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进击的宠妃 > 112、112 糖人欢爱(上)

112、112 糖人欢爱(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12、112糖人欢爱

    皇上当晚回到驿馆之后,所做第一件事儿,就是命令益州停留一日。不少人都有些纳闷,这益州不知来过多少回了。每次皇上都是急匆匆地让离开,想着早日到达行宫。怎么这回转了性子,难不成当真是皇上发现了什么玩意儿,让他甘愿停留这里!

    立刻就有人来李总管这里探听消息了,想知道方才出去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李怀恩已经累得去地底下见祖宗了,根本没有精力应付这些人。瞧见那一个个小太监、小宫女拼命往他手里塞银子,嘴里夸他好话是没停过。

    李怀恩冷哼了一声,他端起桌上茶水,狠狠地灌了两盏。一想起他跟着跑前跑后,拿着小命伺候那两位主子,这些狗娘养就想用钱财和好话,骗走消息?门儿都没有!老子就等着看你们主子如何作死呢!

    “成啊,咱家要求也不高,你们这些人里头,谁若是能长出个蛋来。咱家就告诉他!”李怀恩这几句话可谓掷地有声,影响力非凡。

    围着他一圈人,蠕动了一下嘴唇,后都灰溜溜地走了。前来询问人里头,除了宫女之外都是太监,谁都长不出蛋来!

    李怀恩看着那些人垂头丧气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没出息东西!他从学骑马开始,他人生就一直处于和蛋相克境况。他偏过头看着外面彻底黑下去夜色,长叹了一口气。

    明儿一早,他还得爬起来,跑出去给皇上办事儿。哎,这个没有蛋也疼人生!如果以后他要是死了,临死之前一定先把皇上蛋割下来,安自己身上,这样他就死得**了!

    沈妩直接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和皇上睡一间。两人稍微沐浴了一下,便都躺倒床上睡了过去。一整日颠簸,全身骨头架子都被颠散了,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因为没有早朝,齐钰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昨晚就叮嘱过外头守夜宫女了,就算天塌下来都不许来打扰他和姝修仪休息。

    待日晒三竿了,两人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纯粹是被饿醒。却都不大愿意动,直到肚子传出了抗议“咕咕”声,九五之尊和姝修仪才慢慢地从床上坐起。

    “来人呐!”男人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一排宫女捧着各式梳洗物什走了进来。

    待他俩吃饱喝足了,李怀恩才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他走到二人面前,慢腾腾地跪下来行礼,沈妩甚至能听到他骨头碰撞“咔嚓”声,足以见得这位大总管昨儿真是受累了。

    “启禀皇上,一切材料都准备好了!此刻便可呈上来!”李怀恩轻声说道,脸上神色有些僵硬和掩饰不住疲惫。

    沈妩一听他这话,心里头便生了几分好奇。仔细盯着他瞧,只见李怀恩面红耳赤,似乎是太热了,脸上竟全部都是汗水。身上衣裳也湿透了,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怎么,不是让你请来专门做糖人匠人来么?为何你倒是气喘吁吁,像是亲自动手了一般?”齐钰自然也瞧见了他这副凄惨模样,不由得轻声问了一句,脸上带着几分嫌弃神色。

    李怀恩这副模样,显然是没有把自己好好打理过就来了,齐钰难免会嫌弃他身上汗味儿。而李怀恩一听皇上提起这个,脸上就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神情,先是抬手自己脸上抹了一把。

    “皇上,您有所不知啊,那些民间匠人脾气古怪得很,不管你给多少银子,都必须要奴才亲自动手熬糖稀。奴才没法子,只好亲自动手。而且那糖稀又不会隔时间太久,奴才便大着胆子过来了!”他边说边又抹了一把汗,有些汗珠子都从他手掌上落了下来。

    齐钰斜着眼看向他,脸上神色逐渐变冷。李怀恩跟他身边这么久,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立刻跪倒地,此刻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痛了,只连声保证道:“皇上,奴才之所以身上这么些汗,就是头上手上套了太多外衫,防止有脏东西落里头。还有几个小太监站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保管那糖稀干净得很!”

    得了他如此保证,齐钰脸上神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低声道:“那把东西都呈上来吧!动作利索点儿,别耽误了朕与姝修仪做糖人!”

