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八爷

第五百九十五章 八爷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全身冻的不行,打着哆嗦从迷迷糊糊中苏醒过来,这是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长满半人高的杂草,周围空无人影,天空是铅灰色的云层,风很大也很凉。

    我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是被解铃送下来的,前面的记忆都复苏了,我冷静地思索,难道这里就是阴间?

    我以前到过阴间,那是轻月被他师父马丹龙带到阴间接受刑法,不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很多细节后来都记不清。

    阴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只有死人才知道。我抱着肩膀,哆哆嗦嗦往前走,抬头去看,前面很远有一所造型怪里怪气的大房子,占地面积很大,极其破败,像是荒废了几十年,看上去就让人心里发寒。

    我镇定一下心神,来这里要找到黑无常,并从他的手里拿到阴王指。我没有和黑无常打过交道,只和白无常有过一面之缘。白无常号称七爷,黑无常号称八爷,据说黑无常比白无常还要难打交道,它也是解铃在阴间的师父。

    解铃这个人真是身世诡秘,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哆哆嗦嗦穿过杂草,来到这所破房子前。

    眼前是一扇极其破败的木头门,上面挂着门环。解铃送我到这里,应该是有用意的,四面看过去仅有这一所房子,想来黑无常是在里面。

    我犹豫片刻轻轻推开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是一间荒屋,四面堆着黑色的箱子,除此之外空空如也,最怪的是墙上挂满了人脸的雕像。满屋子都是,细数数大概能有十几个,什么表情都有,喜怒哀乐男女老少,这么诡异的环境下看到这些东西,非常阴森。

    我抱着肩膀走进屋里,屋子并不大,一眼就能看透,很明显什么人也没有,黑无常在哪呢?

    正想着,突然身后的木头门“哐”一声关闭。

    我吓的汗毛都竖起来,赶紧到门前扭动把手,门根本打不开,我被困在这间屋里。

    这时,寂静中“吱呀”一声响,我看到对面的墙上突然开了扇门。这扇门没有全开,只是敞开了一道缝隙。我慢慢走过去,把门推开,里面是一条幽暗的走廊,四下里无光,黑森森一片。

    我摸索着走进去,走了没多远,忽然感觉凉凉的,抬头隐隐看到整个走廊里飘散着灰色的雪花。

    这些雪花看上去像是焚烧什么东西冒出来的浓烟,走廊里全是,不停下着,落满了我的肩头。

    我走到走廊的尽头,猛地推开门,眼前是一座庙堂,几根破败的红柱子,墙角堆着土罐,有倒在地上的扫把,到处都是灰尘,看上去昏蒙蒙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我回头看走廊,飘满了浓浓的灰色雪花,来路已经看不清了。

    我鼓足勇气走进庙堂,神龛前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正迟疑时,忽然一根柱子传来唧唧的叫声,我赶忙躲在角落,不多时爬出一只黑糊糊的东西,看上去像是老鼠。

    我仔细一看,吓得遍体生寒。哪是什么老鼠,这是个人,不知怎么的蜷缩成老鼠大小,和成人手掌那么大。

    细看上去这是个老头,穿着黑衣服,像老鼠一样在地上爬动,最诡异的是,他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这鼠不鼠人不人的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看的又是恐惧又是膈应,心里堵得慌。那人形老鼠左爬爬右爬爬,最后来到神龛前,顺着桌子腿爬到了上面。

    我怕让它看见,小心翼翼探头去窥视。这老鼠爬上神龛,唧唧叫着,神龛上面放着一个很破的古灯。糊灯的纱已经碎了,露出里面的灯碗。

    古代的灯是这样的,在灯碗里浇油,里面拉出一根灯芯在外面,可以燃起来。

    此时这只怪老鼠爬到灯碗上,两只前爪抓住边缘,整个老鼠身体腾空起来,尾巴拖在桌子上。它探头进灯碗里,去舔里面残存的灯油。

    老鼠就是老头,老头伸出舌头舔着,满脸都是油渍,胡子一颤一颤的,脸上是满足至极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猥琐恶心。

    我全身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从神龛后面伸出一只黑色的爪子,“蓬”一声抓住这只人形大老鼠。

    老头被捏的唧唧叫,尾巴甩来甩去。

    一个声音从神龛后面传来:“妙妙妙,只知阴府皆魂魄,不想人间鬼魅多。”

    随着这个声音,从神龛后面站起一人。我都看傻了,这人少说有三米高,头都快顶到庙堂房梁了。他戴着一顶尖尖的黑帽子,穿着一身类似古代的黑色袍子,趿拉着两只破鞋,看上去就跟传说中的济公差不多。

