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六百零一章 舞蹈教室

第六百零一章 舞蹈教室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被冯玉强一脚踢了出去。这小子像是疯了一样,挣脱所有人的阻拦冲到外面,对着地上的我拳打脚踢。

    外面是吃饭的餐厅,虽然是下午,过了饭点,可也有零星几个客人。我抱着头缩在地上,任凭他打。

    脑袋嗡嗡响,感觉到很多人在拉着冯玉强,这时候有人厉声喊了一声:“别打了!欺负人吗?!”

    我听到声音,心里颤动,是黎菲。

    冯玉强骂骂咧咧回到后厨去了,我躺在地上,浑身酸痛半天没起来。一只小手拍拍我的肩膀上的灰:“你没事吧?”

    我勉强抬头,看到了黎菲关切的眼神。不远处的镜子里我看到自己打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也好,她认不出我了。

    我摆摆手表示没事,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黎菲紧紧盯着我,眼圈有点发热,不忍再看我,转头对旁边的罗宁说:“你把我的钱包拿来。”

    罗宁沉默着很听她的话,把钱包递给她,黎菲打开钱包,把里面的钱都拿出来,厚厚实实的一沓,低声对我说:“拿着。”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想了想,还是接到手里,我觉得自己表现出贪财,可能她会失望,就会看不起我,以后也不会来找我。

    黎菲让罗宁先走开,她看到罗宁走远了,低声说:“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齐震三的人?”

    我摇摇头,用乡村方言说:“不认识。”

    黎菲点点头:“好吧,如果你日后有机会遇到这么个人,请转达我的话,我找了他两个月,两个月!他生死不明,我被家里逼着订了亲。你告诉他,”黎菲有些哽咽:“我想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

    我把钱塞到裤子兜里,低着头说:“谢谢老板。”

    然后转过身,一瘸一拐往后厨走,我知道,我和黎菲的缘分已经尽了。

    吃完晚饭,翟老板来了,开了一个长会,在会上把冯玉强一顿骂,说如果他以后在这么欺负新来的同事,马上卷铺盖走人。她还让冯玉强给我道歉。

    冯玉强挂着二皮脸给我抱拳:“王瘸子,对不起啊,以后我再也不揍你了。不过你也是够贱的,还陷害我出老千,我这人最恨的就是玩牌出老千,当时搂不住火,不打你我浑身刺挠。再说,你挨顿揍但是那富婆塞给你一把钱,你也不亏。”

    翟老板也没太过分,让我也说两句,我看着冯玉强正要说话,忽然发现他的眼神不对劲。他看着我的眼神很阴毒。

    我心里不舒服,这冯玉强绝对是小人,睚眦必报,以后还真的小心点。

    我说道:“冯哥,是我办事不经考虑。”

    冯玉强笑:“王瘸子你行,会说话,给个台阶就下,以后还有进步。”

    散了会,翟老板看着我被打的鼻青脸肿,她有些不忍:“后厨你待不住了,这样吧,你到宾馆去干点杂活。”

    我从后厨调出来,到洗衣房工作,每天帮着大婶们拆洗床单被单。身边都是老娘们,除了传个八卦说个是非,到也没人欺负我了。

    每天工作量很大,除了洗被单子,我还要跟着服务员们去打扫客人走后的房间。

    这天,我刚到宾馆走廊,就看到黎菲和罗宁要退房了,我咬着牙躲在楼梯间里,这些天他们开的是一个房间,一想到这点我就心如刀绞,是啊,他们已经是夫妻了,睡不睡在一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等他们走了,我跟着服务员去收拾房间,这时外面有人喊:“王翔,到前台。”

    我愣了,一瘸一拐到了前台。前台的女服务员递给我一个信封:“这是刚才那对小夫妻临走前,那女的给你留下的。”

    信封没有封死,我打开看看,里面是一张纸条,周围女服务员都凑过来看,我把纸条倒出来,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一行数字,写着:51020。

    那些女孩叽叽喳喳地说,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人打趣我,这是不是银行密码。

    我拿着纸条自己一个人来到走廊尽头的小仓库,把门关上,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我自己。我把唯一一盏灯关掉,捏着字条坐在黑暗里。

    就这么一动不动呆了很长时间。

    等到傍晚时候才出了小仓库,我一步步往外走着,脚上像是灌了铅,到员工食堂简单吃了点饭,就想回去休息。

    这时翟老板提着一个保温桶进来:“小王啊,帮我跑趟腿呗。”

    “你说。”我擦擦嘴赶紧站起来。

    “我妹妹的孩子在站前一个私立学校里学跳舞,晚上马上下课了,她们娘俩估计还没吃饭,你帮我把饭捎过去。”说着,她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学校的地址。

    我拿过纸条看看揣在兜里,提起保温桶随口问:“老板,你妹妹叫啥名,怎么找她?”

