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事情那么巧合,比如,苏莫若所选择的东海大学。

    谁能够想到,这个地方,又有着宁家人的存在,她跟宁家人,似乎这辈子,牵牵绊绊都不少。

    ……

    宁家别墅

    宁天华蹙眉坐在客厅内,连红雅同样面色不大好看。

    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坐在两人的对立面,面色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父母,腰杆笔直。

    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女,虽然从小管教也甚为严格,但他们却从来没有让这些孩子们受过任何苦,多年来,家世的优越,他们比很多人都生活得好。

    可是,他们的另外一个女儿……

    “妈,到底有什么事情,还弄得这么严肃……”宁天华跟连红雅两人的二女儿——宁心扬,今年十七岁,如花一般的年纪,肤如凝脂,双眸明亮而有神,红唇如果冻一般誘人,身高一米六八,整个人看起来高挑性感,有一张青春无敌可爱的娃娃脸,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看着小女儿那可爱的模样,身上穿的都是妹妹连红雪在国外寄回来的,专门为女儿量身打造的衣饰,女儿身上所穿系列衣服款式仅此一家,这是独属于女儿的服饰,而儿子亦然如此。

    可是她记得,初次见到女儿在公园的时候,她穿得那么单薄,衣服是一件洗得有些旧的运动装,裤子也是有些洗得白的牛仔裤,脚下的一双鞋子虽然是崭新的,不过却是很廉价的那类。

    眼眶一红,眼泪没忍住就落了下来。

    这可把问话的宁心扬给吓了一大跳,几步就奔到了母亲连红雅的身边,双眼里满含焦虑,对着母亲连连摇头,“对不起啊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就只是有些疑惑,今天怎么你跟爸都这么严肃……我真的……妈你没事儿吧。”

    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将女儿给吓了一大跳,连红雅连忙抹干净脸上的泪痕,嘴角努力勾出一抹弧度,对着女儿连连摇头,嘴里还道:“妈没事儿,就只是心里难受,没关系的。”

    “心里难受?妈你到底怎么了,我看你跟爸今天晚上应该是有话要跟我们说吧。”看着母亲的模样,宁心扬从小心思细腻,头脑聪明,她不相信父母叫他们到客厅内,用这样严肃的表情看着他们,母亲更是因为自己问了这么一句就落了泪,事情,绝对不简单,父母,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们呢。

    旁边的宁天华看着女儿那焦急的模样,而儿子虽然还是端正笔直的坐在沙上,但是一双眼睛,却已经担忧的看向了母亲连红雅的方向,在宁家,是有家规的,男儿不能轻易落泪,诸如撒娇,正面的关心,这些都不是男人应该去做的事情,宁家的男人,应该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为国家,过家庭,为父母,作出他们最大的努力,活的最大的成就。

    “好了……心扬你坐回你的位置上去。”宁天华眉心紧蹙,看了一眼妻子,尔后对着女儿挥了挥手,语气很坚定,命令口气十足。

    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父亲用这种命令的口气跟自己说话,感觉家里的人都是军队的似的,她又不是他手里的兵,干嘛还用这样的表情跟语气来对待她呢,她可是他女儿,不是他手底下那些变态的士兵。

    哪里可能不知道女儿在想些什么,如果真不知道,那这十多年来,跟女儿之间的相处,就是白浪费了。

    “我知道你们今天很疑惑,为什么我跟你妈会这么严肃的叫你们来客厅。”此刻偌大的客厅内只有这一家四口了,保姆已经回了房间休息,宁天华的声音带着刚硬,看着一双儿女说道。

    两双眼睛直直的看向宁天华,宁心扬张嘴就问道:“爸,别卖关子了好吧,你直说吧。”

    “你们记不记得,曾经你们的妈妈跟你们说过,你们……还有一个姐姐?”

