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决裂

第四百二十七章 决裂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海斗看着我们,这小子不知是直肠子一根筋,还是腹黑到深不可测,呆萌呆萌的,热切地瞅着我们三个。

    我们三人这条命是人家救出来的,现在他提出这么个要求,一口回绝好像不太符合江湖道义。

    我灵机一动,突然一指自己的喉咙。陈玉珍不愧是老狐狸,知道有情况,马上凑过来,做着手势比划问我怎么了。

    我说道:“阿巴,阿巴阿巴……”,一边说,一边打手势。

    藤善和陈玉珍面面相觑,藤善面有疑虑,而陈玉珍则关切地对我说什么,说了半天我也没认出口型,他用手机打字给我看:你怎么了?

    我写道:突然发不出声,坏了,我哑巴了。

    藤善着急了,想对我说什么,可又知道我听不见,拼命打着手势。我心里一暖,陈玉珍有做戏的成分,藤善是真热心,这人可交。

    海斗蹲在我面前,突然伸出手,我吓了一跳躲了躲,没有躲开,他一只手按在我的喉咙处,又摸了摸我的耳朵,对那两人说了什么。

    藤善用手机打字给我看: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我拿过手机,背着海斗打了字:日本人怎么办?

    他说你的伤势要紧,先治伤,然后进京和他汇合。藤善写。

    我没继续打字,愣愣看着海斗,嘴里还在“阿巴阿巴”不停。

    海斗站起来,从行囊里拿出个瓷瓶放在我的面前,打着手势示意喝下去,然后他冲我们点点头,转身下山去了。

    等他走没影了,我长舒一口气,拿起瓷瓶看看。陈玉珍一把夺过去,放进他的褡裢里。我气急了,这老东西怎么什么便宜都占,刚想讨要,陈玉珍打字给我看“日本人的东西你敢喝?我回去帮你试验试验再说,别不识好人心。”

    他总有那么一套嗑让你无可奈何。

    藤善把我扶起来,我们一起往山下走。陈玉珍追过来,好像问藤善下一步怎么打算的。藤善说了什么,又反问他。

    陈玉珍凝思片刻,说出一句话。他冲我们抱抱拳,大步流星而去,很快消失在荒山之外。

    “他要去哪?”我问藤善。

    藤善用脚在地上写了一个字“京”。我陡然一惊,陈玉珍真是要进京了,他想干什么?

    “那咱们呢?”我问。

    藤善在地上写了个字,“家”。我身心俱疲,终于要回家了。

    我们的东西还在老程头的别墅,不回去拿了,没什么值钱的物件,回去了反而打草惊蛇。一旦老程头是洪东东的内线,我们一出现他一个电话打过去,我们还是在劫难逃。

    我和藤善直接出村,秘密买了两张车票来到最近的城市。我们先到医院去了一趟,藤善的伤口直接缝针包扎,他是硬汉,吭都没吭一声,一会儿处理好。我就麻烦了,我们去了耳鼻喉科,医生用专用的小镜子检查了我的耳朵内部,跟我们说耳膜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治起来相当麻烦,他建议我直接住院。

    我哪有时间陪他在这玩,支吾了两声,我们就出来了。情况不容乐观,还是回家以后找解南华商量再说吧。

    我们在这里住了一夜,晚上到夜市买了两身干净衣服换上。第二天早上乘坐火车,一路奔波回到本市。

    下了火车,看到熟悉的火车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我差点没哭出来。这次经历太悬了,差点命丧地底,回想起来还觉得不真切,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我这个样子没法回家,老爸能担心死,我和藤善一商量先回解铃家里再说。他在路上给解南华打了电话,告诉我们马上就到。

    坐着出租车很快到了地方,等走进屋门,看到熟悉的解南华,我脚一软,最后的力气也耗光了,好不容易撑到客厅坐在藤椅上,再也起不来。

    解南华已经泡好茶水等我们,我们一边休息藤善一边把经过细说了一遍。其中波波折折,讲了大概能有半个多小时。

    藤善把医院开的关于我耳朵的诊断书给解南华看。

    解南华拿着这张纸单半天没有说话,他滑动轮椅出了屋,时间不长回来,手里竟然多了一块白板。

    他拿着黑笔在白板上写了一行字,然后给我们看: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洪东东骗了你们也骗了我,让你们去是我的不对。

