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军界千金 > 第八十九章 麻雀?公主?

第八十九章 麻雀?公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饭吃完后,因为罗利交手还要在这边停留两天,四处走走看看,所以,一众人自然也得留下来,跟着一起。

    却是在午饭过后不久,苏莫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是东海这边的座机,接起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苏莫若一愣。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苏莫若喉咙有些干涩,“妈,你来东海了?”

    电话那头,柳琴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一直眼睛盯着她看的老板,虽然她知道这电话费她还付得起,但是常年呆在贫瘠的农村,哪里又来过这样的大都市,就光是她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土得掉渣的,而对方看清自己,也是没错的,所以,当她听到女儿的声音时,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对着电话那头就道:“若若,妈来东海看看你……你没关系吧。”听着那试探性的胆小口气,苏莫若鼻头有些酸酸的,这种滋味儿很不好,养母从小含辛茹苦将苏莫若养大,如今女儿都这么大了,外面俩读书了,她也渐渐意识到了以后跟女儿的距离会越来越远,竟然连来学校看看苏莫若,都会觉得不好,竟然先打一个电话过来,探探她的口气。

    想到宁家,心中又开始乱了。

    “什么有关系没关系,你来东海多久了?”苏莫若口气有些重。

    “……来了几天了。”电话那头,柳琴这样回复道。

    不听还好,一听心中狠狠一抽,几天了,几天了才敢给她打电话,“你来东海还有其他事儿?”

    “嗯,陪你阙奶奶送茗儿来东海,听说是茗儿的父母准备把她接回家了,我想着你也正好在东海,早就想来看看你了,正好你阙奶奶来,路上好有个照应。”柳琴一说到这次来的目的,语调也开始顺畅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苏莫若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她都还能够记得那个女人的长相,似乎,就是茗儿的母亲吧,而这一次,却突然将茗儿接回家,她总感觉,这其中,跟自己有一些关联。

    “你现在在哪里?”想着柳琴现在给自己打电话,就肯定是自己一个人,想到她一个人又不懂大都市内的生活规则,如果遇上什么坏人,或者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苏莫若突然觉,自从成为了苏莫若,慢慢跟她的想法性格与自己的融合后,对柳琴的态度,也在逐渐的变化着。

    如今,她算是已经将柳琴当作了真正最亲,最近的人。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嗫嚅着,柳琴的语调里透露出了她的尴尬跟不自在。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可就有些麻烦了,蹙眉想着,不过片刻便舒展过来,不管如何,这人还是得找到的,便对着电话那边的柳琴道:“你让你旁边的人接一下电话吧妈。”

    “哦,好,你等等哦。”说着,就听见柳琴有些弱弱的声音在响起,似乎是在对打电话的这家老板说话,没一会儿,电话听到一些杂音后,随即就是一道女音响起,显得有些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你是她女儿?”

    “我是。”对于这种人,苏莫若一向不喜,但也绝对不会去跟人家直接冲突。

    对方听到这清冷的声音,似乎还透露着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在里面,反正听到的人,就忍不住想要对那边说电话的人尊敬一些。

    “你妈现在在xx路,我这叫惠民小卖部。”这一次的口气,比之刚才好了很多。

    “好,知道了,一会就到,麻烦你让我妈在你那边做一下等我。”

    虽然极为不乐意,但是这声音就是让女人不敢拒绝,轻轻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苏莫若这边,刚挂断电话,看向王期音等人的方向,就对上了王期音同样看着自己时候的询问眼神。

    “怎么了?”刚才看苏莫若接电话的时候似乎就有事儿,所以王期音也就留意了一下,果然看到她挂断电话后,那不善的目光。

    苏莫若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直接走,确实会显得很特别,但是没办法,今天的事情,她还真是非走不可,谁都无法阻拦。

    所以直接朝着王期音就走了过去。

    对着王铭之和罗利教授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对着王期音便道:“王老师,我母亲来东海看我了,但是她找不到地方,所以我需要去接她。”

    本来说苏莫若离开,对王期音来说还是有些不大愿意的,但是听到这个解释后,心中就算是再希望她留下来,也是不行了,看起来苏莫若对她的这个母亲很重视,百善孝为先,能够为了这个母亲放弃跟着罗利教授在全球进行巡回演讲的机会,就可以见得苏莫若的心了。

    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孙莫若,随即便抬步朝着前方走着的王铭之跟罗利教授而去,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儿后,便返回到苏莫若身边,“赶紧去吧,罗利教授很欣赏你,说下次还会来我们东海大学讲课,希望那个时候再见到你,你能够跟着他一起出国去看看。”