    “记得啊,妈说这是个姐姐是当年你们在做知青的时候生下的,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而将她寄养在了一户农民家里,不过后来这家农户的家乡出了天灾,姐姐可能跟着一起丧……丧身在了那里……”后面的话,宁心扬几乎都已经不敢说出来了,将头埋得低低的,显得很不自在,十多年了,从她记事开始,她就记得她有一个姐姐,母亲常常说起,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姐姐可能已经丧身,不过多年来,父母跟全家都没有放弃过寻找这个姐姐,但她都已经十七岁了,而这个姐姐也将近十九岁了,如今都还没有消息,恐怕,生还的希望,很渺茫了吧,说出来,只是会在母亲那血淋淋的伤口上撒上一大把盐,让母亲痛不欲生。

    不过这一次,被宁心扬直接这样说出来,连红雅也没有了往日的痛苦表情,只是一双眸子显得有些呆滞的看着一双儿女,“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姐姐找到了……”不等两个女儿有所回答,她再次道:“可是她却过得一点儿都不好,她跟你们相比,你们就是那天上遥不可及的云朵,高高在上,傲娇不已,而她,却只是地上的贱泥,谁都可以上去踩踏一脚……你们穿着上等质地的品牌服饰,她却只能穿那些写的白旧的衣服,穿着最低等的服饰……她过着贫苦的生活,你们却跟着我们,过得锦衣玉食……”

    连红雅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很平淡的叙述,一双眼睛显得呆滞异常。

    可是听进宁天华跟一双儿女的耳朵里,却仿佛一把锐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在隔着三人的心,那锐利的刀片,仿佛一定要将他们的心切割成一百片,一片都不少,让三个人,都不由自主捂住心口的位置。

    疼——

    这是三个人同样的感觉。

    “爸,究竟怎么回事?找到了大姐了吗?”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虽然另外还有叔叔姑姑家的孩子,他还有弟弟妹妹哥哥姐姐,但始终他不是特别喜欢,从小他就听父母说过他们还有一个姐姐,只不过从小失散,生死未卜,这些年来,每当看着很多人有哥哥姐姐疼爱的时候,他就特别希望,他有这么一个疼爱他的好大姐,可以在他身边保护他,关心他,虽然宁心扬也是他姐姐,但这个姐姐玩心太重,更多的时候,他感觉,他更像是一个哥哥,而非一个弟弟,因为每一次,这个姐姐惹了祸,都得他帮着出面结局,或者承担。

    叹了口气,宁天华看着儿子,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女儿那张清冷孤傲的脸庞,那双眸子,有太多他看不懂的眼神,那样的感觉,让他很无力,就仿佛,那双眼睛能够看透任何人心,显得孤寂沧桑,而女儿的老家,她从小就生活的地方,更让他感触颇深,那样的地方,养大了他跟连红雅的女儿,他的出现,欲意接回她的时候,她那样不咸不淡的模样,毫不犹豫的拒绝,让他的心,被狠狠的震痛。

    “是啊,找到了,你们的大姐。”

    “那为什么不将大姐接回来?”宁煜阳看着自己的父亲,不明白为什么既然找到了这个大姐,又不将人给接回来呢?这么多年来,他都知道父母对这个大姐的期盼跟思念,可是为什么人都已经找到了,却不将人给接回来,反而在这里跟他们长篇大论?

    摇了摇头,连红雅也听到了儿子的话,“接不回来……你们的大姐,她……恨我们……我知道我们当年有错,所以我们不怪她,本来在京华大学读书,我跟你爸认为还可以暗中照看她一二,可是如今,她却让京华大学开除,而转到了东海大学去了。”

    宁心扬听着母亲的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大姐竟然这么大能耐,直接让京华大学给开除了,她一直都想要上京华大学,在东海上学,也都是因为前些年父母都在东海上班,为了方便照顾他们,所以将他们都接去了东海大学的高中部,父母最近几年回京,却也因为怕他们转学太频繁,高中课业本来就繁重,而还是将她跟弟弟留在了东海,但她都有自己的计划,大学,一定要考入京华大学的。

    她这个大姐听起来还挺厉害,竟然考入了京华大学,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让学校给开除了,不解,实在不解。

