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七十四章 淡漠,电话

第七十四章 淡漠,电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宽阔的国道上,一辆黑色轿车如一阵风一般驶离,度奇快,隔远看去,就仿佛一道光,快得离奇。

    “吱——”

    可,却突然,轿车轮胎跟地面摩擦的大力声响,划破天际。

    车子险险的停在国道的边上,幸好有护栏,否则,那前方的悬崖,便是两人跟轿车的葬身之地。

    “苏莫若,你怎么样了?”将车子停下,郝刚只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这个女孩儿跟刚才昂挺胸跟他一起上车,离开的时候那双眸子里都是警惕跟精光的模样完全不同,此刻的她,面色苍白,双唇毫无血色,看起来就如一个毫无生气的娃娃,那微蹙的眉头仿佛是想要强撑着显示自己的坚强,心中狠狠一震,这跟她,也是何其像,只可惜,她不可能会是她的。

    吃力的睁开眼睛,胸口却仿佛有万千火焰在燃烧着她,让她难受得贝齿紧咬内唇唇肉,眉心紧拧,努力让自己呼吸正常一些,让自己能够出口说话,微微晃了晃头,声音如蚂蚁一般细微不可闻,“没事,开车。”

    因为隔得很近,听细微声响都是他们曾经进入龙组前期的询问跟考核科目,所以,尽管说的很小声,他还是听清楚了,连连点头,“你的伤势——”突然想到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起来了的,心中都将这归根于苏莫若本身不是龙组成员,却甘愿跟他们一起涉险,救了龙组队员跟他们接到命令所要保护的对象宁诗扬,心中愧疚。

    最终,关心的话都咽进了喉咙里,动车子,往前方火驶去。

    而苏莫若,在那痛苦的折磨下,缓缓变得无力,最终陷入深度昏迷中。

    ……

    “少主,那个女孩子,是老家主选定的人。”别墅内,中年男人在看着轿车驶离很远后,才慢慢收回了视线,转过头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身边站着同样看着前方的少主,身体微躬,语调恭敬。

    “我自有分寸。”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他的喜怒,更是琢磨不透她此刻内心的想法。

    虽然知道很多事情是自己不该问的,但是这件事情却关乎着他们一族人的未来,族内已经寻找了这么多年,始终不能找到能够与少主匹配的少女,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更是老家主内定好的人,这样放他们离开,虽然他们有信心将人在带回来,但始终,中途的差错,是他们都无法承担的。

    “……可是,老家主那边……”

    原本淡淡的面色,优雅的面部线条瞬间绷直,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眸看向中年男人,“齐叔,不该你问的,你最好还是少问。”

    被叫做齐叔的中年男人身体猛然一震,很快就释然,是啊,少主虽然多年来没有怎么过脾气,但只要是让他不满意的人,就算是老家主在维护,不也同样都是命丧黄泉了吗?

    而且,少主的手段跟头脑,也是他都佩服的,心里,更多的,却是已经将这个少主放在了跟老家主相等的位置上,原本有些纠结的心思,也忽然释然了。

    洛之暮双眼看向前方,眼前不自觉就浮现出了那双冷漠的眸子,这跟自己,又何其相似呢,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这弧度是多么的温柔,心中对自己道:等着吧丫头,我会去找你的。

    之前他对于家族给她选的女孩子,倒还不是特别上心,对于这种人,他完全不怎么上心,过来之前,他也告诉过自己,带回去就带回去,做妻子就做妻子,他的心,却是不可能给他的,不过就是给族人一个交代,让大家安心而已。

    可是如今,他却推翻了之前的那番想法,这个女孩子,却是很不易的拨动了他的心,既然让他有了兴趣,那么,就别想要那么轻易逃脱了。

    ……

    宁家这边,因为宁老爷子跟老太太的身体都不好,所以当接到东海宁家的消息时,犹如晴天霹雳,当日,宁天华就带着妻子连红雅匆匆忙忙赶来了宁家。

    宁天勤这边是一直都住在部队里给分配的别墅内,这一片都是部队内的人在住,小区内的守卫也都是一等一的严格,平日里,静逸的小区是连蛐蛐叫声都显得异常清明的,可是在今天晚上,整个小区内气氛冷凝一片,什么杂音也没有,不过较之以往,如今的小区内,守卫更是严格,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不能形容这小区内此刻的守卫。