    听到这话,苏莫若将目光看向了前方的罗利教授,正好看到罗利教授笑眯眯的看着她,对其微微点头,淡淡一笑,尔后收回目光,跟王期音打了声招呼后,转身走到街道旁边打了一个车,往柳琴所在的地方而去。

    而柳琴站在小卖部的门口,却明显感觉到了老板娘对待她的态度有了一点儿变化,没有了刚才的一直看不起,搬了一张小板凳给她,示意她在门口坐一会儿,偶尔,还会跟她攀谈两句。

    本身就是淳朴之人,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别人对她态度稍微好点儿,她就会对别人更加好,这就是柳琴,也是很多纯朴的农村妇女出来对待人的态度。

    “这位大姐,你女儿在这边干什么的啊?”看着柳琴的穿着,知道家境肯定很困难,不过刚才那电话里透露出来的清冷声音,让她这种小人物,都感觉到对方似乎不是普通人,所以忍不住开始对柳琴询问一二。

    柳琴听到这店子的老板主动问起自己的女儿,顿时眼里闪过一抹骄傲,但不过一瞬间,很快就消失,恢复了纯朴,但嘴角还是掩饰不住的骄傲笑意,声音中气十足,“我女儿在东海大学读书。”

    “在东海大学?”东海大学虽然比不上素有国内第一顶尖学府的京华闻名,但同样不容小觑,是重点大学,全国排名数一数二,而且金融系更是比京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只是勉勉强强才考上了一个,让她实在有些羡慕老实巴交的柳琴,明明这么困难,却有一个那么聪明的女儿,怎能让她不羡慕。

    感觉出了老板的羡慕,柳琴狠狠的叹了一口气,眸子显得有些暗淡,“东海大学,其实也不是我女儿考上的。”

    一听到这话,这家店的老板娘似乎又找回了一丝自信,对着柳琴呵呵一笑,声音也显得柔和得多了,“那怎么回事,这东海大学可不好上,分数不够,除非你要又足够的钱跟后台,否则,也根本进步了啊。”依她所想,这样的穿着,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后台强大的亲戚。

    柳琴听着,眸色更加暗淡,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对方以为柳琴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时候,才慢慢道:“我女儿考上的是京华大学,在京华也读了半年,却因为一个有钱有势的学生看不起我女儿,后来产生矛盾,直接让自己的父亲利用家里权利给贿赂了学校的一位副校长,给我女儿制造了一些麻烦,逼得她退学,虽然最后京华大学的杨校长亲自请我女儿回学校,但她也拒绝了,而东海大学校长却亲自上门,接了我女儿来东海……”

    对于苏莫若不能再继续在京华大学,心中有些失落,但最终,她还是相信了女儿,认定了女儿的决定。

    只要女儿高兴,怎么样都行。

    可是店老板就不同了,对于自家那同样上大学,应该跟柳琴的孩子差不多大的孩子能够上好大学,她自然需要了解全国各地的著名学府,这京华自然就是手挡其中,杨校长是谁,她当然知道,Z国学术界绝对屈一指的大腕,竟然亲自去请这个女人的女儿?

    女人看着柳琴,明显不相信的眼神。

    “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她是我女儿,我相信她,她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她上哪个大学,都会成材。”说到这里,柳琴的眼里就冒出了浓浓的光芒,对于这个女儿,她有着绝对的自信。

    看着这样的柳琴,那老板也不说话了,只不过那嘴巴却是微微撇了撇。

    后面,两人之间也没有了什么话,一会儿又有人来买东西,一会儿又有人来买,老板娘忙着收钱找钱,倒是也没有再跟柳琴说什么。

    而就在柳琴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苏莫若便出现在了这个叫惠民小卖部的门口,看着门口坐着,头丝儿已经显现银白的养母柳琴,面色不变,但脚步却越快的朝着柳琴走去。

    柳琴的双眼一直都注视着前方,随着年纪的增加,眼睛也有些不好使了,而苏莫若这半年来东海的变化也很大,至少衣服穿着这些虽然朴素,但绝对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一身气质,更是让众多的女孩子都甘拜下风。

    所以,当她看到养女的时候,苏莫若就已经站在了离她仅仅一米的距离。

    看着坐在小卖部门口的养母,那逐渐苍老的容颜,心口闷闷的,“妈,累不累?”

