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夏梦狂诗曲II > 第十乐章II

第十乐章II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裴诗的心情一直不错。先,她、裴曲还有森川光三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温馨的新年。其次,她为个人演奏会准备的练习一直进展顺利。最后,也是最令她雀跃的,她收到了一封苏疏合伙人来的邮件。

    原来,苏疏听过她写的曲子以后,觉得印象非常深刻,想要去听一听她的现场表演。如果她的个人演奏会进行得理想,他就会邀请她在夏季巴黎音乐会上与她合奏。看完这封信以后,她又倒回去读了很多遍,不可置信地确认了那两个字是“合奏”而不是“伴奏”——与苏疏合奏,这是在开玩笑吗?她现在才刚崭露头角,世界级的钢琴大师居然看上她了?不要说是她,就算是森川光听说这个消息,也大吃了一惊。至于裴曲,早已经兴奋得失眠了两个晚上。

    她很快回了邮件,并寄给他两张第一排座位的VIp音乐票。从收到这一封邮件以后,她接下来的练习和表演好像都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一样。因为,森川光说:“苏疏虽然说会听过再考虑,但这个人我有接触,他性格孤僻,比一般的艺术家还要清高。如果他已经让你知道他考虑你,那多半就是认定你了。这一场表演你要好好表现。”——张专辑行之后,她已经赚得了一些名气。如果获得了这次去巴黎表演的机会,那离目标更是跨了巨大的一步。

    终于,三月一日眨眼间就已到来。

    城市音乐厅像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欧洲古堡,矗立在车水马龙的十字广场中央。四面墙上分别挂着近期不同表演的宣传语,正门中央则悬着布制的海报,上面印着两排大字:“裴诗与她的‘夜神’”“——古典新秀场小提琴音乐会”。下方是裴诗的全身照。照片上的她穿着纯黑的古典西装和长裤,宫廷式的白色衬衫领口翻在西装外面。她单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提着白色小提琴和长长的琴弓,黑如夜色一般垂在肩头。

    裴诗与小提琴合照的样子,并不像其他人那样仿佛在显摆才能,或是充满文艺气息。她的神情令人想起桑德罗·波提切利笔下的天使,悠闲而又漫不经心。小提琴在她的手里,就像是她桀骜不羁身体的一部分。她拿着弓子,就像随便一个亚洲人拿着筷子一样自然轻松。这是一个多么自负又年轻的小提琴手。不少路人哪怕平时不听古典乐,看见这张海报,都忍不住进入城市音乐厅买下她的票。

    七点过十分。距离演奏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裴诗为弓子擦好松香,在后台与伴奏试了几个音,然后透过帷幕的缝隙看向听众席。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到场。票是确定已经全部卖出去了,不知道接下来二十分钟内,能不能达到9o%满座。刚想到这里,她看见森川光已坐在VIp座位上,正在拨手机。不过几秒她的手机就响了,她接通,看见森川光面带微笑地说道:“小诗,准备得如何了?”

    “还不错。我看到你了。”她从表演台侧边伸出脑袋,然后走下阶梯绕到森川光旁边。

    “紧张吗?”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还行。”

    说到这里,她留意到离森川不远处,有一个打扮时尚的漂亮女生正朝她微笑。她性情淡漠,一向不大爱搭理人,但那个女生的笑容如此温和,就像是女版的小曲一样充满亲和力,连路人都忍不住想过去捏一捏。与她目光相撞以后,那个女生朝她挥挥手,笑得更加友善了。她很快现那个女生正坐在苏疏与他的合伙人位置上,然后问道:“你就是给我写邮件的洛小姐?”

    “是的。”洛小姐快点头,大而明亮的眼看上去竟有几分孩子气,“苏先生大概会晚一点点到。他很喜欢你的音乐,跟我说过好多次想见见你本人。”

    “真的?”

