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解

第六百四十六章 解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把王庸拉到一边低声说:“我怎么记得你对象叫刘鹏鸽,怎么又叫春苗。”

    王庸说:“这是她在农村家的小名,你知道就行了。”

    我们正说着,老姨头前带路,把我们领了进去。这地方活脱脱就是贫民窟,周围都是低矮的楼房,满地污渍,散发出腐臭味。我们几个人捂鼻子往里走,王庸说:“老姨,算命大师就住在这鬼地方?”

    老姨呲他:“你懂啥,人家是隐居世外的高人。”

    我们顺着拐角过去,有一栋三层楼,楼道黑暗,大白天的都难透光,空气里那股臭味能熏人一跟头。刚进去,就看到四个老头老太太在楼道口打麻将,老姨过去打听,问这里有个算命大师,在几楼住。

    几个老头老太太面面相觑,好半天有个老太太才说:“他们找的是瞎子陈吧。”

    老头说:“三楼,具体哪个房间不知道,好像是上楼梯一拐角那个。她家成天不关门,里面放菩萨经,你们去了就能找到。”

    王庸上前套磁:“叔叔阿姨,你们都住在这里?”

    老头说:“有年头了。”

    “瞎子陈算命算得准不准?”王庸问。

    老头点点头:“别看人家瞎,相当厉害,找她算的人不少。据说这女的眼睛没瞎之前就是个穷光蛋,在乡下连口饱饭都吃不上。等眼睛一瞎,嘿,时来运转鸿运当头,现在吃香喝辣的,许多人拿她当菩萨一样敬着。”

    “都是命,都是命。”老头老太太们感慨一番,又开始打麻将。

    我们四人顺着楼梯上去,楼道塞满了居家过日子的破烂,光线阴暗,不小心能绊个跟头。好不容易到三楼,这才发现是怎么回事。三楼整个一层应该都被承包出去了,装修成小旅店,房间里都没厕所,楼梯旁边是公共卫生间,前面是水房后面是厕所,有几个老娘们穿着单薄的毛衣秋裤,盆里搭着毛巾,正在洗漱。

    我们跟她们打听瞎子陈在哪,有人往里指了一下。我们顺着走廊往里走,看到前面有个房门敞开,里面隐隐放着佛教歌曲。

    老姨说:“就这了,你们小辈人一会儿进去别乱说话,一切我来操持。”

    说着她上前敲敲门,里面传来声音:“谁啊?”

    老姨说:“是大师吗,我是二堡子的,昨天打过电话,说今天带着我外甥和外甥女婿过来算命。”

    里面这人还挺热情:“啊,知道知道,赶紧进来吧。”

    老姨带着我们走进去,里面一共三间屋,一看就是宾馆客房的布置,非常简单,就是几张床,有台电视。厅里摆着神龛,上面供着观音菩萨,小神龛里亮着红彤彤的小灯泡,照得整个神位发着暗红色。

    厅里有几个五六十岁的人正在吃饭,地上摆着小桌子,他们坐着马扎或是小板凳,吃的都是家常菜,炒鸡蛋焖黄鱼,满桌子都是吐出来的鱼骨头,一股臭嘴和鱼腥味。

    老姨道:“劳烦各位同志,打听一下,算命大师在哪?”

    有人指着里面房间:“在里面,进去吧。”

    我们四人往里走,门敞开着,房间很小,呈长方形,也就能放下一张单人床。

    床上坐着一个穿着土黄色棉袄的女人,长得不丑不俊,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和刚开始想象的不一样,还以为这女的能有多怪呢。

    她戴着大墨镜,和我在幻象里看到的不太一样,虽然大致情景相似,可究竟是不是幻象里的人,还是咬不准。

    地上摆着几个塑料椅子,我们一一坐下,老姨说明来意。这位外号叫瞎子陈的算命大师说:“两个孩子的八字都带来了吧。”

    老姨忙不迭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把王庸和他对象的八字报过去。瞎子陈盘腿坐在床上,伸手在床头摸过一本长方形的书,封皮暗红色,看起来有年头了,她翻开后用手细细摸着。

    我在旁边越看越不对劲,发现很重要的一个细节,书是普通印刷出来的,又不是盲文,能摸出什么来,这女的会不会是骗子?

    我仔细回忆在公平镜里看到的景象,想和眼前场景印证起来,可越想越是模糊,很多细节都在缺失。

    摸了会儿书,瞎子陈俯身去看书,脸贴得极近,一边用手摸,一边凑近看。我们几人面面相觑,可能这瞎子陈还有点视力,没完全瞎,只是高度近视,看东西得凑近一厘米才能看清楚。

    瞎子陈说:“你们是问姻缘?”

