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夏梦狂诗曲II > 第三乐章I

第三乐章I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正艺术不是理性。

    *********

    “男朋友?”

    夏承司扬起一边眉毛,打量着她身边男人:他站床前,高挑而瘦削,黑色头发略带自然卷,下巴上有冒头胡茬,像是即将荒芜皮肤上滋生细小野草。他散发着英式谦卑恭敬,但这些不拘小节胡茬令他又多了几分矛盾却充满魅力狂野。这样男人并称不上是美男子,但搭配上他身上礼服,当你知道他是一名艺术家,他顿时如同大礼堂一样熠熠生光。

    夏承司似乎来了兴趣,把目光转移到裴诗身上,冷不丁放出一颗即时爆炸炸弹:“你丈夫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么。”

    这句话让场人都毛骨悚然了一把,Andy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目光看向裴诗。裴诗抿着唇,喉间有隐隐沙哑笑声。她将双臂抱胸前,毫不畏惧地直视夏承司:“夏先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早就知道我并没有结婚,不是么。”

    “哦?那我还真不知道。不过那都是你私事,只要不影响工作,都与我无关。”夏承司一副童叟无欺模样,也不再多看Andy一样,就用下巴对着门口方向扬了扬,直接带着部门经理走出门去。

    “这个人是谁啊,真酷。”目送他们离去以后,Andy转头对裴诗说道。

    “我上司。”

    听见她言简意赅地回答,也没有打算继续话题,他发现这个女孩有着寻常人少有不卑不亢,心中对她喜欢又多了一分,握着她手唇边轻轻碰了一下:“其实就算你结过婚,我也不意。”

    她有些不自然地抽回手,淡淡地说:“放心,我没结过婚。”

    “那多没意思。我还想说,结过婚女人有吸引力呢。”见她脸上露出了混合诧异与藐视眼神,他大笑起来,“我和你说笑呢,Dn’t be s seris。”

    裴诗却不是那么有幽默细胞人,她以累了为由,把他从宾馆请了出去。她关掉所有灯,只留下书桌上台灯,拿出早已准备好空白五线谱开始作曲。冥思苦想一个小时后,她发现自己真有些困了,便放弃创作,把小提琴拿出来练了练基本功。不知是不是被Rii夫人说中了要害,自己就丧失了对创作热情,现她只想演奏,不想费劲脑子去写任何曲子。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她也知道爱情这种东西需要经营。第二天陪夏承司出席了一个会议,与合作者谈了一笔生意,她就找机会溜出来,和Andy出去约会。

    伦敦天是一如既往阴沉,铅色云朵像是沉甸甸石块,压奢华却没高楼胁迫感建筑上方。刚好碰上伊丽莎白二世登基6周年庆典,中国城挂满米字旗和五星红旗小旗飘带,女王头像列大门上,因而添加了一份难得喜庆之感。他带她去吃了黎巴嫩食物,他们两个人解决了无数个小碟子装菜肴。她非常挑剔,说他们特色点心米布丁吃起来像香皂,这让中东服务生笑得十分尴尬,却乐得Andy直不起腰。

    她发现他是个行动派。因为,前一秒他还说待伦敦太无聊,后一秒他就直接带她去了Paddingtn火车站,买了票上了特列车。几分钟后广播播放结束,列车像是以伦敦市中心为起点射出喷气式飞机,嗖一声往北方驶去。随着火车离站,树木、楼房与远处山像是空中浮游,努力地追着车厢跑。两条垫满枕木铁轨界限越来越模糊,都和那些途径风景一样被猛地抛脑后。

    渐渐,车轮像是气流上飞驰,让他们没了方向感。他们靠靠椅上,开始聊演奏技巧和音乐色彩,聊起巴洛克奢华和文艺复兴伟大,聊以纽姆记谱法记载曲子,等等。她发现他们之间有太多共通点:他们都是普通人眼中所谓“艺术疯子”;都自私自利,相较生活中感性,愿意把情感投入到音乐中;时常觉得宝贵灵感抛到生活中是一种浪费……他们甚至连喜欢曲风都是一样。当她聊起一张不是很热门CD——腓力五世和波旁王朝宫廷音乐,他居然都能和她不约而同地说出喜欢贾科莫·法科两把大提琴演奏g大调第二芭蕾舞曲,尤其是第二乐章阿勒芒德舞曲。

    找到有这么多话题知音对彼此而言都太难得。他撑着下巴,有些天真地说:“你说我们死了以后,会不会也会像法科一样,死了两个世纪,遗作才被另一个不算闻名音乐家发现、赏识,然后将它无声无息地流传到世界某个角落?”