    “当然了。他还说,《夜神协奏曲》是他这些年听过最棒的协奏曲。只可惜……”她故意顿了顿,捕捉到裴诗眼中的好奇之后,又迅笑盈盈地补充道,“他不知道现场演奏是不是和cd上一样棒。不过,他不知道,我知道。因为我听过你的表演。今天你一定要好好加油,只要挥正常,他一定会更加喜欢你的。”

    这些信息洛小姐在邮件上都不曾透露过。裴诗有些受宠若惊了,苏疏真这么想吗?如果她没记错,这个洛小姐与他是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并没有任何意义向自己撒谎或是奉承。不管怎么说,这简直是开场前最大的鼓动。她嘴角有了明显的笑意,但态度还是不冷不热的:“我知道了。”

    “赶紧去准备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呢。”她拍拍裴诗的肩,又在她耳边小声补充了最后一句,“裴小姐,演奏时可能有人故意制造麻烦,要小心哦。”

    裴诗警惕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但她只是微笑着指了指回后台的路,就没再多说一句话。

    七点半,伴奏的管弦乐队鱼贯入场,一群穿着黑色拖地长裙的女子、西装革履的男子各就各位,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森川光特意转过身看了看,如他所愿,音乐厅里坐满了听众。而苏疏也已到场就座,与洛小姐低声交流了两句话。直到又一波更激烈的掌声响起,他才赶紧回过头。果然,裴诗出场了。她穿着海报上的那套中性黑衣,看上去正式又别具一格。她的妆容令她的眼眶显得深邃而神秘,但肌肤明亮的光泽却暴露了她的年龄。

    渐渐地,掌声渐渐消失,灯光凝聚在舞台中央。在偌大的舞台上,只有她站在小平台上,其他人都站在地面上。他们把弓放在弦上。

    裴诗是最后一个行动的。她放弓的动作缓慢,但在弓子碰到弦的几秒内,几十个连跳弓音符已经响彻整个音乐厅。伴奏很轻,听众们所能听见的,只有她演奏出的魔幻旋律。其实每一个音都有揉弦,但演奏度太快,不到小节末尾,已经听不出揉弦的震颤,只剩下结合了扭曲、清晰、凌乱的特殊音符。所以,这曲子完全不同于寻常的小提琴曲,它甚至像是从来不曾存在于小提琴的时代,仿佛是从古罗马汹涌而来的嘹亮颂歌,除了辉煌与震撼,更多的是遥不可及。可是,它们却又是那么真切地回响在人们的耳侧。

    她的小段独奏过后,伴奏们像是跟不上她的度一样,才姗姗开始重复这一段旋律,只不过跳弓的部分全都变成了连音,配上低音大提琴的重音,曲子渲染了交响乐的隆重华丽。重复演奏以后,伴奏又变得轻盈,裴诗的主旋律再度响起。她又急促地拉了一串连顿弓,仿佛小提琴变成了一个着急说话的结巴,从八分音符变成十六分音符,越来越短促,越来越高亢,琴弓几乎一直在往上跳,从未拉出一个长音,摩擦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妖异。

    这一刻,不管是听过还是没听过这曲子的人,都觉得曲风实在是太奇怪了。有的人甚至开始怀疑,她拉的到底是小提琴吗?小提琴真的可以出这种声音吗?可是,感到奇怪的同时,又像中了邪一样忍不住继续听下去。

    没有人意识到,到这一刻,整曲子只不过拉了三十秒。

    这种被魔灵附身般的曲风一直持续到了第二乐章。就在听众们已经觉得有些中毒时,曲子忽然变得缓慢起来。降a小调、大段的长弓演奏、近马奏法(1)、颤音揉弦交错……令裴诗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认真,当曲调大转时,她与身后的伴奏小提琴手们也跟着微微下蹲。那些穿着长裙的女子们,好像变成了深海中浮出唱月的美人鱼,都围在夜之女神的身侧,仰望着她,听她诉说着古老悲伤的传说。

    到第三乐章,曲风再度大转。裴诗与管弦乐队合奏后,又开展了一段高亢、生机勃勃的独奏。这一个乐章采用了第一个乐章独奏合奏交替的形式,但裴诗从头到尾不曾停过,因此比第一乐章更有融合感、宏伟感。每次拉到高音时,她的头已控制不住往琴上靠,所有演奏者的情绪显然也都被她带起来了,哪怕是一段合奏结束,他们都意犹未尽,蠢蠢欲动,有随时重新加入的趋势。这一刻,好像夜神摘下所有的繁星,让它们都从高空中坠落,落在七彩斑斓的大地。