    藤善和解南华说了什么,解南华沉吟一下写:这件事你们就不要掺和了,水实在太深,不是我们能趟的。你们休息一晚,明天带你们去慈悲寺找主持圆通。他或许有办法让齐震三的耳神通恢复如初。

    对啊,怎么把这个老和尚给忘了。我的耳神通怎么来的,就是这老和尚联合寺里的和尚们作法赐予我的,他一定有办法。

    我心里有了底,休息一晚,第二天蒙蒙亮出来。解南华叫来公司的车,拉着我们出了市,一路进山到慈悲寺。

    解南华应该已经和圆通沟通过了,我们走的是后门,自有小沙弥领进,一路穿门过院,到了后面的禅房。

    圆通很难得站在月亮门口迎接我们。数日未见,他现在颇有些高僧的气度,披着袈裟,下巴一缕白色胡须,宝相庄严,极其严肃,和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两码事。

    他看到我们双手合十,请进院子。

    我们一同到了禅房,圆通让我们坐,他盘膝坐在床上的蒲团,轻轻敲打木鱼,说了起来。

    藤善和解南华在和他交流,三人说的很快,而且情绪波动很大,不知在讨论什么。我现在就是个聋子,傻乎乎看他们说来说去,完全参与不到里面。

    他们三人好像对某件事有分歧,圆通是一派,解南华和藤善是一派,三个人来回舌辩,甚至解南华都拍了桌子。

    最后藤善不说话,袖着手看他们两个争辩。我问他,你们说的什么。

    藤善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给我看。他写的是,圆通和尚让我们进京,联合日本人。解南华坚决反对,不想让我们再掺和到里面。

    我看到这行字,对圆通恨的牙根痒痒。平时你耍臭无赖也就罢了,现在可是生死关头,一朝风云的时刻,如何站队如何做事,一举一动都会改变未来改变历史。

    这几天我想明白了,越想越后怕,幸亏当时没答应海斗。这件事坚决不能再掺和进去,已经不是江湖事了,事关时局变化,风云莫测,波橘云诡。洪东东的仇当然要报,这只是私仇,可公事是公事,就算最后日本人赢了,日后文人写史把我写进日本人的阵营,真要留千古骂名了。

    想到这,我一拍桌子,大声说:“反正我是不玩了,你们爱找谁找谁。”

    我来这么一下,禅房内瞬间没人说话,圆通看着我,他的眼神很有深意。看了一会儿,他抄起桌子上一张纸片,拿起毛笔在上面写了几句话,递给我。

    我拿起来看,上面写着:齐震三,你的情况我已知晓,在我这里无药可医,我也没办法。你必须南下,入川找黎家。

    后面是地址。

    我疑惑:“黎家?”

    圆通看我,提起笔,在另一张纸上写:死在地底的同伴黎礼,就是黎家人。

    看到这行字,我头皮快炸了,圆通故意给我设难题吧。如果把黎礼尸体带出来,那我们去了怎么都好说。现在空着两只手,去了嘚不嘚告诉人家,你们家里最有前途最漂亮的丫头死了,你们赶紧给我治伤吧。黎家人不大嘴巴子把我打出去才怪呢。

    藤善过来看看纸条,做着手势告诉我,他陪我去,到黎家把情况说清楚。

    这小子够意思。

    圆通手捻佛珠,坐在蒲团上不再看我们,嘴唇微微颤动,开始诵经。

    我们这一屋子客人,他在这诵经,明显是下了逐客令。

    解南华看着他,脸色非常不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解南华能生气成这个样子。他自己被轻月打伤,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轮椅,遇到各种难事也没说气成这样。

    我们出了禅房,藤善好像要说什么,解南华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

    解南华看看蓝色的天空,说了一句话。藤善听得愕然。

    解南华划着轮椅出去了。我问藤善,他刚才说的什么,藤善拿出手机一字一顿地写道:

    解南华刚才说,天再也不是这个天,人也再不是这个人了。

    他沉吟片刻又写道:我有种感觉,从今天开始,八家将会和慈悲寺,和圆通长老彻底决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