    “不会。”她断然回答。

    相处了半天下来,裴诗发现,即便是英国首都伦敦,依然有不少懂得享受生活人,例如Andy,他不会让自己太过操劳,每天劳逸结合地演奏放松,并不会像夏承司那样让自己忙到几乎进医院——夏承司非但是个自虐人,还喜欢拽着别人和他一起找虐。一想到这里,她就不由自主看了一下手机。上司并没有来找她命令她回去,这令她莫名有些失落。只不过她向来不是会让自己烦心人,很把手机丢到包里和他去了湖区。

    位于西北海岸英格兰湖区已经很靠近苏格兰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跟着Andy跑了这么远。她冒着被夏承司杀掉风险和他一起下了巴士,开始游览女王喜欢光顾胜地。

    他们乘船湖面上行驶。晴天下湖面闪闪发光,就像是天堂打碎亿万颗金黄宝石碎片落水面,不断跳跃着、闪耀着。岛屿上房子随着船行驶而移动,绿色树群和紫色花朵中若隐若现。白色船只如同穿着雪白军装放哨战士,有秩序地排一起,被他们抛身后,坚定不移地目送着每一位游客,而后消失视线中。大团白云簇拥着,藏匿着金光,翻卷浪花却是雪白,船下卷起连绵波纹,如同流动白翡翠,激荡了宁静湖面。小岛陈旧小木屋旁,崭米字旗迎风飘扬。岛上一片苍翠,深红、深紫、菊黄植物簇拥着别致小房,一如神话中掌控水晶球巫婆魔幻小房屋。远处山脉层次分明,越近越绿,越远越蓝,远蒙上了浓浓雾,仿佛已经和雾霭融为一体。黑色鸬鹚以优雅姿势空中飞过,终落岸边天鹅群里。岸边有大片深青色干净住房。

    她想,住这里人一定心胸开朗,说不定还会魔法。不经意抬头,蓝天白云如此靠近,突如其来地占据了视线。这才是这里美丽原因吧。浓雾阴天英格兰,上帝把奢侈好天气都给了这里。她轻轻哼唱着音调,船上写下了一整首曲子,却忘记了Rii夫人向她强调事。

    所以,当她把又一次作品发给Rii夫人,得到对方简短回信“y haven’t gtten it yet”后,气得差点把所有五线谱都撕了——又不满意,到底怎样才满意!她都已经为了写曲子专门去交了个男朋友,和他出去约会培养恋爱气氛,她如此辛苦写出作品,却依然会被全盘否认。她试图与对方沟通,却得到了一个气人回复:“Tre art is nt reasnable”

    真正艺术不是理性。

    这是什么破理论,难道自己就不是用心去写?她心情不愉极了,一整个晚上什么都没做。

    *********

    第二天Andy因为演奏缘故要提前回伦敦,裴诗心情很浮躁,不愿意跟他一同前去,只是发了一条消息跟夏承司说自己去罗蒙湖逛逛,就一个人乘车再往北。

    如果说秀丽英格兰像是一个年轻漂亮少女,那么荒凉苏格兰就是一个高大沧桑男人。这里有苍茫广袤草原,极具民族风情苏格兰风笛。灰色天下盘旋着黑色鸟群,它们如同迷路秃鹫找不到归途。眼前是满目翠绿,远处是藏蓝山脉,神秘而自然,像是尚未被开发未知领域。苏格兰天也是不同于英格兰妙曼。英格兰如果有晴天,那便是大海般蔚蓝中飘着几朵雪白云。而苏格兰,那是满天灰色云层中,漏着几片奢侈如同昂贵丝绒宝石蓝天空。

    广阔绿色草原上坐落着尖顶石房,白色羊群、黑色马群正低头吃草,或懒洋洋地盘坐草地上。因为天气寒冷,一些主人还会让马儿穿上色彩鲜艳布制“衣裳”。一切都是如此自然纯朴,与多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因为加油站和小型Marks&spener食物商店,一定有人会认为这里依然停留撒克逊人统一英伦三岛遥远时代。

    下车后,裴诗收到了一条短信。她还忧愁作曲事,随便看了一眼,并没打算想回复,但看见屏幕上出现名字“变态狂”同时,车外冷风倏地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打开一看,被她叫成变态上司果然一如既往简明扼要:“到罗蒙湖了么。”

    苏格兰深湖是以水怪闻名尼斯湖,大湖则是罗蒙湖。听说罗蒙湖水澄净而凉,是来到苏格兰一定不可以错过宝地。一想到夏承司那张比湖水还冷脸,她不得不就硬着头皮回了他一句:“到了,我这里待一会儿就回来。”

    一路顺着乡村小巷走向罗蒙湖,她发现这里和别旅游景点不一样。这里并没有太多商业店铺或者叫卖小贩,只有零零碎碎两三个纪念品店。其他小房全是当地住户人家,每家每户房子都是石制,门口种着大片植物,紫红花拳头般大小,灼灼夭夭地盛放着,颜色整齐划一,色泽艳丽得毫无萎靡趋势,令人不敢相信它们居然是真花朵,而非塑料。

    管景色优美,她还是承受不住这里刺骨冷风摧残,缩着肩膀跑到一家家庭式纪念品店买了一件披肩。披肩是苏格兰特产蓝色格纹羊绒材质,搭身上像是把人都裹进了荒芜寒冷塞外世界。她一边店里闲逛回暖,一边想着自己来错地方了,要写出柔和曲子,跑到苏格兰来找灵感实不合适。她心不焉地取下一本《sttish Fairytale》,随便翻了翻里面内容,发现还有几个非常有趣小故事,完全不顾裴曲尊严想着“要给弟弟念童话”,就打算把这本书买下来。

    这时,一个熟悉声音身后响起:“你知道什么是真正sttish Fairytale么?”