    “别胡思乱想,你大姐不是那样的人,是京华大学副校长杨伟收受了姜家贿赂,因为姜家千金姜雨跟你大姐结了仇,所以让学校将你大姐开除,是想要断了你大姐一辈子的前途。”哪里可能不了解女儿,一看女儿沉默,就知道她肯定又在想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哪里舍得让这个女儿误解了大女儿,便连忙解释道。

    宁心扬继承了军人世家的耿直厚道跟直来直去的脾气,一听自家母亲这话,猛然从沙上弹跳了起来,双眼顿时瞪圆,那原本还显得青春张扬,靓丽可爱的脸庞,瞬间变得阴沉沉的,双眸跟啐了毒似的,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却显得寒气森森,“京华大学的副校长竟然会是这样的小人,还有姜家,姜氏房地产吗?哼,竟然敢欺负到我们家人的头上,就让本姑娘好好瞧瞧,这姜氏房地产,是不是长了个什么三头六臂了。”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一点儿不像个女孩子。”基本上宁家人都是军队的,连年长的几个后辈儿也都差不多进入了部队展,一大家子的人都是军人,这女儿年纪还小,打心里,连红雅是不大乐意女儿再入部队的,家里,已经有这么多的军人了,已经足够了。

    宁心扬听着自家母亲的话,扬了扬眉,丝毫不以为意,“我怎么了妈,难道我说错了吗,我们宁家的人,还是我宁心扬的大姐,谁这么有种竟然敢这样欺负,不要命了这是。”

    了解宁心扬的人,对于她这样粗暴的的行为举止跟言语,是不会感到丝毫惊讶的,而不了解的人,都只会认为宁心扬是一个青春无敌美少女,是一个心思单纯没有什么坏心眼儿的女孩儿。

    往往这样想宁心扬的人,那就大错特错的,因为你这样的认为,最终的结果,是会被这个女孩儿给整得很凄惨的。

    “好,我宁家的女孩子,就应该像你这样,心扬你说得很对,谁敢动我宁天华的女儿,简直就是找死,姜家,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出了事情,一切还有你老爸帮你料理。”女儿贵养儿子贱养,宁天华将这条真理一直秉承并且执行到底,儿子虽然比女儿年纪还要小,但从小从来都是被他们高规格的严格要求,跟他们说话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但女儿就不同,很多时候,他们对女儿,都要宽松很多。

    其实要按照老爷子的意思,就是男女都一样,严格要求,但是在他们家,他是一个妻奴,没办法,妻子说什么,就只能毫不犹豫的勇往直前执行到底,所以,儿子女儿的教育问题,一直都是妻子在制定,他在执行,一些地方,他加意见,经过双方协商,认为可行,再加上去。

    听着丈夫的话,连红雅心中无奈,但是这两父女的话,又何尝不是她的想法呢,她连红雅可不是好欺负的,女儿更是她的心肝宝贝,姜家,简直就是嫌荣华富贵时间太长。

    “对了,妈你刚才说什么,大姐转去了东海大学是吗?”宁心扬突然想起了刚才母亲说的话,连忙问道。

    “嗯,去了东海大学,今天让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找到了你们的大姐,而她去了东海大学,你们有时间,就隐瞒一下身份,跟你们的大姐接触一下,培养一下感情,毕竟这么多年来,你们的大姐一直没有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感情,而她本身性格比较冷淡,所以,你们还是隐瞒身份跟她慢慢接触,让她对你们产生一些感情后,再慢慢表露身份,知道吗?”她跟丈夫直接出现,已经对女儿造成了一些影响,所以,唯今之计,也只能让两个孩子去接近这个女儿了,只希望,年纪小的弟妹,能够唤回女儿对他们的一丝感情,从而挽回这段失去多年的亲情。

    “嗯,我们知道了。”宁心扬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开始想着她这个大姐究竟是怎么个模样,性子又是如何了,竟然连父母都不能让她心软,看起来,心肠应该是一个比较硬的人了。

    宁煜阳也同样心里想着这个大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心肠这么硬,性格这么冷,恐怕,他想要一个温柔体贴,对他们关怀备至的大姐,是有些难度了。

