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进击的宠妃 > 第268章太子番外六

第268章太子番外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敬晨再次回到皇宫的时候,眉眼间已经不见了当初的天真稚嫩,少年的体态显现出来。他的身体很结实,正如出生之时,太医所说的,是个好养活的孩子。即使条件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他都很少生病,身体方面的适应力十分强。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齐敬晨猛地撩起衣衫下摆,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后背挺直,语调十分平稳,隐隐透出一股子气势来,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软绵绵的了。

    “起来吧,”齐钰轻轻地挥了挥手,他细细打量着站在殿中央的齐敬晨,少年比同龄人要健壮的身体,让他十分满意。

    时隔五年之后,齐钰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个小儿子,虽然齐敬晨每日的情况,都有人仔细地向他汇报,但是这样的近距离地接触到,也难免让这位九五之尊显得有些激动。

    即使当时狠心让齐敬晨离宫学武,用他自己的眼睛看清楚这世间的险恶,但是总归还是舍不得他。

    “敬晨瘦了许多,现在回了宫,就该好好补补,以后让御膳房每日都炖些血燕窝!”沈妩也一直在打量着他,眼眶早已红了,却是一直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只是颤着声音说了几句。

    “儿臣一切安好,母后放心!”齐敬晨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扭过头去看着沈妩,十分认真地回答了这么一句。

    他的脸上没什么笑意,但是表情十分柔和,眸光里也带着几分温柔,可以瞧出他对沈妩也是极其思念的。只是和当年那个爱笑爱胡闹的肉团子,已经判若两人。沈妩曾经去山上看过他,自然也知道他这其间的变化,相比于一年半之前去看他,齐敬晨脸上的表情已经越来越少了。

    作为一名帝王,喜怒不形于色是首要条件,很显然齐敬晨做得很好。分别甚久的三个人,虽然心里有许多话想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沈妩倒是一直问了许多东西,生怕在山上条件太过艰苦,齐敬晨正值长身体的时候,如果有什么地方吃不消,那可真是不好办了。

    等齐敬晨出了凤藻宫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傍晚了,他正往东宫走,就瞧见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那个人双手拄着拐杖,步伐有些缓慢,却并不影响那人的风流气度。

    已经十三岁的大皇子,身体虽然没有齐敬晨那般健壮,但是个子却比他高,依然能瞧出兄长的风范来。大皇子的面上带笑,看着齐敬晨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不由得轻轻挑起眉头,直到走近了,大皇子竟是直接笑出了声。

    “母后之前跟我说,怕你以后回宫直接成了根木头,我一开始还不相信,现在瞧过来倒是真像。太子殿下,这几年在外面可受苦了!”大皇子抬起手,轻轻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语气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亲昵。

    “以前太不懂事了!”齐敬晨看了他两眼,才语气平静地说了这么一句。

    若不是他一直板着脸,那些身后跟着的宫人,还以为他已经生气了。大皇子耸了耸肩,兄弟二人去了东宫,在一起用了晚膳,大皇子才离开。

    躺在柔软的锦被里,齐敬晨却是睁大了眼睛,有些睡不着。后宫里有沈妩操持着,还是和离开之前差不多,并没有多少肃杀之气。其实他也明白,这都是因为齐钰把那些妃嫔关起来了,才没有那些争斗。

    对于女人之间的争斗,齐敬晨了解甚少,不过光说他舅舅沈安陵家,就有些不得安宁的意味。更何况沈安陵不好色,他身边的女人并不多,却依然够头疼的。

    第二日,齐敬晨就以太子的身份,出现在朝堂之上,在齐钰的授意下,他开始接触朝政。

    不过他年岁太小,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反对。哭诉皇上这是揠苗助长的行为,齐钰并不理会,那些臣子也只得作罢。君臣之间,相处了这么久,即使人员调动,但是面对皇上冷着脸的时候,无论是哪个臣子,都不敢造次。

    齐钰上朝之前,曾经在龙乾宫里,叮嘱齐敬晨道:“这些年,你在外头想来学了不少的本事儿,不过外面不比宫中,许多在民间管用的法子,到了朝堂之上,就不灵了。朕现在让你入朝,就是要你看清楚也听清楚,这些臣子究竟是什么样的脾性,喜欢耍什么样的手段。在这期间,无论他们说得有多离谱,你都不能开口。”

    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清冷,显然对于朝堂之上,那些臣子常耍的手段,感到心烦。齐敬晨偶尔对上齐钰的眼眸,十分认真地点头,表示着他自己的信心。

    “此刻还不是你崭露头角的时候,你还太嫩,遇上那些老狐狸,必定不是对手。朕要你只带着眼睛、耳朵和脑袋去,嘴巴最好别带上。记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齐钰边说边站起身来,李怀恩已经走了过来,请他们二位准备上朝了。