    他一抬腿上了神龛,一屁股坐在神位上,手里还捏着那人形怪老鼠。老鼠吓得唧唧叫,这黑衣怪汉哈哈笑:“敢来这里舔我的灯油,你胆子是真大啊。”

    说着他张开大嘴,拿着老鼠竟然塞进自己的嘴里。那老鼠急眼了,唧唧乱叫,黑衣怪汉一点一点把老鼠塞在自己嘴里。

    他人高马大,嘴也大,一只大老鼠塞进去正好,腮帮子不停的动,还在那嚼呢,我藏在柱子后面看的头晕目眩,紧紧捂着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小鬼,别藏了,出来吧。”怪汉端坐在神位上,招手。

    我一咬牙,哆哆嗦嗦从柱子后面出来,两腿发软,走到神龛前。抬头看看,这怪汉长得极丑,一张马脸又糙又长,偏偏还涂了个红嘴唇,不知是血还是口红。

    我看到他头顶的尖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知道他是谁了,也是福至心灵,我跪在地上磕头:“八爷在上,小的齐震三给你磕头了。”

    “哟嗬,你厉害了,”黑无常坐在上面,浑身散发着浓浓黑气:“你没死,居然是肉身赴灵。”

    我捏捏自己的腮帮子,又掐掐大腿,还真有痛感。

    “是解铃送你过来的?”黑无常突然问。

    黑无常是解铃的师父,他能想到解铃也正常。我赶忙说“是”。

    黑无常道:“解铃这孩子有分寸,能送你来此地见我,说明肯定是无法解开的大事。你但讲无妨。”

    我看着他:“八爷,我来你这里取阴王指的。”

    一句话说完,黑无常似乎变了,全身黑气缠绕,像是燃起了看不见的大火,他的表情极度狰狞,猛然从神位上飞起,如黑龙般在空中划了一道水墨画般的痕迹,飞到我的近前。

    此时此景实在诡异,他的下半身还有双脚都在神位上,而上半身化成黑色长虹悬浮半空,抻我的面前。这道长虹的顶端是他极为狰狞的鬼脸,嘴唇殷红如血,离我的脸不到一寸的距离。

    我和他互相盯着,黑无常的眼睛黑如潭水,古井无波,盯着他的眼睛我有点迷糊,像是被吸进了黑色的漩涡里。

    这个状态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炷香是有了,黑无常陡然收回上半身,在空中又划出一道痕迹,回归本尊。

    他面色凝重:“你的情况我已知晓,阴王指你可以取走,不过齐震三,阴王指乃是世间万般苦念凝聚,人间婆娑业力随身,阴王指的本意不在于毁天灭地夺人生机,而在于以苦业化人间。你要取走不是不行,但里面的苦业因果必须要承担。”

    我一字一顿说:“我愿承担。”

    上面很久没有说话,我知道黑无常在凝视我,好半天他说道:“齐震三获不可思议神力,担苦业人间因果,善!”

    我缓缓抬起头,不知为何,听他说完这句话,我已哭的泣不成声。

    黑无常用手一指,在庙堂的墙上凭空出现一个大洞,里面阴森森的特别黑。

    “进去吧,阴王指就在里面。”黑无常说。

    我从地上站起来,抱着肩膀鼓足勇气走过去,一步跨进了深深的大洞。

    进去之后是一处石头台阶,下面是面积很大的洞窟空间,我远远看到洞窟里有一个人光着身子,佝偻着腰,身上锁着重重的锁链。

    在这个人的后背上,背着一个马蹄铁形状的东西,上面立着一根金灿灿的手指头。

    我顿时屏住呼吸,是阴王指。

    这人身披锁链,全身赤裸,背着这么一根阴王指,一步一艰难地在往前行走,仿佛这人背着不是一根手指头,而是重若泰山的东西。

    黑无常渺无踪影,看来要取得阴王指,就得和这个人打招呼商量了。

    我顺着台阶下来,走向那个人。一到平地上,我就感觉鞋子特别热,低头看吓了一跳,地面铺着厚厚的热砂,从下面冒出热气,我穿着鞋都感觉烫脚,而那人却赤着脚,每行走一步,都会有血洇出来。

    我慢慢走过去,我们越来越近,我看的屏住呼吸,原来这还是个女人。

    那人应该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回头来看,我们正好打了个照面。

    只这一看我就崩溃了,眼泪“唰”一下流了出来,眼睛模糊得几乎睁不开。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我已经过世的妈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