    “对。”老姨赶紧说:“其他再说,先看看姻缘,两人八字合不合,以后结婚犯不犯克,能不能离婚啥的。”

    “俩人能结,”瞎子陈说:“不过不能现在结。”

    “这话怎么讲?”老姨问。

    王庸急了,他家为结婚都准备差不多,亲戚朋友都通知到了,要是往后推,他们一家子都会没面子。农村人很讲究这个面子,面子比天大,尤其是这么重大的红事。

    瞎子陈说:“两个人的八字都属阴,尤其这个女孩子,阴者与鬼神同类,现在即使结婚了,婚后也不幸福,对孩子也不好。”

    王庸耐着性子:“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

    瞎子陈道:“三十岁之后。”

    王庸气笑了:“我现在才二十来岁,到三十岁得等好几年,我们村里二十出头就必须结婚了,过三十才结那都是废物,头都抬不起来。”

    “废物总比家破人亡好。”瞎子陈说。

    “嗨,我说你怎么说话的。”王庸火了。老姨瞪他一眼:“不是让你少说话嘛。”她转头对瞎子陈道:“大师,非得三十以后结婚?”

    瞎子陈“嗯”了一声:“这女孩的八字属纯阴,与鬼神同音相合,同气相求,她是不是第六感特别敏锐?能感受到其他人感知不到的东西。”

    春苗说:“是有点,小时候看到更多,我记得有一次还看到过世的爷爷回家。大师,我没事吧?”

    瞎子陈说:“没多大事。阴阳是相对而言的,光照一面为阳,背光一面为阴,难道仅仅看到背光就是阴了?阴阳是一体的,不可分割,大运使光源随时而动,阴转换阳,阳亦转换阴。一个周期结束之后,起点不相同,生生之谓‘易’也。你不适合早婚,而过了三十再结,大运一转,生生不息,是之大吉。”

    这算命的说得头头是道,倒也反驳不出什么。王庸说:“我们家把婚事提到日程了,我妈把买房子的钱都准备好了,家里亲戚朋友都知道了……”

    瞎子陈打断他:“我只负责寻医问诊,给你们开药方,至于你们抓不抓药,是不是能遵医嘱服用,跟我没关系。行了,我也不要多,扔二百块钱吧。平常算姻缘八字,怎么也得千八的。”

    王庸偷着问春苗:“你信这个人吗?”

    春苗咬着下唇,好半天点点头,轻轻说:“要不咱们……再等两年?”

    王庸嘴里发苦,又不好说什么,这时老姨说:“小王啊,兜里揣钱没,把钱付了。”

    王庸那样都快哭了,磨磨蹭蹭从兜里摸出皱皱巴巴的二百块钱放在瞎子陈的旁边。瞎子陈用手摸摸,拿起来凑在墨镜前翻来覆去看了看,然后放进床头一个小匣子里。

    王庸过来对我说:“老菊,你怎么看?”

    我拍拍他:“稍安勿躁,我试试这个人。”

    我来到瞎子陈的旁边:“大师,你帮我算一下呗。”

    瞎子陈循声看我一眼:“批八字?把八字报一下。”

    “不,我不批八字,”我说:“我想找两个人。”

    “寻人得用周易解,有点麻烦,你且说说看。”瞎子陈道。

    我想了想,拿起桌上的一张纸,写了一个字,递了过去。瞎子陈不耐烦:“你明知道我视力不好,写什么字,直接说得了。”

    我说:“我写的这个字是‘解’,就是解放的解,是一个姓氏。我要找的两个人是哥俩,他们都姓解。”

    听我说完,瞎子陈缓缓摘下眼镜,我倒吸口冷气,她露出了真面目。

    这女人的眼睛果然有些残疾,看上去很怪异,我头皮一下就炸了,她正是我在公平镜里见到的人。

    瞎子陈掐着手指肚,慢慢说:“‘解’字左面是‘角’右面是上‘刀’下‘牛’,有分开或是把什么束缚的东西给打开之意。”她喃喃片刻,问我:“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一个叫解铃,一个叫解南华。”我说。

    “解铃还需系铃人,名字有点意思。”她在纸上随手写写画画,都是杂乱无章的线条。

    她掐着手指肚,应该在换算什么。

    “现在按午时算,你午时来问‘解’,解中藏牛,嗯,有了,这两个人的着落跟两种动物有关。”她说。

    我听得莫名其妙,什么乱七八糟的,解铃和解南华的下落跟动物有关?

    瞎子陈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两个动物的头,我看了半天才看出来,一个是马,一个是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