    ……

    苏莫若这边,到了东海后,她的行礼就让叫音儿的女人吩咐人将行李给拿走。

    这边她还是比较熟悉的,跟前世记忆中的变化也不大,周围的商品小店等等都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站在校门口,她的眼神已经开始走远。

    王期音看着这个刚下车过后就开始四处走神的苏莫若,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个丫头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而从京城来到东海,无论是是汽车上还是飞机上,她都显得那么安静,不一语,只有他们问起一些问题时,她简单的几个字给出回答。

    看着旁边站在等苏莫若回神的两人,无奈尴尬的咳了咳,“苏莫若同学,我们已经到学校了,现在准备带你去宿舍,等你熟悉了你的宿舍,晚上我们还一起吃饭,之后我带你走走这东海,如何?”

    苏莫若让王期音这话弄得回过了神来,抬头看向旁边等着的几个人,微微一笑,显示出了自己的歉意,“抱歉,刚才看着周围的场景有些熟悉。”

    “呵呵,没关系,我们走吧。”说着,王期音直接伸手揽过苏莫若的手臂,两个人亲密的模样,朝着校内行去。

    离开校还有好几天,但也不免有些高年级的学生和学生会的一些成员早早回了学校,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和开学前开一些小会。

    王铭之、王期音和苏鸿轩三人可都是学校里眼熟的人,特别是王铭之,更是东海大学校长,平时都不常出现在学校里的人,没想到,竟然会在还没开学,出现在这里,而且,让王期音教授拉着的少女,明显年纪跟他们差不多大,隔得太远看不到少女的具体容貌,但是,从远处看,却也能够看出王期音跟这个少女的亲密动作。

    一行人这样的出现,不禁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这样看着,这样的感觉让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西洋镜,谁都喜欢来瞅瞅看看,脸颊得很,不自觉挣脱开王期音的手,“感谢你们送我过来,不过去寝室,你们可以安排一个学姐带过去就可以了。”

    王铭之听着这话,停下了脚步,他也知道这样跟苏莫若一起去寝室不好,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可是他又必须要摆出对这丫头很重视的模样,所以也只能等着苏莫若自己说出来不让他们跟着一起过去。

    现在听到了,自然就停下了脚步,按照心里一早就安排好的,对着苏莫若旁边的女人道:“音儿,你陪着苏莫若同学去寝室吧,到时候让她好好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你这边就帮忙弄好就成了。”

    苏莫若听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至少少了两个人跟着,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王期音一起,往寝室方向而去。

    王期音给她安排的寝室是四人间的,显得很不错的房间,床铺都在上面,下方一层是书桌,给众人摆电脑跟书籍这些的,清一色的米兰色,看起来非常不错。

    王期音将苏莫若带到最里面右边的床铺旁边停了下来,上面竟然都已经铺好了,浅紫色的一套床单,下面的书桌上,摆着几本金融书籍跟一台银白色的笔记本电脑,眼里闪过一抹光,果然动作快呢,就在她B市那边的房间里看到了有关于金融的书籍,就知道她喜欢金融方面的书,直接买了几本放这里,这几本书的价格都比较高昂,果然东海是对她表示了十二万分的欢迎。

    “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我马上让人去买回来。”王期音满脸笑容的看着苏莫若,这个女孩儿虽然性子清冷了点儿,但却丝毫不印象她喜欢她的心,对于她来东海,虽然一部分是因为校长对她的欢迎,但更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儿,忍不住想要跟她接近。

    走过去拿起一本金融书籍翻了两下,稍微看了两分钟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床铺上,走到外面看着洗漱用品都已经悉数买好,点了点头,“嗯,都已经买好了,谢谢。”

    对于苏莫若翻看了金融书籍,王期音感到很高兴,这个提议是苏鸿轩的,他说看起来苏莫若应该是一个金融方面的爱好者,至少她的房间里,就有好基本绝版的金融书记,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是忠实粉丝,恐怕也不会花大价钱去购买。

