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进击的宠妃 > 第251章假死出宫

第251章假死出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自然是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齐钰也顺着她的话说,抬起手自然地就要往沈妩的身上摸。

    沈妩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皇上为了赞美她,连《诗经》里的东西都用上了,足以见得他对沈妩有多满意。

    面对沈妩的钳制,齐钰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似乎有些纳闷。明明一大早起来就勾引他的人,此刻却不让他有所动作,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夫君说过了,肤如凝脂,我的身上没有什么别的印记吧?”沈妩依然拉住他的手腕,冲着他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等他的答案。

    齐钰憋得有些难受了,也没去仔细分辨沈妩的问题,连忙接话道:“没有没有,白皙水嫩得很,连块胎记都没有!”

    “那有欢好过后的印记吗?”沈妩听得他的回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偏过头紧盯着齐钰,嘴角上扬的弧度,证明了她心情的愉悦。

    齐钰一下子就不说话了,他轻轻眯了眯眼眸。不得不说,此刻的沈妩真是让他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打她的冲动。沈妩从脱衣服开始,就是为了要让他看皮肤上没有一丝欢好的痕迹。每次他们两人要是做得狠了,沈妩的身上必定会留下痕迹,可是此刻异常的白嫩,任何痕迹都没有。

    “我都说了昨晚没有欢好,是你硬要抱着我在床上打滚弄的!”沈妩趁他失神的时候,快速地披着外衣下了床,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嗔的意味。

    齐钰没有法子,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把屋外的宫人唤进来,伺候梳洗。他则依然平躺在床上,努力地压下心底的*。

    当斐安茹把决定告诉沈妩的时候,沈妩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态,她低声道:“林将军不愧是大秦的好男儿,重情义。你以后若真的能跟着他,日子肯定会过得不错!”

    沈妩的手撑着下巴,唇角轻轻扬起。那日第一次见林枫,便知道他是个用于担当的男人,更何况还能想着把斐安茹带走,不介意她曾经做过皇上的女人,那胸襟定是无比宽广的。

    被沈妩这么一说,斐安茹的俏脸一红,她捧着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眼眸里迸发出几分热切的光芒。那是一种追求未来的目光,沈妩从来没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神色。

    “只是你要跟他在一起,所付出的代价也着实不会轻。你不能在贵妇圈子里抛头露面,要常年装病,甚至不能与亲人相认。而且你的一切用度,甚至以后能有命活,都得建立在林枫对你的感情不变的基础上。一旦他看上了别人,你这一切都有可能失去,甚至被人发现告密给皇上,斐家株连九族!”沈妩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语气严肃地替她分析利弊。

    林枫能接受斐安茹,并且要在皇上面前拒绝亲事的安排,的确要煞费苦心。但是斐安茹抛弃后宫之中的生活,良妃的头衔,甚至是她背后的家族,只为了和他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孤注一掷,她所要付出的勇气,也绝对不能小觑。

    沈妩的话音刚落,斐安茹的脸色也变得沉静下来,她冲着沈妩点了点头,低声道:“这些后果我都知道,他为了我,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不曾娶妻纳妾。即使是身处边疆,但是那边也有州县长官家的姑娘,要送与他做妾,他都没要。他的这份情谊,如果我再缩在宫中当个缩头乌龟,连我都要瞧不起自己了!”

    斐安茹的语气十分坚定,显然她是考虑清楚了,任何话语都无法动摇她。沈妩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的肯定。两人把具体出宫事宜商量了片刻,才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儿。

    从那一日起,良妃就病了。杜院判正好到了告老还乡的年龄,也不再插手这后宫中的事儿。沈妩请了别的太医去诊治斐安茹的病情,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皇上和皇后体恤良妃,特地派人将斐家人请了过来。老夫人在一年前已经辞世了,只有斐夫人带着斐安茹的嫂子过来了。两人坐在床头,陪着斐安茹说了一会子话,就被太医请了出去。

    “娘亲、嫂子,你们要好好的,让爹爹和大哥也好好的!”斐安茹撑着说出了这句话,泪珠滚了出来,面色极其苍白。

    斐夫人和少夫人一声声地应着,却也不能久留。斐安茹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原本惨白如纸的脸上,竟然多了两道泪痕的沟壑,显然之前抹的粉被泪水所冲掉了。