    “你到三楼舞蹈教室就能看到,她叫翟羽佳。”翟老板说。

    我一听愣了:“她叫什么?”

    “翟羽佳。”她又重复一遍。

    我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朱雀临死前曾郑重和我聊过,他说他这一生无愧于心,唯有一个人放不下,那就是他的初恋情人,名字叫做翟羽佳。

    难道是翟老板的妹妹?

    我心下感慨,提着保温桶来到外面,根据地址按图索骥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家学校。

    火车站这地方算是寸土寸金,学校面积并不大,四层小楼。我进去之后,和门岗老大爷打听,他告诉我舞蹈教室在三楼走廊的尽头。

    我提着保温桶一瘸一拐艰难爬到了三楼,来到走廊尽头,这里果然有一间舞蹈教室,透过窗户看进去,一个女老师正带着十几个小女孩做伸展舒缓的运动,想必是大课已经结束了,现在是课后放松阶段。

    我没敢进去,在外面看了一会儿,不知不觉走廊里多了很多人,都在隔着窗户往里看,可能是这些小女孩的家属。

    女老师拍拍手,示意下课。舞蹈室的门开了,走廊里的各家属们纷纷走进教室。

    我不认识翟羽佳,料想她如果是翟老板的妹妹,应该和她有几分相似吧。

    我正在找着,突然有人把我非常不礼貌地推开,我踉跄了几步差点把保温桶摔了,回头看,是个油光粉面的小伙,小头型摆弄得铮亮,尖下巴,皮肤白皙,长得也算不错。

    小伙冲着角落的一个女人喊:“佳佳,佳佳。”

    我看过去,这个女人和翟老板有相似之处,她身边有个小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穿着舞蹈衣非常乖巧,安静地坐在角落里。

    我听朱雀说过,翟羽佳离婚了还带个孩子,看样子这些细节都能符合上。

    翟羽佳别看已成人妇,长得挺年轻,而且确实漂亮,很有点知性女人的味道。

    那小伙子来到她的面前,嘻嘻笑:“佳佳,我在外面都等了老半天了,怎么才下课啊,走,晚上我带你们娘俩吃饭去。”

    翟羽佳脸色很冷,根本不搭理他,自顾自给女儿穿外衣。小女孩很听话,任由妈妈弄着。

    小伙子脸上挂不住,开始逗弄小女孩。我一瘸一拐走过去:“你好,你是翟羽佳吗?”

    小伙子看我,眼珠子瞪圆了:“你是谁?佳佳,他是谁?”

    翟羽佳没搭理他,看我瘸了腿,和善地说:“我就是,你是哪位?”

    “我是你姐姐宾馆的员工,她说你们晚上才下课,来不及吃饭。让我送过一些来。”我把保温桶递给她。

    翟羽佳接过来打开,里面是热乎乎的鸡汤,还有几个小菜,下面是白米饭。她对我说了声谢谢,搬过来几把小椅子临时搭成饭桌,和女儿吃起来。

    小伙子不甘心:“佳佳,我带你们出去吃大餐吧。”

    翟羽佳平心静气地看他:“潘胜,我说过我们不可能的,你还是赶紧走吧。你这么帅的小伙子,用不着守着我这个黄脸婆,我离过婚还带着孩子,别影响了你的前途。”

    “佳佳。”这个叫潘胜的还想继续说什么,翟羽佳根本不理他,背过身,给孩子舀鸡汤喝。

    “佳佳,”潘胜说:“你再给我个机会呗。”

    翟羽佳根本不理他,我能觉出来这个潘胜咬牙切齿的,已经带着威胁的味道了。

    他的耐心用完了:“你可别后悔。”

    翟羽佳看他笑了笑,没说话,继续伺候孩子吃饭。

    潘胜转身要走,就在这个时候,我眉头一皱,看到他做出一个非常细小的动作。他不易察觉的在翟羽佳身后点了一下,以极快的速度拔下了两根黑头发。

    我心里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走了啊。”潘胜说着,把黑头发顺手藏在衣服兜里,转身往外走。

    我眼皮跳了跳,凭我的江湖经验觉得不对劲,看他出了教室,我赶忙和翟羽佳告别,说要回去干活。

    翟羽佳对我和善的笑笑,让我注意安全,她的笑很有感染力。难怪朱雀这样的高人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她确实有魅力的地方。

    我从教室出来,顺着走廊往下走,看到了潘胜的背影。潘胜正在走廊拐角不知给谁打电话:“……对,我拿到了她的随身物品,头发行吗?……行啊……今晚能不能让我上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