    “那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才三点过点,晚上六点吃饭,到时候我过来叫你。”王期音想着晚上的吃饭时间,又想着他们过去急匆匆就将她给接了过来,还记得他们过去的时候她还一副不怎么清醒的模样,就提议让她先休息一会儿。

    正好也有些累,点了点头,不过对于晚上还一起吃饭的事情,她还是认为没有必要的,便直接对王期音道:“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晚上的饭,还是算了吧,我也有些累了,以后在东海,很多地方还要麻烦到你们,后面还是我设宴,请你们吃顿饭才是。”

    见苏莫若这么有礼,王期音笑容更加浓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王期音,今年三十岁,不过这是个秘密,大家都以为我才二十岁,哈哈,所以你得帮我保密,对了,以后我会是你这个班的班主任……”

    听着这个介绍,苏莫若啧了啧嘴,简直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是三十岁的年纪,二十岁的面容,这样的保养法,也只能说明非常的当了。

    而她竟然还是自己班上的老师,这一点,让苏莫若很惊讶。

    知道苏莫若是真的不想晚上一块儿吃饭,王期音也没有再劝,看着她有些倦的面容,便稍微再叮嘱了苏莫若两句,双方保存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后,王期音才离开了寝室,将寝室留给了苏莫若。

    另外三个床位还是空的,上面也没有被套这些,收拾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应该是这个暑期,几个人都没有在这里住。

    如今这个大学里,很多的宿舍都是各种设置,例如十六人间,八人间,四人间的,而能够住这四人间的,自然也得有一定家世背景的,没钱又怎么住的了四人间呢,这样的四人间寝室,恐怕一年的住宿费,都贵的吓死人,而她过来,却是学杂费一律全面,住宿费同样如此,这是来的路上,王铭之给苏莫若说的。

    她不差这些钱,但是被人重视着,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算着时间,离他们执行任务的时间,也不远了,开学,他们就会穿插人进入东海大学,也不知道,这一次,还不会跟上一次她那个时候一样,重蹈覆辙呢。

    想到这里,她就闭上了眼,双眸掩盖住了她此刻的所有情绪。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苏莫若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姜家,也不知道,过两天,他们的命运会变成怎样,而她,此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姜家最后沦为丧家之犬的模样了,跟她斗,也得看他的法,斗不斗得过她了。

    “莫若,姜氏房地产那边,我已经跟人接上头了,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价值百亿的房地产集团,抢过来玩玩?”对于他们金融行业,如果真看上了哪家企业,又有着如神的操盘手在的话,要他们谁死,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听着纪蓝这轻松的口气,仿佛这价值百亿的姜氏房地产,根本就是一个跟价值一百块的玩具一样,没什么看头似的。

    “嗯,最近正好有这个想法,弄过来玩玩也好。”香港慕氏集团旗下正好有房地产这一块儿,新并进一个地产业京城有名的龙头,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那好,明天我们这边着手开始做这个事情,不出一周,我一定让姜氏房地产易名。”纪蓝爽朗一笑,如今的她,已经回到了当年那个华尔街顶级操盘手的状态,曾经的金融女王,如今再次以她的全盛状态完美回归华尔街,成为华尔街一大头条新闻。

    “我等你的好消息。”苏莫若听着纪蓝的话,很是满意,纪蓝比她想象中的要坚强很多,至少,如今她恢复的时间跟状态,都出乎了她的预料。

    听着纪蓝那边有人说话的声音,知道她可能要开始忙了,便道:“你那边有事儿你就先忙,我才刚到东海这边,最近一段时间,我还没有想好要进入那个地方打劫呢,所以,先安静一段时间,整理一下思绪。”

    “哈哈,还打劫呢,你这话也太自信了吧,就仿佛你永远不会出现失误似的。”纪蓝那玩笑的声音玩味的响起,不过在她的心里,对于苏莫若却是绝对的佩服跟力挺,要说谁是顶级金融女王的话,恐怕她会毫不犹豫的推苏莫若这个不到双十年纪的女孩儿上位,因为,她真正是非常不错的。