    “嗯,是什么?”她随口说道。

    “就是他们内裤。”

    这才想起苏格兰服装中男人也会穿裙子。而传统穿法里,男人都是不穿内裤。她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直接笑出声来。可笑着笑着,忽然觉得这声音不大对,语言也不大对,于是用极度缓慢速度转过身去。

    看见夏承司面容刹那,她几乎把手里书都摔地上:“夏、夏先生,你怎么会这里?”

    “我刚好也打算来这边走走,直接过来了。”

    “哦……”她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但直到付账买下这本书,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从苏格兰风景进入视线那一刻起,她就一直能感受到当地浓浓苍凉气氛。如果用音乐来描述,那便是耳边一直响着高亢孤独苏格兰风笛曲。可是,看见夏承司身影瞬间,好像音乐突然切换成了多重小提琴协奏曲——肯定是因为这男人太过华丽,和这里格格不入,所以才会给她产生这样错觉。

    他们俩一起走到了湖边。从罗蒙湖码头往湖心看,湖光山色,风凉水清,总会让人有一种它是一片平静海。湖岸边沙地上,澄澈浪花一层层翻卷而来,淹没了岸边暗金色沙石。靠近岸边湖面飘着几只不知名水鸟,几乎不怎么动,只是静静地“坐”浪花上,随着浪花起起伏伏,呆呆愣愣,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三岁孩童泳池里玩耍玩具。

    裴诗盯着它们看了半天,眨了眨眼睛:“那是什么,鸭子吗?看上去很可爱。”

    “看上去冷酷,实际是因为太呆了连表情都不会做。”夏承司随便瞥了它们一眼,“跟某人还真像。”

    她张了张嘴,想要顶撞他几句,但对方没点名道姓,她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默默心中哼了一声。

    码头上大概是冷地方。它长长地延伸到湖心,他们站外面木制平台上,像是悬浮湖心表面。这片湖像是一块支离破碎巨大翡翠,清风卷起波澜,形成了琉璃瓦般水浪。而水浪整齐划一,层层起伏,又令视野中景色和谐而恬静。放眼望去,青山,蓝水,都以原生姿态融合了一起,还蒙上了淡色雾霭。就像是名画家完成作品后,画卷上撒上了薄薄水,完成了后点睛一笔。然而风很大,却偏偏又卷来了冷温度,就连靠码头栏杆上拍照金发女子,也都失去了素日风姿妖娆模样,发抖着让朋友赶紧拍好离开这里。这里就像是神灵偷偷制造秘密人间胜景,因为过于奢侈和美好,而不舍得让任何人多停驻一分钟,但又因为美丽而不愿意独享,让人们发现了它,却只能匆匆而过,珍藏文字中,相机里,回忆里。

    灵感心中蠢蠢欲动,却依然处于呼之欲出状态。只是这里实太冷了。只要有风吹过来,她就会冷得神经错乱,但又不能把难受写脸上——要知道,这变态狂bss男权思想是出了名严重,她想,如果自己表现出柔弱女性特征,或许会被他直接套起来丢到湖里。大概是想象太过真实,水化作冰刀刺入身体寒冷像已袭来,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她赶紧咳了一声试图掩盖,而后闭着眼,开始琢磨曲旋律。

    忽然,肩上被温暖触感覆盖。

    她睁开眼,迅速回头看向身后。看见夏承司为自己披上他外套时,她吓得差点当场晕厥过去——他做什么?他居然会做这种事,难道她死了?难道她真要被套住丢到湖里去?

    她担心得脸色发白,半晌没能说出一个字。

    “你如果生病,就没人机场给我跑腿了。”他平静地说道,又不动声色地给出总结,“那会很麻烦。”

    大概是平时被他训练得已经习惯被虐,他给出这样理由,她竟然还松了一口气,大大方方地把他外套穿好,拍拍胸口:“原来如此。那我还真不能生病了。”

    ——————————————————————————————————————————

    注释:纽姆记谱法,或称纽姆谱,是一种早期记谱法,出现于五线谱诞生以前。大约形成于9世纪,并且于1世纪发展出四线谱,到了12世纪,才发展出标记音符时间长短方法。

    注释:贾科莫·法科,意大利巴洛克小提琴家、指挥家、作曲家。他时期他曾经是意大利出名作曲家之一,但死后被彻底遗忘。直到1962年,他作品才被作曲家、指挥家兼音乐学者bert Zanlli发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夏梦狂诗曲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以泽(天籁纸鸢)并收藏夏梦狂诗曲I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