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进击的宠妃 > 199 相思之症

199 相思之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音和明语这几日都有些忙碌,总能见到她们溜出院子来,装作路上偶遇这些来往小尼姑,紧接着就贴上去热情地搭话。这些小尼姑往往年纪小,而且未经世事,套话十分容易,三言两语就问出了不少讯息。

    明音二人一般提前要进行整合各自得到信息,之后才会到沈妩跟前汇报。

    “娘娘,法号‘清’字辈儿,都是资格较老了。月浊师太比较看重清风和清月两位小师傅,估摸着这下一位住持师太就她们之中产生了。”明音大致说了两句,朗月庵小尼姑一般都是心思单纯之辈,统共就这么点儿秘密,一下子就被掏空了。

    沈妩正就着明心手吃燕窝,一听这话,便眼神示意了一下明心,明心立刻掏出锦帕替她擦干净唇角。

    “清月为人如何?怎么从来没见过她,也未曾听月浊师太提起。”沈妩眉头皱了皱,不由得轻声问道。

    既然清月与清风齐名,那么清风太后那边如此上蹿下跳地活动着,作为强力竞争对手清月,应该有所行动才是,不能任由清风一家独大。

    “这——”明音似乎是被她问住了,与一旁明语对视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纠结神色。

    “那几个小尼姑都不大说清月事情,每每提及都是面色惶恐,似乎非常怕她。依奴婢看,这位清月小师傅,性子应该不怎么讨喜。而与奴婢说话那几个,显然都十分愿意亲近清风,并且都是替她说好话。”明音斟酌着开了口,即使她想问,但是那些人都不说,她也没有法子。

    沈妩脸上露出几分深思表情来,她抬起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巴,显然是考量着什么。

    “今儿午后,去请月浊师太和清月小师傅过来,本宫想要向她们讨教一下经文!”沈妩思虑了片刻,才轻声开口吩咐道。

    既然打听不出来,自然就要从正面出击!见到面儿了,这位清月小师傅究竟是圆是扁,一试便知!

    皇宫内,皇贵妃走了已经一月有余了,皇上明显有些心不焉,寿康宫伺候宫人都能察觉到。

    李怀恩看着埋首案桌前九五之尊,不由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瞧皇上那蜡黄小脸儿,啧啧,真不知多少日没碰过荤腥了。自从皇贵妃走了之后,皇上就一直处于神经病爆发期。

    从一开始宫门前惊天地泣鬼神那几嗓子吼过之后,不少妃嫔已经心底,把皇上和病入膏肓画上等号了。这还不算完,一回来皇上嗓子就哑了。第二日上早朝,那些朝臣憋了一肚子话,上奏折嫌弃皇上昨日行为有伤风化。

    结果往常早就开骂皇上,硬是把脸憋得通红,成了一只温顺小绵羊,屁都没有一个。嗓子哑到无法开口地步了!

    杜院判来瞧过之后,就开了几副方子保养嗓子。没成想没过几日,杜院判又被请去了龙乾宫。原因是皇上上火严重,嘴角起了水泡。杜院判无法,只好又开了降火方子来,还让皇上想法子泻火。

    谨遵着杜院判话,皇上当日晚上便让李怀恩拿来绿头牌,随便翻了一个。结果人坐着轿撵已经走到了半路,皇上又派人撵了回去。原因是什么,忽然就没了兴致!

    前几日,皇上感觉整个人都不大对劲了,浑身提不起劲儿,总觉得心里空落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怕死九五之尊再次把杜院判请来了。

    李怀恩到现都记得当时杜院判诊脉场景,杜老头儿先是把脉了片刻,又瞪大了眼睛,仔细盯着皇上难看面色狠劲儿地瞧,终说出了皇上病症所:“皇上,您这病老臣治不了啊!这明显就是相思之症,老臣也变不成您心目中红颜知己啊!”

    为此这位太医院院判,历经两朝为后宫众位主子鞠躬瘁看病老臣,竟是头一回被皇上下令,让人叉了出去!看到杜院判被弄得衣衫不整狼狈模样,李怀恩硬是偷笑了三声。

    而今日从一早上起来,李怀恩便知道皇上这相思病又严重了。起来帮他梳洗时候,还没洗脸,他就急匆匆地往外面冲。早膳又摔了一个碗,两次把筷子弄掉了。方才则可笑,准备磨墨时候,墨汁竟然溢出了砚台!