    这就是《夜神协奏曲》。一如早已做好准备,它要在新年的开端,给人们一个最大的惊喜。

    当这她的成名曲结束后,如雷的掌声响了起来。而且,裴诗现有半数人都是站起来鼓掌的。在一场或半场音乐会结束前就有这样的效果,几乎是前所未有。这一刻,她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也是只有这一刻,世界好像是只属于自己的。之前吃再多苦似乎也不那么艰辛了。她擦了擦额上的细汗,特意留意了一下VIp坐席上的森川光和苏疏。苏疏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竟有一丝欣赏的笑。他身边的洛小姐更是笑得如花般灿烂。

    看见他们的反应,心中的喜悦几乎已经达到了顶点。可是,就在她收回目光的时刻,她也一眼看见了坐在后面几排的夏承司。还有夏承司身边的韩悦悦。

    看见他们并不令她感到特别吃惊。令她吃惊的是他们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而且韩悦悦似乎在与夏承司说着什么,他低头听她说话时距离很近,表情虽然和以往一样严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昵。

    反应一下变慢了不少。仿佛一切听众拍手都成了慢动作,仿佛鼓掌声都消失了。她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回过神来。现在她可是在表演,不能再去观察他们。可是再度睁开眼,她看见韩悦悦娇笑起来,头在夏承司的肩膀上靠了靠,这个动作几乎和她弓子靠上琴弦是同步的。乐队已经做好演奏下一曲子的准备,全场也逐渐安静下来。裴诗状态不是很好,但还是让自己平静地拉出了第一个小节。

    不能受到影响。这一切与她都毫无关系。她不断对自己说道。

    可就在这时,寂静无比的听众席里突然传出了手机铃声。这声音尖锐而高亢,相比较他们弱拍的开头,是如此刺耳。

    这声音把聚精会神的小提琴手们都吓了一跳。但他们台上心理素质都不错,并没有停下演奏。这样的事虽然不经常生,但也并不离奇。可糟糕的是,哪怕台上的演奏者们无视了这个铃声,它却没有变小或者停止,而是孜孜不倦地继续响着。听众们都不由皱起眉头,开始朝声源的地方探看。

    若要说有比这个更糟的事,那就是这个铃声对裴诗而言并不陌生,它和十年前让adonis摔了小提琴那场音乐会响起的铃声一模一样——是非智能手机4o和弦的陈奕迅名曲《十年》。人们对adonis那场音乐会耳闻能详,很快就有人意识到这件事并非无意为之。又因为铃声响的时间实在太长,台上的音乐已变得参差不齐,最后大家不得不停止演奏。

    即便如此,铃声还是没有停止。裴诗把小提琴从肩上放下来。她看见后台工作人员朝她做出手势,示意他们马上广播通知那位听众关机。然而,台下已有人大声说:“到底是谁的手机,有没有素质啊?”

    还有人抱怨道:“这人实在太无礼了,裴诗,你应该像adonis一样,拒绝继续演出!”

    裴诗总算明白了。这就是洛小姐之前提到的事。这个蓄意闹事的人想要让人们看见她与adonis的差距。如果她像adonis一样砸了小提琴走人,那么结果肯定没有adonis那么轰动,会被人说成是东施效颦;如果她让工作人员中止了这个铃声,受辱也坚持表演,那她更是与“音乐界的断臂维纳斯”有天壤之别。

    这人也太瞧不起她了。

    裴诗嘴角微微上扬,把小提琴重新放回肩上,用三根手指按住指板,拉出一曲子的主和弦。接下来,比手机铃声高了八度的《十年》传遍了整个厅堂。正好是歌中的这一段旋律:“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到“流”的时候,她用光了两次全弓,声音震颤得支离破碎,哪怕到最后弓子都离开弦了,手指也依然在揉弦。

    这一个音符几乎令听者窒息。但还不够。她又拔高音色,继续演奏这曲子的j□j:“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小提琴和钢琴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用钢琴入门可以成。一个完全不会钢琴的人学弹一流行曲,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弹很动听。但小提琴即便是流行乐中的简单音节,都需要漫长时间的基本功堆积,才能演奏得不难听。

    台上的羽管键琴手开始为裴诗伴奏。一旦被赋予了羽管键琴的配乐,即便是流行曲,也会让人立刻联想到神秘的巴赫。一广为人知的《十年》,在裴诗的演奏下,得到了典雅脱俗的升华。渐渐的,像是面对过于优美的小提琴相形见拙了,那支聒噪的手机在人们不曾察觉时安静了下来。