    李怀恩见齐钰总算是开了口,不由得松口气,手往后一挥。立刻就进来一排小内监,端着做糖人物什走了进来。

    有冒着热气糖稀,还有普通平板,跟厨房里切菜板有些像,一大碗油,一个小铲子,外加两个带着像茶壶嘴一样东西小碗。

    东西一上齐全,齐钰便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直接挽起了衣袖,似乎就准备动手了。倒是沈妩一头雾水,她可是从来没做过糖人,根本无从下手。

    “皇上怎么想起要做糖人了?”沈妩有些好奇地问出声,不过是昨晚偶然碰见而已,没想到皇上竟然对这东西念念不忘。

    齐钰并没有回答,而是冲着她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几分狡黠笑意。直接拿起其中一个小碗盛了半碗糖稀,又用油把案板轻轻地刷了一层。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边说边把小碗举到案板上,上下盯着瞧了瞧,似乎估量着尺寸,然后手腕忽然动了起来。

    一个来回,一个简单圆圈就出现了。但是他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往下做了,有些不耐地皱了皱眉头。沈妩也没有干看着他出丑,自己也拿起另外一个碗,按照齐钰之前所做步骤又来了一遍。当然,她这个生手也好不到哪里去。

    皇上似乎已经完工了一个图案,只见他拿起铲子,小心翼翼地将凝结糖刮了下来。他就用手捏着,小心翼翼地沈妩眼前晃了了两下。

    “能认出来这是什么吗?”皇上脸上带着几分显而易见欣喜神色,那目光里带着十足炫耀。

    沈妩盯着他手里那个圆圈上带着一道波浪线东西,勉强辨认出来,很给面子地道:“包子?”

    “啧啧,朕第一个竟然就做得如此成功!”齐钰被她这一声包子彻底给逗笑了,显然十分开心,坐那里洋洋自得起来。

    两个人都是头一回接触做糖人,兴奋是难免。嬉闹声不断,一直传到外面来。玩儿了一会儿,齐钰就开始不老实了,直接用手指挂了一下未干掉糖稀,一下子抹到了她侧脸上。

    沈妩也毫不客气,恰好她画一只蝴蝶,碗里糖稀还没用完,却已经不大热了。她直接将手掌按进去,便猛地往齐钰脸上扑过去。两个人你来我往,玩儿得不亦乐乎。

    终还是沈妩受不了,脸上和手上都是糖稀,虽然有些干掉了,直接掉了下来,但是还会觉得难受。

    “好了,嫔妾怕了你了!这些糖弄身上,不舒服。嫔妾出去洗洗!”沈妩抬眸扫了一眼四周,这里到处都是糖稀,桌上是被他二人弄得惨不忍睹,根本不好再叫人进来收拾。

    而且瞧着皇上兴致盎然模样,显然还没玩儿够。她只有自己纡尊降贵地出去洗干净了。

    哪想到她刚站起来,衣袖就一下子被人拽住了,然后猛地一扯,她就坐到了齐钰大腿上。

    “爱嫔不用急,哪里难受待会子告诉朕!”齐钰一只手搂着她纤腰,让她固定怀里,动弹不得。然后慢慢俯下/身,靠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朕一个个帮你舔干净!”

    他声音故意压得有些低,带了几分蛊惑。说完之后,他还伸出了舌尖舔了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舌尖竟是刮到了她耳垂,引起一阵阵酥麻感。

    这么暧昧气氛,沈妩要是再不知道皇上想要做什么,那她真是白活了两世!近皇上虽然经常把她召到身边,但是总会被他那奇怪提议,搞两人筋疲力,根本无暇顾及床笫之事。

    “爱嫔不是问朕,为何忽然要亲手做糖人么?”齐钰将头抵她肩膀上,另一只手拿起小碗,继续案板上画着什么。

    “朕昨日弄坏了你兔子,今日就还一支凤钗给你!”男人手腕动得很,先前连个包子都做不好人,此刻却把一支凤钗模样,完全画了出来,动作十分娴熟。

    沈妩看得不由得发呆了,真不知他是熟练还是陌生?竟会有如此大反差!

    “皇上先前是伪装给嫔妾看么?”沈妩微微低下头,让男人好把那支凤钗插/进她发髻里。

    糖稀干掉之后,非常脆,十分容易碎。所以齐钰动作显得极其小心,一点点拨开她头发,慢慢地插/进去,那样细致动作,像是对待无上至宝一般。

    “不是,做这个必须得先把要做东西连笔画熟了。朕从昨儿晚上就惦记着,没事儿就用手指画两笔,所以才会如此漂亮!为了能让这支凤钗配得上你,朕可是耗费了大工夫!”齐钰轻声解释着,只是为了防止大动作会弄碎珠钗,压低了声——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两人做,应该是糖画!大家忽略撒~

    没想到还没进入前戏,原谅我!肉很就来了!

    明天上午十点,前世番外,应广大妞们要求啊!!!——

    “不是,做这个必须得先把要做东西连笔画熟了。朕从昨儿晚上就惦记着,没事儿就用手指画两笔,所以才会如此漂亮!为了能让这支凤钗配得上你,朕可是耗费了大工夫!”齐钰轻声解释着,只是为了防止大动作会弄碎珠钗,压低了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进击的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进击的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