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六十二章 整个事件的两个蹊跷

第六十二章 整个事件的两个蹊跷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垂头丧气地出了屋子,黑哥把门关上。

    其中的秘密只有黑哥和尔夫两个人知道了。

    我来到客厅,坐在角落,不愿抬头,心里不是滋味。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赔了夫人又折兵。王思燕王思燕没泡到,尔夫尔夫不拿我当回事,我死乞白赖往上凑,只换来白眼和鄙视。

    以后可不扯这个蛋了。

    王思燕和她男朋友亲亲热热地说话,男朋友叫着她妈一口一个阿姨,亲热的不得了。王思燕的妈妈知道事情解决了,一个劲念阿弥陀佛。王思燕还算不错,看我孤零零坐着,知道我心里不好受,主动把我介绍给她的那些闺蜜。

    今天来了四个女孩,都是王思燕的至交好友,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我现在没有半分心情,敷衍地寒暄两句。

    看看楼上的密室,心想算了,反正回去也是被开除,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干什么,趁早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吧。

    出来一个多月,眼瞅着要过年,老爸一个人在家,忙东忙西,采购年货,早回去还能帮帮忙。

    我正要和他们告辞,楼上的门开了,黑哥一个人夹着包下来。他面色凝重,似乎从尔夫那里听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故事。他来到客厅,对我说:“你把那天晚上你们扶乩的事再详细说一遍。”

    我只好讲了一遍。在场的人听得非常仔细,黑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我和王思燕说:“你们记不记得有一个细节。”

    我们看他,黑哥道:“扶乩做碟仙的时候,小王的手离开了碗底。”

    王思燕点头:“对啊。”她担忧地问:“不会有事吧。”

    黑哥道:“你们请碟仙的时候,慕容青的阴魂其实已经来了,就坐在那把撑了红伞的椅子上。她是来抓交替的,借着活人身上阳气加以修炼。”

    “什么意思呢?”王思燕看他。

    黑哥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当日扶乩的四个人里,慕容青上了其中一人的身。”

    她疑惑道:“四个人,我,齐翔,骆驼还有花花。”

    黑哥靠着沙说:“你们觉没觉察当日有一个人性格变得很突然。”

    王思燕和我对视一眼,我们异口同声道:“花花。”

    我和花花刚开始接触时,觉得她虽然是个小媳妇,可依然是小女孩的性情,可爱率真。可就在扶乩的那天晚上,我们做过碟仙之后,她的一系列表现让我很不舒服,变得市侩冷漠。

    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不和他们小两口来往,品质不好,只会算计别人。

    现在黑哥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花花性情变得有些突然,越琢磨越不对劲。

    “你怀疑,慕容青的阴魂上了花花的身?”王思燕问。

    黑哥点头:“先不急着找她,度恶灵可比化解怨气要复杂的多,而且慕容青死的很不对劲,内有玄机。具体怎么死的,我已经答应尔夫不往外传,你们也别打听了。”

    “那怎么化解阴魂?”王思燕问。

    黑哥道:“我要请高人。你们不要打草惊蛇,一切听我的。”

    黑哥拿着电话,到僻静地方打了一通电话,走回来说:“联系好了。小王,你给花花打个电话,探探口风,看看她晚上在不在家,其他事不用说。”

    王思燕心领神会,给花花打了个电话,两人亲亲热热聊了半天。我挺佩服王思燕,如果我心里存着事,肯定语气和情绪里就带出来,而王思燕嬉笑如常,镇定自若,这人日后能成大器。

    王思燕放下电话,对黑哥说:“今晚花花在。”

    黑哥捻动檀香手链,点点头:“你把她现在的住址给我,今晚我和高人去会会她。你们不要把这件事说漏了。”

    事情办完了,黑哥没有多待,带着我出了王家。在路上,黑哥一直在沉思,他问我:“小齐,为什么刚才怨气上不了你的身?”

    我心知肚明,因为那枚“悲”字项坠的功劳,我有个屁本事。但对黑哥用不着说实话,我笑笑说:“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

    “哦?”黑哥看我:“你是哪年哪月哪日生人?”