    裴诗无疑是独奏的天才,她站在管弦乐队的中央,仿佛是一只羽翼尚未成熟饱满的黑天鹅。还未到最美的年纪,已经璀璨得不可方物。她的宫廷式衬衫雪白洁净,令她有了一种中世纪法国贵族的矜贵。小提琴在她的手上,已经比所有最奢侈的品牌、定制女装还要彰显她的魅力。到停顿的时候,人们在二楼都能听到她与节奏同步的呼吸声。

    当一曲短短的《十年》结束,掌声轰鸣,几乎把城市音乐厅的顶都掀起来。裴诗在无数陌生的面孔中,看见夏承司也缓缓抬起手,为她鼓掌。

    *********

    “裴诗与她的‘夜神’”音乐会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下半场有了裴曲的加入,姐弟二人合奏了两曲子,表演了之前准备好的名曲。所有曲子都淋漓尽致地突出了她的长处,这些优势掩盖了被夏承司分心的小缺陷。音乐会结束后,苏疏让她明天早上到他的公司去见他。到最后,裴诗都不知道那个故意用手机铃声捣乱的人是谁。但是,这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第二天早上,她如愿以偿地看见了关于这场音乐会的报道。她调侃《十年》铃声那一段演奏上了电视。甚至连以前伦敦预科班的同学也给她短信:“诗美人,我是Tina,还记得我吗!好像当年在英国你就消失了,你居然还在拉小提琴,真是太好了。周末我朋友生日,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我不认识你朋友,就不来了。”

    “你认识的哦,就是Jamie啊。”

    在国外,同一个人一年内可以换四五个英文名,谁知道这是哪个Jamie。她正想推掉邀请,对方又迅补充了一句:“一定要来哦,Jamie的爸爸可是你音乐会的策划人,你可以和他认识认识。”她赶着要去与苏疏碰面,这条消息她干脆没回,直奔苏疏的公司。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小时后,她竟在苏疏的会客室里看见了韩悦悦。

    韩悦悦穿着蛇皮短裙,靠坐在窗前的软皮沙上,手指甲与翘着的高跟鞋底都是大红色,嘴唇却十分粉嫩,长而蓬松得头把她的脸衬托得像娃娃一样精致。看见裴诗进来,韩悦悦朝她歪头笑了笑:“嗨,诗诗,好久不见。”

    裴诗看了一眼她的手,脑中忽然浮现了音乐会结束后,她挽着夏承司离开的画面。夏承司自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女士挽自己的时候总会很有风度地把手臂抬起,平放在腹前。与韩悦悦挽手而行也不例外。这只能说明他们关系还不错吧,并不能证明什么。可不知为什么,一颗心忽然变得格外沉重。她顺手把门关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呀。”

    裴诗嗤笑一声,径直坐在沙上,随手抽了一本音乐杂志放在腿上翻看。

    “你不相信。果然,到现在还瞧不起我是吗?”虽是这么说,韩悦悦却没透露出一点怒气,反而笑得更大方了,“你从头至尾都没有瞧得起过我。”

    如果是换在以前,裴诗一定会耐心解释:“悦悦,你不是没有天赋,只是经验不足。”但只要想到她那双挽住夏承司的手,她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们为什么要来听她的音乐会,而且就这样有说有笑地走了?越想心里疑问越多,但她依然只是默默无声地翻着杂志。

    “诗诗,你知不知道自己太骄傲了?你想知道苏疏他们是怎么评价你的么?”

    裴诗翻书的动作停了一下,却没抬头看她。

    “你的演出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外行人听不出你的境界,只能看到你的气势。”韩悦悦说到这里,往前靠了些,撑着下巴说道,“他们觉得,除了你自己写的《nox》和帕格尼尼式的炫技曲,你并不擅长其它曲子。就连莫扎特和维瓦尔第你也拉不了。”

    ——————————————————————————————————————————

    注释(1):“近马”奏法(su1 pontice11o),指通过在琴马上或者靠近它运弓,突出高泛音,出一种透明的、金属或者玻璃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夏梦狂诗曲I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以泽(天籁纸鸢)并收藏夏梦狂诗曲II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