    没有惊动军队跟京城东海两边的任何人,宁天华跟连红雅两人,悄悄来到了东海,直接到了二弟宁天勤的小区。

    小区门口,宁天勤亲自带着妻子等着门口,当看着大哥跟大嫂过来的时候,想着女儿这一次之所以能脱险,全凭着这大哥跟大嫂那失散多年的女儿相救,心中就溢满了愧疚。

    还未认回他们宁家,就已经让他们宁家对这个侄女儿欠下了天大的人情,如今,侄女儿那边的情况却危险得很,宁天勤此刻,就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大哥跟大嫂。

    踏步迅走近两人,看着大哥宁天华那凝重的面色,又看着大嫂连红雅那红肿的双眼跟无神的面色,喉咙口仿佛哽咽着一根刺,说话的时候,嗓音有些断断续续,“大哥……大嫂……宁柠的……的事,我们现在……”

    “好了,进去说吧。”看着二弟的样子,来的路上手下就已经跟他汇报了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不怪这二弟,女儿跟二弟的女儿做了同学更在一个寝室,还成了朋友,本来是他们乐见其成的,可是又哪里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而女儿代替了宁诗扬做为人质,也都是女儿自己所选择的,这一切,根本不在于其他人的错。

    “当务之急,就是要将宁柠救出来,怎么样,现在情况如何?”便往别墅内走,宁天华就便问着二弟宁天勤情况,这个时候的他,是一个绝对富有魅力的高级指挥官,身上散着上位者的气势,一双眼睛里,溢满了绝对的在意跟关心。

    宁天勤将刚才下面汇报过来的情况又跟宁天华说了一遍,随后道:“大哥,让我带队吧,我一定去将宁柠救出来。”

    “胡闹,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仍由你这性子。”现在女儿都已经陷了进去,听着二弟话,宁天华就来气,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严厉。

    “算了,二弟也是担心女儿。”连红雅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抖,不过她也知道一切不怪二弟,所以不希望丈夫在这件事情上跟这个二弟有了矛盾。

    “大嫂,我……”宁天勤听着连红雅帮着自己说话,眼眶也有些红了,女儿在那个地方的经历,都已经跟他描述了一遍,同样他也找了龙组这一次跟着女儿一块儿回来的队员核对了这些话的真实性,结果都是一样的回答,那样激烈的打斗跟危险境地,一想着,他就觉得心惊,而大哥的女儿,这个叫苏莫若的女孩儿,比女儿也就大上几个月的而已,去是代替了女儿,去面对那样的无知危险。

    进入别墅内,因为才生的事情,宁天勤也不愿意女儿再出去,所以从女儿回来到现在,已经整整七个小时了,现在也已经是凌晨五点过了,都一直让女儿留在别墅内,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宁诗扬听到别墅门口传来的声音,踏步就奔到门口,看着熟悉的大伯跟大伯母,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宁天华跟连红雅对她一向很好,因为大女儿的失踪,而她本身跟失踪的大姐宁柠相差生日不过几个月,是女孩子里跟大姐宁柠年龄相差最少的,所以自然是最得夫妻俩宠爱的,如今这大姐找到了,可是却还没来记得跟大伯母跟大伯相认,就为了自己,而卷入了那样的危险,宁诗扬内心自责,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不过她也知道,当务之急,是她们这些当事人,积极配合,尽快找到苏莫若,将她平安救出来。

    “诗扬,你来,跟大伯母好好说说清楚,我的柠儿,在你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受伤,她有没有害怕……”

    看着连红雅急匆匆的模样,那红着的眼眶,喉咙一堵,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但很快就让她忍了回去,抬头努力笑着,拉着连红雅的手就往沙上走去。

    坐在沙上后,宁诗扬开始将事情一点一点的告诉连红雅,原本激动害怕的连红雅,竟是慢慢的稳定住了情绪,只是一双眼睛,时不时的流露出一丝诧异,偶尔惊呼出声,仿佛她也身临其境,感到甚是惊讶。