    “嗯,必须不能出现失误的。”回答得很严肃。

    那边响起纪蓝哈哈大笑声,随后没有再多聊其他,直接挂了电话。

    ……

    姜氏房地产突然爆出丑闻,据可靠人士透露,姜氏房地产董事长姜宏宽身体有恙,据获悉,医院给出判断是肝癌。

    这一消息一出现,就犹如巨石入海,激起千层波浪。

    姜氏股票也随着这一条消息而股票轰轰下跌,度之快,令人咂舌。

    最终,姜氏股票,直接降到了十八块钱每支,甚至还有慢慢下降趋势。

    姜宏宽气得脸红脖子粗,他不过是去医院例行检查了一下身体,却没想到竟然有人拿这件事情来大作文章,气得他个半死,而如今,姜氏房地产股票下跌骇人,让股东们员工们的心里,都产生了强烈恐慌。

    对于这件事情,姜宏宽恨不能找块豆腐撞死,找根面条吊死。

    谁这么缺德,竟然会这么说他,肝癌?诅咒他早死吗?

    “爸,你怎么了,一大早的火气就这么旺呢?”姜雨刚起床,走到客厅内就看着地面上让父亲扔下去的报纸,还有桌面上的狼藉,以及父亲姜宏宽那难看的面色,不禁有些疑惑的问答。

    听着女儿的声音,姜宏宽原本的怒火稍微熄灭了一些,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看了一眼女儿,对着前方厨房门口已经被吓得紧紧留了一点儿衣服在厨房门口的保姆道:“再给小姐端一份早餐过来。”整整两天了,让他如何能够熄灭这火气,股票下涨趋势严重,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股票竟然有所回升到了两百多,但是现在又开始下跌了,这样的情况,已经让很多股东纷纷将手中股票都抛了出去,如今,公司岌岌可危。

    这样的情况太不正常,尽管他昨天在股东大会上百般解释,让大家都静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一下,而他本人,也没有任何毛病,完全是别人造谣,并将他检查身体的病例拿给了大家看,但是,始终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这股票,照样是该抛的就抛,该放就放,丝毫不手软。

    “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面色很不好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姜雨就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却没想到,直接换来了从来没有对她凶过的父亲一顿疾言厉色,“你哪只眼睛看到你爸我身体不舒服了?你爸我身体好的很,精干的很,还能够再多活个几十年,到时候看到结婚生子,儿子在结婚在生子都是没问题的……”

    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凶过,完全被厚的一愣一愣的了,姜雨眨巴着一双眼睛,久久无法回神。

    姜母这个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也听到了丈夫吼女儿的声音,这两天她就已经知道了丈夫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但是吼女儿,她还是不赞同,所以下来之后护着女儿,对着丈夫就道:“你公司出了问题,你自己不知道去解决,在这里凶我们的女儿有什么用啊。”姜母也不是傻瓜,当年跟丈夫一起奋斗起来的公司,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一些事情显而易见,就是得罪了人,别人现在起心报复了。

    听着妻子这话,姜宏宽狠狠的瞪了一眼妻子,随后猛地从座位上起身,那因为大力起身而没有拉开椅子的声音很大,脚步很急,一步一步踏着,飞离开了别墅。

    “妈,究竟怎么回事啊。”看着父亲满面怒容的离开,姜雨一张脸上写满了焦急,声音带着一丝害怕。

    “哎,你还小,别问这么多,什么事情,我跟你爸知道处理好的。”看着女儿,想着女儿出生后就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如果公司真的没了,他们的生活肯定就不能过得跟如今这样舒坦了,也不知道,过关了锦衣玉食生活的女儿,是否能够过的惯粗茶淡饭的生活。

    “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瞒着我,我已经不小了妈,你跟爸别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看。”听着她妈的话,姜雨不乐意了,噘着嘴巴,一双眼睛里很明显的表达着她的不乐意。

    看着这样子的女儿,姜母摇了摇头,“你爸爸的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几天因为这事儿你爸爸都忙的焦头烂额了,这几天你自己注意这点儿,别去你爸爸跟前找不愉快,知道吗?”