    与此同时,林枫也向皇上表明了心迹,说是自己看中了一位部下的姑娘,一直没好意思提亲。回了边关,就立刻上门提亲去。

    皇上一听,立刻就要派人把那姑娘接来,说要亲自主持他二人的喜宴。林枫再次推辞了,说是那姑娘身体不好,不能车马劳顿,而且军队启程在即,不宜大肆操办酒席。

    齐钰虽然感到可惜,不过林枫的态度十分坦荡,就连这些拒绝的话也说得直来直往,倒是让平日里听惯了欲盖弥彰话语的皇上,少了几分戒心,相反还更加欣赏他的豪爽。

    军队启程前两日,良妃病逝。皇上正焦头烂额地忙着军需的事情,无心分散给这丧事,只让沈妩好好操持一下,莫让斐家寒了心。

    当天晚上,斐安茹躺在棺木里,被一大群宫人抬着送出了宫,准备运到皇陵去埋葬。这些宫人里面,自然有沈妩以及斐安茹买通的人在,找了个机会将棺木撬开,扶着斐安茹出来了,又放了些石头进去才再次钉好。

    “娘娘,您好自为之,这里是些现银和干粮。不远处就是个村庄,你找家先住下,林将军不日就会过来接应您!”因为这次事关重大,所以沈妩派了明音亲自跟过来,此刻她塞了一个包袱给斐安茹,轻声叮嘱了几句。

    待斐安茹离开之后,明音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好像有什么动静?”有个小太监的声音传来,他迷迷糊糊地走了进来,见到明音在这里,脸上的神色才安定了些。

    “原来是明音姐姐啊,吓死我了,还以为是良妃娘娘半夜诈尸呢!”那个小太监抬手拍着胸脯,一脸惊魂不定的神色。

    “胡说什么呢!我们主子与良妃娘娘情意身后,让我多看着些。没事儿别瞎叨叨,赶紧回去睡!”明音佯装着发怒,冷声呵斥了几句。

    待那个小太监退下的时候,明音的手心里都沁出了一层冷汗。这里是座破庙,棺木独自放在这主殿里,每晚也只有几个太监轮流着守夜看管,这才让她钻了空子,今晚守着棺木的恰好都是她安排的人。

    军队的行军速度自然是极快的,斐安茹一介女流之辈,也不好混在这些糙老爷们的部队之中行进。林枫便安排了几个近卫,先送斐安茹前往边关。

    斐安茹坐在马车里,风掀起了车帘,越往边关处走,风景就越发的明媚。蓝天白云,飞禽走兽,这些都是她所未见过的。以前在后宫中积淀的阴郁之气,似乎也一下子就消散了。

    后宫里却是越发的慌乱起来,不少人都能猜测出皇后娘娘在暗中整顿后宫。可是现如今连良妃娘娘都没了,这就让那些妃嫔心里更加的没底,暗自猜想着下一个会轮到谁。

    斐安茹的离开,让后宫里一度陷入了恐慌之中,每日晨昏定省的时候,沈妩能明显感觉到气氛的低迷。那些妃嫔们的脸色都不大好看,每天诚惶诚恐的模样,都是小心翼翼地说话,生怕惹恼了沈妩。

    “啪——”的一声脆响,这已经是今日请安的时候,第二个妃嫔不小心将茶盏摔碎了。

    “婢妾该死,求娘娘饶命!”那个人也顾不得地上茶盏的碎渣是否会伤到自己,只是脸面跪了下来,大力地磕头,恳求沈妩放过她。

    沈妩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让斐安茹假死出宫,没想到竟会引起这样的局面。这些妃嫔怕她虽然是一件好事儿,可是如果过头了,人人都犹如惊弓之鸟,就恐怕会有人滋生事端,

    “起来吧,岁岁(碎)平安!”沈妩尽量将声音放得轻柔些,就像是怕吓着她一般,甚至还柔声宽慰她。

    “谢娘娘!”不过显然收效甚微,那人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大殿内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不少人都低着头,殿内就显得有几分寂寥。

    “良妃妹妹的逝世,的确让人心伤,都散了吧!”沈妩也不想再留她们,瞧着这副样子,她心里堵得慌。

    沈妩抛下这句话,便站起身准备进入内殿,余光扫过去,甚至看到有几个妃嫔,因为她这句话之中提到了良妃,而身体打颤。她的眸光暗了暗,快步走回内殿,直接到了书架上,将那记有后宫所剩妃嫔的名册抽了出来。

    斐安茹的名字上已经画了一个叉,妃级位份的只还剩下崔瑾、沈婉和许衿,其他位份陆陆续续也还有不少,不过与先前相比已经不多了。

    沈妩看着这名册暗自出神,对于后宫这些剩下的妃嫔,她并不是要赶尽杀绝。只是她不动手,就害怕那些人坐不住,会来先动手害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提前祝妞们元旦节快乐哈~快要结尾了,提提想要看的番外呗!

    如果有想看进击的太监的,我会以恶搞番外写出来,肯定是李怀恩当主角了~

    ----------------

    沈妩看着这名册暗自出神,对于后宫这些剩下的妃嫔,她并不是要赶尽杀绝。只是她不动手,就害怕那些人坐不住,会来先动手害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进击的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进击的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