    我心念一动:“黑哥,你这是要看我的八字。”

    黑哥淡淡笑笑:“不说算了。”

    我们一路沉默回到单位。黑哥道:“今晚的事情你不用参与了,我请圆通和尚来帮忙度慕容青的阴灵。”

    我最后环顾了一下单位,说:“黑哥,我知道了。有件事想跟你说。”

    “说吧。”

    “能不能把我的工资提前放了,我想早点回家。”我说:“这个月没到月底,缺多少天你就看着扣吧。”

    “这么急着走?”黑哥摸着兜里的钥匙:“跟我到办公室,我让会计来给你算。”

    我支支吾吾说:“眼瞅过年了,票不好买,早点回去……”还没说完,黑哥已经叫过会计,给我结算工资。

    黑哥这一点还算讲究,绝对不拖延工资,一分不少到我的手上。单位里没什么可收拾的,我把水杯用塑料袋装好,和黑哥告别。黑哥态度冷淡:“走好。”

    出了单位,外面寒风肆虐,我摸摸兜里的钱。为了尔夫这件事,来回波折,跌宕起伏,最后就赚了不到三千元的提成钱,加上其他工资,这个月拿到手的,有六千出头。

    算上十万元的存款,我在祥云工作的两个月,还算收获颇丰。我回头看看店铺的招牌,有些恍惚,这两个月除了挣钱之外,还有什么收获呢?

    认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心智变得成熟多了。

    我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回到住所默默收拾东西,想把房子退了,打电话给房东。房东已经领着全家人到海南过年去了,他听了我的意思,有点为难:“小齐,这样吧,你先不着急退,我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你过完年再回来住一段时间吧,我让你免费住。你回来后不是要找工作吗,确实住不来,到时候退房走也不迟。”

    我现在手头有钱,不差这点房租,我不想欠这样的人情。直接给房东转账了一个月的房租。过完年回来,还能再多住一个月。

    我订了回家的车票,第二天早上,离开了这座城市。

    我家在镇上,靠近城市和乡村,属于两者的结合部。地方不大,主干道就是两条纵横十字结构的路,用两条腿大半天就能逛一遍。

    到家之后,老爸特别高兴,我把银行卡给他。老爸听说我挣了这么多钱,觉得不可思议,摆上茶水,我们爷俩摆起了龙门阵。我把这两个月生的事说给他听,不过没说被开除,大过年的没来得让人心烦。

    老爸听得很仔细,点点头说:“儿子,这段时间你成熟多了。你们那个姓黑的老板,不让你去度,也好。横死的阴魂不干净,能离多远离多远,君子不立危墙。你注没注意到尔夫事件里有两个细节很蹊跷?”

    我赶紧问,是什么?

    老爸说:“这件事里有两个人死得很怪,一个是尔夫的女友,叫麦瑞的。她穿着红衣服,死在密室,自己把自己掐死了。还有一个就是慕容青。儿子,你仔细品,这两个死者之间是有共同点的。”

    我听的心惊肉跳,问什么共同点。

    老爸道:“她们临死前都吸食过毒品。慕容青服用的是彼岸香,我想麦瑞的毒品大概也是这个。这两个女人都和尔夫有关系,尔夫也必然和彼岸香有关系。”

    我倒吸口冷气:“这两个人死因相通……”

    老爸慢条斯理点上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这单业务已经终止,你不用再关心,也不要再去生是非。”他顿顿说:“两个月的时间赚了这么多钱,说明你有出息。好了,工作的事别想了,不要把情绪带到生活中,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接下来的日子,我走亲访友,没事时候跟着老爸买对联买福字逛集会,也算悠哉悠哉。

    期间我接到王庸的电话,他嚷嚷说我不够意思,辞职了不说一声。说执尸队的几个哥们都挺挂念我的。我说过完年回去,请哥几个喝酒。我问黑哥那边怎么样了,王庸说黑哥这几天挺高兴的,情绪也不错。

    我心里有数了,应该是度慕容青阴灵成功,黑哥拿到了这笔业务费。

    老爸说的话,始终在我脑海里盘旋,为什么和尔夫有关系的两个女人都服用了彼岸香,而自杀?

    那天黑哥和尔夫在密室里到底说了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