    她妈这就是忧虑太多了,姜雨心里这样想着,嘴巴上却没有说,闷闷的点了点头,坐在客厅餐桌上,悠闲的吃起了早餐来。

    他们姜家,在京城都屹立不倒这么多年了,哪里可能这么容易,说倒就倒的,她可是都听很多长辈们说过了,姜氏房地产,恐怕就是再过她们这一辈子,都还能够继续光热的,以前姜氏房地产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危机,但不都一一让父亲给化解了吗,她妈这就是更年期提早到了,处处都这么忧心,哪个地方哪天她能不忧心了,那她就满足了。

    看着女儿听了自己的话还那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中狠狠的叹了口气,都是这个家,将女儿养成了这样的性子,以后,如何得了。

    这两天看丈夫的表情,还有她得到的一些消息跟数据,已经猜测到这一次的事情,没那么轻易善了了,恐怕,是有人从中作怪,这一次,躲过了是幸运,如果躲不过,哎——

    ……

    姜氏房地产,在短短五天之内,宣告破产,比纪蓝给苏莫若的时间,提前了两天。

    全国性的各大报纸都刊登出了这个消息,同时,关于姜氏房地产股票的奇怪跌涨方式,也让很多金融界的人来了兴趣,一个个的认真研究起来。

    很多金融界的专家们,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姜氏房地产得罪了人,有人从中可以报复,所有导致了姜氏房地产集团的破灭。

    但一个价值过百亿的大型房地产集团,竟然让人在短短五天之内就弄得土崩瓦解,毫无抵抗之力,实在让众人惊叹,很多人都从各个渠道,想要挖掘出这个操盘手,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一切,都是徒劳,对方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查找的机会,所有的交易记录,操作记录,都在这些人还未查证之前,早一步让这些东西纷纷消失。

    所以,最终,导致姜氏房地产集团破灭的事情,众人只知道有人刻意操纵,却不知道,这操盘手,究竟是何方神圣,无从查证,无从得知,只能靠猜。

    而在姜氏房地产集团破产的第二天,姜氏房地产集团就被银行上门索债,竟然是欠款银行将近十个亿的资金,无钱偿还,姜宏宽忧心太多,直接导致昏迷,送入医院,医生宣告,肝癌晚期,如今已经完全恶化,没有任何挽救过来的可能。

    一眨眼,前一秒还是身价百亿的姜氏房地产集团董事长,这下一秒,就已经成为了阎王爷手中的一只小虾米,随时都有可能将其带走。

    姜家,在京城名流贵族中,绝对处于上等地位的姜家,垮了,不知道任何原因,连姜宏宽,都会因这公司的事情而死的不明不白。

    前一刻她还是身家百亿将是房地产集团的千金小姐姜雨,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人,可是下一秒,她就成了瘟神,人人唯恐避之不及,这样巨大的落差,还有父亲的病,让姜雨,直接给五雷轰顶,思绪难以调整过来,整个人从知道了这些消息后,就一直处于呆愣状态,情绪完全跟不上这么多的事情。

    ……

    香港

    花园内,坐在椅子上,悠闲摆弄着眼前的花花草草,耳边听着惠琴给自己汇报的事情,慕欣华一张脸上溢满了笑容,“我就知道这丫头能力强,却没想到,不过短短五天时间,她竟然就可以给姜氏房地产这样的致命报复,让姜宏宽得到应有的报应,为公司谋取了这么大的利益,我就说过,公司交给这丫头,铁定没错,现在,惠琴你还对我当初的决定,满意不满意?”

    慕欣华那带着炫耀,带着欣喜的声音响起,惠琴也跟着笑了起来,其实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接受了苏莫若,她让老板有了多年从未有过的好心情,就让她心里接受了这女孩儿,而如今,这件事情,是更加让她打心眼里佩服起了苏莫若,她,真正是当得起慕氏集团董事长的职位。</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