    从此在朝堂靠近角落的位置,站着大秦的当今太子。虽然年纪小,不过性子却十分沉静。不论朝堂上是争论不休,还是一片风平浪静,他脸上的表情始终都没有什么大变化。而且不同于同龄人的叛逆乖张,齐敬晨一直都十分冷静,即使当日的朝会开了很久,也不曾见他有走神的迹象。

    一时之间,还没有大臣敢瞧不起这位太子,不过也有人认为他是虚张声势,底下的小动作不间断。

    齐敬晨回宫已经有半个月了,这日他下了朝,像往常一样先去凤藻宫请安。哪知刚走到外殿,就听见殿内传来女子的娇笑声,除了沈妩的声音之外,还有一道半大的女孩子声音。

    “太子殿下到——”齐敬晨怕冲撞了里面的人,便让人扬高了声音又通报了一次。

    “敬晨,进来吧。都是自家人,不碍的!”沈妩的声音紧接着传来,透过墙壁,显得有些不真实。

    齐敬晨没有犹豫,轻轻地抿了抿嘴唇,就大步走了进去。他先向着沈妩见了礼,那个坐在沈妩下首的女孩子便起身向他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清脆的嗓音,语气带着几分跳跃的感觉,显然是充满了活力。

    齐敬晨不由得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的那个女孩子,身穿着水蓝色的罗裙,虽说是素淡的颜色,可是穿在她的身上,却依然遮不住她眉眼间的灵动。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却给了齐敬晨一种错觉,仿佛她随时会站直了身体开始跳舞一般。

    “敬晨,猜猜这位漂亮姑娘是谁?”沈妩一把拉住那个女孩子的手,轻笑着问道。

    齐敬晨抬起眼睑,与沈妩对视了一眼。她脸上调侃的神色是那样熟悉,仿佛又回到小时候,他被沈妩捉弄的那一刻。

    他轻轻移开视线,停留在那个女孩子身上。看起来不过j□j岁,却是有一副好皮囊,唇红齿白的,特别是她身上的气质,既带着几分落落大方,又显得灵动活泼。这样两种特性,在她的身上完美地展现出来。

    那个女孩子抬起头,轻笑着看向他,脸上的表情竟与沈妩有几分相似。调侃中夹杂着欢喜,那精致的五官,也一下子变得眼熟起来,记忆的阀门猛地打开。

    “语蓉。”少年张开嘴巴,唇齿这么轻轻一碰,两个字眼就蹦了出来,正处于变声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不过落在沈语蓉的耳朵里,却是格外好听。

    “撑撑表哥,你回来了!”沈语蓉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扩大了,眉眼弯弯,似乎都成了月牙形一般。

    她的话音刚落,便快走了几步,一下子就冲到了齐敬晨的面前。激动地似乎要张开双臂抱住他,但是又猛地想起了什么,最后只是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

    掌心里传来软嫩的触感,齐敬晨有些发愣,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已经晃着一张带笑的脸蛋。

    “我娘说男女授受不亲,前几日我连爹都不能抱了。但是实在是太想念撑撑表哥了,不能抱的话,就只有牵牵手了!”沈语蓉扬起头,看着齐敬晨发愣的模样,眼睛直接笑成了月牙形,娇脆地开了口,当然还不忘控诉一下封茜。

    沈语蓉今年也有八岁了,沈王府早就请了宫里放出来的嬷嬷教导她礼仪规矩,虽说她聪慧有加,基本上一学就会。不过对于身边亲近的人,她还是改不了那略微活泼的性子。

    齐敬晨刚想开口说话,哪知沈语蓉已经拉起他的右手,摊开来仔细地瞧着。少年常年握剑的手上 ,自然是粗糙得很。和沈语蓉细嫩的柔荑对比一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撑撑表哥受苦了,以后要是还去修行,就带着语蓉一起去吧!我每日用凝露给你泡手,这样就不会有这么的疤痕了!”沈语蓉自然也察觉到齐敬晨手掌上的老茧,有些心疼地看着,声音虽然还是好听的,不过语调却显得有些低落。

    面对反应如此敏捷的沈语蓉,齐敬晨心底一阵无力。从见面到现在,他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听这位表妹说个不停。

    “不碍的!”齐敬晨缩回手,在沈妩的示意下,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脸上的神色还是一副波澜不惊。

    作者有话要说:沈语蓉的性格是多样化的撒,太子的番外,妞们想看到哪一步?

    因为他们俩少年时如何相爱的,我在新文里是不会写的,新文从沈语蓉准备进宫当皇后开始写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进击的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世清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清歌并收藏进击的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