    皇上真是没救了!李怀恩抬头看了看天空,一碧如洗。听闻前朝有不少没出息皇上,都是红颜薄命早逝之后,皇上没抗住也跟着去了。不知当今皇上,是不是也能把这个优良传统发扬下去。

    他正想得美呢,忽然一个纸团就扔了过来,直接砸到了他脑袋上,将他那神游思绪拉了回来。

    李怀恩扭头看过去,皇上还埋首案中,手里拿着狼豪,显然奋笔疾书什么。但是写了两个字又似乎不满意,直接将纸掀了起来用手揉了揉,随手一扔。

    那纸团扔得方向已经变了,显然皇上方才根本不是要砸李怀恩。

    身穿黑色龙袍男人,明显十分焦躁,周身都带着生人勿近气息。不过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面前铺开宣纸,丝毫没有气馁神色,直接提起笔再次写了起来。

    这回也还是一样结果,那张纸终也成了废纸。李怀恩实是好奇那纸上究竟写得什么,又见皇上像是魔障了一般,根本顾不上周遭环境,他便大着胆子往皇上那边挪了几步。

    直到凑近了皇上身旁,李怀恩才轻轻眯起了眼眸瞧过去。这一看不要紧,险些把他吓出脑瘫来。

    那张洁白宣纸上,左上角赫然是两个字:阿妩!

    阿妩听起来是个女人名字,不就是皇贵妃闺名么?所以皇上给皇贵妃写信!然后怎么都不满意,已经废弃了满地带有“阿妩”两个字宣纸了!

    皇贵妃真是个妖精,要不怎么走了,还祸害皇上呢!导致皇上叉功能形同虚设啊,其他女人都进不了龙乾宫来了啊,完全就是影响身心健康啊!

    李怀恩想到这里,又飞地后退了几步,他还怕皇上反应过来后,头一个就对他进行折磨呢!他眼睛下意识地扫过皇上大腿根,脸上露出怅惘神色,皇上这有蛋跟他没蛋有什么区别!

    李怀恩一直守皇上身边一整个下午,从皓日当空到夕阳西下,皇上就这么伏案前,屁股就没挪过窝。身上也不知流了多少汗又被捂干了,他手就一直没停过,眉头紧皱。

    后扔出来几张纸团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字,显然皇上有许多话要对皇贵妃说。待齐钰终于写完了信,将信笺塞进了信封里,把口封好。脸上僵硬神色才慢慢缓和过来,他将信放到桌面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神态丝毫不掩饰。

    “待会子让人把这信交给传去朗月庵,交给皇贵妃。朕先去沐浴了!”他歇了片刻,脑子里才恢复了一片清明,身上些微汗臭味马上就袭了过来,让他几乎晕厥。

    李怀恩立刻找人过来,将地上废纸团也一并收拾了,对其中一个小太监耳语了几句。便把信封和那些废纸团,一股脑都塞给了他。

    朗月庵之内,沈妩正和清月说话。月浊师太有些中暑了,不方便过来,所以只有清月一人前来,倒是方便了沈妩观察她。

    清月从进来到现,始终保持着坐椅子上动作,就一直没动过。腰背挺直,抬头挺胸,自是一板一眼。也不曾给过沈妩一个笑脸,始终都是肃着一张脸,像是严阵以待一般。沈妩问她问题,她便简洁明了地回答,若是不问她话,她就这么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丝毫没有尴尬或者难受模样。

    “今日听得清月小师傅话,本宫算是受教了。若是下次得了闲,希望还能听你讲授经文。”沈妩轻声向清月道谢,床周围依然被青帐遮挡住了,所以此刻她声音就显得有些沉闷。

    “娘娘客气了,方才从言谈之中,贫尼就可以听出,娘娘也是深谙经文之人。”难得清月临走之时,竟然开口夸了沈妩。

    明明寻常人看来,只是几句客套话语,可若是从清月口中说出来,总觉得那就是真心地夸赞。就连沈妩也觉得心头畅了些。

    待清月身影消失门外时候,明心几个立刻走了过来,将青帐撩起以免沈妩憋里头闷出了太多汗。沈妩肚子这下是越来越明显了,她抬起头目光有些失神。

    这位清月初次见面,倒是给她非常好印象。也许正因为是这样不苟言笑性格,才导致那些小尼姑对清月退避三舍。像清月这样人,对周围人要求十分严格,对自己则加苛刻,是一个严于律己人。

    沈妩这么想着,这心思就活泛了起来。若是将这位清月扶上了住持师太位置,总比清风要来得好。何况她与清风还有旧账要算!

    第二日清晨,沈妩正坐小桌旁准备用膳,便见到明音和明语一脸暧昧笑意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显然是要呈给沈妩。

    作者有话要说:唱《送别》那一段,明明我写得非常伤感,结果一开电脑,评论里面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状态!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啊!!!编编还顺手发了站短,说她看那张笑了!

    →_→只有我一个人感觉不一样么?n,我才不会承认自己不正常啊!回归正常人行列,只我今生大梦想!!!——

    第二日清晨,沈妩正坐小桌旁准备用膳,便见到明音和明语一脸暧昧笑意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显然是要呈给沈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进击的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进击的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