    听着女儿一来,并没有跟老家那些人说的那样,认为自己这个母亲丢了她的人,先给她打了招呼,还询问她累不累,身上没有一丝不耐烦之色。

    心中暖暖的,这个养女总算是没有白养,至少对于她的态度,她非常高兴。

    连忙站起身,面上有些无措,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脏似的,反正一直就拿着手在衣服上不停擦拭着。

    苏莫若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走进养母柳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妈,走吧,肯定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一听女儿说要带自己去吃饭,柳琴有些犹豫,双眼看着女儿,有话想要说,又不想说那种,最终,还是定了定神,小声的建议道:“还是不吃了,我今天早饭吃得很晚,而且这边的东西……都好贵,一个满头,那么小,就要我一块钱……”想着这几天的消费,若非是因为女儿,她根本就不会过来,这边的消费,实在贵的吓人。

    而想着她给女儿的生活费,似乎那在她看来比较宽裕的钱,在东海这边,也是显得很拮据的吧。

    看出了养母的担忧,苏莫若给了养母一个宽慰的眼神,随即解释道:“妈,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找了工作,足够养活我自己,平时还会有有些余钱的……”

    虽然很高兴女儿能够赚钱了,但是母亲哪里有可能认为女儿有钱了就可以放心让女儿带着自己去消费的呢,自然还是摇了摇头,“不了,这里的东西太贵,我也没饿,一会儿晚上再吃吧,你年纪还小,将来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好好把多的钱存着,防止后面你……”

    父母对于自己的子女,一向都是这样的担心那样的顾虑。

    而柳琴的这些话,苏莫若也只是很安静的听着,时而点点头。

    此刻两母女还没有离开小卖部,刚卖完东西找完客人钱的老板娘这个时候将头抬了起来,就看到了苏莫若的侧面,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侧面,但是那身上的高华气质,就连家里边那几个有钱的亲戚家里的孩子都比不得这个女孩子,她也见过好几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是,怎么都感觉,这个女人的女儿,比那些千金小姐看着都还要高贵。

    一张脸早已经让惊疑不定替代,双眸一直看着苏莫若和柳琴身上流连,似乎是希望从两人的身上好出一点儿相似之处。

    可是却很遗憾,最终她也没能找出来一点儿。

    苏莫若早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人一直注意着她,不过她不想去理会,现在,她只是想要跟养母好好聚聚。

    “这位大姐,这就是你女儿吗?”老板娘总算是没耐心了,有些犹豫,但片刻之后,还是问了出来。

    柳琴听到有人问苏莫若,顿时那张纯朴布满斑点的脸上,就出现了浓浓的笑意,双眼因为高兴都眯成了一条线,憨憨的连连点头,随即道:“这是我女儿。”说着又对苏莫若道:“刚才就是这个大姐给了我凳子坐着等你的。”

    苏莫若听着,看了一眼那对着自己笑得几乎一张脸都挤到了一块儿去了的女人,只是淡淡的对其点了点头。

    虽然苏莫若这样的动作很多人做起来都显得很无力,但很遗憾,苏莫若似乎天生就有这个魅力,天生就适合这些举动,尽管只是淡淡的一点头,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是给了对方多大的感谢似的。

    就如小卖部老板娘,连连对着苏莫若点头,嘴巴里说着夸赞的话,随后看向柳琴的目光,已经由最开始的看不起到羡慕又到现在的嫉妒了,“大姐,你可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好女儿。”

    “呵呵……”柳琴也不知道后面要接什么话,在她心中,女儿永远都是孩子,永远都是需要她疼爱的女儿,别人的夸奖,她虽然高兴,但是也没有显示得多明显。

    谁让以前的苏莫若就是一混世小魔王呢。

    每天惹下无数的麻烦,十多年来,她的耳边充斥得最多的,就是众人对女儿的咒骂,各类不堪入耳的话语,都能够让这些人骂出口,而最近一年,她渐渐听到有人又开始夸奖女儿,也就没有表现出很浓烈的惊喜。

    柳琴似乎也有些累了,所以没有再多更小卖部的老板娘闲聊,而是说了再见的话后,和苏莫若一起离开。

    留下了小卖部内,老板娘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妈,我回来了,我饿了。”就在苏莫若跟养母柳琴离开没一会儿,老板娘的耳边就响起了儿子那扯着嗓门的大吼声。

    顿时,面上的羡慕嫉妒还没消失,就听到了这声音,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对着门口就破口大骂,“你个没用的东西,一天尽知道吃吃吃,有点儿本事,你给老娘靠个一本去啊,天天回家还让老娘给你做保姆,一天要死要活的……”老板娘想着苏莫若,一跟自己这个当年生下儿子时候别提有多高兴,天天出门炫耀的儿子一比,差点儿就吐血三升了,儿子简直就是一白痴,一点儿没用处,而当年让自己看不起的女孩子,这不,随便见一个,都比自己这儿子中用。

    心中顿时生了悔意。

    现在兄弟姐妹家里的女儿,一个个从小就体贴得很,而她这儿子,从小不说体贴她,还天天四处惹毛烦,让她这个做妈的在后面天天累死累活给他收拾烂摊子,如今,更是只考了一个二本,让她以前天天认为资本十足,在别人面前吹嘘的时候给丢了大脸。