    也跟着坐在沙上,一路上没少安慰妻子,但一直都没能稳定住妻子的心,如今,看着妻子被宁诗扬的话给稳住了情绪,心中也慢慢定了一些,起身,对着旁边的二弟道:“天勤,我们去书房吧。”

    时间缓缓而过,宁家别墅内,却始终得不到一点儿能够安定他们心的消息传来,一个个的呼吸,仿佛都让人给遏制住了。

    “报告长,郝队已经带着苏莫若安全逃离——”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声报告,让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

    “快,人呢,在什么地方了,你们赶紧去接应。”先法号司令的是宁天华,他一双眼睛含着激动,声音有些语无伦次,硬是好一会儿才整理好自己的话语,连贯的把命令给了出去。

    “多带几队人过去接应,把人就接到我这边来。”宁天勤在旁边也补充了一句。

    手下听命离开。

    ……

    耳边一声一声轻微焦虑的声音,不时进入苏莫若的耳朵里,脑袋沉沉的,心口闷闷的,苏莫若不想说话,只想要狠狠的睡上一觉,养足精神。

    可是,身体却似乎不允许她这么做,缓缓的,眼睛不自觉就睁开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显得有些迷蒙,在她眼前的,她只能看到一个个人影,具体的面容,她却是看不大清楚。

    “醒了——”一直都守候在苏莫若的床边,从送她过来,一直到军区医院的医生们检查完给她用完药吊好水离开,到如今,都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了,无论众人怎么劝阻,心中就是提着这份心的连红雅,一直等到现在,连打个盹儿都没有,双眼就这么一直盯着苏莫若,直到现在。

    她的女儿,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她,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真正这样近距离跟女儿亲近的第一次,竟然会是这样的情景下,女儿的身体,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更是疲劳过度,需要绝对充足的时间,好好修养。

    连红雅这声音,也惊住了另外的几个人,宁天华、宁天勤跟妻子还有宁诗扬,都纷纷朝着床边靠拢。

    眼前的人影更多了,苏莫若蹙眉,出声,“这是哪里,你们是谁?”出声后,猛然蹙眉,因为她听到了刚才那声音,粗哑得跟个男人似的,而说完后,她觉嗓子眼都似乎要冒烟儿了。

    体贴的连红雅仿佛是看出了女儿喉咙难受,连忙拿过旁边准备好的水,让女儿慢慢喝了一口。

    之后又将苏莫若放平在床上,面色柔和,声音带着浓浓的爱意,“你好好休息一下,医生说你过度疲劳,需要好好休息。”

    “你是谁?”不自觉的听到这声音想要抗拒,不想听这声音,更觉得这声音似曾相似,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却不能肯定,现在脑袋沉沉的,也不容她想得太多。

    看着女儿的模样,连红雅心微微一抽,女儿对宁家,似乎很抗拒,对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同样抗拒。

    宁天华自然也看到了苏莫若的这表情,那微蹙的眉头,仿佛一把锋利的匕,狠狠扎进了他的心脏,让他唇色泛白,忍不住道:“柠儿——”

    一听这声音,苏莫若瞬间面色一变,浑身犹如竖起刺的刺猬,抗拒着眼前的这些人,而慢慢的,眼前也渐渐清明,扫了一圈周围的众人,在宁诗扬的面上停留了一会儿后,同样毫不留情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下头,“我现在很好,请你们离开。”

    以前也只是听说了一下大哥大嫂这个找到的女儿脾气似乎有些倔,想要认回来需要花费一番功夫,今天还是真正第一次见面,听着苏莫若这话,看着这女孩儿对大哥大嫂的模样,就知道了,果然是个不好认的,恐怕,还需要费上一番周折了。

    “柠儿——”宁天华还是不死心,又叫了一声。

    苏莫若面色一冷,抬头,声音冷硬,如尖锐的一根根刺,竖起了她的所有防备,“我不知道什么柠儿,请你们不要随便给人乱起名字,我没那习惯,更不喜欢。”

