如“人变动物”的仙术,吴尺中就没有学到。

    陶子云还依靠盐帮中的李胶石、漕帮的赵居之,暗中接近盐帮和漕帮,再根据盐帮和漕帮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两个帮派互相牵制,让盐帮和漕帮的危害降到最低处。最后,挖出了贩卖私盐的大盐枭——王乙,将王乙绳之以法之后,官盐的销售情况,就更加完好了。

    后来,陶子云还查到了,要寻找《乐经》的人,最上层的那一个,是维拉.伊顿的爹,维拉.伊顿是给鸦国使节团做过翻译的鸦国姑娘,她的爹,名叫诺曼.伊顿,是个在大清长期做生意的人。

    诺曼.伊顿得到的《乐经》,是陶子云另外自编的,他就不用追收回来了,反正别人得到的用处不大。不过他也私自贩卖鸦片,陶子云收缴过他不少的鸦片。他对陶子云恨之入骨,但是他对陶子云无可奈何,他惧怕陶子云利害的功夫,他也曾经叫嚣:“等陶子云一死,就让鸦国对大清发动一场惊天动地的鸦片战争!”

    后来,起义军的事情,被官府淡忘下去了。陶子云就让招手就能收回器物的金天凤,把起义军的重要成员,从大莲花的口子收了上来,让他们回到了人间。他们不再进行起义活动,在物序里过着隐居生活,其中有部分没有成亲的男子,还在物序找到了合适的姑娘成亲。

    陶子云不在物序的日子,其他人也不敢欺负物序,不能轻易到里面去,因为陶安赛也有全套的一千多个豆兵,陶安赛曾经多次用那些豆兵,教训试图私自进出物序的人。

    而陶子云的那一套豆兵,也让他补充完整了。

    何仁智没有考中进士,可是他还在写诗文,金天凤和曹金花给他印刷的《仁智集》就本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厚。

    另外,跟着哈什玛做事了的克烈土,也如愿地娶到了哈什玛弟弟哈什群的女儿——哈达茵。

    至于陶安赛嘛,她还在等陶子云,她的爹娘不答应她和陶子云的亲事,她就坚持等,等到她的爹娘死去的那一天。

    黄小姐到底是秦吉了变成男子娶她,还是陶子云娶她,因为黄小姐有意拖延,一直不表态,陶子云和秦吉了都在等结果。大家都在议论,是因为黄小姐经历了那么多的不愉快,她在利用各种机会抬高身价,好让别人象最初一样的重视她,估计黄小姐最终要嫁的人,还会是陶子云。

    ……

    后来,鸦片的危害越来越严重,皇上要派钦差大臣去大力禁烟时,陶子云已经病重,皇上只好另派林则徐去禁烟,林则徐就做出了“虎门销烟”的重大事件。

    不可避免的,陶子云后来死去了。他是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带着现代人的思想,对待大清时候的人,让和他在一起的人,得到了现代思想的宽容和理解。他死去的日子,估计他就回到现代社会中去了。

    另外,陶子云一死,鸦国人就抓住时机,积极备战,第二年,真的发动了一场震惊中外的鸦片战争。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物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电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电名并收藏物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