    面色自然极为不佳。

    刚进门的男孩儿身体一抖,看着她母亲就如看怪物似的,从小到大,这母亲可是从小把他当祖宗似的给供着,天天出去用自己做资本给大家吹嘘这吹嘘那,哪里被这样凶过,反应过来后,男孩儿也顿时破口大骂,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母亲,反正骂了她就是不对,这也是她妈当年教他的,谁骂了他就得还回去,绝对不能委屈了自己。

    “你不高兴干啥还拿我出气了,不给我吃饭算了,我自己不知道出去吃啊。”说完,便扭头就走,丝毫不顾后面喊他的母亲。

    “妈,你这几天住哪里?”苏莫若跟着柳琴平行走着,虽然没有大多数女儿的体贴,挽着母亲的手腕,但是苏莫若这样近距离的跟母亲走在一起,已经显现出了极大的亲昵。

    似乎也已经了解了女儿性格的改变,所以柳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道:“我就住在一个旅馆里。”

    听着旅馆,苏莫若眉头微蹙,她当然知道柳琴这种人住那些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但始终,她还是有些不想让柳琴住那种地方,毕竟空气不好,还人多嘴杂,最重要的是,还怕遭偷儿,如果柳琴不明白外面的这些情况,直接呼救或者跟人硬碰硬要抢回自己的钱财,就说不准会遭遇到什么事情了。

    看着女儿不说话,柳琴自然也猜到了什么,咧嘴微微一笑,“妈没事儿的,你别担心了。”

    苏莫若听着,却只是摇了摇头,“那现在回你住的地方,你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我们晚上再一起吃饭?”

    柳琴笑着点了点头,却是刚过了没一会儿,肚子就叫了起来,顿时面色尴尬。

    苏莫若听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周围,随即对柳琴道:“妈,你先等我一会儿。”便抬步朝着路边的一个小卖部走去。

    过了没一会儿,苏莫若就拎着东西回来了,对着柳琴微微一笑,“你看,没有多少,只是一个面包一盒牛奶,很便宜的。”

    柳琴想着自己今早吃的包子,微微皱眉,还是显得有些犹豫。

    但苏莫若不想再跟柳琴多说,直接将包装袋给撕开,在柳琴有些不情愿的目光下,递到了她的面前。

    这里隔柳琴所在的小卖部也不是很远,本来小旅馆那边有电话,但是却是听柳琴说,阙奶奶告诉过她,旅馆旁边最好是财不外露,打电话这些都别打,因为那边会有在乘着你拿钱的时候,直接抢钱。

    柳琴本来就是乡村妇人,自然让这话给吓得不轻,对于外面的事情,她始终不喜欢,还是喜欢镇上的宁静,自给自足,还可以赚钱,给女儿生活费,虽然不多,但至少有赚钱,她很满足。

    可是外面的生活,她不过才来生活这么几天,就已经受不了了。

    走到旅馆外面的时候,柳琴就已经吃完了面包跟牛奶,苏莫若看了一眼周围,明显的杂乱,果然是便宜的地方,不过这些地方,却是最适合草根阶层的人生活之地。

    刚走进去,一条长长的巷子,周围有人摆摊。

    吆喝声叫卖声,还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子,公然站在门口跟男人拉拉扯扯,柳琴看着脸色燥红,更是伸手要捂住女儿的眼睛。

    苏莫若却也只是冷眼看着,看着母亲那不自在的目光跟动作,“没事妈,我们赶紧走吧。”

    因为周围的事情,柳琴觉得不应该带女儿来这边,毕竟这边的环境,她如今渐渐现,女儿的身上有种气质,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而如今这种气质更加吐出了,跟她走在这个地方,她就像是一个富家千金,高贵公主。

    不一会儿,就到了柳琴这几天落脚的小旅馆。

    小旅馆的招牌看起来都已经经历了多年的风霜,处在风雨飘远的地步,一个红色的灯布立牌,眼色已经脱落,甚至有了烂洞,却还在苦苦支撑。

    进入旅馆内,顿时苏莫若就如一个光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刚才还热闹的小旅馆大厅内,瞬间一静,十多个等着住房的客人,都用稀奇的目光盯着苏莫若。

    柳琴看着,顿时有些担忧的看着女儿,对着旁边的人警告性的看了一眼,拉着苏莫若迅往里面而去,留下后面议论纷纷的众人。

    对于柳琴刚才有勇气去瞪这些人,苏莫若知道,那是母性的驱使。</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倾城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殇并收藏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