    宁天华听着这话,心狠狠一颤,看向妻子,见她对自己摇了摇头,他还是强忍下了心中的冲动,女儿如今已经找到,更是确认了,也就是差时间的问题了,心中也誓,一定会让这个女儿,真正接受他,接受他这个父亲,以及整个宁家。

    “若若,那你先休息,我们出去了。”连红雅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病床上已经闭上眼睛不看他们的女儿,对着丈夫等人摇了摇头,拉着丈夫宁天华,就往房外而去。

    房间内,宁天勤也带着妻子离开,独留下了宁诗扬,只是希望女儿留下来,能够缓和一些这种气氛。

    当房间内只剩下宁诗扬跟苏莫若的时候,宁诗扬就直接走到了床边,刚才连红雅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眶泛红,这个时候,她的心思更多的在关心苏莫若的身体上,至于帮着大伯跟大伯母说话的事情,她倒是显得淡了很多,至少现在,她更关心苏莫若的身体状况。

    “莫若,你身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关心的语调,带着小心翼翼,让闭上眼睛的苏莫若慢慢睁开了眼睛,她能够感觉到此刻的宁诗扬是真的在关心她,而对于宁家的事情,她此刻也没有心思来帮忙说话缓和气氛。

    心中也就对宁诗扬没有了抗拒,微微摇了摇头,知道她肯定是自责因为她才让她遭遇这样的危险,便道:“休息一下就好了,就是太累。”想着她跟那个男人打斗的一幕,心中还是没由来的庆幸,幸好她有这项异能,否则,她还不知道要如何摆脱得了那个男人。

    “后来,他们对你们做了什么?”苏莫若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当时送过来的时候,郝刚都还说过,她吐了血,之后在军区医生过来检查过后,听说也吐了血,她就知道,她肯定伤势不会像表面那样轻。

    回忆着宁诗扬走后的事情,苏莫若微微摇头,“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是都已经安全吗。”

    双眼直直的看着苏莫若,过了好一会儿,宁诗扬才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她肯定也不会再说什么,便道:“这一次谢谢你救了我,但下一次,我希望你还是要为你自己的安全做考虑。”

    “好了,我知道了,你别担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明显苏莫若的情绪好了很多,对于连红雅跟宁天华的出现,也没有了多少记忆。

    在苏莫若提出有些累了的时候,宁诗扬在看着她慢慢沉睡过去后,才起身离开。

    因为身体的原因,苏莫若也没有强求,更没有要求离开,在宁家就这样休息了三天后,身体也慢慢恢复了过来,只不过面色还是有些苍白,不过体力这些,也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了。

    每天宁天华跟连红雅都会过来看看她,但苏莫若都没有怎么理会过,两人愿意给她煲汤就煲汤,对她表示的关心,她都一一放在了一边,也从来没有与两人说过一句话。

    其实要说宁天华跟连红雅对她的做所作为,其实苏莫若也是有感动的,不过她始终不是真正的苏莫若,两夫妻对她的好,始终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自然也不愿意接受了,尽管这对两夫妇来说,她显得有些不近人情,有些冷血无情了,但始终,她的身体里,还住着另外一个灵魂,那就是龙组顶级特工,孤女慕清。

    三天后,苏莫若穿戴整齐,不顾连红雅的阻止下了床,来到客厅,跟众人道别。

    “感谢宁将军跟夫人让我在这边住了三天,多有打扰,这里就准备回去了。”

    苏莫若的话,让客厅内坐着的几个人都有些愣神。

    宁天勤也知道,苏莫若肯定休息好一些就会离开,不过他双眼却下意识的看向了苏莫若身后跟过来,面色焦急的连红雅,还有另外单人沙上坐着的大哥宁天华。

    对于宁天勤的眼神,苏莫若仿佛没有看见,又将视线对象了宁诗扬,“这些天,麻烦你们了。”

    宁诗扬跟苏莫若的关系不同,不必像父母跟宁天华和连红雅那样的忌讳,她起身走到苏莫若旁边,“你身体看起来还不太好,再休息几天吧,学校那边,我都已经给你请过假了。”

    “不用了,这就回去。”声音淡淡的,但却透露着绝对的强硬,不容忍再拒绝。

    听着这口气,宁诗扬了解苏莫若,只能狠狠叹了口气,无奈的看向父母,“爸、妈,莫若说要回学校,我还是跟她一起回学校吧。”

    这两天,外面传来的消息,那些人竟是不知道何种原因,已经没有了任何动作,今天一早,都全部离开了Z国,而宁天勤本来也跟妻子决定,这两天等苏莫若养好了身体,就一起回学校了,自然这个时候也不会说什么,点了点头,“好吧。”

    宁天华看了一眼不舍的妻子,又看向眼神淡漠,没也不看他一眼的女儿身上,心中酸涩,知道多年来的亲情,不可能一次性弥补得回来,女儿从小不生活在他们的身边,跟他和妻子有距离感,那也是正常的,更何况,这么多年,女儿吃了这么多苦……

    别墅外,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宁诗扬手里提了个包,应该是随身的衣服,跟苏莫若一起,往轿车旁边走去。

    这时候,连红雅终是没能忍住,几个步子跑到刚上车的苏莫若旁边,伸手敲了敲车窗,当车窗缓缓划下,从里面露出一张清冷的脸蛋时,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递至苏莫若面前,“如果你觉得无妨,就戴在身上吧,如果觉得碍眼,就扔了。”说完,便跑回了宁天华身边。

    苏莫若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红色精美盒子,眼神闪了闪,头也不回将车窗关上。

    宁诗扬还在车外跟父母说着什么话,苏莫若忍不住心中的那股誘惑,缓缓的伸手,打开了盒子,露出了盒子里面的东西。

    竟然是一条白金项链,上面有一个晶莹剔透的弥勒佛,弥勒佛周边是白金镶嵌的边儿,而仔细看,可以看到,白金项链跟弥勒佛周围的那一圈白金边儿上,都有刻字,薄唇微抿,迅将链子收了起来,关上礼盒,顺手放入了口袋内。

    这时候,宁诗扬也从外面进入了车内,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开车。”

    车子缓缓驶离了部队内的小区,朝着市中心进。

    ……

    回到学校,苏莫若才知道,竟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即将迎来校庆,各个班上,都有准备节目,而因为她跟宁诗扬不在,上面又隐约给学校透露了两人的身体不好,所以,校庆的节目,倒是没有再给两人加上。

    寝室内只有苏莫若跟宁诗扬两个人,阙梦雨跟闵静,听说是去学校礼堂排练节目了。

    “靠,也不知道你们俩走了什么狗屎运,这一次我们老班都话了,全班点到名的都必须参与节目的排练,而你们倒好,把这事儿给撇得一干二净,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俩怎么连生病都能够生一块儿去呢。”那天的事情,阙梦雨跟闵静也就只是经历了前面部分,后面根本不知道,加上很多事情不想让外面知道,宁天勤制造了很多事儿模糊大众眼睛,所以连带两人也同样不知道,两人真正请假的原因是什么。

    “你如果也去高烧到个四十多度,在床上躺个几天,挂几天瓶子受受罪,我也能够去请老班不让你参加这些排练。”宁诗扬听着闵静的牢骚,嘿嘿一笑,回归到了以前那个疯丫头的状态。

    而宁诗扬这话,却让闵静跟阙梦雨都回过味来,纷纷朝苏莫若看了过去。

    最开始阙梦雨就觉得苏莫若有哪里不对劲儿,现在一听宁诗扬这话,她才现,苏莫若的面色不是很好看,虽然她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一个寝室,同学之间的感情都是最纯朴的,走到苏莫若的床边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的苏莫若,“莫若,你这几天没来学校,是因为高烧吗?”

    “……嗯。”这应该算是吧,虽然是疲劳过度昏睡,但高烧也是昏睡啊,苏莫若不能说真正的原因,所以只能承认下来。

    “看你脸色还这么差,身体还没好全吗?”阙梦雨是一个外冷心热的人,虽然嘴巴在很多人眼里都很毒,不过对于她在乎的人,阙梦雨一向关怀备至。

    闵静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满脸关心的看着苏莫若,“莫若你身体不好,怎么不休息几天再过来,学校这边,老师也没有说什么啊。”

    “没多大事儿,我没那么娇气。”

    闵静跟阙梦雨都是富家千金,生在权贵之家,从未吃过苦,也隐约知道苏莫若的家境,想着这几天苏莫若应该是住在医院的吧,东海这边的消费高,一般在医院内,住一天的花费,恐怕至少也都是几百块,住几天,恐怕也花了她一千多吧,两个人都认为,苏莫若是因为住院费用太高的原因,所以才会这么早出院,连身体都没有好好养着。

    “其实,如果真是费用方面的事情,我们可以帮忙的,你别总是不给我们帮忙的机会啊。”闵静急着说了一句。

    “对啊,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应该因为这些事情而分得那么清楚的,你要实则心里过意不去,以后毕业了,你达了,记得还有我们这群朋友,在以后我们需要帮忙的时候,帮帮我们,不就成了吗?”阙梦雨后面的话,却是完全在安慰苏莫若,只是希望她别这么倔强,希望她在艰难的时候,能够跟她们这些朋友开口,而他们,也肯定会帮忙的。

    而宁诗扬听着,就知道她们是误会了,连忙道:“你们想多了,莫若只是说身体都好了,只是需要休息而已,回学校也一样,在医院里也无聊,所以才会出院的,没你们想的那些事情。”

    虽然宁诗扬这样解释了,但是闵静跟阙梦雨两个人,却是完全不信的。

    苏莫若想着,如果她不曾创业,也许,她也真的会跟她们认为的这样,一穷二白,是个贫瘠小镇过来读书的穷大学生吧,连住院费这么点钱,支付起来也会显得吃力得很吧。

    下意识的,她也只是对着两人笑了笑,随后就道:“都这么晚了,你们也都累了吧,赶紧去洗洗睡了吧。”

    尔后几天,苏莫若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去晨练,更让三个人强行按在了寝室内,没有去教室上课,安心休息,养好身体。

    期间,纪蓝给她打来了电话,汇报了m国那边的工作进程,又跟说了一下东海近几年来展迅,预备将地产公司开进东海的打算,之前苏莫若也有想过这个事情,后世的东海,繁荣跟京城不相上下,是国外恒定Z国的重要标识城市之一,能够在这边打出一片地产天地,那是绝对有益无害的,自然不会拒绝,跟纪蓝约好了时间,下周纪蓝就会带着她选的地产公司负责人一起来东海跟她见面。

    在寝室内休息了三天,宁诗扬等人也带着她去医院在做了检查,确定了她身体已经恢复,才让她跟他们一起去教室上课。

    进入教室后,苏莫若却现,郝刚竟然还没有走,继续留在学校跟他们一起上课,而位置,也仍然是坐在宁诗扬的后面。

    看到她来上课后,竟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跟自己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顿时,全班人看着他们两人的目光,就有了变化。

    郝刚转入东海大学,无论系上还是班上,都是出了名的冷酷性子,身边也没有朋友,独来独往,就算是同一个寝室的人,对他都了解甚少,对话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可是今天,他竟然主动跟班上同样出了名冷淡的苏莫若打了招呼,很多人看着两人的目光,心里的想法,都有了不同。

    渐渐的,班上就流传出去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系草郝刚跟冰美人苏莫若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关系存在这,就这样,苏莫若跟郝刚近一个月的学习生活,都不时会遭受到一些人的骚扰跟打搅。

    晨练的时候,同样郝刚跟苏莫若打了照面,跑了几圈后,两人都停了下来站在一颗大树下休息。

    时间渐渐进入六月,天气也炎热起来,两个人都穿着简单的短袖,一黑一白,款式竟是相近得很,远远看去,两个人就算是郝刚那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上,苏莫若也不显挨,看起来,是那么般配。

    看着面色白里透红的苏莫若,心中微微放心,但是想着那一天的事情,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好好养一养身体,上一次的事情,医生也说了,需要你好好养着。”

    “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周围或多或少的目光,苏莫若这段时间也习惯了,对于那些流言蜚语,她没有多大兴趣去澄清,别人愿意如何说,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她不想去勉强。

    这段时间,两人都喜欢晨练的消息自然也让这些学校内的“狗仔队”给挖了出来,所以每日早上,两人的晨练,总是会有很多的“尾巴”出现,不过因为两人起床的时间实在太早,很多人天天看着,也慢慢失去了兴趣,所以,如今的“尾巴”,要少上很多。

    跟郝刚也没有聊几句,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了,今天比往常要稍微早一些,苏莫若去食堂的时候,等了一会儿,食堂在开了门。

    买了刚出蒸笼的包子馒头,往寝室内而去。

    刚到寝室门口时,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微微一愣,竟然来到学校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时间跟谭昱宁联系过,算起来两人这将近半年的时间,似乎通话也不过两三次,且次次都是谭昱宁那边打过来的,而且每次聊天的时间都不过一分钟。

    而今天这一通电话,更是他们两人整整三个多月,都没有通过电话的第一通电话,不自觉的,心中,竟然有些紧张。

    按下接通键,那边响起谭昱宁清冷的嗓音,带着丝丝温柔缱倦,“吃早餐了吗?”非常了解苏莫若的作息时间,也猜到现在她可能刚准备吃。

    嘴角几不可查的微弯,“准备吃,你呢?”

    “才刚回来。”简短的四个字,却泄漏了他此刻的疲惫。

    听着这话,苏莫若挑眉,“才回?你去哪里了?”

    “最近有调研,才从一个乡回来。”

    听着这话,苏莫若一慎,竟然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他竟然真的选择了这个条路,这段时间她太忙,前两次通话都只说了一些家常,并没有细问其他,而现在听来,恐怕,这半年来,她没有询问过他的事情,他却已经在这半年里,有了起点。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也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没有听到苏莫若再说话,知道她肯定已经知道了他如今在做什么,便解释了一句,虽然很简单,但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丝丝在意,还是让苏莫若听见了。

    “你现在在哪里?”她知道从政这条路绝对不好走,而他的话,让她感觉他的职位应该不低;但短短半年,政界都是熬资历的,或者是要有背景的,谭昱宁是豪门弃子,资历他更谈不上,一个大学毕业不过一年的人,虽然是高文凭,但时间上不过半年,再高的职位,应该也搞不到哪里去。

    “我在sy。”谭昱宁声音清冷,却可以放低,显得柔和一些。

    sy,没想到,他竟然去了这个地方,不管怎么说,sy如今也算是一个大城市,更因为后续的高展,sy也会成为一个大都市,谭昱宁一从政,就能够进入sy,实在让她匪夷所思。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谭昱宁声音清清淡淡,但却是让苏莫若安了心。

    “去休息吧。”突然又想起谭昱宁说才回来的话,便加了句,“记得先吃了早餐。”

    电话那头,谭昱宁那冰冷的变容慢慢如冰雪初融,面部线条变得柔和,眸子里染上丝丝暖意,嘴角勾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弧度,声音清冷,“好,你也快去吃早餐。”

    一通电话过后,苏莫若觉得心情也异常的好,看着手里的早餐,她这一次跟谭昱宁,竟是谈了十多分钟才挂了电话,包子满头因为是天气热的原因,也没有冷掉,进入寝室,看着已经起床的三人,将东西放到桌子上。

    “今天比以往要晚点儿呢,路上遇到什么事了吗?”最近因为苏莫若跟郝刚的事情,宁诗扬三人特别注意,生怕她遇到什么事情,除了早上的晨练,其他时候,三个人都至少有一个人是跟在苏莫若身边的。

    看着宁诗扬,苏莫若微微勾唇,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没有,只是接了个电话。”

    看着苏莫若那笑,宁诗扬眨巴了一下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儿,直到苏莫若都已经离开她的眼前,她都未能回过神来,刚才,她是在对她笑吗?

    慢慢回过神来的,心中不禁疑惑,到底是什么电话,竟然值得她这般开心。

    ------题外话------

    哈哈,万更送到,后面更新时间也都调整到早上七点半左右了,看审核的时间而定具体时间,反正不会过九点,如果有事情不能准时更,我会提前打报告给大家申请滴,呵呵,么么,大家看文愉快。</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